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城1943——出膛的子弹 第一卷恶战将至 第七章 常德上空的激战(三)

捍天尊行书 收藏 8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3.html[/size][/URL] 眼见着自己驾驶的“一式战斗机”的升力已经拉到最大,飞机已经一下子拉升到了五千米的高空,但身后的那架印有青天白日徽章的中国战斗机却穿越了云层,好似一条凶狠敏锐的猎犬一般死死咬住,紧追不放,而且两机之间的距离正在逐渐缩短,日本飞行员一回头甚至能清晰的看到身后那架p-40E战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3.html


眼见着自己驾驶的“一式战斗机”的升力已经拉到最大,飞机已经一下子拉升到了五千米的高空,但身后的那架印有青天白日徽章的中国战斗机却穿越了云层,好似一条凶狠敏锐的猎犬一般死死咬住,紧追不放,而且两机之间的距离正在逐渐缩短,日本飞行员一回头甚至能清晰的看到身后那架p-40E战斗机之内的中国飞行员在冲着自己挥舞着拳头。


日本“一式战斗机”的长机飞行员大惊失色,他压根没想到自己驾驶的“一式二型战斗机”如此迅猛的爬升(4分48秒升到五千米高空)居然还不能甩掉身后的敌人。两机之间的距离反而越拉越近,眼瞅着P-40E机翼下的那六挺12.7毫米口径重机枪那黑洞洞的枪口已经依稀可见,如果再不采取反制措施,等待自己的将是机毁人亡的凄惨下场。


“巴嘎雅鲁!该死的支那飞行员!”一念至此,日本的那架长机的飞行员咒骂了一句,随即一咬牙,将手中的操纵杆猛地一拉,“一式战斗机”突如其来的一个侧身,然后迅速的一个横滚,由迅猛的爬升瞬间变成了横向水平飞行,剧烈的过载使得那名日军长机飞行员产生了自己的胸口坐上了一名日本相扑力士的错觉,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瞬间移位了,胸口的两排肋骨更是似乎要碎裂了一般,眼前一黑差点就失去了知觉。但是多年以来的残酷训练以及数百小时的飞行时间锻炼出来的战场直觉让他在身体承受不住之前迅速推杆,好似脱缰的野马一般横飞出去的“一式战斗机”瞬间将飞行动作改平,这一系列的动作都一气呵成,只不过短短十数秒的时间。


这是那名日军长机飞行员苦练出来的保命绝招,难度极大,对飞行员的身体素质,心理以及技术水平的要求都十分苛刻,虽然每次做这个个动作都是迫不得已,而且每次都几乎让他晕厥过去,但却十分的奏效。日军飞行员这一系列的动作使得紧随其后的赵耿明猝不及防,他驾驶的P-40E战斗机瞬间在距离日本战斗机七八百米开外的地方冲了过去。


“糟糕,真见鬼!”赵耿明暗叫不好,内心充满自责的暗骂一声,连忙推杆改成平飞,等到自己驾驶的P-40E战斗机好不容易从爬升状态恢复成平飞状态之后,举目四顾,除了茫茫云海,视野之中哪还有那架日军长机的影子?


“见鬼!居然让他给跑了!”赵耿明懊恼的一拳砸在了飞机的仪表盘上,就在他懊恼不已,生着自己闷气之时,机载无线电里传来了僚机毛旭少尉的呼叫声:“赵副(副中队长),三点钟方向发现一架还未逃离的日军僚机,请立即围堵支援!”


“原来是丢卒保车啊!这回看你往哪里走!”赵耿明心中一喜,立刻回应道,“收到,小猫,老鬼你们保持跟随,我从上方绕过去进行截击,这回可不能再失手了!”说罢立刻驾机再次冲入了云层。


作为赵耿明僚机的雷蒙德和毛旭为了掩护赵耿明,使其顺利击落日军长机而故意将日军僚机与长机隔开。没想到日军的长机飞行员异常狡猾,用了一招玩命的压箱底绝招顺利逃脱。眼瞅着日军长机顺利逃遁,但是没有日军长机飞行员那高超水平的日军僚机却只能继续逃命,面对三架中国战斗机的围堵,日军飞行员顿时惊慌失措起来,为了减轻飞机重量而获得更快的速度,日军飞行员按下了投弹按钮,将机身下的两枚挂装的原本用来轰炸常德城内57师师部的30公斤航空炸弹胡乱的扔在了下方的水田里,腾起了好一片火光和烟尘。


凭借着自己丰富的飞行作战经验,赵耿明猛地一推操纵杆,将飞机由平飞状态改成了俯冲形态,从五千米的高空上方的云层之中猛然窜出,呼啸着向下方的日军“一式战斗机”扑去。


“死去的战友们在天上看着我呢,我赵某人不能让他们失望!”赵耿明大喝一声,按下了操纵杆上的射击按钮,P-40E战斗机机翼下的六挺12.7毫米重机枪顿时怒吼了起来,六条由机枪子弹组成的曳光好似飞舞的火龙,呼啸着向着下方的日军战斗机扑去。


