情 寄 茫 茫 雪 域

光远老兵 收藏 1 190
导读:在1959年3月28日,西藏军区昌都警备司令部(以下简称昌警)汽车连的同志们正在出早操的时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送了国务关于彻底平息西藏叛乱的命令,声音清晰而庄严。值日排长许身生少尉,宣布解散大家聚精会神地听广播。当命令播放完后,人人都显得非常兴奋,长时间憋在心的闷气一下子全部释放出来了。 早在1956年秋季,西藏反动上层勾结帝国主义和反动势力,搞分裂,闹独立,破坏祖国统一由来已久。他们指使昌都地区的反动头目发动了局部武装叛乱。而叛乱始自川藏线上的江达地区,不久即蔓延到宁静(今芒康县)、扎木、丁青等县。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1959年3月28日,西藏军区昌都警备司令部(以下简称昌警)汽车连的同志们正在出早操的时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送了国务关于彻底平息西藏叛乱的命令,声音清晰而庄严。值日排长许身生少尉,宣布解散大家聚精会神地听广播。当命令播放完后,人人都显得非常兴奋,长时间憋在心的闷气一下子全部释放出来了。

早在1956年秋季,西藏反动上层勾结帝国主义和反动势力,搞分裂,闹独立,破坏祖国统一由来已久。他们指使昌都地区的反动头目发动了局部武装叛乱。而叛乱始自川藏线上的江达地区,不久即蔓延到宁静(今芒康县)、扎木、丁青等县。叛乱分子在公路沿线抢劫骚扰道班和运输站,伏击过往车辆,纠集众匪攻打扎木、丁青县委;邦(达)


图一:


宁(静 )运输线上的驻守分队和物资转运站,伏击我增援部队等。罪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气焰十分嚣张。


在1959年1月20日,即在国务院命令平息叛乱之前2个月,在局部平叛中,步兵153团3连10余名伤病员须由江达转院昌都陆军75医院。


步兵153团的由来是这样的。云南军区按照中共西南局和西南军区的统一部署,命令14军42师126团(欠3营)、125团3营和新组建的辎重2团。于1950年8月9日,从云南鹤庆出发,由南线进军西藏。配合18军(18军于1949年3月成立,军长张国华,政委谭冠三,于1950年10月6日进军西藏)攻打对和平解放西藏有决定性作用的昌都战役。“这是解放西藏过程中的唯一战役,也是解放祖国大陆的最后一战。被誉为”解放西藏淮海战役。”时任126团1营1连连长康虎振同志说。(注,康虎振后担任团长、师长、军长、贵州省军区政治委员等职。)

昌都战役后,一营、机炮连和团直部分人员继续挺进察隅。部队在察隅主要是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1952年由于供给困难(从云南丽江到察隅要走47天)。部队精简缩编只留2、3连、机炮排和团机关少数人员担任边防守卫任务。于1954年1月划归西藏军区由昌警直接领导。

西藏军区昌警的153团是由云南14军42师126团部队,经精简缩编后,留守在察隅的部队,经扩充成立的153团,也就是说153团是在1955年5月成立的。组建153团后,原2、3连不变,新建1连。原机炮排扩编为炮兵连,设立司政后机关。1955年底,步兵153团的组建工作已完成。

这里着重写一下,153团3连这个英雄连队的成长过程。3连是1949年2月建连,乘胜打过长江,紧追南逃之敌,在江西福安参加歼灭国民党23军的战役,荣获师党委授予“钢铁堡垒”、“连队基石”的锦旗。在海南之滨追歼刘安琪兵团的战斗中,3天3夜急行军250余公里,全连无一人掉队,并歼敌数百人,在我军历史上写下以少胜多的战绩,后又历经桂滇若干次大小战斗。而后进抵滇西北,荣获14军党委授予的“巩固部队模范连”的称号和“模范党支部”的锦旗。1950年在解放西藏昌都战役中,在滇藏边境歼灭藏军400余人,1951年10月1日乘胜进驻中缅,中印边境的察隅县。1958年7月由153团盛嗣勤副团长,带领4连到到察隅换3连的防务。1959年3连奉命开赴洛隆宗(今洛隆县)平息局部叛乱。

1959年1月16日,昌警汽车连上尉指导员廖学海同志。将一排少尉排长许身生,一排一班长廖乾全、二排少尉排长彭彧、二排副排长张永祥等人通知到连部布置特殊任务。四人不约而同地到达连部,并异口同声地喊了“报告”。

