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传说二则:《七把叉》《三把刀》(黄金美钞美债的悲惨命运)

万邦来朝 收藏 8 711
导读:黄金失窃,帝国覆灭 传说二则:《七把叉》《三把刀》(黄金美钞美债的悲惨命运) ——“挥霍无度”是帝国主义的死亡证明,“贪婪无限”是帝国主义的覆灭标签 前言 每一个人的童年,一般都阅读过大量的连环画,古今中外,无所不包。我也一样,没有例外。然而,几十年过去了,如今记忆仍然深刻的,却已经不多。当然,其中有一本,最深刻的连环画,就是《七把叉》,而其中有一页的画面,那个小孩在餐桌跟前吃饭,吃光以后摞起来的盘子,有三四摞,比站在桌子旁边围观的厨师们的帽子还高,这个画面,在大脑中定了格。 在我

黄金失窃,帝国覆灭


传说二则:《七把叉》《三把刀》(黄金美钞美债的悲惨命运)

——“挥霍无度”是帝国主义的死亡证明,“贪婪无限”是帝国主义的覆灭标签



前言


每一个人的童年,一般都阅读过大量的连环画,古今中外,无所不包。我也一样,没有例外。然而,几十年过去了,如今记忆仍然深刻的,却已经不多。当然,其中有一本,最深刻的连环画,就是《七把叉》,而其中有一页的画面,那个小孩在餐桌跟前吃饭,吃光以后摞起来的盘子,有三四摞,比站在桌子旁边围观的厨师们的帽子还高,这个画面,在大脑中定了格。

在我们的老家,流传着两句俗语:不要跟人赌吃(QA),不要跟人赌力(LA)。这两句话的最后一个字,在老家的语言里,是压韵的,“‘奇啊’二字的切音,吃;‘立啊’二字的切音,力。”这两句话的教育寓意是:如果跟人赌谁的力气更大,你会血涌气绝而死;如果跟人赌谁更能吃东西,你会肚皮胀裂而死。肚皮为什么胀裂,因为你吃得太多,吃得太饱。北京人的土语说,你吃撑了,就是指你吃得太饱了,吃胀胃了,当然还有言外之意,说你吃多了,没事找事。因此,由于受到环境文化的熏陶,我对于“赌”,基本上是警而远之的。但也有那么一次,在汽车站候车,突然来了几个小青年,杯子里放着一个正面为3,背面为8的小纸片,嗓门好大,你说是3,他说是8,赢了得钱,输了赔钱。那时候,我也是初出茅庐,没见过世面,以为自己的两只眼睛,都是1.5的,决不会看错,决不会把8看成3,把3看成8。于是,也跟其他围观者一样,参与“竞猜”。结果呢,每次都“看错”了。当你说3,打开一看是8,当你说8,打开一看是3。原来,这背后有猫腻,据说有个小磁铁在吸,会改变小纸片的正反上下方向。他们就是靠这个“本事”,专门在汽车站,坑蒙拐骗过路旅客的钱的。因为,这在当时,是一个新发明的骗术,大多数人,没有明白其中的奥妙,上当的多,不上当的少。我自然也上当了,输了,赔了,亏了。不过,老家还有一句古语云:“上则当,下则乖”。用北方的语言来讲,就是“吃一堑,长一智”。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参与过任何带有“赌”的性质的游戏了,包括“炒股票、炒期货”等风靡世事,也从来没有涉足。

当一个人越来越成熟的时候,看一切事物,都会用一种哲学家的眼光,来进行认真的审视,喜欢把问题,看穿,看透。在观察问题的时候,我们的眼睛,要能明察秋毫,在洞察问题的时候,我们的眼睛,要能放射出两道X光。

在此,我愿意借用两个美洲的民间传说,来讲解“美帝在本月底必然灭亡”的预言的依据——



传说1、《七把叉》


在南美洲,有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叫巴西。一百年前,这里有一个比较贫苦的家庭,生出了一个奇怪的小孩,到六七岁的时候,开始特别能吃。吃饭的时候,要用七把叉子,才能满足他进食的欲望。人们就给他起了个外号:“七把叉”。家里的食物,都被他吃空了,养不起他了,他就流浪去了。


一天,他来到一个饭馆,对老板说,“我饿。”

