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穿越 正文 053心狠手辣

lyhsnm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URL] 李庄的兄弟都有吃早饭的习惯,如果这天早上不是厨师老吴同志看得仔细,一旦做成早饭给兄弟们吃下去,后果就不堪设想。 龙崎一时也没想出,究竟是什么人会用如此卑鄙阴险的毒招?龙崎在仔细回想,但想想后,觉得除了得罪的人有刘营长,还真没想出有其他潜在的对手。 赵大海,兄弟们审问的结果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


李庄的兄弟都有吃早饭的习惯,如果这天早上不是厨师老吴同志看得仔细,一旦做成早饭给兄弟们吃下去,后果就不堪设想。

龙崎一时也没想出,究竟是什么人会用如此卑鄙阴险的毒招?龙崎在仔细回想,但想想后,觉得除了得罪的人有刘营长,还真没想出有其他潜在的对手。

赵大海,兄弟们审问的结果如何?

大哥,这小子就是死活不开口,兄弟们用鞭子也抽了,他还是不招。

赵大海同志,你的“工作方法”有问题!

大哥,要不你亲自去看看,除了竹签、烙铁没用,我是没法了。

那你怎么不用?

兄弟们都下不去手。

龙崎下了地牢,兄弟们都让开了道,听候大哥指示!

来吧,小样,你们除了用鞭子,我看你们还有什么办法。

你看看,他这是在向我们挑衅?

好了,让兄弟们都歇歇,喝口茶,看我来指导兄弟们,遇到像顽固的犯罪分子,该如何“做工作”。

哈哈,又来一个,你们就打死我吧,我死也不会说!

看这小子的身子骨还挺硬朗,肩膀上有老茧,一看就是长期干活,扁担磨出来的。看其应该不会是军队中人,难道我龙崎在江湖上得罪人了?应该没有吧。

喂,兄弟,没想到吧,你被我俘虏了。

俘虏了怎样,今天没毒死你们,算你们走运。

快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老子不告诉你,大不了一死!

大哥,你看,他就这个态度,死活不肯招。

恩。

好啊,我知道你想来个痛快的,但你知道不知道,有一种死法会让你很痛苦,我用小刀先从你的脚趾头开始,一天搁一块肉,慢慢割,割死你!

哎呀,别,别割肉,我招,我什么都招。

哼,老赵,拿笔记录。

是!

好了,现在请你配合我的问话。

恩。

姓名?

我叫刘刚。

家庭住址?

住在你们附近。

哪个附近?

李庄东边的村子,王村。

是谁派你来下药?

大爷,饶了我吧,是王员外叫我干的。

他为什么叫你这么做?

我不知道,但他说了,如果我不按他指示去办,就没娘子了。

你老婆姓氏,现在哪?

“老婆”?不明白!

好吧,你娘子姓氏,现在哪?

她..

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娘子阮氏,现在王员外家里做佣人(小妾)。

她是你娘子,怎会去给员外做小妾?

你们有所不知,她本是王员外的佣人,我去年在庄上做长工的时候认识她的,记得第一次帮她浇花,第二次帮她扫地,第三次帮她煮饭…

你暂停,我不是让你“写日记”。

写日记?

“写日记”不懂吧?说不定你“娘子”现在跟员外写“日记”呢!

我还是不明白!

好吧,俗话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既然她是王员外的小妾,你为何会喜欢上她?

我就是喜欢,然后老爷看出我的心思,昨天他就跟我说,让我趁着天黑给你们水井里下药,要是大功告成,员外就把阮氏赏给我了。

原来是这样?

是的,现在我没毒死你们,我没罪吧?

什么?

我是说:我没毒死你们李庄人,就没有杀人,就不会偿命,我还是懂法的。

恩,对,那你知不知道,你给我们水井里下的是什么呢?

王员外说,这东西喝了只能让人拉肚子,只是和你们开个玩笑。

大哥,你让我抽死他!

老赵,别这么粗鲁行不行,我们不应该虐待俘虏,对吧刘刚?

恩。人家都说杀人偿命,我没杀人。

好了,老赵,他很口渴,给他喝点水。

还给他喝水?

