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阴谋者中间

289617505 收藏 0 641

在阴谋者中间周康伟美国是民主政治,实行总统选举。苏联没有建立起民主更换国家领导人的法律程序。一位领导人去世后,往往要经过长期的争夺才能确立新领导的地位。

苏共历史上,没有一个接班人能顺顺当当地继位。二把手是一个高危位置。接班的路上有的是陷阱,接班的途中多的是虎狼,接班的过程满都是阴谋,接班的本身就是滚滚的恶浪。

列宁没有制定权力交接机制——列宁当政时期,党和国家的领导人都很年轻,列宁本人逝世时也才54岁。所以那时并没有制定一个权力交接的制度,甚至没有确定党内最高职务。列宁在党内是政治局委员,党外职务是总理(人民委员会主席)。列宁的领袖地位是由他在革命和建设中的作用自然而然地形成,被全党所默认的。在列宁所担任的职务中哪一个是关键的领导位置,那时并不明确。列宁因故未能出席政治局会议时,主持会议的是加米涅夫。列宁去世后担任总理的是李可夫,但很难说他们中哪一个是列宁的接班人。

列宁卧病期间和逝世之后实际掌权的是一个由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和斯大林组成的“三驾马车”,他们因反托洛茨基的共同利益而联合起来,因为在斯大林和季诺维也夫看来,争夺最高领导权的唯一对手是托洛茨基。斯大林在党内的绝对领导地位不是列宁给的,而是他在20年代纵横捭阖,不断地拉一派打一派的结果。他首先联合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布哈林、李可夫、托姆斯基等人打击托洛茨基,然后又联合布哈林、李可夫和托姆斯基等人击败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的联盟,最后集中精力打垮布哈林、李可夫和托姆斯基“右派”。这样,通过残酷的党内斗争,斯大林赢得党内和国内的绝对领导地位。

斯大林与托洛茨基争夺权力——关于接班人问题,列宁没有明确指定,但在其患病期间指定的处理重大问题的主持人名单里,应该是斯大林和托洛茨基。因此可以认为列宁原来预定的两个候选接班人,一个是斯大林,另一个是托洛茨基。苏共党内形成托洛茨基派(托派)与斯大林派;军委主席兼国防部长托洛茨基是一位军事家,在云谲波诡的党内斗争中, 政治上与斯大林的争斗,明显地经验不足;他想用民主国家那套合法斗争来斗垮斯大林,而斯大林不动声色,利用总书记这一当时并不显要的职务,任免官员,控制了党的很多基层组织,靠组织表决先击败托洛茨基;倘若托洛茨基策动军事政变,他是否会成功呢?但是,1925年1月联共(布)中央全会解除了他的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职务,伏龙芝40接替。托洛茨基被解除行政职务严重削弱了他的竞争力,“三人帮”通过伏龙芝控制了军队。

托季联盟——1926年4月,季诺维也夫和托洛茨基进行了私人会晤,迅速地建立起联合反对派,加米涅夫乐观地认为,只要托洛茨基和季诺维也夫这两位着名的领袖站在一起,就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力,然而,斯大林,党内政治斗争的天才,又与李可夫、布哈林结盟,把矛头指向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把他俩也赶下了台;在斗争中斯大林占上风,季诺维也夫被解除了政治局委员的职务;书记处权力日益扩大,任命制成为党的领导的基石,斯大林将总书记由一个负责处理中央机关日常事务,组织和执行代表大会、中央全会和政治局决议的职务,变成凌驾于代表大会、中央全会和政治局之上,一切重大问题均由总书记决定的至高无上的领袖。

列宁时期党内没有设第一把手,列宁自己填写的职务是“中央委员”,连政治局委员的身份都没有提。他主持政治局会议,仅此而已。他的总理职务当然是很有分量的,但所有重要决策都要提交政治局讨论决定。斯大林在打倒各种反对派之后,行使权力的最高身份是总书记,总书记成为党和国家第一把手是从斯大林开始的。