老板心想,这么一个小孩,能吃多少啊,一盘食物,就够他吃饱,让他吃一顿就是了。于是,怜悯开恩,招呼跑堂的,来一盘烧鸡,送给小孩吃。

可是,没过三分钟,第一盘烧鸡,吃得一干二净,小孩说,“没吃饱”。

老板二话没说,招呼跑堂的,再来一盘烧鸡,送给小孩吃。


可是,没过三分钟,第二盘烧鸡,吃得一干二净,小孩说,“还没吃饱”。

老板觉得有点奇怪,怎么还没吃饱,于是,继续招呼跑堂的,再来一盘烧鸡,送给小孩吃。


就这样,吃了一盘,再来一盘,吃了一盘,又来一盘,桌子上的被吃空的盘子,越摞越高,越摞越多,不仅老板看着他吃,顾客也看着他吃,跑堂的看着他吃,最后,厨房里的厨师,也跑出来看着他吃。看得大家一个个眼睛瞪得标圆,嘴巴张开,说不出话。


最后,他终于吃饱了。老板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没名,但有个外号——“七把叉”。

当时,在饭馆一起吃饭和围观的顾客当中,有几个大商人,他们眼力好,发现这个小孩,是个“能吃”的奇才,可以把他请去,做活广告,做代言人。于是,经过一阵策划,在整个巴西,举办一场“吃西瓜大赛”,每个西瓜,都不少于20斤,每个选手的面前,都摆着这样的大西瓜20个。比一比,看看谁吃的西瓜个数最多。显然,商人们是最有把握的,就是“七把叉”一定吃得最多,一定能拿冠军,一定能替他们打好这场广告战。

果然,“吃西瓜大赛”开始了,经过几个小时的连续吃吃吃,其他选手都败下阵来,只有“七把叉”还在继续不停地吃吃吃。最后,当他吃到第十四个西瓜的时候,得到了“吃西瓜冠军”。每个西瓜20斤,十四个西瓜,就是280斤啊。注意,当他站起身来,准备走向领奖台去领奖的时候,大家听到一声巨响,“啪”,然后,看到“七把叉”身子一歪,倒下了,原来,那声巨响,是“七把叉”的肚皮胀裂,发出来的声音。

“七把叉”死了,他是饱死的,他是胀死的,他是撑死的,他是被万恶的“资本主义”害死的。人们把还有剩下的,没有吃下去的,那六个大西瓜,也摆在“七把叉”的尸体旁边,一起举行了葬礼。



传说2、《三把刀》


在北美洲,两百多年前,有个名叫“花盛顿”的盎格鲁海盗,举着刺刀,带着火药枪,杀光了“殷第安人”,建立了他所谓的“联邦帝国”。由于地广人稀,需要大量移民,于是,欧洲的白种,非洲的黑种,亚洲的黄种,都被贩卖到了这里。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又有大量的欧洲犹太人,也避难来到了这里。他们没有国土,他们没有国家,他们只有民族,他们还有一颗聪明绝顶的大脑,他们来到美利坚没多久,很快就建立起了他们的“金融帝国”,他们个个都富得流油。到了1941年,有这么一个依靠“金融”致富的人家,也生下了一个奇怪的小孩,同样也非常能吃。从他十岁的时候起,也就是1951年开始,他吃东西的时候,从来不带叉,只带刀,而且是带着三把刀。于是,人们也给这个奇怪的小孩,起了个外号——“三把刀”。

据说,“三把刀”有一个很奇怪的嗜好,就是喜欢完整地吃牛,生生地吃牛,连一根牛毛,也不能弄丢了,连一滴牛血,也不能弄丢了,连一根牛骨头,也不能弄丢了,必须完完整整地,毫无遗漏的,“一餐”就把这头牛,“生吃”到自己的肚子里去,不煮,不烤,不蒸,不炒。

