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中国所持美债征税是开国际玩笑(图)

wgzz 收藏 0 7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摘要:最早提出人民币“被严重低估”的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近日再抛偏颇言论。该研究所的研究员撰文指出,美国政府应该对中国持有的美国金融资产(主要是美国财政部发行的各类国债)征收所得税。理由是,中国一直通过购买美国金融资产来推高美元币值、进而压低人民币汇率,这种操纵货币的行为影响了美国的贸易和经济增长。


美国对中国所持美债征税是开国际玩笑(图)

资料图


阴谋论抑或政治秀?


最早提出人民币“被严重低估”的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近日再抛偏颇言论。该研究所的研究员撰文指出,美国政府应该对中国持有的美国金融资产(主要是美国财政部发行的各类国债)征收所得税。理由是,中国一直通过购买美国金融资产来推高美元币值、进而压低人民币汇率,这种操纵货币的行为影响了美国的贸易和经济增长。



多位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的分析人士指出,美国学者提出的观点在政治上具有煽动性和迷惑性,但在操作上却不具有可行性,美国政府不会让学者的上述建议变为现实。但另一方面,因为美国是一个经常上演政治秀的国家,不排除个别国会议员会借学者的观点抛出议案,进而对中国政府施压。



纯粹为了迎合美国人的心态


这篇名为《对中国的资产征税》的文章日前出现在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上。文章的作者并不为国内学界所熟知,一位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前联邦储备系统负责国际金融和货币事务的助理局长约瑟夫·加尼翁,另一位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雷金纳德·琼斯项目高级研究员加里·赫夫鲍尔。



文章称,鉴于以往的贸易施压方式难以达到迫使人民币加快升值的目的,美国可考虑对中国所持美国金融资产的收益征税。例如,美国财政部可以预扣中国所持国库券的所得税,每向中国人民银行支付100亿美元的国库券利息,美国财政部可以预扣30%也就是30亿美元的税。作者还建议说,税率一开始应设在30%这个正常法定税率,然后根据美国财长的意思可以提高,直到操纵货币的国家停止这种做法。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对中国所持金融资产征税,这完全是站在美方立场上,纯粹是为了迎合美国人的心态。她还介绍说,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经常提出一些具有极端性、超前性的见解,他们总在担心中国崛起会给美国带来压力,屡屡炮制所谓的“中国阴谋论”,让中国处于被动的境地。



早在2007年,彼得森研究所就提出人民币被低估了20%-40%,这一结论后来被美国政府采纳作为对人民币升值施加压力的理论依据。该研究所的所长和创始人———伯格斯坦还曾在2010年3月在美国国会作证时建议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他指责中国低估人民币汇率是严重的贸易保护主义的案例:低估人民币汇率等于给中国出口商品提供了25%-40%的补贴,或者说是给所有进口商品增加了等值的关税,降低了中国人购买外国商品的意愿。伯格斯坦此举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使得当时的美中贸易关系顿时紧张起来。



可以看得出来,对中国持有的美国金融资产征税,这不过是伯格斯坦“汇率操纵说”的引申,是美国学者为了吸引眼球和赢得政客支持而抛出的又一损招“作为一个鼓吹市场经济的发达国家,美国是希望以违背市场经济的方式推动人民币升值,进而‘操纵’其本币贬值。”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的商务部研究院美大部雷衍华博士指出。



文章还言之凿凿地说,对中国资产进行征税肯定会激怒中国人,然而中国从本质上说并没有别的办法进行还击,因为美国所持有的中国资产还不及中国所持有美国资产价值的10%。另外,一旦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商加征关税,美国仍保留动用贸易制裁的能力———也就是藏起来的大棒。



对此,雷衍华博士提出了三点反驳意见。首先,对中国所持美国金融资产进行征税,本质上体现的是国际经济失衡问题。目前各国并没有对国际经济失衡的界定以及解决方式达成一致,但是拥有庞大债务和赤字的美国不着眼于自身调整,相反却总是强迫他国做出改变,这无疑是不合理的,也是不符合国际规则的。