对,把我们庄的好茶拿来,我要给刘刚尝尝。

谢谢,你们真是好人。

大哥,拿什么茶叶啊?

李东,你和他去。

好。赵哥,走,我带你去找茶叶,不开窍,真是的!

你说什么?

别开玩笑了,办事要紧。

兄弟,给他松绑,我要和他好好聊聊。

是!

刘刚,我没怪你,等你尝尝我给你的好茶,再走不迟呀。

谢谢,谢谢你们,不知可否还有茶叶,我带点回去给“娘子”。

好啊,等等,马上就来。

李东,你真把大哥的好茶叶给他泡茶,这…

老赵,帮个忙,去井里取点水来。

原来大哥意思是这样?

如果今天不是老吴同志发现得早,龙哥就用这水泡茶了,我们现在泡茶给他喝,看看这东西到底毒性有多大。

好啊,一会我们还热情一点,主动一点,让他多喝点。

哼哼。

些许时间,两人到了水井边。

李东,你看:兄弟们挺负责的,还有人守着水井。

就是。

李哥、赵哥,你们来干啥?

取水、泡茶。

别,千万别呀,这水有毒,大哥还特意安排王同志贴了告示。

知道了,但我取水有用。

哎呀,别用,这水真的有毒。

兄弟,是大哥让我们来取水的,给那小子喝。

哎呀,这好啊,我来帮忙。

你看看,早点说嘛,真是的。

同志们干活很给劲,“叮,咚”一声,一水桶装满了,这桶水不仅可以毒死李庄人,还能毒死李庄上的阿猫、阿鼠,还有阿狗。

龙老爷,现在时候不早了,怎么他们茶水还没好?

快了,等等,马上就好。

大哥,好茶上来了,让客人尝尝我们庄的好茶。

赵大海,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有贵客在此,兄弟们做点好事,应该的。

刘刚,这茶好啊,快趁热喝吧。

大哥,让兄弟们先喝,太给他面子了吧?

守在牢里的兄弟都有意见,这不是喝茶的问题,是大哥太给这家伙面子了。

别闹,你们急什么急,赶着去投胎?

龙崎一声大喝,兄弟们这才没闹。

刘刚,快趁热喝,尝尝。

恩。刘刚端起茶杯,就在大家以为要喝的时候,扔下茶杯想撒腿就跑,可惜的是还没跑出几步,就被赵大海一把抓住,并狠狠地摔在地上,其嘴角还渗出了鲜血。

刘刚,快把茶喝了!

我不喝,你们想毒死我,打死我也不喝。

哼哼,你不喝是吧?

兄弟们,你们把他给我按在地上,我来灌。

救命、救命啊!

刘刚绝望地被我们两个兄弟按住了手脚,龙崎则拿着茶壶,从容地将茶壶嘴塞进他嘴里,使劲地灌水。

刘刚,刚才我让你喝,是敬茶,现在你不喝我来“伺候”你。

哈哈哈哈!

虽然刘刚想极力阻止茶水灌入,但还是喝下不少。

你们放开他!

哼,这小子劲还真大。

有效果了,刘刚用双手握着颈部,舌头开始往外吐出,还没有半分钟,人就无力地躺在地上,四肢开始剧烈地痉挛、抽搐,七窍开始流血,不到一分半钟,刚才还是鲜活的生命,就变成了一具死尸。

哈哈,哈哈哈哈,想给我们下毒,还狡辩说是“泻药”,我灌死你!

龙崎还未解恨,继续将茶壶里剩下的水给他灌下去,虽然很难灌下,但有赵大海这个大力士帮忙,还是灌进了不少。

大哥,你叫我找“好茶”,可叫我难找哦!

大哥,兄弟们还以为,你真请他喝茶呢。

哼,就凭他?

现在你们封锁消息,用这茶壶往这具死尸里再多灌些“茶水”,把我们从他身上缴获的砒霜用袋子装好,扎眼,绑在他身上,用草帘子包裹起来,到了今晚月黑风高的时候,扔进王员外的水井,也让他们尝尝我们为他准备的“人肉茶叶”。

紧邻李庄东边的王员外,此时正在院内逗鸟,身边还有他的爱妾阮氏陪着。

员外,你真把我送给那个长工?

