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正定人赵佗:第一个在越南称帝的中国人

darkandpower 收藏 1 2594
导读:[B][color=#0000FF]这一不争的事实也是越南人说认可说承认的。[/color][/B] 越南,与中国山水相连,鸡犬相闻,它世代受汉文化的浸润,历史上,曾长期受中国朝廷的辖属或保护。第一个在越南称帝的中国人远在秦汉时代,此人堪称世界范围内最长寿的帝王——他就是赵佗。 赵佗在岭南可是大有名头,他曾是两广及越南一带的“拓荒者”,同时,也是第一代“南越王”。赵佗属于南越堂堂正正的皇帝,尽管出于礼节,不得不对汉朝象征性地隐藏起自己的帝号——“南越武帝”。他在位71年,卒时已是汉武帝建元四年——公

这一不争的事实也是越南人说认可说承认的。


越南,与中国山水相连,鸡犬相闻,它世代受汉文化的浸润,历史上,曾长期受中国朝廷的辖属或保护。第一个在越南称帝的中国人远在秦汉时代,此人堪称世界范围内最长寿的帝王——他就是赵佗。

赵佗在岭南可是大有名头,他曾是两广及越南一带的“拓荒者”,同时,也是第一代“南越王”。赵佗属于南越堂堂正正的皇帝,尽管出于礼节,不得不对汉朝象征性地隐藏起自己的帝号——“南越武帝”。他在位71年,卒时已是汉武帝建元四年——公元前137年。他的寿命确实超过了一百岁,是名符其实的“长寿翁”。

很难考证赵佗确切的出生年月,只能根据《史记》粗略地估计。但赵佗却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他的老家在恒山真定,也就是现在河北正定。赵氏,原非皇亲贵胄,而是武将出身,凭借赫赫战功,一点一点熬上来的。

公元前219年,秦始皇派屠睢为主将、赵佗为副将,率领50万大军平定岭南。屠睢因为滥杀无辜,引起当地人反抗,被当地人杀死。秦始皇又任命任嚣为主将,和赵佗一起征杀了4年。公元前214年,岭南总算顺利地划进了大秦的版图。随即设立了桂林郡、南海郡和象郡三郡。赵佗被委任为南海郡龙川县令,这是个战略位置相当重要的地方。赵佗上任后,采取“和辑百越”的民族政策,并上书朝廷,要求从中原迁居50万居民至南越,一来,促进民族融合;二来,利于休养生息。

公元前208年,南海郡尉任嚣病重,临终前,他特意把龙川县令赵佗召到床前,千叮咛万嘱咐,南海郡傍山靠海、有险可据,是块称王称霸的风水宝地。如今,中原战乱四起,怨声载道,倘若有一天,大秦垮台了,南海郡还能拥兵自立。咽气之前,南海郡尉向赵佗颁发委任状,指定他接替南海郡尉的职务。

任嚣死后,赵佗立刻集合军队,兼并了桂林郡和象郡,并大量安插自己的亲信,掌控了全局。这时,他手下的地盘已经囊括今天中国的广东、广西两省区的大部分地区,福建、湖南、贵州、云南的一部分和越南北部的广大地区。手握重兵,又把持地盘的赵佗,在秦朝刚一完蛋,就自称“南越武王”,把国都定在了番禺,也就是今天的广州。

刘邦登基,两个政权貌合神离,汉高祖一死,各种摩擦、矛盾彻底公开化。汉朝禁止南越在边境市场上购买铁器。赵佗一怒之下,打上门来,一口气夺取了几座县城。赵佗从此加冕为“南越武帝”。他以皇帝的身份发号施令,与汉朝皇帝分庭抗礼。

汉文帝即位,对外采取安抚政策,主动向南越修复旧好,还在真定为赵佗父母的坟墓设置守墓人家,每年按时举行祭祀,又召来他的堂兄弟,赏赐官职和财物。文帝在丞相陈平的推荐下,任命陆贾为太中大夫,前往南越当使者,借机责备赵佗自立为皇帝而不派一个使者向汉天子报告。

