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海空 正文 第036章 被炮弹照亮的巨大穹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93.html


在南方战场。加里曼丹岛西侧。坤甸市。

郊区的丛林里,双方的拉锯战在不停地进行着。残余的日军还有从加里曼丹岛其它地方赶过来的日军试图把中国海军陆战队从加里曼丹岛赶出去。

有一段非常危险的时间,一支日军特种分队顽强地突破了中国守军的防线,攻入了坤甸市的东南角。但最终遇到了守军的顽强反扑,把这只特种分队包围了起来,全部歼灭了。

在坤甸市内,枪炮声无时无刻不在耳边响起,有时是在北郊,有时候是在西郊,有时候是在南郊,还有时候是来自于海上。当护航舰队要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一些日军军舰就偷偷地从南边海岸过来,朝坤甸阵地猛烈地炮击。

陆战队也顽强地还击着。在一次战斗中,依靠几门加农炮打沉了日军的一艘小型军舰。

日军军舰在护航舰队返航之前又在恰当的时刻消失了。总也逮不到他们。

后来,从纳士纳群岛过来的陆战队补充进了防区阵地之内,大大加强了坤甸市的防御能力。

11月15日,以陆战第二旅为主力,槟港战斗打响。

在离海岸不到两海里的地方,特混舰队遇到了一支小型的日军舰队。他们显然是并不知道中国海军即将攻打槟港。因此在猝不及防中,舰队全体军舰上的火炮一齐发火,全歼了这支舰队。可以说这是一个意外收获。

而后,日本人知道了中国人的意图,他们凶猛地反扑了过来。从巨港出发的六十余架各型战机很快冲到了槟港的上空。

“重庆号”开始放飞战鹰了。

二十二架“中秋”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全部放飞。机群在槟港的上空相遇。登陆战斗还没有开始,空中的战斗就先打响了。可谁都清楚明白,只有拥有了制空权,才能拥有制海权。而拥有了制空权和制海权,那么这些岛屿就差不多攻之即破了。

然而这一次,时间紧迫,为了尽可能快地在日军做好充分的准备之前拿下槟港,海军陆战队士兵在拂晓之前就早早地吃好了饭,等待着登陆的命令。

战斗打响之前,陆战队的士兵最后一次检查了他们的枪支、装备和其它武器。士兵们带上了弹药、连个军用水壶、供用一天的食品,带有花纹的披风。

可这一天的天气异常燥热。

上午七时,船舱中的墙壁上渗出了水珠。人们紧紧地挤在一起,跪着,浑身流汗。有些人还是抱怨起来,即使是面对着日军滩头上的枪林弹雨,也要比困在这桑拿室一样的船舱里也要好上许多。

就在等待的时候,士兵们听到从上空中传来的沉闷的爆炸声。

有的时候,他们还能够听到船体猛烈一阵,有人猜测——大概是运输舰中弹了。

果不其然,不多时,从旁边的一条狭窄的通道里跑上去一队结结实实包裹着的消防队员。

第一批登陆是在上午八时开始的。

登陆舱的舱门打开,一阵凉风吹拂了进来。同时海水涌入。马达的声响顿时轰鸣。士兵们拥挤着爬上了登陆艇。紧接着登陆艇就冲出了舱门。一道白茫茫的天际突然出现在久处昏暗之中的士兵们面前。很多人立刻头晕目眩……

就像是往常一样,先头部队对日军的滩头阵地进行凶猛的炮击和射击。日本人也凶猛无比。然后已经有人冲上岸了,士兵们匍匐着,有得身体还淹没在海水里,他们开始陆续地拔掉日本人的滩头机枪阵地、榴弹炮阵地和碉堡,然后向纵深进发……

一切就像是一个按部就班的模板一样。

中午时分,天空中已经看不见日本人的一架战机了。只有我们的战机。最高的天空里是我们的预警机。然后有我们的警戒战机。下面还用担负货运运输和人员运送任务的几架直升机。

朝后看去,在椰林掩映的湛蓝色海面上,一艘艘灰黑色的舰艇错落有致地停在了海面上。最远处的是一艘庞然大物——“重庆号”。

下午的战斗异常艰苦。这其中很大一方面原因是因为十五日这一天百年罕见的鬼天气。温度几乎可以达到四十度左右。士兵们不仅神经高度紧张,而且还要应付炎热的天气。再加上身上穿着不算透气的军服,还要背上大量的弹药和辎重。很多人因此而在行军的过程中导致中暑。

