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邦宁平叛部队运送战备物资-高原汽车兵的回忆

光远老兵 收藏 2 567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我离开军营40余年,已是古稀老者;但回想当年从军汽车连为邦(达)宁(静)沿线的平叛部队运送军用物资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1959年8月,西藏东线平息叛乱部队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后,便开始对昌都东南地区的贡觉、察雅、宁静(芒康)、盐井、左贡等地的叛匪进行全面的围歼清剿。驻扎的平叛部队有54军130师、昌都警备司令部(由第14、15师部于1953年5月成立,王其美任政治委员,以下简称昌警),所辖的部队有157、158、153团等;其中153团沿澜沧江一线布防,主要配合“黄指”(以成都军区黄新廷中将司令员为首组成的昌都平息叛乱指挥部)。此时,昌警后勤部命令汽车连组织25辆汽车,将军用物资安全准时的运抵竹卡兵站。

接到命令后后,汽车连上尉连长王志良和上尉指导员廖学海召集连务会议,并研究决定:一、组织25辆嘎斯51型汽车,每辆车配2人;二、每人佩带冲锋枪和手榴弹;三、汽修班随队2人;四、请求昌警派步兵护送;五、每辆车须带十字镐、圆锹等工具;六、各排用两天时间对车辆进行保养,保证“打得响,开得动”。

随即,昌警汽车连召开了战前动员大会,由王志良连长将连务会所作的决议和相关要求,向全连指战员和职员(汽车连是工薪制人员与现役军人混编制)作了讲解,并宣布参战25辆汽车的车牌号,随队干部有二排长彭彧、三排长王开泰和四排代理排长裴应宏等。

“我要参加车管科召开的车勤会议,此次任务由廖学海指导员亲自带队,并由153团1连全程护送车队。”王志良连长最后说到。


廖学海指导员

廖学海是四川乐至县廻澜镇人,1925年9月15日出生,5岁随父母到成都定居。1944年考入成都省立制革职业学校,为参加抗日弃笔投戎,于1945年4月考入贵州毕节的陆军汽车驾教二团,同年9月到昆明汽车驾驶学校学习汽车驾驶,1946年3月被派往越南河内接收日本投降后移交的丰田货车;1948年12月,淮海战役后,在安徽自愿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任驾驶兵。

1950年6月29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1955年期间历任汽车二团5连、汽车十七团7连班长、副排长、排长、副指导员、指导员;1956年授予中尉军衔,1957年8月任昌警汽车连中尉指导员,1958年晋升上尉,是一位资历深、有文化知识、懂汽车技术的又红又专的政工干部。

经过一系列的车辆维护、人员调配、枪支弹药、各类工具等的准备,于1959年8月12日中午,由廖学海上尉指导员率领25辆满载战备物资的苏制嘎斯51型汽车在昌警总库待命。随后,廖学海指导员与153团1连长袁振海共同商定护送车队方案:车队以战斗队形编队,将步兵连的1排和2排分编为多个战斗小组,一辆车为一个战斗小组,轻机枪架设在驾驶室顶上,用面粉、米袋垒成掩体。一切准备完毕,严阵以待的车辆和部队只等出发的命令了。

“二排长,命令部队马上出发!”廖学海上尉指导员向值班军官二排长彭彧命令道。

“是!”二排长彭彧少尉接受命令后,一边吹响集合哨一边喊着:“全体注意,按原定计划各就各位出发,目标:酉西兵站。”

酉西兵站距昌都站80km左右,有天然的硫磺温泉,兵站设有公共浴池,过往部队一般都会在此沐浴。车队19时抵达兵站并食宿。

次日晨,车队从酉西兵站出发,翻越酉西山,车辆穿过“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邦达大草原,中午顺利到达邦达兵站(该兵站所在地已于1995年建设成邦达机场);午饭后出发,沿着“之”字形道路向怒江山顶进发,晚上抵达怒江兵站。

在怒江兵站食宿时,廖学海指导员与153团的袁连长等人,共同研究车队驶入左贡地域、翻越荣喜山的路况及公路两侧的社情,然后集合部队,由廖学海指导员向部队强调几个重点:

一、急造军路。这条路是边修边通行,路基不牢,路面狭窄、错车难,有的坡道要组织人员推拉汽车;