“同志们,请坐!”廖指导员早已在连部会议室里类似乒乓球台一样长方形的办公桌位置就坐好了,并在阅读有关文件,听到报告后随即说。“指导员,有什么特别任务?”一排少尉排长许身生同志问。他是河北省邯郸市人,1948年入伍,年轻有为的中共党员,也是懂驾驶技术的少尉军官。

图二

廖学海指导员


廖指导员将文件放置桌面后,态度严肃,语气缓和地说:昌都是1950年10月19日解放的,1951年5月23日,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的西藏地方政府全权代表5人同以李维汉为首席的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4人就和平解放西藏问题。双方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1956年4月2日,西藏自治区筹委会成立,由西藏自治区筹委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

昌都是西藏自治区设立的5个行政公署之一,是川藏线上藏东经济中心和省区交通重镇,

无论是解放前或解放后,昌都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驻守在昌都的部队主要是保卫西藏东南与印度、尼泊尔、锡金、不丹、缅甸等国之间边防安全。而今眼目下,除要保卫祖国的边疆,军队的首要任务是平息宁静地区以反动头人普巴本为首的叛乱武装。自1956年聚众叛乱后,用偷袭、伏击手段占过一点便宜,所以十分猖狂顽固。之后又与由金沙江东逃窜到这个区域的叛匪相勾结,也与洛隆宗(今洛隆县)叛匪相应。西藏上层反动分子,撕毁了《17条协议》,发动武装叛乱,他们表面上打着“反对汉人”的旗号。实际是在帝国主义分子,国内反动势力支持下,阴谋分裂祖国,搞所谓的“藏独”。反对西藏百万农奴强烈要求的社会改革,我军一定在广大农奴的支持和配合下,坚决平叛,为西藏顺利进行民主改革创造有利条件。

步兵153团3连的同志们,自1958年7月驻防江达,在平息局部叛乱中,有10余名伤病员需由江达转至昌都陆军75军医院治疗。众所周知,3连原是126团的3连,昌都解放后,126团奉命撤离藏南而回云南军区归建。因形式的需要而留下2、3连驻守察隅,当时被称之为“察隅部队”。后经西藏军区扩编为153团部队,划归昌警领导,保留3连序号不变。3连曾参加过解放战争、解放昌都战争等,是一个英雄连队。曾经是云南14军42师126团的骄傲,现今是昌警步兵153团的榜样••••••”

廖指导员稍微停顿了一下,办公室里突然寂静无声,也许是在他停息之际,与会者默默地归纳他讲昌都地区的形式,敌我势态,讲得透彻,3连的成长及演变状况,说得清楚,在座的也听得明白,大概他也口干舌燥,加之高原气候的原因,他终于端起大洋瓷盅喝了几口温开水润润喉咙。

廖指导员又接着说:根据昌警后办指示,我连需要派两辆车,到江达接送伤病员至昌都

75军医院住院,经连部研究决定,要符合下列要求者,方能执行此次运伤员任务:

1、 在连里是政治上可靠,技术上过硬,具备又红又专的骨干人员。换句话说,在政治上是党员,在技术上是一专多能一兵多用的尖子。

2、 此次任务1、2排人、车各一,一排由一班长廖乾全同志,二排由二排副张永祥同志,均不配副驾驶员,副驾座留给护送伤员的医护人员。

3、 所驾车型为嘎斯51型。因苏式嘎斯51型具有载重轻、机动灵活的特点,较4排装备的道奇T234型和斯蒂培克大卡车的美式汽车要灵活得多。

4、 拟定执行运伤员的2辆车要落实车辆保养、修理“两个规定”。对车辆进行全面细致的出车前的检修,保证车辆“打得响,开得动”。随车携带的的断电器、打火头、分电器盖,风扇皮带等备用器材要带齐。保证车辆在途中抛锚能自修自救,不影响运送伤员的任务。

5、 一定坚持“不是车站不停车,不是码头不靠船”的原则。虽然,川藏公路与青藏公路于1954年4月25日同时抵达拉萨,至今已通行五年,但路面状况不尽人意,尤其川藏公路弯急坡陡,冰雪路段较多,阴山的积雪终年难化,正可谓“雪域天路”,路难行,车慢慢。叛匪则常常在车速慢的拐弯抹角处,设点伏击过往车辆。尤其少数军车,是叛乱分子伏击的目标,为此,不能随意在公路旁停车,一定要在公路“道班”、汽车“兵站”等处停车休息,加水检车等。