陆贾到了南越,向赵佗晓以利害关系,赵佗被说服,表示要长久做汉朝的藩属臣子,遵守向汉天子纳贡的职责,决定去除帝号归复汉朝,仍称“南越王”。

陆贾回京报告此事,汉文帝非常高兴。一直到汉景帝时代,尽管赵佗表面上客客气气,俯首称臣,并且春秋两季,派人到长安朝见汉朝皇帝,但是,在南越国,他却始终沿用皇帝的尊号。

这位世界上最长寿的皇帝,“和辑百越”,治国有方,先进的中原文化和生产技术给包括越南在内的“南越”带来了繁荣。赵佗打开了一扇民族融合的大门,对中国文化在越南的传播具有深远的意义。这一点,连现代越南人都感同身受。

越南史学家黎嵩赞对赵佗歌功颂德,代表了绝大多数越南人的看法。他说:“赵武帝乘秦之乱,奄有岭表,都于番禺,与汉高祖各帝一方,有爱民之仁,有保邦之智,武功慑乎蚕丛(安阳王蜀泮),文教振乎象郡,以诗书而化训国俗,以仁义而固结人心,教民耕种,国富兵强……真英雄才略之主也。”

公元前112年,南越国末代君主赵建德与西汉发生战争,公元前111年,终于被汉武帝所灭。这个横亘南疆的政权维系了90多年,历经五代而亡。


岭南文明的开发,是一条漫长的披荆斩棘之路。

这条道路的历史转折点,发生在秦末汉初时期。


这个转折点矗立的文明历史坐标,是一个伟大的帝国将军——南海尉赵佗。


就中国古典时期的地理传统而言,整个岭南地区很是广袤。若以秦帝国划定的岭南三郡为界定,当时的南海郡、桂林郡、象郡,大体包括了今日广东、广西、海南全部,以及福建一部分、云南一部分、贵州一部分、湖南一部分。若以西汉设置的交州(交阯刺史部)为界定,则范围更大,连整个越南大部都包括了进来。那时的岭南,交通闭塞,山水险恶,气候酷热,自然条件非常恶劣。粗朴的渔猎采摘与刀耕火种,以及城堡族群几近原始习俗的散漫聚居,是当时岭南最基本的生存方式。因为闭塞,因为落后,在整个夏商周三代,岭南地区没有大的文明信息进入华夏族群的历史记载。当然,这不能包括当代考古发掘所证明的岭南早期文明足迹。


岭南地区融入华夏文明的脚步,是从战国时期楚国的涉足岭南开始的。


但是,楚国对岭南的涉足,只是象征性的统领。也就是说,楚国以半用兵半谈判的方式,使岭南诸多部族“臣服”,成为楚国的“朝贡”小诸侯。这种遥远的朝贡统辖的方式,没有实际治理权、赋税权,也没有军兵征发权,比西周的联邦诸侯制还要松散。正因为如此,楚国广拥岭南万里土地人众,其轴心实力却只在淮南淮北,以及此后江南江东的小部分,始终无法与土地人口少得许多的中原战国真正抗衡。直到战国末期,秦帝国卷起了统一战争的历史风暴,岭南状况没有任何实质性变化。

所以,楚国对岭南的涉足,仅仅是历史的“预热”阶段。


岭南历史的转折,是随着秦国大军南下灭楚开始的。

始皇帝亲政,以王翦、蒙恬重建新军,齐刷刷涌现出一大批年青将领。当时,真定人(今日河北)赵佗是秦籍赵人,也就是较晚迁入秦国的赵氏家族之后裔,是秦国大军中最年青的将军。因为名将之多冠绝一时,也因为年青需要锤炼,赵佗在灭六国大战中未曾崭露头角而见诸史书。在王翦统率举国六十万大军南下灭楚时,赵佗依然是年青的方面将军。依据赵佗后来的行为秉性,此时的赵佗,一定是个勤奋勇敢沉稳扎实,而且颇有政治才能的青年将军。若与战国人物相比,赵佗与马服君赵奢的作风极为相似——既富将才,又富政才。