其次,具体到征税问题本身来说,这无非就是因为美国借钱太多,现在想要找个理由赖点账,通过征税达到少付利息的目的,对于美国和世界经济而言都是个百害无一益的馊主意。



最后,美国学者文中所谓的“中国没有别的办法进行还击”不过是缺乏想象力的一厢情愿。他指出,美国在华有大量投资,中国也可以给美国方面贴标签,甚至可以采取提高美国企业的营业税等反制措施。



不会得到美国决策层的采纳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全球中心东亚区主任肖耿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美国学者提出的观点在政治上具有煽动性和迷惑性,但在操作上却不具有可行性,因此不会得到美国决策层的采纳。比如说,如果美国要通过征税达到让人民币升值的目的,它就得进行选择性征税,但怎么分辨哪一部分是由中国投资者购买的呢?中国可以将外汇储备投资港币(或英镑),香港金管局(或英国央行)再去买美债,因此在征收时就存在难度。



陈凤英也指出美国学者的建议是十分荒谬的,但她认为,如果美国真的要对持有美元资产的行为征税,就必须得一视同仁,对所有投资者都要征税。当前美国1/3以上的国债为外国投资者持有,除了中国外,日本和英国也持有大量美债。如果美国政府真的推出所谓的所得税,恐怕中美、英美和日美之间会爆发真正的贸易战和汇率战。



而且,文章的两位作者并没有从中美双方战略互信的角度出发来提出对策,对中国所持美元资产征税体现的是不合作的态度。接受采访的多位学者都指出,中国购买美国国债,这是件互利双赢的事。一方面中国需要将创造和积累的财富实现保值增值,另一方面美国也需要资金解决其短期危机问题。



北京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江鹏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是一个靠借债度日的国家,如果对中国、日本等债权国征税,实际上等同于降低了美债的收益率,这将影响未来美债的发售,甚至导致抛售现象的发生“如果中国等债权国选择抛售美债,这就像银行挤兑一样,会让美国垮掉。”江鹏指出。



事实上,美国政府官员也已经认识到,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是不符合实际的。肖耿介绍说,美国财长盖特纳就曾指出,尽管目前人民币名义汇率每年只升值5%-6%,但考虑了通胀因素后,实际汇率升值已经达到10%以上,因此不能认定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值得警惕的是,尽管上述建议不会真正付诸实施,不排除美国国会某个议员会就此提出议案,并将其提交国会进行讨论。陈凤英指出,美国是一个强调个人主义的国家,为给自己的党派捞取政治利益,争夺执政地位,民主党和共和党在美国总统大选和国会中期选举前经常会上演政治秀,“我们应避免上述问题成为美国党派利益之争的牺牲品,中方应对这一问题立项,研究应对方案”。(右岸竞选课好好学学,这也是选举议题)

不能改变中美贸易状况



这篇文章还毫不避嫌地指出了对中国所持美元资产征税的终极目的:如果征税让中国停止操纵货币,美元对人民币就将贬值,从而推动美国的出口和经济增长。该文引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威廉·克莱因的数据称,人民币升值20%将会使美国经常账户赤字减少500亿美元到1250亿美元之间,相应的增加30万到75万个工作岗位。



国内分析人士认为,暂且不说对金融资产征税能否达到让人民币升值的目的,单是美元对人民币贬值能推动美国出口和经济增长的论点就值得商榷。



肖耿指出,人民币升值并不会使美国的出口竞争力提高,美国出口商真正的竞争对手是日本和欧洲国家,而不是中国。而且,从历史上来看,日元在“广场协议”签订后的被迫升值并没有导致日本和美国贸易格局的改变,相反却导致了日本泡沫经济的形成。



华盛顿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前美国助理贸易代表傅瑞伟此前曾指出,人民币对美元升值未必能解决中美贸易失衡问题“美国的劳务成本太高,仅是迫使人民币升值20%仍难以让美国赢得竞争优势”。他还怀疑人民币升值是否能让产品生产回归美国本土,如果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价格上涨,那么“美国会转向墨西哥等其他发展中国家市场”。