6、 张永祥2排副排长,为此次两人两辆车行动的领导。我军不成文的规定,即职务高的领导职务低的,军衔高的领导军衔低的,队列条例还规定,无论在任何场所,军人在相对行进中,军衔低的向军衔高的主动敬礼。你们都是老同志,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要相互关照,相互商量,共同完成好此次的艰巨任务。与此同时,要在有关兵站的报务室,随时发报,与连部保持经常联系。

7、 重点强调往返人车安全第一。高原汽车兵,不论是长期行驶在川藏线,经常穿行“二郎山”、“雀儿山”汽车16、17、19、20团或行驶在青藏线上长期奔驰于唐古拉山的汽车3团18团等,老生常谈的是安全行车,安全是最大的节约。在此强调的人生安全,涵盖两重意思:一是153团3连的伤员同志们,他们是在平息西藏上层反动分子的局部叛乱中,英勇杀敌,身负重伤,为人民流血,是人民的英雄。不要让他们再次受伤。二是要在行驶中,保证不发生行车事故,只有保证自身安全方能保证好乘坐者的人身安全••••••预祝你们顺利完成任务,凯旋而归。

“我们坚决完成接送伤员的任务!”一排长、二排长、二排副和廖班长4位同志不约而同的向指导员立军令状并立正敬礼而告退。

一排长许身生少尉和二排长彭彧少尉分别又具体的给廖乾全班长和张永祥副排长提出一些要求,经回忆归纳,大意如下:晴带雨伞,饱带干粮,冲锋枪、手榴弹等枪支弹药备齐,压缩饼干,军用罐头、水壶、随车帆布水桶要带好••••••向两位所交代的好像是行车的琐碎之事,其实是高原汽车兵在执行军事任务时的必备之物,有备无患,不打无准备之战。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一排长许身生最后说:昌都、江达是居川藏线的地段,是叛匪经常流窜活动的区域,出没无规律,穿着与爱国爱教的藏胞无异,活动十分猖獗,在行车中应前后照应,保持车距,随时随地提高警惕,保证行车安全。”

廖乾全班长与二排副张永祥,分别将此次接送伤员任务所驾的嘎斯51型汽车,经汽车连李旭如中尉技术副连长,安排在汽车修理所进行保养修理。尤其是对行驶部分的钢板轮胎、转向系统、油电路系统等进行了详细的检修。汽车修理所将此次执行运送伤员任务的两辆车,于1959年1月18日修竣。

1959年1月19日,廖乾全和二排副张永祥各自驾驶一辆嘎斯51型汽车,以廖在前,张在后的次序由昌都向江达驶去。

在1959年1月21日,汽车连连部的谭德友中士文书收到张永祥、廖乾全从江达发出的电报:“已顺抵江达3连,备返昌。”此电文,廖学海指导员阅后,又逐一告知有关人员。

时间过得真快,已到1959年1月23日,按时间推算,廖、张应于1月23日返昌,但仍杳无音信,廖学海指导员、李旭如副连长、一排长许身生、二排长彭彧几位急得团团转,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们正在研究向153团发电报咨询情况,突然,廖学海指导员接到车管科刘志康上尉助理员的电话:54军130师390团的 汽车队,在途经江达到昌都的路上发现昌警寅8-29-xx号和寅8-29-xx号,两辆向昌都行驶的车,已车毁人亡。报信的车队连长还说:“从现场看,在拐弯处,被叛匪伏击所致,根据390团所报的军车牌照号码,廖指导员坚信这就是廖班长和张副排所驾的接送伤员的嘎斯51型车。

这一噩耗,使汽车连哗然了,不论是工薪制人员还是现役军人都在议论叛匪的滔天罪行,同仇敌忾,悲愤至极,恨不得马上端起冲锋枪、机枪、拿起手榴弹去消灭常在公路伏击过往车辆的叛匪,为牺牲的战友们报仇雪恨。新老同志人人摩拳擦掌,个个义愤填膺。但是连队领导们在悲愤中研究将革命烈士们运到陆军75军医院整容进入昌都烈士陵园。