一头牛,少说也有三四百斤吧。他首先举起第一把刀,这把刀,名叫“牛皮刀”,他要用这把刀,完整的把牛皮,剥下来,然后,连牛皮上的牛毛,一起全部吃进自己的肚子里去。接着,他举起第二把刀,这把刀,名叫“牛肉刀”,他要用这把刀,完整的把牛肉、牛筋,从牛骨骼架子上,削下来,然后,连牛筋,带牛血,一起把牛肉,全部地、完整地,吃进自己的肚子里去。最后,他举起第三把刀,这把刀,名叫“牛骨刀”,他要用这把刀,完整的把牛骨,削成片,然后,连骨带髓,毫无保留,全部地、完整地、干净地,吃进自己的肚子里去。吃完之后,他还要伸出大舌头,把“三把刀”,舔得干干净净、闪闪发光。他的这种吃牛方法,在全世界也是独一无二的。还有一点,要补充一下,他不吃水牛,不吃牦牛,不吃犀牛,不吃奶牛,他只吃肥壮的老黄牛。他每天都要这样,吃掉一头肥壮的老黄牛。


“三把刀”就这样一晃又过去了二十年,到1971年,他三十岁了。他开始接老子的班了。他也当起了“世界金融家”。他每天仍然坚持,一边用他自己的老方法,吃掉一头老黄牛,一边从事“世界金融”工作。

此时,由于钞票发行无度,贬值无限,全世界都在开始用钞票,挤兑黄金。这样下去,即使把国库里的全部黄金,应付兑换,也无法满足人们的需要,因为钞票的发行量,超过了黄金储备的几百倍。

这天,他一边吃着牛皮,嚼着牛毛,一边在思考问题,突然,他灵机一动,如果把钞票,比作牛皮和牛毛,把黄金,比作牛肉和牛骨,按照他的吃法,可以把他们两者完全剥离,然后,在慢慢地生吃。于是,黄金,就这样与钞票,脱钩了。宣布,禁止钞票兑换黄金,钞票永远在市场上“流通、计价、结算”,黄金永远退出市场,废除他的“流通、计价、结算”职能,让黄金,烂在金库里,成为“废铜烂铁”。


“三把刀”就这样一晃又过去了二十年,到了1991年,他这时已经五十岁了。他的嗜好,没有丝毫的改变,他同样每天仍然坚持,一边用他自己的老方法,吃掉一头老黄牛,一边从事“世界金融”工作。

此时,由于钞票发行无度,贬值无限,而且国际贸易,又规定必须用钞票结算,因此,世界各国,对于钞票的需求量,就更加增大,出现巨额顺差,拥有大量的无穷无尽的美钞外汇。这些巨量的天量的美汇,如果也跟挤兑黄金一样,挤兑帝国的资产,完全可以把帝国买空卖空。这可怎么了得。

这天,他一边吃着牛皮,嚼着牛毛,一边在思考问题,突然,他灵机一动,如果把美钞外汇,比作牛肉和牛筋,把美帝债券,比作牛骨和牛髓,按照他的吃法,可以把他们两者完全剥离,然后,在慢慢地生吃。于是,美钞外汇“置换”美帝债券的行动,开始了。宣布,禁止技术出口,禁止资源出口,禁止产品出口,禁止人才出口。这一连串的禁止,让世界各国的美钞外汇,变成了买不到“帝国的东西”的废纸,只能到帝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去买一点“贬了值,涨了价”的少得可怜的东西。宣布,发行大量的国债,有长期的,有短期的,有利息高的,有利息低的,帝国用名誉做担保,你们各国,可以把手里的美钞外汇,购买我们帝国的国债。经过比较,如果不卖帝国的国债,手里的美汇,就要继续贬值,为了保值,为了增值,“唯一”的出路,就是购买帝国债券。由于是“唯一”的出路,必然也是“最好”的出路和“最安全”的出路。


“三把刀”就这样一晃又过去了二十年,到了2011年,他这时已经七十岁了。他的嗜好,没有丝毫的改变,他同样每天仍然坚持,一边用他自己的老方法,吃掉一头老黄牛,一边从事“世界金融”工作。

此时,由于1951年到1971年,打了两场战争,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由于1971年到1991年,打了两场战争,两伊战争和海湾战争,由于1991年到2011年,打了四场战争,南斯拉夫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利比亚战争,六十年打了八场战争,国力空虚,国库耗尽。钞票发行无度,贬值无限,贸易逆差无限,国债发行无限,黄金储备,包括其他国家寄存到他这里的黄金,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黄金,也全部挥霍一空。他们把这种做法,叫“变废为宝”,把压在金库仓底的“废铜烂铁”——黄金,偷去卖了,当了,质了,押了,填补联邦预算窟窿,变成吃的、喝的、花的、销的,留下的只有一本8000吨(联邦帝国自己的),加5000吨(其他国家寄存的),加3000吨(国际货币基金的),黄金的空帐簿、假帐簿,摆在大家的面前。

