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枪狂刀 正文 第06章 鬼子的罪证

梦歌 收藏 2 1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6.html[/size][/URL] 八一村。 到处残墙断壁,碎瓦破屋、弹痕累累、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村庄在滴血、大地在愤怒。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伤心欲绝的抽泣声,一阵阵传来,撞击着每一个人颤抖的心坎,那是村民们失去亲人痛心的倾诉,也是千疮百孔的村庄心痛的诉说。 一场大劫后,村庄里还弥漫着硝烟和战火的味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6.html

八一村。

到处残墙断壁,碎瓦破屋、弹痕累累、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村庄在滴血、大地在愤怒。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伤心欲绝的抽泣声,一阵阵传来,撞击着每一个人颤抖的心坎,那是村民们失去亲人痛心的倾诉,也是千疮百孔的村庄心痛的诉说。

一场大劫后,村庄里还弥漫着硝烟和战火的味道。

肖天行、胡三娘、三丫子等侥幸存活的村民在打扫战场,修复战争遗留的残痕,个个双目哀伤,脸上挂着泪痕,心中燃烧着愤怒,对日本鬼子的愤怒,只等待最后的爆发。

村西头,一座新添上泥土的坟,坟头孤独插着一块木牌子,上面刻着几个黑色大字----“家父何汉山之墓。”

一个高大背影跪立在坟前,双目冰冷、脸色哀愁、孤单落莫。

“爹!你放心走吧!儿坟前起誓,一定为你报仇,一定将日本鬼子杀光杀绝,誓不为人。”何百川牙咬的咯吱作响,恶狠狠地说道。

山风阵阵怒吼,树枝愤怒摇摆,大地不停地颤抖……

杨天龙铁塔一样身躯立在村口,抬眼望着满目凄凉的村庄,顿感偌大的村子像一位伫立秋风中风烛残年的老人一样,奄奄一息,心中不觉升起一阵苍凉感。

忽然间,杨天龙望见一个血肉模糊的女人抱着一个女孩静静地躺在血泊中,可想而知这个女人在面临死亡时刻还护着自己的女儿,那是怎样伟大的壮举?杨天龙的心一下子沉下去,似乎掉进冰窟窿,浑身冰凉如寒。瞬间,他眼角湿了,思绪一下子飘飞到往年……

回忆------

那年夏天,天热出奇、田旱地裂、蝉鸣不停。

清晨,没有一丝风,沉闷的空气令人透不过气来。

“秀梅,我进城办点儿事,你在家照看好虎子。”杨天龙穿好衣服,反手提起驳壳枪别在腰间长衫里,笑脸叮嘱道。

“天龙,路上小心点,早点回来。”秀梅关切道。

杨天龙点点头,走出院子,走向北平城。

秀梅坐在床上穿针走线,缝补衣服、手儿灵巧、贤妻良母。

虎子生得虎头虎脑,很少说话,一个人蹲在院子里玩泥巴,乐在其中。

院子里一片宁静,静的仿佛透着一股杀气。

临近中午,太阳像火球一样烘烤着大地,蒸笼一般。

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两个日本鬼子,大汗淋淋地闯进院子。

两个鬼子端着三八大盖步枪,刺刀套在枪口处,寒光闪闪。

一个干瘦的鬼子见虎子在玩泥巴,凶神恶煞的厉声吼道:“小孩的,有水吗?”

虎子抬头望着两个鬼子,双目冰冷、脸色平静、一言不发。

“八嘎!皇军的话你没听见吗?死啦死啦的。”一个矮胖的鬼子一把抓住虎子衣领提起三丈高,双眼凶狠,怒吼道。

秀梅闻声踉跄地跑出屋子,见状,双眼愤怒,心中怒火腾地燃烧起来。

“小鬼子,放开他,你们要干什么?”秀梅毫不畏惧地怒吼道。

“中国的花姑娘,大大的漂亮。”那个干瘦的鬼子一只手伸向秀梅的胸部,淫笑道。

“滚开。”秀梅一闪身,后退几步,双眼冒火。

“你的快把衣服脱掉,不然小孩死啦死啦的。”那个矮胖的鬼子双手如铁钳般一下子掐住虎子脖子,阴笑道。

秀梅瞪着双眼,牙咬的咯吱直响,心中怒火一下子窜到头顶。

“脱掉,快快的。”干瘦的鬼子吼道,一脸杀气。

“狗日的畜生,老娘和你们拼了。”话一落,秀梅抓起墙角的一根扁担,闪电般扑向鬼子,毫不畏惧。

“八嘎!”矮胖鬼子的手猛地一用力,虎子身体高高地抛出去,鬼子迅速地举起步枪瞄准,刺刀雪亮,虎子身体落下去时一下子穿过刺刀,鲜血飞溅出来。

一个幼小的生命,就这样被鬼子残忍扼杀了,残无人道、人神共怒。

与此同时,干瘦的鬼子怪叫一声,端起带刺刀的步枪直刺过去,一下子割开秀梅横劈过来的扁担,人就闪电般跃上去,一把抓住秀梅的头发,恶狠狠地向屋子里拖去……

“虎子!虎子!”秀梅不停挣扎,泪如雨下。

扑通一声,秀梅被鬼子重重的扔在床上,鬼子淫笑着,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一样扑上去。

