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船奇案 外传 詹姆斯·佩顿

phenr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51.html[/size][/URL] 窗外下起了雨,沿着平滑的落地玻璃流淌,则是深沉的忧郁,相对是更加幽暗的大理石墙,几点窗光点缀其中,置身行走,上了年纪的人已不太在意行走之重和湿冷对四肢百害的侵袭,因为这是在高空。 这是一道冰冷的天桥。 这个时候,一个人可以头戴星空,划燃一根火柴,俯见乌云的翻滚,他对云朵的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51.html


窗外下起了雨,沿着平滑的落地玻璃流淌,则是深沉的忧郁,相对是更加幽暗的大理石墙,几点窗光点缀其中,置身行走,上了年纪的人已不太在意行走之重和湿冷对四肢百害的侵袭,因为这是在高空。

这是一道冰冷的天桥。

这个时候,一个人可以头戴星空,划燃一根火柴,俯见乌云的翻滚,他对云朵的碰撞无动于衷,双手掩面哭泣!

在两个人跑过去搀扶时,他摊开了大手,制止了两个好心人的劝阻,风在窗外呼号着,冰凉的雨点溅了进来,风掀乱了这个人沾满了雨点的短发,睡袍裹着他瘦小的身形,还有那条在窗台上冲动的腿脚,暴突的脚踝挣扎着,在瓜尔的拉扯下,他瞬间停止了跳楼的企图,缩了回来。

他钻进了阿尔文的怀里,阿尔文借了他肩膀,把他拥进怀。

此人老迈、瘦小,摸上去都是骨头……

“史密斯,史密斯先生……”他抽噎着,“不,”他踱步冲回窗台,推开了伸手关窗的温特,他对着风声呼啸的窗外,高声喊着,“不,不!让我跳下去吧。”

阿尔文一个箭步蹿上去,抓住了他飞起来的睡袍,手指抓进了他的内裤,狠狠地抓了一把,手指一直抠进了骨头!这不难!

够耗去他所有的精力!

“你为什么要这样?”

老头儿由他拽回,无力地瘫倒在地,“你为什么这样!”他像一具尸囊般坐在地上,岔开两腿,脸上满是泪水、雨水。

“您这是要和史密斯先生去?”

“是的……”他哭得泣不成声,“是的,只有史密斯先生才能解救我!”

阿尔文注视着他,事已如此,倾听是医治一个人心痛的最佳良药。

“哦……可怜的加里……”他大声抽着,“可怜的加里 史密斯!”他嚎啕大哭起来。

“长官,别这样!”温特稚嫩的面庞也快扭成一团了。雨点沾满了他大半个脸,他伸手抹了一把,眼圈发红。

“史密斯先生,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坐着吧,离开一些吧。”阿尔文说,俯身去搀地上的人,他迟疑了一下,抬手抓住了弗拉明戈伸出的热忱的手,曲着腿从地上站起,一连呻吟了几声,绷紧了脸,没有喊痛。像刚才那样的嚎啕已经是掏干了他的大半,只有搀扶着他才能知道!他看上去好些了。弗拉明戈为他裹紧了睡袍,他不再颤抖而是迈步向大理石一侧的长椅上走去。

他喘息着,时不时回头看着窗口,温特会意,让风刮着!

这样他心里会好受些。

他有胸中的憋闷,别让他关闭。

他在长椅上坐了下来,有意思地抓紧了滑落下去的睡衣,光脚上沾着水,踩着一路滴水的大理石地。“温特,脱下你的鞋,给老先生穿一会儿,好吧?”

“好!”温特俯下身去,

“啊,不用了,我已经热哄哄的了。要不是你们俩,我早摔成温热的肉球了。他可真是个好小伙子,不是吗?”

“是我的搭档,温特。”

“温特的鞋子,恐怕比外边还要冷吧!”

“老先生,您可真会开玩笑!”

“呵呵,是啊!史密斯先生去了,再没有人给我讲笑话了。”

“您是史密斯先生的……亲戚?”