-

暗藏杀机——党的十七大后,实际上党内仅次于斯大林的二号人物基洛夫(被暗杀;苏联报纸宣布,暗杀是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策划的;有人认为,基洛夫由于自己的才华,全国影响力不断增长,有很高声望,而且独立性强,才能出众,坚持自己的观点不会附和斯大林,并且有时赢得多数,这当然要引起斯大林的猜疑与嫉妒;十七大前一批党的工作者曾和基洛夫谈话提出必要时撤换斯大林,想在第十七次党代会上,酝酿选举基洛夫取代斯大林担任党的总书记职务;后来斯大林通过秘密渠道知道了这项谈话的内容;当党的十七大选举中央委员时,有270多名代表对斯大林投了反对票,而列宁格勒市委书记基洛夫所得票数竟远远高于斯大林。最可靠的说法是,在党的第十七次代表大会期间曾召开一次非正式的会议,对国家情况特别是对农业担忧的代表们出席了这次会议,在举行秘密投票时,斯大林的名字被勾掉的次数之多,超过了其他任何人……有的人甚至说,斯大林根本没有当选,卡冈诺维奇命令销毁反对斯大林的大部分选票,才使这令人惊讶的选举结果没有外露,最后决定增加中央委员的名额时,斯大林才勉强当上中央委员,斯大林对此感到十分震惊。因此很可能是斯大林亲自下令暗杀了基洛夫,这是为了除掉基洛夫,正如斯大林在前几年击败反对派一样,他要清洗新的一批敌人,虽然这些人曾帮助他战胜反对派,但这些人已对他构成威胁,从政治经验来讲,斯大林知道历史给每一个人一次机会,若没有战胜对手,对手就要利用这个机会打倒自己,1934年是他生涯中重要的一年,如果等到下一次党代会,也许是他自己下台;虎视眈眈——二战后,第一次出现了关于斯大林的接班人问题;日丹诺夫是仅次于斯大林的中央书记,是斯大林的亲密战友,许多人把日丹诺夫看做是斯大林的最可能的继承人,在政府系统,莫洛托夫是第二号人物,第一副总理,是总理接班人(二战之前莫洛托夫就已经担任了多年的总理)。莫洛托夫一度被认为是继斯大林之后的第二位领袖,斯大林为什么不希望莫洛托夫成为接班人呢?谁也弄不清莫洛托夫突然失宠的原因,可能与犹太复国主义案件莫洛托夫的妻子有关。

新一代精英——阿.亚.库兹涅佐夫40、沃兹涅先斯基43、柯西金42、马林科夫44,斯大林的个人独裁建立在三种力量平衡的基础上。这三种力量是党内官僚、镇压机构和经济工作的懂技术的领导人。党僚有日丹诺夫和赫鲁晓夫,镇压机构的代表是贝利亚,而技术治国论者则是阿.亚.库兹涅佐夫40、沃兹涅先斯基、柯西金、马林科夫。由于日丹诺夫的指控,马林科夫被解除中央书记职务后,斯大林对阿.亚.库兹涅佐夫、沃兹涅先斯基、柯西金这三个年轻人十分器重,他正式提出两个接班人——来自列宁格勒的库兹涅佐夫和沃兹涅先斯基。1947年,增补沃兹涅先斯基(44)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布尔加宁(52)出任国防部长并被授予为元帅;沃兹涅先斯基是一位知识渊博的经济学家,是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斯大林几次称之为自己在政府首脑位置上最合适的接班人;1948年8月31日,日丹诺夫突然去世,改变了党和国家内部的权力结构,在失去了日丹诺夫并让莫洛托夫靠边站之后,马林科夫是党的年轻的后起之秀,在斯大林总书记之下任排名第二的中央书记,有人认为日丹诺夫死后,由马林科夫接替成为斯大林有可能的接班人,也有人分析这时斯大林考虑的接班人,由阿·亚·库兹涅佐夫当总书记,沃兹涅先斯基当总理;列宁格勒案件——1949年2月,中央书记阿.亚.库兹涅佐夫被解除职务,沃兹涅先斯基也被解除政治局委员、副总理职务,没有任何解释,有一些很令人费解的细节,有人认为这是在马林科夫的授意下,清除日丹诺夫在列宁格勒的亲信。1949年9月斯大林从基辅召来了赫鲁晓夫,以便平衡马林科夫的权力;1950年,贝利亚一手策划了对阿.亚.库兹涅佐夫和沃兹涅先斯基的逮捕和审判,阿.亚.库兹涅佐夫、沃兹涅先斯基在列宁格勒法庭接受审讯,否认了所有莫须有的罪名后被开枪处死,只有柯西金幸存;人们尚不清楚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类案件总是由斯大林本人发动的,贝利亚和马林科夫只是执行者;神秘莫测——1952年10月,党的十九大开幕,非常奇怪的是,大会由莫洛托夫致开幕词,伏罗希洛夫致闭幕词,赫鲁晓夫作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而由马林科夫作政治报告,破天荒第一次取代斯大林来做中央工作报告可以预测,马林科夫是斯大林指定的接班人。