与此同时雷蒙德少尉和毛旭少尉驾驶的两架僚机也是一左一右从后方咬住了这架落单的日本“一式战斗机”。尽管日机飞行员立刻开始在空中左右机动,翻转闪避,想要摆脱身后两架战斗机的纠缠。但是雷蒙德和毛旭这两名由美国空军训练出来的优秀飞行员哪里会给他丝毫脱逃的机会,两架P-40E还是犹如猎犬一般将其死死咬住。并且逐渐瞄准。


随着赵耿明在机载无线电之中的一声怒吼,三人几乎同时按下了操纵杆上的机枪发射按钮。三架P-40E战斗机机翼下各自装备的六挺12.7毫米重机枪齐齐怒吼起来。三六一十八道火舌从三架战斗机的机翼之下飞腾而出,分为左右上三个不同的方向向着日机扑去。此时此刻三架P-40E战斗机与那架日本“一式战斗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会超过五百五十米,那架被围堵的落单的“一式战斗机”完全避无可避。


只见这一十八道火舌几乎在同一时刻击中了那架“一式战斗机”,由赵耿明驾驶的p-40E战斗机所发射的从斜上方射入的重机枪弹更是直接打入了“一式战斗机”的座舱之内。就在那架“一式战斗机”中弹之后的数秒之内,“轰隆——”一声巨响,空中的那架日本”一式战斗机二型“的油箱被机枪弹击穿并引爆了其中的航空燃油,随即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整架飞机凌空断成两节,随即又被炙热的火球撕扯成了数段,爆炸燃烧着在火球的裹挟之下直坠下去。狠狠地砸在了其下的一片山坡之上,飞机残骸翻滚着燃烧着散落一地,腾起了滚滚黑烟,日军飞行员在如此猛烈的爆炸之中压根不可能逃生。


“good job!(干得好!)”赵耿明驾驶着P-40E战斗机在坠毁的日机残骸上空盘旋了一圈,看着被自己击毁的敌机,机载无线电里传来了僚机雷蒙德兴奋地欢呼声。虽然这次小规模的空战,赵耿明所率领的这个战斗机小队战果出众。但是欣喜之余,赵耿明也是感到好一阵后怕。刚才自己过于托大了,面对向北逃窜的日军长机,自己意气用事独自紧追不放,而没有等待雷蒙德和毛旭驾驶的僚机。如果当时日军长机利用横飞侧滚拜托赵耿明的追击之后不是选择了加速逃跑,而是调转机头对措手不及的赵耿明实施突然袭击,在得不到僚机的及时护卫的情况之下,依旧处于爬升状态的赵耿明很可能反而成为对方日军飞行员的猎杀目标。


“老鬼,小猫,改成品字形密集编队,我们要返航了!”赵耿明面对雷蒙德少尉的夸赞并没有表示出多大的欣喜之情,他一如既往的下达了返航的命令。三架P-40E在常德市城北的太阳山上空转了一圈,随即保持好了品字形飞行编队,向西南方桃园以南的野战机场飞去。


当天发生在常德上空的空战持续了半小时不到,中美联合空军取得了较大的战果,在空中的三对三格斗中,由空军上尉赵耿明率领的P-40E三机编队面对来犯的三架日军“一式二型战斗机”,成功击落了其中的两架僚机。其中美国援华空军飞行员雷蒙德-史密斯少尉击落日军僚机一架,另外一架日军僚机则几乎同时被三人驾驶的战斗机所发射的机枪射中,鉴于赵耿明驾驶的P-40E战斗机发射的机枪弹率先集中了日机座舱,所以击落这架日机的功劳算在了他的头上。除此以外,参战的日军“一式二型战斗机”长机顺利脱逃,返回了位于江陵以北的日军第四十四航空战队的野战机场。


“大家都没事吧?有没有人受伤?”凌观海看到那三架日机在中美联合空军所属的P-40E战斗机的驱逐之下向北狼狈逃窜。见飞机去得远了,确实没有折返的迹象,这才从大榕树底下爬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大声询问起身边的群众们的安危来。


现在原本秩序井然的大南码头狭窄的石板坡道上已经被逃难的难民和他们丢弃的行李堵满了,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人群。期间还夹杂着儿童和妇女的哭喊声以及男人们愤怒的喝骂声。根本没有人理睬凌观海焦急的询问。


负责南门守备的171团团长杜鼎上校带领用来支援工兵营疏散人流的一个警卫排的四十余人也被拥挤而慌乱的人群挤得动弹不得。任凭杜鼎团长和他身边的那名警卫排长如何大声指挥疏导,人群都没能立刻冷静下来。


好不容易这四十多人挤到了凌观海等人容身的大榕树之下。杜鼎团长看到榕树底下站着一名身材挺拔结实的青年军官,正背对着他们带领着几名警察有条不紊的指挥着人群疏散,耐心安慰着几名受惊过度的老人和妇女。


“这不是师部参谋凌观海凌老弟吗?”杜鼎团长在这混乱的码头上遇到了师部的熟人,内心稍微松了一口气,连忙上前打招呼:“凌少尉,情况怎么样?日军战斗机给大南码头造成的伤亡和损失如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