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朵含泪绽放的美丽警花

建湖 收藏 6 1366
导读:建湖365消息: 一、庆功会上,“十佳警察”不知去向 2010年9月5日,广西某公安系统年度庆功表彰大会在会展中心隆重召开,千名公安干警济济一堂,气氛热烈而浓重。一年一度的“十佳警察”评选总要成为大会的重头戏,今年的“十佳警察”花落谁家呢?这是近千名警察心里最大的一个悬念呢! “经民主评议和推选,并经市局和省厅批准,我宣布荣获2008年度“十佳警察”人选名单:陶娜娜,向忠实-------”吴局长的话还没说话,会场上立刻爆发出如潮的掌声。 细心的与会民警很快发现,荣获这次“十佳警察”荣誉的民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庆功会上,“十佳警察”不知去向

2010年9月5日,广西某公安系统年度庆功表彰大会在会展中心隆重召开,千名公安干警济济一堂,气氛热烈而浓重。一年一度的“十佳警察”评选总要成为大会的重头戏,今年的“十佳警察”花落谁家呢?这是近千名警察心里最大的一个悬念呢!

“经民主评议和推选,并经市局和省厅批准,我宣布荣获2008年度“十佳警察”人选名单:陶娜娜,向忠实-------”吴局长的话还没说话,会场上立刻爆发出如潮的掌声。

细心的与会民警很快发现,荣获这次“十佳警察”荣誉的民警,多是参与08年度缉毒会战的有功人员。这里边靠多个邻国,地形复杂,又紧邻亚洲毒品中心。由于受巨大经济利益的诱惑,境内外贩毒人员相互勾结,不少亡命之徒在毒品的作用下,更加肆无忌惮,让这里的缉毒工作显得日益紧迫、严峻和艰巨。

在侦缉9.20团伙贩毒战役中,才从警校毕业一年的陶娜娜主动报名参战,乔装打扮,打入内线,一举摸清情况,为这次侦缉工作告破立下了汗马功劳。在围歼赎毒分子中,陶娜娜不及脱身,挨了黑枪挂了彩,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才康复。幸亏枪打遍了,没让她有生命之虞。而她与毒贩斗智斗勇的故事却不胫而走,传遍了全市的大街小巷,也令她的老同行们对她刮目相看。

“陶娜娜——陶娜娜——”主席台吴局长连喊了几声,却不见陶娜娜上台领奖。

“这个陶娜娜干什么去了?颁奖会上怎么不见了人影?”他心里直嘀咕起来,连忙左顾右看。这个陶娜娜虽到分局一年,他却对她再熟悉不过了。说起李局与她的缘份,不能不提起陶娜娜的妈妈——梁娅丽。因为她是一个正宗的搅局人。

2004年陶娜娜高中毕业,填报考志愿书,一心想报考警察学校。可梁娅丽却死活不同意,但还是没能拗得过陶娜娜,梁娅丽一急,就跑到分局里来告状,说陶娜娜有“毛手毛脚”劣迹,不适宜报警校。妈妈告女儿,想必这个女儿也坏到顶了吧?李局尽管这么想,却也没有偏听偏信。他让警察去调查一下陶娜娜在学校的表现,结果却与她母亲恰恰相反——她不仅品学兼优,而且还有一身好功夫,他毫不犹豫地通过了她的政审,却对她母亲记忆犹新了。

2007年6月陶娜娜大学毕业,分到了分局。令李局惊奇的是,她母亲又闹到分局,说陶娜娜不能干公安,要改行做别的事情,让分局不接受她。硬是纠缠一番,终是陶娜娃坚持才作罢。

9.20战役打响,陶娜娜主动请战,李局左右掂量,不肯让她参战,想不到这个陶娜娜软磨硬缠的功夫一点不逊于她妈妈,后经集体表决,才同意让她参加卧底任务。没想到才卧两天,梁娅丽再次找上门来,向他要陶娜娜。他只得对她撤谎,说她外去学习了,过两天就会回来。他前面搪塞没两天,她又摸到他办公室来,如此三番两次,搅得他鸡犬不宁。然而,侦缉工作正进入关键阶段,他哪好能让陶娜娜半途而废?毒贩都是一伙穷凶极恶的家伙,他也实在担心她的安全,那些日子真让他度日如年呢!