“畜生,放开我,放开我……”秀梅拼命挣扎,愤怒地叫喊。

“八嘎!皇军咪嘻咪嘻。”啪!鬼子狠狠地扇了秀梅一耳光,哗啦一下子撕开秀梅的衣服,鬼子身体猛地压上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秀梅静静地躺在床上,停止哭喊,停止挣扎,双眼无声地如潮水般涌出泪水,狠狠地咬着牙,嘴角流出血丝。

干瘦的鬼子气喘吁吁的爬起来,脸上露出淫笑满足感,另一个矮胖鬼子又疯狗一般扑上去……

此时。杨天龙已在返回家的途中,刚步入村口,突然见院子的门大开着,心头一震,多年的刀口添血日子让他感到不对劲,他敏捷一闪身,人飘到墙角下,侧耳倾听,屋子里传来一阵怪异的叫声,果断拔出腰间的驳壳枪……

杨天龙身轻如燕,跃身飞上墙头,双眼一扫,望见躺在血泊中的虎子,顿时大惊失色,心中一下子凉透了。

“虎子!虎子!”杨天龙纵身跃到院子里,扑过去抱起虎子鲜血浸泡的躯体,悲凉大喊。

杨天龙瞪着愤怒双眼,体内燃烧着怒火,心头一颤,那个畜生杀了我的儿子?秀梅?

“秀梅!秀梅!”杨天龙猛地弹起身,向屋子里跑去,急切喊道。

砰!一颗子弹飞射过来。杨天龙敏捷一闪身,就地一个侧身翻滚,子弹擦着他衣服飞出去,有惊无险。

砰砰!密集的弹雨横飞而来,杨天龙连续三次翻滚,龙腾虎跃,子弹纷纷钻入地面,一片尘土**。

杨天龙猛一抬头,只见门口的鬼子端着步枪左右开弓向他射击……说时迟,那时快,杨天龙身子一晃抬枪就射,一颗复仇的子弹一下子穿透鬼子眉心,鬼子连啊的一声机会都没有,一头栽倒地上。

听见枪响,矮胖的鬼子慌乱从秀梅身体上爬起来,惊慌失措,提着裤子胆战心惊的向屋外跑,砰一声,杨天龙手中驳壳枪冒出一团火光,一颗子弹一下子钻入鬼子的腿部,鬼子一声惨叫,栽倒地上,并没有死去。

杨天龙身手老练,动作快的惊人,一眨眼的功夫。

鬼子瘫坐在地上,哇哇乱叫,痛不欲生。

杨天龙飞身跃起,高大的身影飘进屋子。

“秀梅!秀梅!”

秀梅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眼神呆滞、泪如雨下。床单皱巴零乱,印着一团红色血迹,异常刺眼。

杨天龙一下子顿然大悟,他双眼血红,心中怒火一下子窜到头顶,体内的血管欲爆炸一般,恶狠狠地怒骂道:“狗日的畜生,畜生!”

话音一落。杨天龙一个箭步跃到鬼子身前,将鬼子提起来猛推到墙角,一只大手如铁钳一般死掐住鬼子脖子,双眼冒火:“说,你们的指挥官是谁?”

鬼子惶恐瞪着双眼,喘着粗气,不吭声。

“再问你最后一遍?不说老子宰了你。”杨天龙右手抬枪指着鬼子脑袋,双眼怒瞪,虎声吼道。

“井上松次郎。”鬼子颤抖着身体,惊慌地说出几个字。

“小鬼子,爷爷现在就送你上西天。”杨天龙怒吼道,将驳壳枪插入腰间,一把抓住鬼子下体的家伙,一拧一拽,硬生生地扯下来,抛向屋外。

鬼子一声惨叫,身体晃了晃,滑倒在地上,一命呜呼。

杨天龙的手鲜血淋淋,那是日本鬼子的血。

“秀梅!你醒一醒。”杨天龙不停地摇晃秀梅身子,带着哭腔喊道。

秀梅缓缓回过神,呆若木鸡般望着杨天龙,脑袋里嗡一声作响,如一颗炮弹爆炸一般,她猛地坐起来一把扯过被子盖住全裸的身子,双手捂着脸,啊!一声尖叫,泪水夺眶而出。

“不要碰我!滚开!滚开!”

秀梅疯了,真的疯了,就在一瞬间疯了。她似乎不认识眼前的杨天龙,撕心裂肺地叫喊,惶恐的张牙舞爪乱踢乱打……

“秀梅!你醒一醒,我是天龙呀!”杨天龙双手抓住秀梅胳膊不停摇晃,心在滴血。

“滚开!滚开!”秀梅惊慌地推开杨天龙,扇了他一耳光,忽然抓起床头的剪刀一下子扎进肚子里,鲜血喷射出来。

“秀梅!”杨天龙一声悲痛大喊,扑倒在秀梅身体上,泪如泉涌。

良久,杨天龙停止流泪,他站起来,双目冰冷,牙咬的咯吱直响,双拳紧握,忽地一拳愤怒地砸在床上,手背已是鲜血淋淋。嗵!床板断裂倒塌了。

“井上松次郎,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