可日本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龟缩在狭窄沉闷的小空间里面,更像是在蒸桑拿。

下午日落前夕,第二旅的士兵很快占领了槟港。歼灭了大概六千名日军。

把一部分日军残余部队赶到了苏门答腊岛与槟港之间的一条海峡岸边。

很快,日本人的军舰跑了过来。把这部分日军接走了。当然,中国人也没有客气,先头部队用携带的迫击炮和榴弹炮狠狠地敲打了一下他们。

太阳终于落山,凉气总算从地底上冒上来一些。晚风吹拂着热胀一天的脸面,总算是舒服了一些。

这个时候传来了好消息——英印军队拿下了吉隆坡,马六甲的日军也已经陷入重重包围,歼灭他们是易如反掌的事,前方就是日军在东南亚的重要据点之一——新加坡。

一个陆战营随后迂回攻下了勿里洞岛。

源源不断的士兵开始从坤甸被运送到槟港。这包括第一陆战旅和第三陆战旅。坤甸市城防交给了后来从大陆过去的一个陆军师。

而现在的纳士纳大岛也不需要四万人这么多的军队了。

三个陆战师齐聚在槟港。

11月17日。零时三十分。

零星的残云飘荡在宽广的天际。空中挂着议论明月。只见舰艇的黑影正在海面悄悄地移动。运输部队和炮击部队开始进入阵地。

2时15分,每艘舰艇都做好了战斗准备。

3时15分。第一批海军战队士兵登上了两栖登陆艇。他们头戴钢盔,身穿黄绿色的军装,有的握着枪,有的扛着枪,皮带上挎着水壶、子弹,背上背着轻型装备。一名中士正在点名。他们都站在洒满月光的甲板上。其余准备就绪的人,在舱内等待命令,闷得浑身冒汗。

士兵们遵照命令换上了内衣,但仍旧很脏,起码三天没有刮脸了。他们很少互相说话。说明这些等待命令的士兵是顺从而被动的。

3时20分,运输舰队奉命改变位置,以免遭装甲舰的炮击。他们吃力地拖着登陆用的军事装备,慢慢地移动起来。

几只履带登陆艇因找不到母舰,顿时叫喊声、呼喊声、咒骂声以及口哨声响成一片。

最后,一切都布置妥当了。大家都感到一个巨大复杂的军事行动即将来临。但是随着时间的流失,大家也渐渐地觉得可以放心了。

有人问道旁边的人:“你觉得在巨港,我们得碰上多少日本人呢?”

那个人回答说:“肯定会很多,他们至少得有五百门大炮。在正常情况下,其实,现在,他们就该朝我们开炮了。”

5时7分。日本人的大炮果然响了。他们朝海峡之内里巨港最近的舰艇开了了火。但没有一发炮弹能够命中目标。

“地佐号”和“地雄号”装甲舰上的主炮立刻开始还击。雷鸣般的响声震动着整个夜空。士兵们都涌上甲板观看这场预料之中的轰击。

装甲舰如此迅速的还击,使得巨舰上的人感觉不到日本人也在开炮。日本人的炮击几乎是很快就停止了。

不久,又进行了第二次轰击。第二次排炮的射击,是从粗大的炮口中迸发出去的。在月色昏暗的夜晚,之间空中一道道橘黄色的飞快的闪光,然后是飞向空中的炮弹。这种白炽的火团像一张弓似的挂在空中,速度慢的惊人。人们犹如跟在车轮后面一样,跟踪着闪光的线条。

当这些炮弹大约落在离目标还有一半的距离时,运输舰上的人听到了震耳的轰隆声。炮弹不断地从空中掉了下来,坠入海里。第二次炮击也没有什么效果。第三次炮击也是相同的场面。但这次炮击很猛烈,流星似的炮弹刚掉入海里,海面就喷发出一垛百米多高的烟火墙。

一声巨响震动了大海与舰艇,——一座弹药库被击中了。瞬时,每艘舰艇的甲板上爆发出一片喜悦的欢呼声。击中目标的这座大炮似乎也颇受鼓舞,于是炮击的速度、数量急剧增加。

其余的装甲舰赶上了第一批突击队,接着我们“沅阳号”巡洋舰也赶了上来。人们看到巡洋舰上发出的炮弹速度很轻快。驱逐舰上的125毫米口径的大炮也不断射出炮弹。但巡洋舰上的炮弹简直就像是机枪扫射的速度一样,又快又密。

巨港的上空变成了一个被照亮着的巨大的圆式屋顶。在这座屋顶之下,聚集着一切深灰色的又处于静止的舰艇。

现在,巨港犹如一只巨大的岸上火盆。在这只火盆里,通过望远镜,还可以望得见海岸上的椰子树的轮廓,以及正在燃烧着的、像火把似的的树梢,整个城市周围不断地冒出发光的烟火,又像是沸腾的泉水。

轰炸是如此地猛烈、持久,使所有人都觉得这样的轰炸肯定会得到最理想的效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