在斯大林的主持下对党的领导机构进行了重大改变。由中央委员会选出25人组成的中央主席团代替了以往的政治局,取消了中央组织局,由10名书记组成的书记处主持中央日常工作,也取消了总书记的设置,斯大林只在主席团和书记处名列首位,并继续在政府中担任部长会议主席(总理)。在中央主席团内又组成9人常委,实际上主席团常委也很少开会,斯大林在这次全会上给中央政治局增设的这个机构,不是党章所规定要设置的,常委彼此之间也没有进行责任分工,无论是大会的总结报告,还是新闻报道都没有提及有关这个“常务委员会”的设置情况;阴暗的角落——1953年1月13日,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传来,前苏联领导人日丹诺夫是被在克里姆林宫医院工作的犹太医生谋杀的,这听起来使人感到斯大林在计划另一场大规模的清洗运动……;3月1日凌晨,斯大林出现脑溢血,失去知觉失去了权力,马林科夫、贝利亚和赫鲁晓夫三人同盟阻止报道斯大林的病情,其目的是为了取消斯大林组建的扩大了的苏共中央政治局,并建立起三人同盟的国家体制,借口紧急状态,必须采取高效的巩固政权威望的手段,其目的是非常明确的;3月3日,按照马林科夫的要求,要对斯大林的病情做出正式诊断,马林科夫急于对党的机构进行改组,对他来说,一份正式诊断书也能证明采取某种紧急决策的正确,会诊的结论是一致的:斯大林的生命已无法挽救,很可能是在最近几天逝世.做出会诊的结论之后,苏共中央委员会的所有委员都收到了紧急通知,速到莫斯科来商议与国家领袖斯大林即将逝世密切相关的必要措施,朱可夫也被召回莫斯科。

神秘的会议——1953年3月5日,苏共第一书记、苏联总理斯大林的病情加重,在斯大林逝世前召开的一次联席会议开了40分钟,赫鲁晓夫主持了会议,并让贝利亚提名苏联总理的继任候选人,贝利亚以苏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名义提议马林科夫担任总理,伏罗希洛夫接替什维尔尼克担任委员长;然后马林科夫就向与会代表们提出了改组方案。斯大林弥留之际的改组方案表明,马林科夫51成了斯大林的政治接班人;3月5日的傍晚,当太阳徘徊于西山之际,斯大林的寿命也已日薄西山了。闭会后大约半小时,医生们确认斯大林已去世,遗体被安葬在红场陵墓里,和列宁的遗体并放在一起……考察斯大林弥留之际史实细节:马林科夫并非接班人,斯大林认为马林科夫能力有限,太软弱,不善于独立思考和独立创造,最后又想换马,当他还没有考虑好由谁来取代马林科夫时,就突然去世了;也有分析认为斯大林没有留下遗嘱,没有明确指定接班人,斯大林亲身体验了指定接班人与非接班人之间的夺权大战,所以干脆不指定接班人。