赵佗形迹见诸于史书,是从秦军越过五岭,进入海天南疆开始的。

始皇帝统一中国后,有两个最重要的着力点:第一是北进反击匈奴,第二是南进开发岭南。秦帝国主力大军,全部部署在这两处:九原大军三十余万,岭南大军二十余万。所以要动用主力大军南进,是基于当时岭南的实际状况:山锁水封,行进艰难;自治族群林立,相互恶斗不休;非主力大军不足以披荆斩棘,不足以靖乱安定大局。为此战略方针的实施,秦帝国动用了举国之力,以三大政策全力以赴开发岭南。


第一大政策,大规模修建了杨越新道,穿越五岭险难直达岭南;

第二大政策,动用军力大规模开凿了灵渠,连通了长江水系与珠江水系,使军粮辎重能以当时最小的代价输送岭南;

第三大政策,向岭南移民三十万,其中有未婚女子15000人或3万人,以为帝国主力大军在当地实施后援的力量。由于这次大移民,才有了“岭南大军五十万”之说。实际上,这50万开进岭南的中原人,是一支军民合体的巨大的开发力量,而不是单纯的军队。此时的赵佗,正是这“50万大军”的骨干之一。


赵佗走上历史舞台,是从担任帝国岭南大军统帅开始的。

帝国主力大军灭楚后,一部分军力北上九原,归大将军蒙恬建制,准备反击匈奴。所余灭楚大军近30万,分为两路继续南下:一路是大将屠雎统率的闽越军,进军浙江福建地区;一路是大将任嚣统率的南海军,进军广东广西等广大岭南地区。在军力分布上,南海军强于闽越军,当在20万上下。进军南天后不久,南下军统帅大将军武成侯王翦,高年连续征战跋涉,不幸病逝。其后,闽越方面军总司令屠雎,也相继病逝。自此开始,闽越军归于南海军总司令任嚣节制。

此时的赵佗,已经担任南海郡的龙川令近十年了。

龙川,是今日广东省梅州市西南地带的一个县,是当时越过五岭之后的第一座险关要塞,地理位置特别重要。在岭南军政一体的情况下,帝国大县的县令是等同郡守的高阶大臣,而且是“上马治军,下马治民”的绝对一把手,非军政通才的将军不能出任。可见,当时的赵佗,已经是南海军出类拔萃的将军了。


正在岭南大军全力整肃地方之际,秦始皇骤然病逝了。

栋梁摧折,帝国大厦轰然崩塌,这是历史的悲剧。

河山板荡,国家危难,不期使赵佗这颗文明巨星骤然升起在南疆天宇。


很快地,在50万南海军驻守岭南第13年的时候,陈胜吴广起义了,大动荡来临了。其时,恰逢南海军总司令任嚣病危。此时,南海军与帝国中央已经失去了联系的可能。临终之时,任嚣断然地将权力移交给了沉稳而极富勇略的赵佗。任嚣的最后叮嘱是三点:其一,断绝杨越新道,以防中原“盗兵”祸及岭南;其二,以番禺为轴心城堡,以50万中原军民为依托,自立岭南建政,等待中原变化。(此点原话是:“番禺负山险阻,南北东西数千里,颇有中国人相辅,此亦一州之主,可以立国。”)其三,军中官员将佐,没有人能理会这等战略构想,只有将后事交给你了。

于是,赵佗做了“南海尉”,成了帝国南海军与闽越军的总司令。


中原连年动荡,帝国50万军民孤悬岭南。当此之时,赵佗的方略决断,事实上将深远地影响着岭南文明的历史命运,也必然地决定着南进军民的群体命运。如果,赵佗是一个毫无文明襟怀的野心勃勃的政客,他完全利用南下军民对中原**势力的仇恨,向最南端的九真郡、日南郡(后世的越南)渐次撤退,建立彻底脱离中原文明的独立王国。