153团3连和昌警汽车连分别为烈士们开追悼大会。廖指导员在祭文中说:“一排一班长廖乾全同志,他为了打败日本侵略者,于1944年参加中国青年远征军,在昆明学习汽车驾驶,参加过缅甸、滇西松山、腾冲等抗日战役。日本法西斯于1945年8月15日宣布投降后,他所在的“国军”是汽车11团,于1947年参加淮海战役,与解放军打内战,他所在黄维兵团的辎重部队于1948年12月份被解放军解放了。他自愿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由于他工作积极,于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因部队需要而改为工薪制人员。指导员在吊念文中对他进行了高度概括,所读的东西,对个人来说是“隐私”,对部队来说是军事“秘密”,汽车连的新老同志们不知他的过去,只知道他是广州市人,大家称他为“老广”。把广东人称为“老广”,将江西人称为“老表”,在部队无褒贬之意。他中等身材,有广东人喜好吹拉弹唱的特点,擅长于拉奏小提琴,常演奏的的小提琴曲是马思聪的《思乡曲》、《步步高》、《相见欢》等名曲,是连队的文艺骨干分子。昌警每年举办的驻昌部队的文艺演出会,他是汽车连乐队合奏之一,且每次还单独演奏小提琴。他的外貌具有老广的特色,酷爱广洲的音乐,具有老广的特点,说话具有老广的腔调。论汽车驾驶技术是连队最棒者之一。是一位多才多艺的人物。刚结婚两年,爱人是成都某曲艺团年轻漂亮的青衣演员,有一个不到一周岁的乖儿子取名廖高••••••


张永祥二排副是贵州遵义市人,1953年入伍,原为总后汽车17团5连的班长,昌警汽车连于1957年7月成立时,他为二排副排长,与二排长彭彧少尉是贵州老乡。

他是兵改工,为国家二级汽车驾驶员,相当于正排级的工资待遇,着装随便,一般工薪制人员都穿蓝布衣服,当时流行的蓝涤卡布中山服 ,汽车连是兰多黄(现役军人)少,除连队干部、各排长及1956年、1958年入伍的少数现役军人,其余正副班长、各排副排长及驾驶员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工薪制人员。而工薪制人员可以结婚,不受现役军人“285团的结婚限制”,家属可随队,也不受现役军人随军三个条件(副营职干部、十五年军龄、35岁)。由于结婚、家属随队等对工薪制人员不限制,其政策条件放得宽。尤其是解放初期,陆军中坦克兵、汽车兵的骨干是部队的精英,特别是高原汽车兵,要有一定过硬的汽车驾驶技术,方能在世界屋脊的冰天雪地中驾驶汽车。

张永祥二排副,根据部队的有关政策和他的经济条件,他于1958年与辛素芳女士结婚,他遭叛匪伏击牺牲时,辛已怀孕,有一遗腹子,1960年出生,取名张剑。

图三:


图四:


辛女士改嫁与川办保育院中尉谢干事的结婚照

廖学海指导员在读祭文中说:“张永祥同志是有文化的职工,连队组织读报,连队黑板报的主稿、编辑、书写等任务都是他在负责。他是党支部委员,是汽车连的宣传骨干,对二排的技术管理和思想工作都做得很好,汽车驾驶技术在全连拔尖,是一个全面人才。”

廖指导员又继续说:“在这次执行接送153团3连伤病员的任务中,我连的张、廖两位老同志及护送的医务人员,以及伤员十余名共计牺牲十六名战友,是我军的重大损失。血债血偿,我们一定要彻底平息叛乱,为牺牲的革命战友们报仇雪恨。大家在追悼会中,把对革命战友的无限哀思和不尽怀念深深埋在心中。

西藏民主改革,平息叛乱已经五十余年。十六位战友的形象,在我的记忆里,仍是那么鲜活如生。他们如果活到现在,也已是年过古稀老人,像我们一样安度幸福晚年。可惜他们过早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没能与我们分享西藏平叛胜利后的欢欣和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今天我们可以告慰烈士英灵的是: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已在一日千里地突飞猛进,各族人民期盼已久的,“世界屋脊”上的“天路”,全程为1142公里,已于2006年7月1日直通拉萨,既加强了国防建设,也使西藏各项事业蒸蒸日上,不断发展前进。

作者:殷光远

2010.7.1

地址:成都市武侯祠大街89号

邮政编码:610041

电话号码:028-85500790

邮箱yinjie1228@qq.com

(注:廖学海老先生,生于1925年9月15日,1948年12月参加解放军。现为成都市副局级离休干部,虽已是耄耋之年,身子硬朗,精神矍乐,经常骑电动自行车看病、拿药、买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