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本兼治,解放军将派出地面战斗部队到索马里剿匪!

郭千岑 收藏 3 519
导读:香港凤凰卫视记者:我们非常关注巴基斯坦国防部长表示邀请中方在瓜达尔港建立军事基地,外交部发言人昨天没有回应,我们很想知道国防部是如何回应的。 中巴在军事方面有很多的合作,请问在联合打击恐怖主义方面,中方会给予什么样的支持? 耿雁生:关于你提的第一个问题,昨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已经对此做了回应,我这里没有更多的信息需要补充。 关于第二个问题,巴基斯坦为国际反恐斗争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在反恐方面,我们愿继续加强与巴基斯坦在联合训练、情报支援、后勤保障等方面的合作。

香港凤凰卫视记者:我们非常关注巴基斯坦国防部长表示邀请中方在瓜达尔港建立军事基地,外交部发言人昨天没有回应,我们很想知道国防部是如何回应的。

中巴在军事方面有很多的合作,请问在联合打击恐怖主义方面,中方会给予什么样的支持?

耿雁生:关于你提的第一个问题,昨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已经对此做了回应,我这里没有更多的信息需要补充。

关于第二个问题,巴基斯坦为国际反恐斗争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在反恐方面,我们愿继续加强与巴基斯坦在联合训练、情报支援、后勤保障等方面的合作。


中新社记者:不久前海军人才工作会议透露,“十一五”以来,海军不断加强大型水面舰艇新型作战人才配备,使一批高素质复合型人才脱颖而出,这是不是意味着海军已经为航母的下水做准备?

耿雁生:海军的大型水面舰艇包括的种类很多,其中有大型补给舰、新型驱逐舰、两栖登陆舰、医院船等,海军是一个高技术含量的军种,需要大批优秀的人才。


新华社记者:最近梁光烈部长正在新加坡、菲律宾和印尼访问。最近关于南海问题的讨论也比较受关注,在这次访问中,中方是否与这三国谈到南海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有没有一些突破或者是积极成果?

耿雁生:新加坡、印尼和菲律宾都是东盟的重要成员,在地区事务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三国都是与中国关系密切的重要邻国。这次梁光烈部长访问是中国国防部长时隔五年再次访问新加坡,时隔四年再次访问印尼和菲律宾。访问期间,梁部长分别与三国国家和防务部门的领导举行了会见会谈,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以及进一步推动国防和军事领域友好合作,坦诚深入地交换了意见。通过此访,巩固了中国与三国的传统友谊,增进了中国与三国防务部门和军队间的战略互信,促进了彼此的务实合作。

在印尼期间,梁部长还应邀出席了东盟防长早餐会,与正在参加东盟第五届防长会的东盟各国防长及其代表举行了非正式会晤。访问中,梁部长也同有关领导人就南海问题交换了看法,梁部长重申了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印尼方表示,各方应努力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希望能通过双边渠道解决南海问题,菲方表示南海地区是合作的地区,而不是冲突的地区,希望各方在承认客观分歧的基础上,保持畅通的沟通渠道,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南海问题。中方对印尼方和菲方的上述立场表示赞赏。


中国日报记者:最近有一些报道称有一些军队附属的医院开始招聘海外留学归国人员,可不可以证实这一事情?另外,这是不是标志着解放军人才招募政策发生了重要的变化?

耿雁生:引进和利用海外智力资源为军队服务,是世界各国军队建设通行的做法。中国军队高度重视学习借鉴其他国家军队先进的建军经验,注重加强国际间军事院校合作,互派军事留学生,同时也欢迎海外专家来华与军队人员开展学术交流。引进海外智力资源的这些做法,表明了中国军队开放、务实、合作的积极姿态。

《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及其他法律法规对中国公民参军政策做出了明确的规定,我们将严格执行有关法律规定。


★★★★★[ 环球时报记者:最近有媒体说,陈总长访美期间建议将打击索马里海盗范围扩大到陆上基地,这是否意味着解放军将改变以往的策略,准备向非洲派遣战斗部队。请问国防部如何评论。

耿雁生:为了应对索马里海盗的问题,联合国安理会在2008年通过了一系列决议,对国际社会采取各种措施打击海盗做出了规定和授权。需要指出的是,海盗问题的产生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国际社会应该加强合作,标本兼治,采取综合性措施来解决海盗问题。]★★★★★这是亮点,其他的都是废话


