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债或“技术违约”中国学者警告不要玩火

美国国债可能“技术违约” 中国学者警告“不要玩火”



世界担忧美国赖账不还

本报驻美国、加拿大、日本记者 陈一鸣 陶短房 立平 ●本报记者 郭芳



世界头号经济大国美国会赖账不还吗?这个被认为“不可想象”的问题正在全世界引起实实在在的担忧。除非国会提升14.29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否则美国政府到8月2日将无钱可花,也无法支付外债利息。目前国会两党仍不能就提升债务上限达成一致,但一个“危险的想法”却在华盛顿冒了出来:美国可以“技术性违约”,延缓支付到期债务利息。美国试图用“技术性”一词将违约淡化,却丝毫没有缓解国际社会的担忧,从印度到中国到欧盟,美国债主的批评声扑面而来。中国学者李稻葵对美国“不要玩火”的警告迅速被美国媒体关注。有美国学者表示,拖欠中国上万亿美元的债务不还,将如同在战争中使用原子弹,美国不会轻易做出,美国也从未公开赖账。但也有报道强调,等同于赖账的私下动作美国没少做,美国的“钱龙头”眼下还在呼呼喷涌,在极度通胀中将债务逐步稀释。



多方警告美国不要玩火

“美国违约的后果几乎不可想象。”印度《经济时报》9日以此为题强调事件的严重性。报道称,政府官员和投资者表示,允许美国暂时不偿还债务是一个“可怕的馊主意”,将搞乱世界经济,令美国与中国等大债主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印度央行一名官员说:“我们认为这不可行,这将引发全球大恐慌。”



担忧并非空穴来风。英国《金融时报》说,美国的债务已达到法律规定的上限14.29万亿美元,如果国会不提高举债上限,到8月2日美国政府将无法继续借钱,进而无法偿付到期的国债本金和利息。目前美国国债将会出现“技术性违约”的声音甚嚣尘上,8月15日将迎来大考,那时美国理应兑现270亿美元国库券和250亿美元有价证券的票息。路透社说,许多共和党议员认为,如果能促使白宫接受大幅削减开支,“技术性”赖账或许是值得付出的代价。这种一度边缘化的想法正在成为主流。印度《经济时报》称,共和党人的理论是债主会接受利息延期支付,因为只是拖延短短数天,只要这意味着华盛顿最终将处理其财政宿疾,美国以后将能更好地承担债务责任。



这种如意算盘显然没被世界认可。加拿大《金融邮报》8日报道说,美国拖欠债务的可能性,即使只有区区几天,却正令世界恐慌。惠誉国际评级机构当天警告说,如果美国政府8月15日前不能支付到期债务,美国主权债务可能失去最高评级,一度被视为毫无风险的美国债券将被贴上“垃圾”标签。报道称,虽然越来越多的共和党人支持“技术性违约”,但联邦官员非常担心这种危险游戏。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詹姆斯·布拉德说,“美国财政形势如果处理不当,将会对全球形成巨大冲击。拖欠债务的说法是危险的。”



持有398亿美元美国国债的印度尚且如此担心,持有一万多亿美国国债的中国又会怎样呢?美国媒体对中国的反应格外关注。《今日美国报》8日以“中国官员:共和党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玩火”为题称,中国就美国债务上限发出有意思的警告,中国央行顾问李稻葵说,“我想美国存在可能拖欠债务的风险”。报道称,李稻葵表示这样做的后果非常严重,“我真的希望他们不要玩火”。路透社说,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中国的担忧对华盛顿来说有相当大的分量。



即使美国的盟友、同样被主权债务困扰得焦头烂额的欧盟也不顾忌对美国的批评。据路透社报道,欧盟经济与货币事务委员雷恩8日表示,当前美国债务问题非常严重,对欧洲乃至全球都有重大的影响。他还表示,美国国会采取了一些小的措施,但没有触及根本。



阿曼8日也对美国违约对该国和海湾国家货币储备的冲击表示担忧。“我们的经济实际上与美国的金融变化捆绑在一起。”一名银行高级官员匿名表示。美国国债的另一个持有大户日本反应相对低调,官方近日没有就此公开表态,但该国一些言论主张卖掉美国国债,用于震后重建。日本《经济学家》杂志刊登早稻田大学商学学术院教授谷内满的文章说,外汇储备越多风险越大,日本应向其他发达国家看齐,将居高的外汇储备降下来,用几年时间,逐步卖掉80%的外汇储备。法国《新观察家报》说,两党的扯皮会让美国陷入债务危机,最初只有大债主中国在唠叨“美国国债投资安全”问题,如今各国都开始担心,印度、澳大利亚等众多因“别无选择”而不得不将外汇储备换为美国国债的国家已开始和中国一样感到恐惧。


