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侦探王二憨》 第二卷不测风云 第十一章 槐树弯魔影

歌以解忧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size][/URL] 春去秋至,寒来暑往。转瞬,王二憨迎来了他新婚后的第一个寒冬。 一九九七年的寒冬比以往哪一年都来的要早些,立冬不久,寒风就开始没完没了地怒号,温度尽管还在十度左右,但凛冽的北风刮在脸上却如刀子割一样难受。 田园,坡地,也过早地显露出严寒的萧瑟衰败景象,就像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0.html


春去秋至,寒来暑往。转瞬,王二憨迎来了他新婚后的第一个寒冬。

一九九七年的寒冬比以往哪一年都来的要早些,立冬不久,寒风就开始没完没了地怒号,温度尽管还在十度左右,但凛冽的北风刮在脸上却如刀子割一样难受。

田园,坡地,也过早地显露出严寒的萧瑟衰败景象,就像一个上了年纪又十分畏寒的衰老妇人。山坡上的植物又枯又涩,在那枯萎与焦黄之中还隐隐露出那么一丁点赤褐色,与灰蒙蒙的深绿夹杂一起,就像从来不曾洗过脸的的叫花子。而那横亘于坡上的大大小小的沟壑,更像刻在老妇人脸上深浅不一的皱纹。麦种在新翻的泥土下安稳的睡着大觉,胡豆却在它的上面尽情的展露着新姿。

王二憨在村后坡地里的那片柑橘已是丰收在望,金黄硕大的果实压的树身佝偻着粗状的腰身,好象是为了感谢土地几十年来的养育之恩在向它行九十度的鞠躬礼。

地里的活忙完了,农人的心塌实了,睡觉也安稳了。田地里,山坡上少了忙碌的人影,村里就不免多了几许活气。

一年到头,农人的心难得飞离土地一次,惟有大雪过后也就是小麦入土以后,农人的心才可以离开土地去想一点别的事情。

除了少数的人仍然牵挂着地里的胡豆和小麦什么时候浇肥以外,大多数的心都想着怎么操办年货了。

二憨生来与大家不同,大家想的他不怎么去想,大家不想的他偏喜欢去动脑筋。

人们见他收获了个两斤多重的大红柑,就建议他送到市农博会去展览。可是他却说:“ 展览什么?不就是出出风头吗?哪有吃进雅蓝的肚子管用!”

人们听了,笑一笑,就不再说了。

接着,他又开始改造冬水田,人们见了,又好奇的问他弄水田做何用,他说,养鱼。人们说你还嫌钱赚的不多啊?他头也不抬,继续干他的,多会才抬起身子望着大家说;“我不卖鱼,就留给雅蓝和儿子吃。”

人们笑起来,说,“凭什么就是儿子,说不定还和雅蓝一样呢”

他说:“和雅蓝一样咋啦?我二憨的种有孬了的吗?”

人们哈哈大笑一阵之后,便陆陆续续的走散了。几个闲着的小伙子,就挽起裤腿,跳下去帮着干起来。

三四天工夫,鱼糖就彻底完工了。二憨对雅蓝说:“我明天去龙古弄鱼苗,你在家等我回来。”

二憨从龙古买鱼苗回来,在车上听人说了一件事情。回到家以后,就急忙把故事说给了雅蓝听。

大雪前几天的一个晚上。龙古乡叶家村的蒋大利到县城走亲戚,回来得比较晚,下车时天就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从下车地点到蒋大利的家大约还有六七里的路程,其间要经过一段无人居住的山路。山路并不隐森,长也不过就一百多米,但是山路中段的的槐树右侧,却是一人多高的灌木丛,平时那些走山路尿急的,多半是躲到那里去方便。整个一百多米的山路,也就那里是个死角。白天那条路还颇热闹 ,上学的,赶集的往来不绝。只是晚上人迹稀少一点。虽则如此,几十年从没有听说在那里出个什么事。

可是,蒋大利那天从县城回来经过那里时,偏偏就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她从车上下来,天就已经黑麻麻灰蒙蒙的了,走到那段山路时,天色更是混沌模糊得像一口锅罩在头上让人分不清南北东西。

家里人想她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妇人,既无钱又无色,恐怕不会有什么意外,因此没有到路上去接她。蒋大利平时胆很大,走夜路是常有的事情,所以她根本不在乎家里人会不会来接她,走了几步,她感觉到夜风吹在脸上有点不好受,就拿出给孙女买的花头巾包裹在头上。蒋大利虽则是五十出头的人了,因为身材娇小,加之头上扎着花头巾,从背后看去和年轻女人一般无二。问题也许就出在这里。

走到槐树边时,蒋大利下意识的往灌木丛看了一眼,见没什么异常,复又啪嗒啪嗒的继续赶路。刚把槐树抛在身后,她突然被人拦腰抱住了。她用力掰箍住她的那双手,但无济于事。那人力气大的很。她刚张开嘴喊了一声,嘴就被堵住了。那人把她拖到灌木丛,手忙脚乱的拔掉她的裤子,一下就进入了她的身体。开始她还不停的扭动以示反抗,可后来,她却不由自主的和人家配合起来。骑在上面的人看她挣扎几下就主动迎合了,还以为碰上个年轻浪娘们,那知下面过够了瘾,腾出手来去抓上面的肉包子时,才知道检了蔫茄子。于是缩回手又全力进攻下面,直搞到筋疲力尽才从蒋大利身上滚下来。

蒋大利虽然才开始受到了一点惊吓,后来却是尝到了甜头,因为她的丈夫从来没有让她舒服满意过,而今天这几下,却让她感受到了生平从未有过的乐趣,那人已经走的没影踪了,她才依依不舍地离去,真有点乐不思蜀的味道。所以回去后她闭口不谈槐树弯的遭遇。直到几天后,又有一个女人在那里上演了她的遭遇,她才对老公说她那天晚上也险遭不测。她老公问她,你没有被人家干呀?她说,那人刚把她抱住,就被脚步声吓跑了。

那个女人遭强奸的时辰略比将大利要早些,这女人回去后就对丈夫说了,丈夫就到政府报告了此事,政府表示一定派人跟踪调查。但是没等到调查的人赶到,就又有一个中学生在那里被强暴了。

让人想不到的是,女学生出事不是在晚上,而是正中午。中午放学,那学生走在最后,刚走过槐树,就被人一拳打昏拖进了灌木丛。女学生醒来,歹徒已经不知去向。女学生提起裤子一路哭着往家走,父母听了差点背过气去。

雅蓝听完以后,第一个念头就想的是李宏。李宏要上学,那是条必经之路。因此她着急地问二憨,政府有没有采取措施。二憨说,这事就别指望靠什么政府,还是自己小心点吧。

雅蓝见二憨不以为然的样子,就急坏了。她说:“恶人不除,再怎么小心也难免遭遇不侧。李宏每天读书要在那条路上来来往往多少次啊,如果遇上了怎么办?”

二憨见她真着急了,怕勾起她的往事,就拍拍她的脸蛋笑嘻嘻地说;“宝贝,别急。有我呢,你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雅蓝不解地问:”你有什么解决的好办法吗?”

二憨说;“现在不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