可是,赵佗没有这样做。

基础的原因,当然是帝国南下军民的华夏情怀,不是滋生此等野心的社会土壤。

然则,更为直接的原因,却是赵佗的中国文明襟怀。


让我们以文明审视的目光,来看看赵佗的历史足迹吧。

秦亡之年,赵佗率南下军民建政,诛杀了企图乘乱滋事的旧部官员,重新立定了各郡郡守;又击溃了企图驱赶帝国大军的岭南**部族,自称南越武王。这便是《史记》所称的“诛秦所置长吏,以其党为假守……击并桂林、象郡”的史实。赵佗军民此举,在天下动荡中真正安定了岭南大局。


此后十余年,赵佗在岭南实行仿效秦制的变法,使岭南文明大大跨上了一个历史台阶。《汉书•高祖本纪》载:“粤人之俗,好相攻击。前时,秦徙中原之民南方三郡,使与百粤杂处。会天下诛秦,南海尉佗居南方,长治之,甚有文理。中原人以故不耗减,粤人相攻击之俗益至,俱赖其力。”也就是说,在赵佗自立的年代里,中原南下军民的人口非但没有减少,而且成功遏制了百粤部族的相互残杀。无疑,这是开拓岭南文明的伟大历史贡献。




西汉11年,汉高祖刘邦派遣陆贾为特使,正式承认赵佗的王号,定其辖境北至长沙。

刘邦死后的吕后当政时期,封锁了中原与南越的商路,并诛杀赵佗宗族,掘烧赵氏先祖墓地。赵佗大怒,发兵攻长沙,大败汉军两次,打通了岭南商路。因愤怒吕后政权作为,赵佗称“南越武帝”,与中央汉室同等帝号。


汉文帝元年,欲解决南粤问题,又以陆贾为特使修好,愿意承认赵佗帝号以修好。特使陆贾抵达,得到赵佗的隆重接待。赵佗谦卑地自称“蛮夷大长,老夫赵佗”,坦诚地表示:“妄窃帝号,聊以自娱,岂敢以闻天王哉!”行为是:“乃顿首谢,愿长为藩臣,奉贡职。”汉文帝闻报,大悦。


汉景帝即位,赵佗派使称臣,并朝贺,以诸侯自居。

也就是说,赵佗的态度很明确:西汉中央政权只要善待这支帝国遗民及岭南之地,岭南诸郡便无条件归附中央节制,否则,我便要用实力教你清醒过来!历史已经证明,赵佗的战略是促使西汉改变沙文主义,并促使岭南和平化入中国的正确方针。


赵佗对汉文帝的回书,百味俱在,择其核心,录之如下:


“……老夫身定百邑之地,东西南北数千万里,带甲百万有余,然北面而臣事汉,何也?不敢背先人之故。老夫处粤四十九年,于今抱孙焉!然夙兴夜寐,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目不视靡曼之色,耳不闻钟鼓之音者,以不得事汉也……老夫死骨不腐,该号不敢为帝矣!”


一句“不敢背先人之故”,浸透了多少南下老秦人的血泪?


赵佗的动人之处,在于他是最后一个充分体现了秦帝国文明襟怀的秦军名将,也是老秦人族群中最后一个具有天下风骨的首领。将军之“先人”者何?老秦人族群也。“先人”之精神何在?在维护华夏文明统一的铮铮风骨,在宁舍小群之利而顾全大局的天下胸襟。60余年赤心不改,赵佗与中原南下军民一起,终使岭南三郡完整复归华夏文明体系。




历史地说,赵佗军民是开发岭南文明的第一支真正的客家人。

赵佗,是岭南文明的一座历史丰碑。

这位赵佗老王,在位67年,据说年逾百岁,惊人的高寿!


岭南一抔土,秦人万古魂。


而今的岭南人,血脉里一定流淌着古老秦人的热血。他们柔韧强毅,每每在时代转折时求变图存,顽强发展。尤其在近现代史上,岭南人更是光华灿烂,令人无限感慨。作为中国人,让我们记住赵佗这个老秦人的名字,记住那支不远万里跋山涉水到岭南帝国大军,记住那群作为第一批客家人的中原移民,记住我们的文明足迹。


赵佗这个名字,在岭南可谓如雷贯耳。

但在中土地区,在赵佗将军的故乡河北,赵佗这个名字,却已经是鲜为人知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