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来临之际,忙碌的我没有时间回去,谨以此文献给我远在老家的父亲。

————题记



今天打电话给儿子,儿子和我谈起他们学校的一些事以及他的学习情况。最后,儿子给我说,他们学校要开展一次征文,父亲节要来了,写自己的父亲。我说好啊,你怎么写我呢?儿子说保密!

天空飘起蒙蒙细雨,我的思绪也不由的迷茫起来。独坐窗前,看着街上的车龙水马,行人撑着雨伞匆匆的走着,我开始想我的父亲。父亲在老家,父亲那儿也下雨了吗?老家在成都乡下,一到夏天,就是梅雨季节,父亲一下雨就喜欢去河边钓鱼,不知道父亲今天戴蓑衣没有?兜里是不是还是装了花生?花白的胡子上肯定也挂满了雨珠。

对了,想起父亲的胡子,我的思绪又活跃起来。父亲的胡子,在我的印象中是很深刻的。



懂事的时候,我喜欢坐在父亲的膝盖上,父亲就用他的下巴磨蹭我的小脸蛋,那粗实的胡桩扎在我脸上,麻酥酥的,我就尖叫:“妈妈,爸爸又用胡子扎我了!”妈妈这时候就会狠狠的训父亲,父亲就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很难为情的放下我,赶紧去找刮胡刀。父亲当时用的是刀片,胡子很硬,也很粗。父亲的胡子长得很快,一天不刮,就如雨后春笋,密密麻麻的窜出来。父亲很疼我,喜欢和我玩,于是就不能留胡子,要不,妈妈对父亲是很严厉的,轻则要父亲煮饭,重则要克扣父亲的酒。酒是父亲的所爱,没有酒就有大问题了。

慢慢的我长大了,父亲的胡子就留出来了。浓浓的,黑黑的,满脸都是,父亲本来就英武,在配上一脸的胡子,就更显得气质了。



父亲是教师,在乡村小学教书,我就是父亲的学生。父亲教出来的学生都很优秀,村里人都亲切的叫父亲“大胡子老师”。后来父亲调到镇小,镇小的校长要我父亲把胡子刮了,父亲很不情愿的去了理发店。星期天回到村里,大家都说大胡子老师的胡子没有了,于是就笑。父亲心里很郁闷,躲在书房里不出来,妈妈问他怎么了,他说,没有胡子,就不是他自己了。我当时上初中,听了好笑,其实父亲有时就像小孩子。

在镇小呆了一年,领导要他来村小当校长,父亲就和领导耍孩子气,说允许他留胡子就同意。领导没有办法,同意了,父亲像小孩子一样的笑了。我初中毕业考上中专,回家的时候,看到父亲又是一脸的大胡子,可是我认真的看了看,却发现以前弄黑的胡子中夹杂着一些金黄的胡须。我说父亲,你染胡子了?父亲严肃的说,我现在老了,你们长大了,我的胡子都老黄了。我于是就笑,其实父亲为了一家人的生活,操心,受累,年龄也在一天天的增长,岁月在一天天的流失,父亲的胡子就见证了他的岁月痕迹。



我们一共四姊妹,在父亲的培养下都长大成人。慢慢的,我们也开始成家立业了,陆续都有了小孩。父亲爱孙子,我们的小孩都喜欢和他嬉戏,调皮,于是父亲又用他的胡须去扎孙子们,尽管父亲的胡子很长,也开始弯曲,妈妈还是要骂他,说他的胡子脏,在小孩子的脸色磨蹭不卫生,于是就要父亲天天洗胡子,一天不洗,妈妈就和他吵。父亲无可奈何的一狠心去理发店把胡子刮了,可是问题又来了,一天不刮胡子,问题又出来了,硬硬的虎胡让孙子们向奶奶告状。舍不得要和孙子们调皮的父亲就买了个电动剃须刀放在兜里,妈妈一骂他,他就拿出来刮胡子,惹得我们儿女经常开怀大笑。父亲的孩子气可见一斑。哈哈哈哈······

再后来,我们姊妹的孩子也陆续上学了,也离开了老家,和我们住在一起。父亲和妈妈成了空巢家庭,父亲又开始留胡子了。



我在外面为了生计,成天都忙忙碌碌的,于是就很少时间回家。

有一次,我为了儿子的户口到老家去,发现父亲的胡子全是金黄色的了,忧郁的问我们在外面怎么样,有人欺负我们没有,孩子学习好吗······我一一如实的回答,然后说,爸爸,你的胡子变成金黄色,很好看。父亲哈哈的笑了,笑的很爽朗,洪亮的声音很感人:“我马上要退休了,胡子就要白了,等我的胡子全白了,你们几姊妹就回到我身边来。”我说好的好的,我们回来给你养老。

可是,父亲刚刚退休的时候,去生了一场大病。

那还是在珠海的小妹给我说的,说父亲不让告诉我,说我在外面不容易,怕耽搁我找钱。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烤烧饼,于是我马上回去了。父亲的的是食道癌,早中期,手术后再化疗,恢复得也很快。

化疗后,父亲不光头发掉了不少,胡子居然全白了。

我很纠结,父亲说过,他的胡子全白了,我们儿女就回家。看着父亲花白的胡子,我心里郁闷极了。

父亲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你现在在外面烤烧饼,不容易啊,娃儿又小,担子很重的。不要想那么多,我们老的会自己照顾自己的,你看,这么大的病我都挺过来了,还是回去好好的靠烧饼吧!多烤一个烧饼就多赚几毛钱啊!”

我感动的流泪了。是啊,父亲没有什么本事,不能帮我们儿女什么忙,想了想,还是一咬牙,安排父亲的护理后,就回我生活的城市继续靠烧饼。



今天下雨,我没有出去摆烧饼摊。儿子的一个电话,勾起了我这么多的回忆,眼睛也湿润了,老婆问我怎么了,我说想父亲了。老婆也沉默起来,良久,老婆说:“抽时间回去看看父亲吧!”

是哦,一年没有回家看父亲了,我是要抽时间回去一趟了!

赶紧去给手机充电,准备敞开心扉的和父亲聊聊。

就写到这里了,我要给手机冲电去······



二〇一一年六月十二日 11:54:21于潜心斋






本文内容于 2011/6/12 14:51:32 被周朝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