斯大林逝世后,由马林科夫担任部长会议主席(总理),贝利亚掌管秘密警察力量和国家核导弹计划。贝利亚曾多次就大肃反是否错误地扩大化以及社会主义市场问题提出不同意见,在党内威望甚高,只差一步登顶;赫鲁晓夫首先向马林科夫指出贝利亚的危险性,说服马林科夫同他结成反对贝利亚的联盟,马林科夫态度的转变是关键,几乎在同所有的政治局委员谈话时他们首先要弄清马林科夫的态度,然后他们两人同其他政治局委员进行了沟通,在同伏罗希洛夫交谈时遇到困难,后来由马林科夫出面才取得成功;莫洛托夫无疑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他不仅积极支持搞倒贝利亚,而且首先主张采取极端措施。赫鲁晓夫又做通了卡冈诺维奇、萨布罗夫的工作,同米高扬谈话最晚;马林科夫与赫鲁晓夫联手,决定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贝利亚问题。1953年6月26日政治局会议上没有作出逮捕贝利亚的决定,是由少数人决定并准备的,由赫鲁晓夫、布尔加宁组织了军人小组,朱可夫参与了逮捕行动;为防止出现意外,没有使用克格勃系统的力量,而是调动了莫斯科军区防空部队。逮捕贝利亚提高了赫鲁晓夫的声望,其后十年的最高执政生涯正是从反对贝利亚的斗争开始的。

1953年9月召开的中央全会上,马林科夫有意形成集体领导,自己继续担任总理,让赫鲁晓夫(59)当选苏共中央第一书记,但此职务的权力仅集中宣传和意识形态上,政治和经济事务则落入马林科夫手中。总理是国家权力中心;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总理)的权力大于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这个变化标志着苏联的领导体制由“三驾马车”过渡到马林科夫和赫鲁晓夫党政两巨头执政。选举赫鲁晓夫为中央第一书记是马林科夫在中央全会中间休息时突然提出来的,未经任何酝酿和讨论。事后卡冈诺维奇问马林科夫这是谁的主意,马林科夫回答说,全会开幕前布尔加宁要他在全会上提出选举赫鲁晓夫为中央第一书记的建议,并以要挟的口气说,如果马林科夫不同意,那么他布尔加宁就自己来提。马林科夫觉察到这不是布尔加宁一个人的意见,就同意了。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这个重要职位及其人选就是这样产生的。同年12月23日,苏联最高法院以叛国罪,判处贝利亚死刑并执行枪决,至于贝利亚是如何被处死的只能有待历史学家来考证了。

苏共党内斗争与马林科夫政功败垂成。斯大林之后的党内斗争采取了比较文明的方式,失败者不再被枪决,那些政敌,不会再遭遇如同斯大林时代的那种无情杀戮,可以确保其生命上的并无实际危险,只是他们必须一个个从高层中悄然消失,流放到边远地区担任无足轻重的职务。对于持不同政见者也不再采取肉体消灭的措施,而是视其影响力的高低,采取流放出国或者关入特殊精神病医院的惩罚,赫鲁晓夫当选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后,利用党内外改革的情绪,发动改革,最后把马林科夫挤出了领导核心;他在苏共中央1月全会上利用所谓重工业、轻工业的发展比例问题,对马林科夫进行影射攻击,随之要迫使马林科夫辞去总理即部长会议主席职务。

1955年2月3—9日最高苏维埃举行会议。会议接受了马林科夫辞职的请求,任命他为副总理兼电站部部长。国防部长布尔加宁接任总理,朱可夫继任国防部部长;有人把布哈林说成列宁的继承人,毫无根据。事实上,列宁没有指定任何人为继承人,也不存在把任何人视为继承人或不把谁视为继承人。他相信党的组织在他逝世之后会按照组织程序产生一个合适的接班人;列宁对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层始终不放心,他对托洛茨基和布哈林的评价是有反复的,而对斯大林的个人野心更是深怀忧虑,这些因素,都影响了他在接班人问题上犹豫不决。