美国另一智囊机构卡托研究中心贸易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丹尼尔教授也曾质疑美国国会对人民币升值频繁施压的行为。他指出,汇率对贸易的影响非常微小,甚至不成正比。从2005年7月至2008年7月,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了21%,但是同期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却从2020亿美元增加到2680亿美元。在2001年至2004年期间,当美元兑人民币始终保持在8.28的水平时,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却在逐年递增。另外,如果人民币升值,中国依靠原料进口进行加工的企业生产成本会大幅度下降,产品会更具有国际竞争力。人民币升值肯定会增加美国的出口,但是美国从中国的进口不一定就相应的降低。



肖耿认为,对于美国学者来说,他们更应该研究两方面的问题:首先,美国能如何为中国、印度、巴西等国的消费者提供服务从而创造就业?其次,美国如何改善自身的消费环境,通过娱乐、教育、高科技等吸引中国消费者。



美元资产并非香饽饽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两位学者在文章中还提到,通过对导致汇率扭曲的确切行为(持有美元资产)进行征税,能明确表明美国不欢迎中国购买美国资产的态度。言下之意,美元资产还真成了香饽饽,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美国财政部5月16日发布消息称,美国政府发债水平已达到国会允许的法定上限14.29万亿美元,而国会批准提高国债上限恐怕要到8月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告诉公众,如果不能在8月2日之前批准扩大债务余额,美国将面临债务违约的风险。



5月20日美国财长盖特纳的一番讲话更进一步表明了事态的严重性。他指出,虽然美国国债的借债成本还相对较低“主要是因为全球范围内其他投资途径相对缺乏,而且一些国家的经济复苏水平还不如美国”;不过,一旦金融市场开始怀疑美国应对财政困难的能力,这一状况随时可能改变,“市场信心发生改变,那将是一种非常蛮横的力量、一种非常难以控制而且代价巨大的力量”。



对此,新闻评论员钮文新近日发表博文指出,目前看来,就算美国国会批准了扩大国债余额,谁还愿意继续购买美国国债?人们对美国国债已经从“毫不怀疑”变成了“忧心忡忡”。这样的变化,对美国、对世界都将是一个重大的挑战。如果美国延期支付各国政府的债权利息,那实际就是债务违约,结果是美元资产将遭受空前规模的抛售,这必然导致第二次,也是更为惨重的金融危机。



事实上,美联储从去年11月开始实施的第二轮量化宽松计划已经令投资者对美元资产安全性的怀疑空前高涨,越来越多美国国债投资者开始选择有限度地向其他投资领域转移资金。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总裁比尔·格罗斯近期就宣布,清空旗下所有美国国债。



5月16日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月度国际资本流动报告”显示,2011年3月,中国净减持92亿美元美国国债,是去年11月以来连续第5个月净减持。



自2010年6月达到1.1112万亿美元规模以来,中国持有美国国债规模已连续10个月稳定在1万亿美元以上。不过,自去年10月增持234亿美元至1.1753万亿美元规模以来,中国在过去5个月中分别实施了规模为112亿美元、40亿美元、54亿美元、8亿美元和92亿美元的月度净减持操作。但即使如此,截至3月底,中国仍持有1.1449万亿美元美国国债,继续占据全球最大持有者地位。



而日本财务省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中国净买入日本长期国债价值2345亿日元(约29亿美元),创下自2005年1月以来的单月买入量之最。一增一减,显示中国外汇资产配置结构调整正在加速进行。



业内人士表示,中国目前的外汇储备中,美元占比过大。中国应及时调整资产配置结构,美元资产比重应该继续降低,同时增加其他外汇资产,或者实物资产。香港《文汇报》的文章透露,截至3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余额为30447亿美元,其中60%-65%投资于美元资产,而美元资产中又有约70%投资于美国国债。因此,当前中国外汇储备安全面临的最大威胁,是美国国债的市场价值大幅贬值。



今年两会期间,国家外管局局长易纲曾表示,多年以来,中国一直推进外汇储备投资的多元化。在币种多元化上,易纲介绍,一篮子货币中,主要的可兑换货币、储备货币、新兴市场的货币都有;在资产配置上,只要资产符合安全性、流动性、收益性的要求,他表示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