二、敌情复杂。八宿、宁静(芒康)、札木等县是以反动头人普巴本为首的叛乱武装,自1956年聚众叛乱后流窜活动较为集中的地域。他们一般都是骑马横背英式步枪、钢枪、藏刀等武器,对过往车辆在爬坡或急转弯处设点伏击,并使用自带两脚架的英式步枪瞄准驾驶员或前大灯(叛匪在夜间专击汽车两大前灯,他们认为把“铁牦牛”的两只“眼睛”打瞎后,“铁牦牛”将无法行驶)。

三、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由于这条急造军路经常遭叛乱分子破坏路基、从山上推下大石头挡路、破坏用木料搭建的简易桥梁等,随车携带的圆锹、十字镐、钢钎、麻绳等工具应充分发挥作用,做好边修路边行车的思想准备。

四、若遇叛匪骚扰,只应战、驱赶而不恋战。步兵用机枪火力压制叛匪,保证车队和备战物资的安全,保证车队通过。

五、保证人车安全。老生常谈的安全是汽车部队重中之重,常言道:“安全是最大的节约。”安全是完成军事任务的先决条件,没有人车安全,就等于没有完成军运任务。

车队进入左贡地域时,道路极其难行。因为这些急造军路是1959年3月20日拉萨平叛战斗打响,拉开了西藏全面性平息叛乱的序幕后,为了使驻川、滇部队进藏迅速到达作战区域,西藏军区紧急抽调156团、162团、157团及153团等部队抢修出来的,主要有以下几条急用军需公路:1、邦达至宁静;2、青泥洞至贡觉;3、夏雅至边坝;4、然乌至察隅。当时由昌警成立修路指挥所(简称“修指”),昌警后勤部副部长周成富任指挥长,政委是孙从善。

邦达至宁静(芒康)的军用路是153团负责的。153团以4个连的部队为主,同时雇佣大批藏族民工及押解平叛中被俘的叛乱分子一起参加了修路工程。

这条路,既不是碎石路,也不是水泥路,更不是柏油路,简直就是名符其实“雪域天路”。 大型军车队行驶在这条急造军路上,真是路难行,车慢慢!

汽车在爬荣喜山时,必须采用“一档拉手刹”的方式才能勉强爬行到山顶(所谓一档拉手刹,是指汽车用扭矩最大的低速档上坡时,发动机熄火,只好拉住手刹,再轰大油门,用一档起步,继续往前蹿行)。

车队在下山时,发现有一小股骑马叛匪在荣喜山活动,他们一看到大型军车队,就开始大喊大叫,一边吹口哨,一边鸣枪,向车队示威。护送部队袁连长命令按拟定方案用机枪打几个短点射警告对方,只听见“哒哒哒…哒哒…哒哒哒”阵阵脆响响彻山谷;大概叛匪慑于车队强硬的武装而不敢靠近,只见一名匪首说了几句藏语、吹了一声口哨后,这一小股叛匪便夹着尾巴向另一个方向逃跑了。

不论是汽车部队还是护送部队,目睹叛匪如此猖狂,大家无不同仇敌忾,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暗下决心:一定要早日消灭叛匪,确保西藏的民主改革顺利进行,并保障西藏东南边防安全,哪怕像鲨鱼一样白天黑夜不睡觉,也要日夜兼程的前进,尽快将军需物资运送到目的地!

就这样,车队经过长途行车及与叛匪的较量,终于将战备物资安全运达目的地——澜沧江边的竹卡兵站。

澜沧江是有着“东方多瑙河”之称的湄公河的上游,占全长的2161.2公里,其水量只占湄公河总水量的13.8%,它发源于青藏高原,流经 缅甸、老挝、泰国、柬甫寨、越南,全长4880公里,是横跨6国的河流,是亚洲母亲河;为了平叛和西藏民主改革的需要,四川省交通厅在竹卡兵站附近的澜沧江上修建起一座可以通行汽车的钢架桥,并有部队专门驻守。

8月18日,顺利完成战备物资运送任务的车队从竹卡兵站出发,按预定的战斗编队队形返回昌都。




注:廖学海首长,现为副局级离休干部,虽然已是耄耋之年(1925年9月15日出生),依旧身子硬朗,精神矍铄,还常常骑着电动车看病、拿药、买菜等。





本文内容于 2011/6/13 9:14:04 被笑忘忧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