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1.html


“如果我没记错,你可是当年号称‘土明苗虎’中的李虎?”

武二爷哈哈大笑起来,完全无视近在咫尺的鬼影:“不错,正是你家武二爷。”

无论是谁,最痛恨的肯定是叛徒,特别是在西南各少数民族中,如果出了叛徒,连他的族人都会觉得没脸见人,非得杀了叛徒才能抬头做人。李虎敢常以武二爷自居,除了说明他力大无穷、武艺高强外,还有他为人正直,自觉不比武松差,这种人,一旦认准之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所以,他特别痛恨叛徒,更痛恨彭天程在彭天明战死后,他和清风寨的人对兄弟遗孤的欺辱,所以,哪怕彭天程是结拜兄弟彭天明的亲弟弟,他也毫不留情的来帮忙,对彭天程更没什么好脸色了,今夜一战,他大开杀戒,死在他手下的人,不少于三十。

“今夜之事,是我彭姓人家内部之事,没有土司王的点头,连土家它姓之人都不得参与进来,你一个苗族人敢参与此战,难道不怕引起两族大战?”

“你们内部之事,关我屁事,我今夜只为十年前米碗坡之战而来。”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战士们几乎是下意识的把手上的刀刃放低了许多,大家都想知道,现在这仗,怎么又跟十年前的事扯上关系了。可看看彭天程脸色大变,一种不好的预感开始在众人心里上升。

而此时,众人才注意到,外面的战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黑暗中,寂静无边。

“快去看看外面的情况?”李长斌一直躲在角落里由几名侍卫保护着,这一安静便听到外面无声,不由神色大变的对身边人吩咐。哪知,武二爷听力超人,淡淡地笑道:“不用看了,外面的人已经全部投降了。”

“不可能!”

“不可能?嘿!嘿!等下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话音刚落,第一波打击来了。

从外面走进一群人,他们装扮各异,气度不凡,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百姓。而彭天程一见这群人,脸色大变道:“你们,你们都不是我彭家人,你们来干什么?”

“来干什么?哈!哈!老子来剿灭叛徒!”

“你是西湖水寨的张青龙张寨主?”张青龙得意的环视四周后才笑道:“呵!呵!彭寨主好记性,十年前在天明胸的祭礼之上,你我相见一面,没想到彭寨主居然还记得。”

“老夫可没有背叛土家族,不知你们来此是——?”

不知是你脑袋被烧坏了,还是把我当三岁小孩,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张青龙冷笑一声,正要答话,第二波打击来了。

土家族主要由田、向、彭三大姓氏掌权,而这三大姓氏之外还有很多姓,多依附于这三大姓氏,在这三大姓氏边上建立自己的山寨,属于这三大姓氏势力范围,一但有事,这些小寨子的普通百姓就成了炮灰,精锐则被调入主力。而一个山寨想要超越这三大寨,基本上就是收拢这些小山寨,慢慢吞噬,扩张实力。彭天程不仅从彭家大寨拉走了一批人,还收拢了很多小山寨,所以,他的人数才比彭家大寨多的多。

而第二波打击者,就是这些小山寨的头领。在彭天程一个叔辈的带领下,直闯进来。

“彭天程,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居然连续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哼!”这位老人一见来就指着彭天程的鼻子大骂起来。彭天程一头雾水:“叔,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到底做错了什么?哼!问的好。”老人大怒,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而挂了,旁边服侍他的人急忙抚他胸口帮他顺气,停顿了一下后,他挣扎着推开众人:“好你个狼子野心,居然派人刺杀天明的独苗未来的寨主!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彭军一听这话,嘴角一撇:早干什么去了?

反正没证据,彭天程死不松口,反而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叔,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啊!”

“好,好。好!说的好!”他惨淡一笑,突然转身向彭军跪拜:“寨主,当年,都怪老朽耳根子软,听了他的花言巧语,被他糊弄,才带人到了清风寨……请寨主看在我等往日功劳的份上,杀了我等,饶过我们的族人。”

“请寨主看在我等往日功劳的份上,杀了我等,饶过我们的族人。”进来的十几个头人纷纷跪下哭喊道。

都这个时候了,是个人都能想到,得安抚人心了,就算要秋后算帐,现在也得装模做样一翻。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彭军连嘴上的客气也没有了,立即扶起老人:“大家请起,快请起,大家都是我的长辈,我一个后辈哪能受得起啊!”

