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穿越 正文 052抓住要犯

lyhsnm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size][/URL] 就在这天早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李庄一口水井里养的几条鲫鱼被人毒翻,还好龙崎有先见之明,不然毒死的就不是鱼了,自投毒事件发生后,通往李庄的所有路口,进行了及时封锁,并派人对李庄农户进行走访,搜集线索,进行细致地调查。 许书记,你早晨起来的时候是几点钟? 龙崎,你不会怀疑是我干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2.html


就在这天早晨天还没亮的时候,李庄一口水井里养的几条鲫鱼被人毒翻,还好龙崎有先见之明,不然毒死的就不是鱼了,自投毒事件发生后,通往李庄的所有路口,进行了及时封锁,并派人对李庄农户进行走访,搜集线索,进行细致地调查。

许书记,你早晨起来的时候是几点钟?

龙崎,你不会怀疑是我干的吧?

我又没说是你,你紧张作甚?

还好,吓死我了。我是早上五点半起来,就一直在路口练习端步枪。

你当时在什么地方,遇到过什么可疑人员没有?

没、没有,当时天没亮,我就一直在岗哨附近活动,还给兄弟们打了招呼,根本没去其他地方。

恩,我们可以证明。

对了,还有你们几个,不是你们几个一直在站岗吗?

大哥,我们一直很精神,也没看到可疑人员。

那怪事了!

你们两个帮忙把死鱼捞起来,村里哪家有土狗,看狗吃了有啥子反应。

是!

大哥,恐怕没人愿意拿土狗做实验,换个方式吧。

那就拿鸡鸭做实验吧。

这没问题。

快把鱼捞起来。

好。

说完,两人很快趴在水井边,小心翼翼地捞起死鱼,放在井沿上。

大哥,快看:这鱼应该没死多长时间,眼睛还是绿的。

小王,快通知山寨里所有人员,就说这口水井被人下毒,停止使用,再找个人来守。

是!

龙崎拿起一条死鱼,看其眼睛还没翻白,软软的,应该死的时间不长。

这鱼死的时间不超过三小时,希望大家再仔细回忆,把取水的人员也纳入调查范围,不排除是内部人干的。

不会吧?

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建议大家都能配合我们工作。

大哥,你说这事会是谁干的?

赵大海,我们进屋说。

李东也过来。

许书记,你也参加吧。

许书记被吓得不轻,因为他起的最早,也正是这时候发生的事,真是倒霉。

好了,现在只有我们几人,希望你们把想到的可能,大家都交流一下,看如何抓住这个卑鄙小人!

如是内部人就可耻,下毒的人不得好死!

许书记,现在生气也没用,还是我先说说自己的观点。

这口水井是我们李家寨兄弟们吃的唯一水源,距离最近的哨兵约有60米。很明显,下毒的人是针对我们山寨的兄弟投毒。目前条件有限,其毒性未能查明,为了安全,我已让小王在井口贴出告示,该暂时停止使用,污染源有待检验。

大哥说的对,这是一起有预谋的投毒事件,但是又有什么人想置我们于死地,总有原因吧?

龙哥,建议我们找条土狗,把鱼喂给它吃,看有没反应,我们才能确定是否被真的投毒,或许鱼缺少氧气,也有可能其他原因。

李东,你的建议不错,土狗算了吧,我们找些鸡鸭一样做实验。

好。那我们再到现场,拿死鱼找鸡做实验。

大家让一让,不要围观。

各位兄弟,此水井有毒,你们不要围观,都散去吧。

大哥都让我们散去,都散去吧。

等兄弟们都散去后,被毒死的死鱼居然不见了。

喂,你们看见谁把死鱼拿走了?

是李庄王家拿的,他说死鱼扔了怪可惜,拿回去“喂猫”。

哎呀,这鱼是被毒死的,喂不得。

他才不听我们劝,说把死鱼破开,用水洗洗就没毒了。

这老王,是不是“老年痴呆”?

走,快去老王家。

李庄上的王家,是寨民公认的懒鬼,爱捡小便宜,生活行为极不检点。像张家的柴火丢了,李家的腊肉不见了,十有八九都去了他家。

老王,你在搞啥?

没、没做啥,我在洗菜刀。

是不是你把鱼捡走了?

没、没有,我哪敢捡。

这时他不好意思地将菜刀藏在身后,可菜墩上的鱼鳞还在。

还不承认?

是..是我捡的,我看死鱼扔了怪可惜,就捡了回来。

王大叔,死鱼有毒,吃了会死人的!

不会吧,这鱼能毒死人?

好吧, 我把鱼给你们就是了。

大哥,你说会不会是他做的?或许也有可能他见水井里有鱼,故意投毒!

恩,不排除这种可能,真是这样,我要枪毙他!

哎呀,我的鸡被毒死了。

大哥你看,地上有鱼的内脏,家养的鸡肯定吃了这些东西。你看,还在痉挛,七窍流血而死。

喂,你看到了吧,跟你说毒死的鱼吃不得,你还捡回来吃,要是鸡比你吃得晚,我看你们两爷子倒霉了。

李家庄的村民听说是老王捡走了死鱼,来看热闹的人几乎是里三层、外三层地围观,不时还有村民责骂。

王大爷,你一天偷我们家柴火就算了,我们看你这家子也困难,这个死鱼你都要捡,真是无药可救!

就是,我们家的腊肉也不见了,看嘛,他厨房上挂的那块就是我们家的腊肉。

不行,我们要拿回去。

天哪,我还要卖了土鸡给娃儿交学费,咋个这么倒霉哦。

老王是“一把鼻涕一抹泪”的,村民见了他可怜兮兮,也就算了,都看着领导如何出面解决这事。

龙长官,特别是他小偷小摸的习惯,一定要好好教育。

对头,以前我们虽然被地主欺负,家里穷。但现在我们都有了田地,他们家还是吃不饱饭,到处去偷,这怪哪个?活该!