“宝贝”,我们只是利用他而已,等他下完药,我立即让他永远消失。

消失?好,再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他深埋,神不知、鬼不觉。

老爷,夫人快回来了。

快去,千万别让夫人看到你我在一起,不然就很难解释清楚了。

老爷,不要..

还不快走远点?真是的!

王员外的夫人在家里管账,是本庄出了名的“包租婆”。如果要用“水深火热”这四个字来形容王村的老百姓,刚恰到好处。

王村地处李庄东边,其多山、少地、穷百姓,和龙崎解放李庄之前一样。

王庄上下共有土地1600余亩,耕牛750余,佃户1124人。因其祖上积德,王员外的家族在本地至少有两百年以上历史,有宗庙、祖坟,还有专职的、全副武装的家丁在看守。曾经的王员外家族,也有它辉煌的时候,不可谓“家大业大”,别说东边李庄,就连西边的村子,都属王姓的家族性势力范围,后来兵荒马乱的,王家的势力也逐渐削弱。

在民国时代的各个乡村,各地地主,主要雇佣佃农以种植传统农作物,收取一定的收税,还有贩卖各种牲口敛财。

当然如果能找到矿场更好,但民国时代的地主家, 主要以此为业,有了钱就有兄弟,有了兄弟就有武器,有了武器就能扩大地盘,要扩大地盘就得用战争手段解决争端…

这王家不得了,曾经在大清年代,祖上还出了一个赫赫有名的知府大人。(差不多是市长级别的官职),也因为旧社会的制度,爷爷传老爸,老爸传儿子,也就是现代人说的“接班”,所以古代人对生儿子比生女儿是多么重要,只有男子才能“接班”。

王氏家族虽有曾经的辉煌,但在历史的长河中,随之后人代代无能,也随之没落下来。俗话说的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因其祖上留下的家产,供其后人所用,王村虽是一小村,但也算“称霸”一方。

王老头,快过来,今天我收到银元四百五十六块。

“哎呀,夫人真是持家有道,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再修座宅子了”。

这句话不知王员外说了多少次了,每次夫人收完租子回来,他都要这么说,不然心里不爽快,夫人也听惯了,也难得搭理,然后进屋把银元藏起来,和曾经李庄的地主一个德行。

其夫人姓赵名财,赵财(招财),“招财进宝”,自小定的娃娃亲,是县令人家千金,虽然因由战乱、历史原因,其王式家族影响力日渐衰落。但是自赵财嫁入王家,因其“持家有道”,做个富甲一方的“地主”还是可以的。

王老头子,你说我们家的地盘越来越小,听说那边李庄的佃农都盖上了瓦房,这一年不知道要给庄主交多少租子?

夫人,你问我,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了解到他们庄主现在很富,兵也多,但我已经有办法不费一兵一卒,就能让他们去见阎王。

说完,王员外大笑着:哈哈,哈哈哈哈!

你老年痴呆了?

夫人,你不知道,我已让人给李庄主子吃的水井里,下了五斤砒霜,相信这个时候,他们庄的人已经家家披麻戴孝了。

你也太狠心,下那么多砒霜?

没事,我只是给“庄主”专用的水井下了砒霜,其他穷佃农还不能让他们死,他们要是死了,以后找谁给咱们“做牛做马”?

你真有办法,你说要是这次都把李庄上的人都毒死了,我们要用多少兵力攻占李庄?

我看二十个家丁足以,只要我们一放枪,穷佃农还不得老老实实地听咱的,每星期给咱家上税。

是啊,王家在你这辈没落,现在我们要从李庄开始,重振王家威风。

老头子,你派去的人回来了吗?

夫人,干大事的人不要着急,或许刘军去的晚,下药后白天不方便回来,或许到了晚上他就回来了。

有道理,这事不宜让太多人知道,要让李庄的佃户人家相信,不是我们做的。

此言有理,我已安排好刀斧手,只要刘军一回来,乱刀砍死!

对,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