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真的每500万年毁灭一次吗?

复员一兵 收藏 1 196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球真的每500万年毁灭一次吗?

满意答案:





科学家们认为,“伽马射线”每隔500万年左右就会对地球生物造成一次致命的影响。如此计算,从地球上有生命诞生以来,“伽马射线”爆发至少给地球生命带来了1000次的灾难性伤害。



6500万年前,一颗撞向地球的小行星导致恐龙灭绝,然而据英国《新科学家》杂志披露,来自外太空的杀手远不止小行星一个,早在4亿年前,地球曾经历过另外一次生物大灭绝,而罪魁祸首就是银河系恒星坍塌后爆发的“伽马射线”。



伽马射线爆是迄今人们所知道的最具破坏力的爆炸。古生物学证据显示,在4.43亿年前的奥陶纪时代,“伽马射线”曾是引发过去5亿年中地球上最大的5次大灭绝的“罪魁祸首”之一。



每隔500万年灭地球一次



科学家们认为,“伽马射线”每隔500万年左右就会对地球生物造成一次致命的影响。如此计算,从地球上有生命诞生以来,“伽马射线”爆发至少给地球生命带来了1000次的灾难性伤害。但因为没有留下明显的痕迹,所以我们对这些远去的伤痛知之甚少,科学家们能做的只是沿着已经掌握的线索去进一步揭开历史的神秘面纱。



以前科学家对奥陶纪晚期的生物大灭绝(这次生物灭绝被称作“奥陶纪大灭绝”,在生物进化史上五次最为严重的大灭绝中排名第二)都归于突然而至的冰河期,但却无法解释是什么引发了冰河时代(冰河时代的出现往往是在一个温暖的时期气候突然发生巨大变化,使生物一时难以适应,从而导致大批生物灭亡)。而大陆漂移又是一个十分长期的过程,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灭绝大批生物。但是,科学家认为由“伽马射线”引发的二氧化氮层却可以有效地阻挡住太阳光,从而引发气候的巨变,可能导致地球生物灭绝。




伽马射线爆致生命灭绝



科学家们在研究了4.43亿年前的三叶虫化石后,得出了结论:伽马射线爆确实是导致四亿年前那场浩劫的元凶。



一支由天体物理学家和古生物学家组成的研究小组在研究三叶虫化石时发现,三叶虫灭绝时的形态模式,与伽马射线爆来临时所造成的后果十分相似。而堪萨斯州大学天体物理学家梅洛特指出,天文学家迄今探测到的伽马射线爆,都来自遥远的星系,到达地球表面时是无害的,但如果伽马射线爆就发生在我们的星系内并直接冲向地球,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在那种情况下,地球大气层会吸收绝大部分伽马射线,高能射线会撕裂氮气和氧气分子,形成大量氮的氧化物,特别是有毒的棕色气体二氧化氮。这些二氧化氮会遮挡住一半以上的太阳光线,使其无法到达地球表面,使植物难以进行光合作用,动物无法采光保暖,地球突然进入冰河期,而冰河期将持续50多万年。同时,二氧化氮还会破坏臭氧层,使地球表面生物长期受到过量紫外线的照射,从而导致地球生物的灭绝。



捕捉伽马射线爆



天文学家们认为,伽马射线爆是宇宙里能量最大的爆炸,它爆炸产生的能量比太阳光要强10亿兆倍。伽马射线爆首次被发现是在1973年,但三十多年过去了,科学家们仍然无法对伽马射线爆为何有如此强大的能量作出解释,因为伽马射线爆发生时仅持续几秒钟的时间,而且在发生的时间上也毫无规律可寻。



几年前,一架卫星探测器终于捕捉到了伽马射线爆发生时那极其宝贵的瞬间。这次伽马射线爆持续的时间特别长,有30秒,离地球还很近(只有20亿光年的距离,通常是100亿至120亿光年的距离,而光年是光以每秒30万千米左右的速度在一年所走的距离,一光年约为10万亿千米。)而且爆炸的余晖持续了两周时间(这是前所未有的)。可以说,这次成功捕捉为科学家们研究伽马射线爆提供了绝好的机会。



科学家们发现,伽马射线爆其实就是与星球大量毁灭有关的超新星爆炸。但苦于一直找不到证据,也有理论认为存在其他的可能。



伽马射线两大撒手锏



伽马射线在“袭击”地球时,首先会破坏地球大气层中平流层的分子结构,形成新的氮的氧化物(如二氧化氮)和其他化学物质,使得地球被一层“棕褐色的烟雾”包围,而臭氧层也会遭到严重破坏。整个天空会变成棕褐色,强烈的紫外线可以直接照射到地球表面,这时的紫外线强度会比正常情况要强至少50倍,足以使地球生物丧命。到那时,大多数生活在地表或接近地表的生物,尤其是海洋浅水生物几乎都会灭绝,而深水生物则有可能幸免于难。



伽马射线的第二个“撒手锏”就是大量氮的氧化物的形成使得地球大气层温度下降,地表降温,进而导致冰河期的来临。就像4.43亿年前的那次生物大灭绝那样,在灾难来临前,地球上是“超乎寻常地温暖”,但就在地球上的生灵沉浸在这一“温暖”梦乡之时,噩梦却突然而至。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