张大婶,别责怪他了,我会给你们主持公道。

“哭、哭个铲铲”,再哭把你拉去活埋了!

龙崎这么一说,老王被吓得不轻,赶紧地磕头求饶:长官,长官,饶命啊,我也不想做小偷,不偷吃不饱饭啊!

老王这一喊,把刚才还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大娘们“感动”了。

哎,这老王也是,平常不好好种地,到了年关没吃的,就到处去偷,他娃儿还好,不跟他爹往坏的学。

你起来,我问你话!

长官辛苦,我跟你们端凳子坐。

不必了,问你几个问题!

好,我配合,我配合。

你今天早上几点起来的?

我娃儿要考试了,我六点半起床给他弄饭,今天听说你们那边有死鱼,我就想去捡回来,好中午给娃儿熬鱼汤,鱼还没杀完,你们就来了,我主动交给政府,要坐牢我去,别连累我娃儿啊!

你说,是不是你想吃鱼,就往水井里下毒?

哎呀,我哪敢嘛,我这人平常是有点贪小便宜,但往水井里下毒要死人,杀人要偿命,要坐班房的,我也不晓得,到底是哪个这么狠,把我养的几只土鸡也药死了。

你起来,还好你杀得晚,要是给你娃儿喝了鱼汤,你王家没后了。

王大爷,听到没有,我们平常给你说:不要贪小便宜,这下遭报应了哇?

就在村民责骂姓王家的时候,龙崎倒是想到了什么。

大家静一静。

老王,通过这件事,你有啥子感想?

我..

你说吧,不要怕,我们没人怪你。

好吧,我想到的是:这毒死的鱼不能吃,吃了要死人。

还有呢?

没有了。

龙崎不禁感叹:一天不用心种好庄家,就想着偷,活该受穷。

龙长官,我错了,把死鱼还给你们,这死鸡是我的责任,我认了。

龙崎,这事你看怎么处理?

许书记,不慌。

老王,这死鸡不能吃,吃了要死人,晓得不?

晓得,我拿去埋了,死鱼还给政府。

等等。

就在老王欲哭无泪的时候,龙崎一把抓住他。

长官,要抓就抓我吧,和我娃儿没关系。

老王,希望从今天以后,你就不要“过分”地贪小便宜,这些死鱼就送给你吧,记得把鱼晒干了切成碎丁,还可以药老鼠。

哎呀,这个主意好,我又省了耗子药钱了!

龙崎,你看看,这出息?

许书记,别先下结论。

同志们,节约好啊,“适当节约”是好事,但是不要“过分节约”,我们走。

哈哈哈哈,众乡亲大笑后,无不称赞,还是龙长官会当家。

当龙崎走了后,突然想起什么事又返回来,身边的兄弟也跟着返回。

龙长官,你不能抓走老王啊,村民以为龙崎要把老王抓走,这样他家娃儿就没得饭吃了。

老王,你说你卖了土鸡给娃儿交学费,这学费是好多钱?

长官,一学期五个大洋。

怎么这么贵?据我所知:一学期最多两个大洋足以,咋个还五个大洋?

这是学校校长说的,“有关部门”有规定。

哼,想不到在我下边混日子的还说出“有关部门”,我关死他!

李东,给他五个大洋,我回去收拾那帮人!

给,我大哥要帮你讨回公道。

谢谢,谢谢长官。

大哥,投毒的人抓到了,正关在地牢,兄弟们还在审问。

好,今后这个地牢就用来整“坏人”,接受“好人”的审判!

乡亲们都回去吧,下来的事,我要收拾那帮乱收费的家伙,把多收的大洋退给你们。

龙长官,你真是好人啊,这学期我们庄上的穷人娃儿都能上学了。

各位,现在宣布个事:这是我的助手小王同志,你们有什么问题要举报的,可以直接找小王。另外,我们在村里设置公开栏,设置匿名举报箱,发现哪个欺负你们的,就投匿名举报信。

好啊,大家掌声鼓励!

不知群众里哪位同志吼了一声,紧接着“噼里啪啦”的掌声响了很久,龙崎和兄弟们在群众的掌声中离开了王家。

李庄的村民无不感叹,还是这任“地主”好啊。

赵大海,投毒的人是在哪抓到的?

大哥,我们在下水道抓住的,这个家伙身上带了有两斤砒霜,是想置我们于死地!

躲在下水道?

哎,说来也巧,今天早上许书记起得早,正好在路口晨练,投毒的家伙看我们同志手里有枪,还上了刺刀,也不敢强行通过,随着天逐渐变亮,那家伙急中生智,就躲在下水道,以为能躲过一劫。

下水道?有意思,学我的,只可惜他心术不正,老天也帮不了他。

就是!

对了,下水道又脏又臭,还很隐蔽,是哪个同志发现的?

唉,事有凑巧,小王同志打扫完卫生,把垃圾倒在下水道旁边的垃圾坑,见那里苍蝇多,就放了把火焚烧垃圾,这烟就一直熏,熏到这家伙遭不住了,只好爬出来,正好让我们的兄弟抓个正着。

对方身份、投毒目的、哪个指使,问清楚没有?

兄弟们正在“斥候”着。

许书记呢,咋个没听他说话?

大哥,许书记一直在你身边跟班学习,你还没注意到?

老许,平常你声音最大,话最多,今天咋个不开腔了?

龙崎同志,现在我的身份是学生,跟你学习,还是少说话好。

你呀,有什么话该说就说,不要谦虚,懂吗?

明白,一定多向你学习。

哼哼,老赵,前边带路,我来“伺候”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