美国债务如“末路狂花”


在美国媒体看来,美国并没有真打算赖账,现在的问题更多是国会两党互不相让造成的政治问题。美国作家伊恩·弗莱彻在《赫芬顿邮报》上撰文说,美国欠中国上万亿美元债务,如果拖欠如此巨额的债务不还,犹如在战争中使用原子弹:一个极端选择,带有严重的负效应,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出的。“新美国人”网站9日刊登的一篇评论说,根据官方说法,美国从未赖账,未来也不会赖账。我们被告知,一旦美国赖账,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无论是对全世界还是我们自己。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沈骥如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如果真违约,不仅令美国国债失去信用,也使美国成为全世界的众矢之的。美国赖账将导致整个国际金融体系发生紊乱,美元会大幅贬值,全球金融、股市随之紊乱,铁矿石、石油等大宗商品涨价。整个世界都受不了,也包括美国自己。



据统计,美国历史上曾数十次提高债务上限,美国《国家杂志》说,仅过去10年,美国就曾10次提高债务上限。但这次形势却更严峻。法新社称,在华盛顿“中毒的政治气氛中”,两党正挣扎着要达成赤字削减协议,这样共和党才同意投票支持提高债务上限。从华尔街到中国无不担忧华盛顿的闹剧将危及脆弱的经济。在上次“坦率”但无果而终的磋商一周后,副总统拜登9日将再赴国会开展新一轮谈判。参与谈判的共和党人钱布利斯不愿猜测是否能达成协议。他说:“我在这里17年了,现在华盛顿的气氛迥然不同。”



然而,即使美国解决政治纷争,提高债务上限,美国的外债问题就能迎刃而解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芝加哥论坛报》8日说,美国国债今年将超过经济总量,为二战以来首次。一年前,美国财政部还预计这在2014年才会发生,而现在的预测是今年债务总额将是GDP的102%。美国债务如此之多,以至于不管债务总额大于还是小于GDP,已无多大区别。通过研究两个世纪来几十个国家的数据,经济学家罗格夫与莱因哈特发现,当一国债务达到经济总量的90%时,经济增长通常会减少大约一个百分点。



美国“纽瓦克主张者”网站说,过去两年,在奥巴马总统与民主党议员的监管下,美国出现了历史上最巨大的预算赤字,国债膨胀到14.2万亿多美元,人均4.5万美元,相当于每个纳税人12.7万美元。《福布斯》网站8日说,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美洲大陆近乎破产的政府拖欠债务或者威胁赖账的现象并不罕见。美国成了另一个阿根廷了吗?在2008年之后的世界,美国债务炸弹正滴答作响,等待爆炸。正如赫芬顿在《第三世界美国》书中所说,美国真的开始像一个第三世界国家。法新社引用民主党议员沃纳的话说,“这个国家现在犹如好莱坞电影《末路狂花》中的主角塞尔玛和路易斯一样,在驱车直奔悬崖。”



“奥巴马必须减少信用卡”


背负着沉重债务的美国到底该如何应对?“新美国人”网站的评论说,主权国家很少公开全面赖账,但会借助各种不光彩的手段,重新改写债务规则,以求利己。其中最微妙、使用最广泛的手段就是通胀。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几十年,我们在债务游戏中享有更多的政治杠杆。美联储和财政部向全球市场源源不断地发行国债,创造了数万亿的新钱。特别是金融危机后,美联储丢掉一切克制托辞,把“钱龙头”开得比以前更大。



报道称,并没有什么确定无疑的美国保证。美国独立战争后,当时发行的大陆币在一路通胀中几乎不复存在。大萧条开始,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都不肯履行美元可以兑现黄金的承诺。1971年,尼克松最终单方面宣布美元跟黄金脱钩,不再履行对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元的承诺,在世界引发一场浩劫。这一切都等同赖账。



美国“纽瓦克主张者”网站说,奥巴马政府刷爆了国家的信用卡,又要求提高债务上限,却不做出停止这种危险开支的任何承诺。如果总统希望我们埋单,他必须减少他的信用卡。为使国家免于破产,我们必须停止挥霍我们并没有的钱。《时代》周刊8日说,将美国内部问题归罪中国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自动反应,但现在中国货币持续升值,美国就业却未魔法般地增加,美国需要直面内部的结构性挑战。



沈骥如说,美国并不敢真的拖欠债务,最终的结果仍是两党妥协,将债务的天花板再往上推一推。但这再次给中国这样的债权大国敲响警钟,如何防范风险是必须面对的重要课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