香港文汇报记者:美方称每天都探测到大量试图侵入其网络的黑客袭击,其中相当一部分来自中国。据《解放军报》报道,广州军区组成了专业化的“网络蓝军”,请问这个“网络蓝军”是否是中国的网络部队,其建立目的是不是对他国实施网络攻击。

耿雁生:当前网络安全已经成为国际性问题,它不仅影响到社会领域,而且也影响到军事领域,中国也是网络攻击的受害者。目前,中国的网络安全防护还比较薄弱。着眼提高信息化能力水平,强化网络安全防护,是军队军事训练的重要内容之一。你刚才提到的有报道说解放军建立了“网络蓝军”,这是根据训练的需要,为提高部队的网络安全防护水平而设立的。


解放军报记者:近日,温家宝总理主持了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今年6月将中央部门经费支出情况向社会公开,中办、国办也印发了《关于开展党政机关公务用车专项治理工作的实施意见》,中国军队在“三公”经费透明方面有什么样的部署安排,在公车专项治理方面又有什么样的措施?

耿雁生:艰苦奋斗、勤俭建军是我军的优良传统。近年来,根据国家的有关政策,军队制定了一系列的制度和规定,在控制铺张浪费,集中财力进行军队现代化建设等方面成效明显。军队将按照党和国家的政策要求,进一步加强经费管理,做好资源节约工作。

军队历来重视公务用车的使用和管理,车辆配备和管理有明确的规范。下一步,将按照新的规定和中央的要求,积极开展军队公务用车专项治理工作。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近期我们关注到,在最近两个月之内,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军官代表团密集访问了六个亚洲国家,同时出席了多个地区多边会议。根据开始您发布的两条消息,两位高级将官又将出席两场这样的多边军事外交活动,有西方媒体评论说,现在这种现象代表中国军方正在努力缓和邻国对中国军队日益增长的军力的担忧,请问对此您有何评论?

耿雁生:多年来,中国积极开展与世界各国的合作,包括与亚洲国家防务部门和军队的互访与交流,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有关互访活动主要是根据双边确定的年度军事交往计划来实施的,有关地区会议也是按照多边合作机制要求进行的例行性安排。

今年4月,胡锦涛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发表了《推动共同发展,共建和谐亚洲》的主旨演讲,强调要积极发展同亚洲各国的睦邻友好和互利合作,共创亚洲美好的明天。

今年,访问亚洲国家的高级军事代表团相对较多,这也充分表明了中国始终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始终坚持互信、互利、平等、协作的新安全观,愿与本地区各国结成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

今后,中国军队将继续与地区各国增进军事互信,加强协调合作,分享发展机遇,携手应对挑战,为促进亚洲持久和平,共同繁荣而不懈努力。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第一个问题,首次中美战略安全对话在美国举行,对话取得了怎样的成果,双方在海上安全、网络安全领域达成了什么样的共识,这样的对话是否能形成一个机制,对话的层级是否会提高?

第二个问题,拉登之死是否会影响中国的反恐战略。因为我们了解到,现在出现恐怖分子从中亚向国内回流的现象,未来上合组织联合军演是否会调整方向?

耿雁生: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在前不久举行的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中美双方在战略对话框架下,建立了战略安全对话机制,并举行了首次对话,中方外交部张志军副部长、美方斯坦伯格常务副国务卿共同主持,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马晓天以及美国防部副部长弗卢努瓦、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卡特赖特、助理国务卿坎贝尔、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威拉德等参加。

双方讨论了对话未来的发展方向,并重点就网络安全、美军舰机对华抵近侦察等问题交换了意见,进一步加深了双方对彼此立场和关切的了解。

回答第二个问题,本·拉登被击毙是国际反恐斗争的重要事件和积极进展,但是恐怖主义活动依然频繁,国际反恐的形势还很严峻复杂,我们认为国际社会应进一步加强合作,共同打击恐怖主义。

安全合作是上合组织的重点合作领域之一,中方愿在互信互利的基础上,继续发展与各成员国在防务安全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共同提升本组织成员国打击“三股”势力和应对其他新威胁、新挑战的能力,为各成员国的发展与人民的安宁营造和平稳定的外部环境。

记者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本文内容于 2011/6/12 11:02:41 被郭千岑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