在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最关键的位置是党的第一把手。这就暴露了马林科夫的一个严重失策。斯大林去世后,起初马林科夫是党政第一把手。但是不久之后,担任党的书记处书记的赫鲁晓夫以集中力量领导政府为名,设法解除了马林科夫的书记处书记的职务,这样一来本来名列第五的赫鲁晓夫很快就蹿升到党的第一把手的位置。斯大林逝世后最高领导人的确立不是斯大林生前的指定或者安排的结果,而是党内各派力量斗争的结果,这包括除去贝利亚,给马林科夫削权,粉碎“莫洛托夫马林科夫反党集团”,等等。

1957年6月上旬,马林科夫、莫洛托夫等人在内的高层人士趁赫鲁晓夫率团出访芬兰之机,制订了一个“逼宫”计划。赫鲁晓夫出访一回来,就被告知要召开政治局会议,马林科夫、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等人批评赫鲁晓夫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冒险家,犯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会议以7:4的表决结果,要求赫鲁晓夫辞去党的第一书记职务时,赫鲁晓夫抗议中央政治局无权罢免第一书记,要求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会决定他的去留问题,他的策略是,竭力干扰政治局作出决议,以便争取时间动员中央委员。11名政治局委员的分野是7:4,反对赫鲁晓夫的占多数。但站在赫鲁晓夫一边的还有候补委员朱可夫、什维尔尼克、勃列日涅夫、福尔采娃、科兹洛夫、穆希金诺夫以及书记处书记阿里斯托夫、别利亚耶夫、波斯别洛夫。支持赫鲁晓夫的一方坚持解除第一书记职务必须由中央委员会决定,因而没有就此进行表决。

马林科夫一派的计划是撤掉赫鲁晓夫苏共中央第一书记,由莫洛托夫取而代之,马林科夫重新出任总理,由布尔加宁担任国防部长兼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此外,还打算将苏斯洛夫调离党中央机关,出任政府的文化部长。20日继续进行辩论,但主题已转到要不要第一书记的设置上;朱可夫当面揭发马林科夫暗中捣鬼,柯兹洛夫(49)为赫鲁晓夫调兵遣将、国防部长朱可夫59虽然没有调动坦克动武,可他却调动了国防部的喷气式飞机将全国各地的中央委员空运到莫斯科,赫鲁晓夫将中央委员会集合了起来, 6月22日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会,第一天由赫鲁晓夫主持,苏斯洛夫针对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莫洛托夫在政治局会上的发言,说:“建议撤销第一书记说明对党的政策持怀疑态度,表现了危险的小集团倾向”。苏斯洛夫讲完以后,朱可夫和内务部长杜多罗夫作揭发性发言。他们利用档案材料,证明在斯大林时期的大规模镇压中,莫洛托夫、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负有重大罪责。这次中央全会完全是典型的苏式党内批判斗争会。赫鲁晓夫竟然依靠书记处和政治局的候补委员,战胜政治局的多数委员。通过了<关于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和莫洛托夫反党集团的决议>。我认为,从党的组织原则上说,中央政治局的多数成员要求讨论第一书记的问题,甚至要求解除第一书记的职务,也不能说成是反党行为;马林科夫被流放到哈萨克斯坦以后,担任了一个发电站的站长;斯大林晚年只相信马林科夫,指定他为接班人,马林科夫威信不高,才被赫鲁晓夫篡权。想反攻倒算,为时已晚;赫鲁晓夫粉碎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和莫洛托夫反党集团后,科兹洛夫出任苏共中央第二书记,成为苏联党的二把手。

1958年3月,赫鲁晓夫指责布尔加宁参加了马林科夫、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反党集团,撤消了布尔加宁的总理职务和苏联元帅军衔,降为上将军衔;赫鲁晓夫出任总理,同时继续担任党中央第一书记,斯大林去世后还没有一位苏联领导人同时担任这两个重要职务。