见众头人还不起身,彭军伸出右手,三指对天的发誓:“列祖列宗在上,我彭军在此发誓:一切都是因彭天程挑起,才使我彭家大寨产生内乱,我只追究彭天程的责任,跟大家无关,事后也定一视同仁,决不追究,如有违背,当天打五雷轰,死无葬身之地!”

“谢寨主大恩大德!我等誓死效忠寨主,如有违背,当被乱箭穿心!”在老人的带领下,十几个头领齐声发誓。

“好!从现在起,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大家快快请起!”

“谢寨主!”

老人颤抖着身子慢慢站起,然后提起拐杖,指着彭天程,如狼一样凶狠的盯着,喝道:“彭天程!我问你,十年前的米碗坡之战,我彭家大寨,尊土司王的命令,在米碗坡留下断后,死了近两千勇士,我到很想知道,当时,你和你的人马在干什么?”

“叔,当时我部人马在保护大家撤退,至于我么,你又不是不知道,当时我发高烧打摆子,还怎么打仗,而且,大哥当时准我随队后撤的。”

“发高烧?打摆子?呵!呵!彭天程,好你个无耻之徒,我今日算是认清楚你了。”说完,他向武二爷深深地一鞠躬,武二爷微微侧身,做了个请起的手势,笑的很是诡秘。

老人的手颤微微地从衣袖里掏出两封信,厌恶的看了彭天程一眼,转身又跪在彭军身前,哭泣道:“寨主,我等从李虎将军那里接到这两封信,还请寨主细看。”

彭军严肃的接过信封,打开看了起来,而老人却像死了亲人一样大声哭喊道:“寨主,老寨主死的冤枉啊~!你可得给他报仇雪恨!”

喊到这儿,他还不解恨的回头看了彭天程一眼,仿佛要把对方吃了一般:“这个该千刀万剐的狗东西,为了寨主之位,居然勾结明狗,把老寨主在米碗坡的布防图和人数布置都写信告诉明狗,还和明狗约定……老寨主来不急撤退,力战而亡。今日,要不是李虎贤侄点醒我等,我等还被蒙在鼓里,助纣为虐。我等实在是万死不能赎罪啊~!”

随后,他居然气急而怒的跳起来:“彭天程,你个该千刀万剐的祸害,铁证如山,你还有什么可抵赖的?”

而彭天程,一看到那两封信,早已脸色发白,面如死灰,仿佛受到千斤之压一般,一屁股坐到地上,怎么也起不来,而他身边一侍卫习惯性的要去扶他,却被人制止。

内容很简单,但字字朱心,彭军早已气的脸色发青,正要咆哮,却被一旁偷看的李鸿辉拉住,在其耳边轻声道:“主公,不要忘记你现在的身份,你是一寨之主,一切都得已大局为重!”

彭军忍了半天,等澎湃的怒火缓缓平息后,他把信交到李鸿辉手上,李鸿辉草草看了眼,再交到旁人手上,就这样,一一传阅,几乎所有有身份地位的人看过后,见所有人都沉没点头,又稍稍等了下,见没人出声质疑,彭军接过信,从身上掏出火石,点燃了两信,才道:“既然大家都认同了,那这两封信就没必要存在了。”

人要脸,树要皮,更何况是一个贵族,一个自己家的血脉之亲。

“幺叔,你活不过今日了,但你好歹是我直系长辈,我彭家大寨没有孬种,就算死,也得像个英雄。”说到这,彭军一口咬破右手食指,把一滴鲜血滴在阿爹传下来的战刀上,然后,单膝跪地,双手把战刀平举过头顶,咆哮道:“幺叔,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幺叔,阿爹在天之灵看着侄儿,侄儿彭军,请您老上路!”

这前后几章,写的很头疼,不过能写出来,很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