李局正是心急如焚时刻,一个女警走了过来,轻轻对李局耳语道:陶娜娜去疯人院了。“这丫头跑疯人院干嘛呢?”李局大惑不解,连忙走向主席台,替陶娜娜领回了这个奖。

二、福利院里,警花认了一个疯妈

会后,李局与那位女警赶紧赶往福利院。福利院是个老式的四合院,他们刚跨进院门,就听到里面吵吵闹闹,乱成一团。

“我的肉肝啊——,你去哪里去了——,你把妈妈想死了,肉肝啊——肉肝啊——,你怎么不要妈妈了——”李局走近一看,真是傻了眼了。只见一个满脸污垢的老妇人边哭边叫边闹,陶娜娃尽管用力抱住她的身体,努力让她安静下来,却还是制止不了她的挣扎。她那伤心欲绝的样子,令无数人动容不已。

“老妈妈,你怎么了?我是公安局的,你有话好好跟我们说,我们会帮助你的!”陶娜娜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这句话。李局也赶过来帮忙,费了好大的劲,终于让老妇人安静下来了。陶娜娜又及时为老妇人弄来一条毛巾,为她抹去脸上的泪痕与污垢,工作人员也过来帮忙,为老妇人换来一套干净的衣服。

原来,陶娜娜正要去局里开会,福利院这边打来电话,说她们这边出了一件事情,要她们公安去协调解决一下。陶娜娜连忙赶到,这里的人告诉她,才来这里的韦阿姨在街上见到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竟不顾一切地抱起那个小女孩往福利院走。被人家大人看见,被当作拐子要狠狠揍她一顿。人家手一扬,竟把她的疯病激了起来,她又是哭来又是闹,整个福利院就象开了锅一般。

在李局与陶娜娜的努力下,老妇人终于安静下来,神智似比以前清醒多了,说话也不那么杂乱无章,语无伦次了。

“韦妈妈是哪年丢失小孩的啊?今年大约几岁啊?在哪里丢失的啊?”当听到韦妈妈告诉陶娜娜二十年前丢失了自己的小女孩后,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不断追寻有关的线索与情况。令陶娜娜惊奇的是,韦妈妈竟说,她丢失的这个女孩算起来也应有她现在这么大了。不知是为了安慰韦妈妈,还是真的为她的境地而可怜,陶娜娜竟对韦妈妈说:“反正你的女儿与我差不多大,那么,你就当我当成你的女儿吧。我有空就来看你——”

“女儿啊——,你真肯把我做女儿——,妈妈真是高兴死了——”韦妈妈一激动,抱着陶娜娜就不让走,害怕丢失似的。

“我还怕你不愿呢!我们拉钩吧——,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小狗。”陶娜娜在韦妈妈面前一撤娇,逗得韦妈妈开心死了。乐活了好长时间,才放陶娜娜与李局等回去。

“这下好了,陶娜娜赚大了,可谓一举两得,不仅得了一个大奖,而且还拉了一个妈回去!”李局不禁与陶娜娜开起了玩笑,把奖牌与奖品一道递给了陶娜娜!

“陶娜娜认了一个‘干妈’啦!”,第二天一回分局,那位女警就向局里人宣扬起来。大家还以为是真的呢!一听是那回事,都笑得合不上嘴了。

三、莫名其妙,仁义妈妈出尔反尔

“你在哪里认了一位干妈?”陶娜娜一回家,她妈妈梁娅丽就开始审问起她来。看着妈妈一副认真的样子,陶娜娜就差笑弯了腰。那位女警根本没有意识到,她随意与陶娜娜开的一句玩笑竟传到了陶妈妈耳朵里,还信以为真呢!笑够了,陶娜娜才向妈妈解释——那是人家与她开玩笑的。然后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她妈妈。

2月20日下午,陶娜娜又去东方福利院照料一会韦阿姨。要回去了,陶娜娜忽心血来潮,不就是帮了一下人家吗?妈妈怎么就这么吃醋呢?倒不如带她回去让妈妈看了,不就了了一条心事?再说,大家已经这么叫开了,枉担了这个名声也不合算。这样想着,陶娜娜就把韦阿姨带回了家。

韦阿姨不发病时,神智还算清醒。一到家里,陶娜娜就把她介绍给了她妈妈。陶娜娜发现,韦阿姨神智清醒时,不仅很有礼貌,而且言行举止也非常得体,显出一种很有修养的样子。

陶娜娜发现,两个妈妈在一起倒是挺能拉扯的,家长里短,天南海北什么都能说。看他们亲亲热热的样子,自己心里也挺高兴。

韦妈妈在这里呆了一天,第二天走时,陶妈妈还给韦妈妈送了不少东西,包括两千块钱。妈妈乐意送,陶娜娜自是没有意见。心里想,想不到妈妈也这么有爱心呢!

送走了韦妈妈,妈妈忽然对陶娜娜黑起了脸,并直白地告诉陶娜娜:她不想看见这个韦阿姨,疯疯癫癫的,什么人不能认干妈?偏要认她做干妈呢?她丢不起这个人!钱物都给了,她对她也做到仁至义尽了,她希望陶娜娜以后不要再与她来往!