1964年春夏,苏斯洛夫、勃列日涅夫、柯西金、波德戈尔内和掌管克格勃的谢列平,密谋废黜赫鲁晓夫,首先考虑实施暴力杀害,从肉体上消灭赫鲁晓夫,毒死他或炸毁他的座机。勃列日涅夫、谢列平几次把克格勃主席谢米恰斯内伊(40)叫去,就第一个方案进行长时间的倾心交谈,提出在列宁格勒制造车祸,因赫鲁晓夫在那里同南斯拉夫总统铁托举行会见,后这一方案放弃了;勃列日涅夫知道克格勃负责人不想干太亏心的事,就降低了要求,不是杀死赫鲁晓夫,而是7月初赫鲁晓夫从国外访问回国时把他抓起来,但下一步怎么办?最主要的是怎样才能看起来抓他是合法的?看来搞掉赫鲁晓夫必须遵照党内民主程序;尔虞我诈——1964年10月13日早晨,勃列日涅夫打电话通知在南方休假的赫鲁晓夫回莫斯科参加全会;下午3点,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苏斯洛夫发难,要求赫鲁晓夫辞职;赫鲁晓夫发言反驳,要求召开中央全会,幻想能像1957年那样在中央全会上反败为胜,但形势很快证明,昔日的奇迹已不会重现;这次撤换赫鲁晓夫的事件,苏共中央政治局事前作了周密考虑,与七年前那次不同了,早就做好了中央委员会的工作,各加盟共和国和自治共和国及各州委的书记们都已被勃列日涅夫、苏斯洛夫等人做好了工作,站到了他们一边;赫鲁晓夫回到家中,思虑再三,打电话征求米高扬的意见,最后米高扬说服了赫鲁晓夫。10月14日,举行经过充分准备的中央全会,由勃列日涅夫宣布开会,米高扬主持会议,苏斯洛夫作了关于撤销赫鲁晓夫的职务及其原因的报告,宣布撤销赫鲁晓夫第一书记、总理职务;在最后签署“退休声明”前,赫鲁晓夫在中央政治局做了最后一次发言,“我和你们的政治思想基础是一样的,我不能同你们斗争。我愿让位,我不会斗争的……我只讲一点,就是我自己发现不了自己的缺点。不过就连你们,今天在座的各位,也从来没公开和诚实地指出过我的任何缺点,总是随声附和,你们也缺乏原则性和勇气。你们指控我同时兼任中央第一书记和总理,我本人并没有力争这样的兼任。问题是集体决定的,包括勃列日涅夫在内,都坚持让我兼任嘛。也许我的错误就是我没有反对这个决定,可是你们全都说为了对事业有利必须这样做。现在你们却指控我兼任两个职务了”

赫鲁晓夫下台后,苏斯洛夫和谢列平为争夺大位陷入僵持,为避免两败俱伤,中央全会推举勃列日涅夫担任第一书记,柯西金担任总理职务,波德戈尔内担任委员长,形成“三驾马车”当政,实行集体领导。同年11月中央全会上,柯西金、波德戈尔内联手,向勃列日涅夫的地位发出了挑战。苏斯洛夫甘居幕后,喜欢充当“红衣主教”理论家的角色。

据事后披露的消息,赫鲁晓夫下台同他在苏联内政外交上一系列的重大失误有关,也同他专横粗暴的作风、培植对自己的个人迷信有关。连他一手扶持的接班人勃列日涅夫、波德戈尔内等人都成了主要策划者。这次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上对赫鲁晓夫的批评同七年前苏共元老派在主席团会议上对他的一些批评,何等的相似呀。

赫鲁晓夫终究以独特的告别政坛的“绝唱”,谱写了一曲有别于独裁者斯大林的“接班人之歌”。他以自身权力场的沉浮,完成了一个领袖人物从神到人的回归。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