“亲同一家,我是佩顿,詹姆斯·佩顿,公司的第三大股东,你刚才一直在叫我史密斯,细一品,其中不光是毛骨悚然啊。”

“我对加里史密斯先生的去世,表示由衷的哀悼和深切的慰问,”阿尔文对这个“编外史密斯”深鞠一躬,“我听艳福人说起——您引进过一款长生水”可是话在嗓子眼冒了冒,马上不了了之。突然,他有一种丢掉了膝头的感觉,长凳上的“史密斯”生出了一种可怕的威严来,刚才还一把能抓住骨头的落魄,已然皆尽颠覆,随着大理石上的双脚先后抬起,折叠在长椅上,他俨然有了帝王之象,而且并非手握权杖的傲骨,而是体现的更令人毛骨悚然的草根文化,见之令人惶恐,甚至跪倒拜服下来。

这样就不再惶恐了吧!

余光里,瓜尔也是深度鞠躬,这都很反常。

或许是迫于阿尔文的压力,不敢在此人面前擅自起身吧!

阿尔文翻眼看了看,跟前的“史密斯”可能觉得这样的礼遇是他应得的。他哪里像是詹姆斯 佩顿?!

他可不像是如此养尊处优惯了的。真正为高权重或是德高望重的人,反而不太会在意这何种形式。他们有更高级的社交互相取悦,社交活动的定期举行本来也有仪式的味道。但也只是一星半点而已!不过诸如会议、祭祀活动甚至早朝都不是互相取悦,都需要权威震慑。此时此刻,互相取悦的想法会毁掉这种古已有之的形式,一方觉得自己受尽折磨时,另一方只有取悦自己,要么一方找到一个比自己更痛苦的,找不到的话满可以制造一个!总之,这种形式永远不会被其中的力量打破,它只是不断更替而已。小到小两口,大到大清朝,外力是可打破它的,只是“取悦自己”永远不会变,这是骨子里的精髓。

由此,在躬身的相当长的时间里,阿尔文·弗拉明戈盘算过这个问题,这个“史密斯”要么是帝王,要么是穷光蛋,要么是自以为两者都是的疯子。

“已经好多了,我已经好多了。现在觉得冷了,孩子,可不可以去把窗户关上。”

“去吧!温特!”阿尔文随之一摆头,温特应了一声,快步趋往窗台,身后响起窗框合上的声音。

“看样子,您在史密斯家族里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物,看上去,您为他们做出过很多贡献。”

“可以这么说,不过德高望重的人物,还是免了。我追随的是老史密斯,对这里的一切,知道得比管家还详细,比那地道里的老鼠,啾啾啾啾……”他手上学着老鼠爬……嚷道,“更全面!”

“要不然我也不会让山穷水尽中的长生水流进来,进我这个家来!嘿嘿……”他笑得沧桑,然也不乏豪迈。

“我爸爸更是,他是草创时期的锅炉工,新的蓝图带他站起,史密斯家发达了。可他依然是基层干部!到了我这里,才得到提拔,我倍加珍惜这次机会,因为爸爸鼓励我斗志顽强,他在底层发挥了终生余热,而他的儿子在高层打拼!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努力打拼。他鼓励我,给老板开车门也是打拼。什么不是打拼?

“后来和我一起打拼的是史密斯,父亲的鼓励成了遗志。我的故事就是这样,探长!”


阿尔文说,“好,我刚从艳夫人——史密斯先生的遗孀那里匆匆调查过,我想知道她平日都怎么样?对她丈夫怎么样?”

“她是个悍妇,平日里就很乖张。夜晚更不知道她会怎么对待丈夫。加里·史密斯本来就很可怜,何况她又那么小。一个小尤物。谁知道她身上有什么令人不能抗拒的东西?”

加里翻起了眼睛,对年轻人充满了暗示,“她看上去单纯、鲁莽,冲动又任性,贪婪地向加里索要,给她力所能及的一切,从不满足。但加里不能满足她的一切,她不再无理取闹了。不再抓破加里的脖子,让他当众难堪!她也知道自己不再是加里独有的青草,这让她瞬间长大,而女人,总是要长大。你养了一个女人,你就会慢慢知道我所说的一切。”

“你们是垮掉的一代,相比起来,艳被调教得很好,知道挽救自己。虽然有时,仍然很残忍!”

“您觉得是艳杀了加里·史密斯吗?”温特问道!持平了手中的那一杯水。阿尔文伫立着,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杀了又何妨!那也是加里自己调教的,让她捉摸不定。谁知道一个让男人无法抗拒的身上藏了哪些故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