真是霎那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陶娜娜为母亲的变化惊讶不已。“妈妈——,你真是一个变色龙噢——”陶娜娜与妈妈打趣起来。

“死丫头,谁与你嬉嬉哈哈的!你把我也当作神经病吧!”妈妈一直黑着脸,令陶娜娜不敢出声。

四、真相大白,爱里藏爱令人回肠

虽然妈妈不准她去看韦阿姨,可认了这个妈妈,哪有不去看她的道理!她可是一个警察啊!说话得当话用!所以,每逢假日,她还去看抽时间去看看韦阿姨!

这几天工作很忙,陶娜娜有几天没去看韦阿姨了。许是陶娜娜常看的缘故,韦阿姨几日不见陶娜娜,心里就痒痒的,不舒服起来。见福利院实在无聊的很,竟独自一人去陶娜娜家去看陶娜娜了。

见韦阿姨到来,陶妈妈与陶娜娜都很惊讶。陶娜娜更担心妈妈会对韦阿姨下逐客令,所以一直陪着小心,只是她弄不懂,妈妈也似乎显得有些紧张。

陶妈妈与韦阿姨闲聊了一会,只是她老记不起过去的事,对近期发生的事倒也能侃侃而谈呢!临走时分,韦阿姨随意到陶娜娜卧室走走,忽然一眼看见了她笔筒里竖着一枝竹笛,眼睛竟直了起来,拿过竹笛便颤抖地来回抚摸起来,忙问陶妈妈这枝竹笛从哪里来的?

陶妈妈正端着一只水杯,韦阿姨只一声,陶妈妈的水杯竟“哐”的一声掉落在地。陶娜娜正是惊讶,陶妈妈却抢天呼地地叫了起来:“我怕着怕着,怎么还是来了——”,她眼泪千双,向韦妈妈与陶娜娜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二十三年前,梁娅丽与陶爸爸结婚。陶爸爸是一名警察,结婚不久,即参加一次缉毒战斗。在那次战斗中,发生激烈的枪战。陶爸爸击倒一名毒贩后,自己也负了重伤。刚要撤退,忽听毒贩怀中传来一阵小孩的啼哭声。陶爸爸忍痛从毒贩怀中抱过那个小孩,一看原是个女孩。他跌跌撞撞地赶了回去,虽经全力医救,却也没能挽回他的生命。弥留之际,陶爸爸无以言他,只叮嘱陶妈妈要养育好那个小女孩,他告诉陶妈妈,那个小女孩无罪。

此后,陶妈妈就承担起照顾这个小女孩的责任。陶妈妈做梦都没想到,陶爸爸击毙的这个毒贩还是一个大毒枭呢!以前曾经豢养着许多马仔。他的马仔发现他被击毙后,他的小女儿却丢了,于是自发帮着他的爱人——韦阿姨寻找这个小女孩来。有几次,他们摸到了陶妈妈的线索,要抢走这个小女孩。幸亏被陶妈妈意识得早,及时脱身走了。她几次迁居,就是为了躲避这些人的。陶妈妈不是非要养着这个小女孩,是因为她实在不想让一个女孩在一个贩毒的环境中长大。为躲避这些人的追踪,她只得隐姓埋名,并谎称老公是一个瓦匠。她之所以不想让陶娜娜干警察,就是因为她不想让陶娜娜再重复丈夫的悲剧!可怜的陶娜娜哪会想到这些事情呢?!

韦阿姨的老公被击毙,韦阿姨就差晕死过去,听说女儿还活在世上,被人抱走了,她便不顾一切地寻找起她心爱的女儿来了。因为有雄厚毒资做靠山,起初,这些马仔很卖力。后来由于国家缉毒力度加大,这些马仔死的死,入狱的入狱,渐渐凋零起来。她的家产也渐渐散空了。没米唤鸡不灵,她只得亲自出马找女儿,并渐渐流落街头,终因悲伤与思念过切,得了间隙性精神病。后又不幸被一辆车子相撞,头部受到重击,得了失忆症,情况更加凄苦,后来被政府收到福利院了-------

“妈妈——妈妈——你们都是我最亲爱的妈妈——”,听了她们各自的故事,陶娜娜终于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世,她做梦也没想到,她居然就是毒贩的女儿!而她现在却从事着缉毒工作!她生身母亲,为了寻她,散尽万千家财,最终流落街头,发癫发狂,这是一种怎样的痴爱啊!而她的养母几十年如一日,却抚养着一个毒贩孬种的女儿,这又需要一种多大的胸怀与爱啊!

三个人再也说不出话来,她们紧紧抱在一起,凭凭泪水尽情地流啊流---------


本文内容于 2011/6/12 16:35:58 被小编a1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