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局势朝有利于西方的方向发展,似乎令西方受到激励。原本在叙利亚问题上“谨小慎微”的西方,开始提高谴责巴沙尔的调门。法国又一次发挥领导作用,炮制了一个谴责叙利亚政府“暴力镇压人民、侵害人权”的联合国议案,企图将叙利亚变成第二个利比亚。

俄罗斯驻联合国的代表对此表示坚决反对,认为目前的叙利亚局势不足以产生人道主义危机,应该给叙利亚政府解决问题的时间和机会,所以将坚决否决任何谴责叙利亚的议案。

有分析认为,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的最后一个盟友,失去叙利亚,将令俄罗斯彻底失去中东,处于被动地位。所以,料定此番俄罗斯将会与西方“死磕”。

不过,联系俄罗斯近年来的一系列“反复外交”举动,我现在担心,叙利亚会成为俄罗斯反复外交的下一个牺牲品。对此,中国应该有所防备。

叙利亚的确与俄罗斯有某种盟友关系,但是,这种盟友关系是否密切到足够让俄罗斯与西方死磕的地步呢?我看不一定。

-

第一、俄罗斯并没有与西方死磕的政治动机。其实,不论俄罗斯如何隐瞒,其投靠并融入西方的欲望一直没有放下。这就不难解释俄罗斯始终在东西方之间摇摆不定,同时加入金砖国家峰会和八国峰会的根本原因。在依然幻想成为西方一员的情况下,如何能够指望俄罗斯为遥远的叙利亚与西方死磕?

第二、根据我的观察,俄罗斯的“反复外交”,已经成为俄罗斯的一项基本国策。俄罗斯对自己目前的实力以及在国际政治格局中的地位有着明确尔清醒的认识,俄罗斯深深的感到:“俄罗斯要复兴,离不开西方;俄罗斯要保持大国的尊严,离不开东方。”当它在西方受到屈辱的时候,它会“坚定”的靠近东方;当西方看到俄罗斯靠近东方构成对西方利益的威胁,进而向俄罗斯摇出橄榄枝的时候,俄罗斯又会毫不迟疑的走近西方。因此,如果你认为俄罗斯的“反复外交”是俄罗斯内部意见不统一或者是俄罗斯信义度低的结果,那就错了。“反复外交”符合俄罗斯利益,符合俄罗斯这种东西方左右逢源的地缘政治基础。就利比亚问题来看,俄罗斯通过“反复”已经获得巨大利益——与北约签署了防务合作协议,并联合举行了反控演习。我认为,这正是俄罗斯先是严厉谴责西方和北约,而后又明确支持反对派,这中间所进行的与西方讨价还价的结果。现在,面对叙利亚问题,俄罗斯照例是先强硬的。但是,它会不会强硬到底呢?我认为,也不一定。关键要看北约能不能满足俄罗斯的利益诉求。实际上,俄罗斯已经就叙利亚问题向西方开出了价码。日前,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已经公开表达了对北约未能与俄罗斯达成反导合作协议的不满。我认为,这就是价码。如果西方能够接受俄罗斯的诉求,在防务合作的基础上,与其达成反导合作协议,则俄罗斯一定会出卖叙利亚。

第三、俄罗斯在中东的利益,没有一些人分析的那么重要。俄罗斯早已不是前苏联,那时候,它关注的是全球争霸;现在,俄关注的更多的是如何恢复自己的大国地位。从这个角度看,叙利亚远不是俄罗斯的核心利益所在。而且,中东为西方所控制,对于俄罗斯还有另外一个重大战略收获,那就是可以提高自己在世界石油博弈中的地位,尤其是在与中国谈判中的地位。这样一种好的结果,俄罗斯不会没有预见。

因此,我认为,只要俄罗斯认为时机成熟,一定会在叙利亚问题上发生“反复”,由“强硬”转而采取与西方合作的态度。如果叙利亚成为第二个利比亚,则中国将陷入很大的战略被动。中国应该坚决防止这种情况的出现。

随着中国经济规模的日益扩大,对石化能源的需求不断增加,中国对中东石油的依赖性也在与日俱增。如果叙利亚成为第二个利比亚,则对中国的中东利益无疑将是严重打击。

第一、叙利亚作为反霸的一个重要堡垒,其生存直接关系到伊朗和巴勒斯坦问题的前景。叙利亚被西方制服,则伊朗孤立,巴勒斯坦的建国希望近乎破灭,整个中东完全落入美国和北约手中,这不啻捏住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睾丸。

第二、如果中东石油完全为西方所控制,反过来又会影响到中国与俄罗斯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国对俄罗斯石油的依赖性会显着提高,中俄对等谈判的天平难免会向俄罗斯倾斜。俄罗斯借机涨价的可能性立马增加。我们与俄罗斯是战略合作,我们不能指望俄罗斯不以本国利益为重。这一点,我们永远都应该保持清醒。

第三、如果叙利亚被制服,整个中东沦为美国和北约的战略地盘,则北约和美国的战略疆界事实就已经逼近中国,对中国的战略纵深构成沉重挤压。届时,中国可能会遇到更多的战略模范,比如西方支持的分裂主义势力可能获得西方更直接的支持,等。

所以,中国既应该在外交上与俄罗斯保持协调,也应该有自己独立的战略思考。在叙利亚问题上,中国应该确立一个坚定的目标,那就是决不能让叙利亚成为第二个利比亚。应否决一切谴责或制裁叙利亚的联合国议案,不管俄罗斯态度如何,中国都要投反对票,不给西方行动的合法性。同时,还应及早介入叙利亚问题,与叙利亚政府保持沟通和合作,帮助叙利亚政府尽快稳定国内局势,防止西方为了自己的利益,再来一次绕开联合国的非法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