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新征程 78

春予曙阳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URL] 新征程 78 张仕居和陈淑芳熊秀芹三人出知青点,来到一处树荫下,这里已经远离了那一片房屋。他们望着依山傍水而建的农舍村落,白墙黑瓦半遮半掩地躲在绿树丛中,放眼望去,村舍外面是大片金色的稻田,金灿灿的稻田把村庄团团围住,这景色,让人有一种美不胜收的感觉。两个姐妹从张仕居凝神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新征程 78

张仕居和陈淑芳熊秀芹三人出知青点,来到一处树荫下,这里已经远离了那一片房屋。他们望着依山傍水而建的农舍村落,白墙黑瓦半遮半掩地躲在绿树丛中,放眼望去,村舍外面是大片金色的稻田,金灿灿的稻田把村庄团团围住,这景色,让人有一种美不胜收的感觉。两个姐妹从张仕居凝神眺望的惊喜神色中,看出了他的高兴,陈淑芳忙问:“这地方好吗?”

“好!”

“比你家乡呢?”

“我的家乡可是另一番风味,跟这里比,山没有这里雄伟,粮田比这里还多,我们靠近岭南的边沿,那里的风景美,气候宜人,水果可多了。”

“你不是孤儿吗?怎么还要常回家探亲呢?”

“我家有一个远房的哥哥,我小时候是他照顾我长大的,每过几年,我就回去看望他,在他家里住上一段时间。”

“能问点张为民的事吗?”

“问吧!”

“他家是工人吗?”

张仕居吃惊地看着陈淑芳,问:“你家是工人吗?”

“是啊!”

“他什么也没有同你说吗?”

“是啊。”陈淑芳显得很失望。

“你到底知道他多少事?”

“我知道他是个高中生,比我大两岁,人挺漂亮挺聪明的,对音乐很爱好,会作词谱曲,人很随和好接近,没有架子,我大概就知道这么多了。”

“你这个可怜的丫头,就凭这点你就爱着他?”

“对呀,谁叫他是解放军呢!”陈淑芳高兴了。

“你说得一点没错,他的确是个好同志,平易近人,没有架子,人漂亮也很聪明,在我们连论军事技术,尤其是兵器理论,同年战士中没有能超过他的,他是个好苗子。倒是我从他的口里,知道他对你的了解,可比你对他的了解多。”

“那是肯定呐,他当过我们知青点上的军代表,看过我的档案,把我的一切都了解得清清楚楚的,又和我正面接触了两个多星期,我可没有这样的条件去了解他。”

“难道你就没有在办知青点的其他战士中打听他,了解他?”

“问了,什么也没有问出来。”

“你这个可怜的丫头。”张仕居想把张为民的家庭情况告诉她,告诉她什么呢?说他父亲曾经是老革命老军人,是高干,他和哥哥俩人在军营中长大,说他想做个职业军人,不行不行!不能这样说,这等于加大了他们之间的差别,于是他对她说“别的都不说了,你要喜欢他,就大胆地去喜欢他吧,不会错的,不过你得有耐心等着他,他现在还是一个战士,你知道吗?”

“你说了半天,不等于没说吗!一点新的内容都没有。”

“好吧,我同你说点新内容。他父亲曾经是一个老军人,他的家庭出生不是工人而是革命干部家庭,他只有一个哥哥,张为民已经入了党,现在在代当班长。先说这么多,可以了吧?我真得走了,你要真喜欢他,就记住我的话,要耐心地等着他。”说着他伸出手来,握过陈淑芳的手,“听我的话是不会有错的。”然后,他又把手伸向熊秀芹,他握住熊秀芹的手时,不过,暗暗地使了一把劲,把熊秀芹握得嘴也歪了,差点没叫出声来,他还得意地跟熊秀芹做了一个鬼脸,然后骑上车,飘一般地走了。

陈淑芳问:“他欺负你啦?把你捏痛了吧?”

“他挺不老实的!”熊秀芹嘟囔着,揉着自己的手。

“这是他在和你眉来眼去的暗送秋波哪,这都不知道。他跟我先握手,那是为了跟你握手创造条件,我看他,也是个有心计的人。”她们一直看着张仕居远去,直到看不见了,才朝回走。

熊秀芹问:“张为民也这样欺负过你了吧!不然,你怎么知道这是暗送秋波呢?”

“你不知道的事,也不兴别人知道吗?说起来,你是挺幸福的,他还主动同你握了手,我可没有享受这样的待遇。我们去山上慰问解放军演出后,要下山了,我同张为民握过手,可那是我主动握他的手,他可从来没有主动和我握手。不过我至少从副指导员口里,证实了一个事实,张为民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解放军,怎么样,我的眼力不错吧?”

“他回去会同张为民说些什么呢?”

“管他说什么,反正他不会说我的坏话。”

“你就这么肯定吗?”

“他不是在撮合我们吗?还叫我等着他呢!”

“这也是的。”

“你今天怎么谢我?我可是帮你问出了不少未来姐夫的情况。”

“我已经请你吃肉了,你不应该为我做点事吗?”

两姐妹都愉快地笑了起来。

张仕居回到连队,同张为民说:“我见到陈淑芳了。”

张为民只是“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你知道她问了你什么吗?她问你是工人家庭出生吗?你难道什么都没有告诉她?”

“告诉她什么呢?”

“她挺喜欢你的!”

“那是她的权利。”

“你觉得她怎么样?”

“这丫头可鬼了,心眼多得很。”

“是个好姑娘啊!心眼的确挺灵的,她会转着弯来表达她的意思,让你还不能不接受。”

“要不,你批准我和她接触接触怎么样?”

“你还是忍着点吧!”说着副指导员走开了。

“哎!副指导员,你可不能忘恩负义呀!你现在还没过河就开始拆桥啦?”他说完,连他自己也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