这天,他一边吃着牛皮,嚼着牛毛,一边在思考,钞票也印刷了,债券也发行了,黄金也变卖了,接下来,钱还是不够花,这可怎么办呢?突然,他脖子一哽,眼睛一瞪,身子一歪,摔倒在地上,“三把刀”,也从盘子里,桌子上,“哗啦啦”地滑落下来,正好刺进他的心脏,他就这样,两脚一蹬,死掉了。这时即使“天塌下来”,他也管不了啦,何况只不过是一座腐朽的、该死的、邪恶的“帝国大厦”倒掉呢。


他的这三种金融做法,跟他的三种黄牛吃法,完全一致,就是榨干,吃尽,不遗漏一根毛,不遗留一截骨,使其饕餮贪婪的本性,表露无遗。



——根据以上两则传说,一则是根据原有的进行了改编,一则是完全新编的。


从这两个故事,我们可以悟出一个道理:“度,就是天理;限,就是人道。”“无度,就是没天理;无限,就是没人道。”做任何事情,都有个“限度”,留有余地,如果超过了“限度”,毫无余地,那么,就只有毁灭,走上绝路。

你如果不能“大规模”削减赤字,你即使印再多的钱,纳再多的税,借再多的债,卖再多的黄金,都将丢进“财政无底洞”,然后,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比如,一百斤力气的弹簧,你用一百零一斤力气去拉,就把他拉直了,缩不回去了。比如,吃十四个大西瓜的大肚皮,当你吃第十五个大西瓜的时候,就必然要肚皮爆裂。比如,当你的美债,借债能力,在14.3万亿的时候,肚皮已经很胀了,你贪婪,你还要再“提升上限”,再借2万亿,3万亿,4万亿,5万亿,6万亿?不撑死你,都有鬼了。美元亦如此,从35美元兑1盎司黄金的时候开始贬,一路贬到100美元兑1盎司黄金,500美元兑1盎司黄金,800美元兑1盎司黄金,1100美元兑1盎司黄金,1300美元兑1盎司黄金,1500美元兑1盎司黄金,还想再继续贬,贬到1700美元兑1盎司黄金,1900美元兑1盎司黄金,2100美元兑1盎司黄金,……你以为天下,就你一个霸主,其余全是奴才?没人敢推翻你?没人敢灭了你?

美债发行无上限,美元贬值无下限,黄金贩卖一场空。美帝已经走在了悬在半空当中的钢丝上,而且,钢丝越拉越紧,越拉越细,最后拉断了,美帝掉下来,摔死了。



又比如,种西瓜的农民,总喜欢把最早“结”的那个西瓜,留下做种,不舍得摘来吃掉,更不能把地里的全部西瓜,一个不留,全部吃掉或卖掉,那么,明年你没有西瓜的种子,你那什么去种作?或者,把那些半途“结”的西瓜,拿来做种,明年的所有西瓜,“结”的日子,都会被大大推迟,你不是自己找倒霉吗?同理,黄金是货币的种子,是货币的稳定器,是货币的衡量器,是定海神针,是镇国之宝。无论货币钞票怎么印刷,怎么发行,怎么贬值,毕竟他与黄金之间,总还是有一个“对应”的“比例关系”。如果“黄金储备”不见了,国库被洗劫一空了,那么,你印刷出来的钞票,谁还愿意继续“持有”呢?就好象种地的农民,没有种子,只有土地,只有肥料,是种不出庄稼来的,更别想吃到饱满的、可口的粮食。黄金空了虚,钞票废了弃,国债崩了裂,信誉丧了失,保证落了空,声明放了屁,都到了这种地步,“联邦政府,土崩瓦解”,还为时尚早吗?不早了,正当时呢,正是时候呢。就在今年,就在本月,就在即日。


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全省的政府、党派、组织、军队、人民,严密封锁“北约”交通线、生命线,已经二十多天了,没有看到美帝、欧帝,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武力”行为和举动。在阿富汗境内和在巴基斯坦境内的“北约”十五万军队,罐头没有得吃了,汽油、柴油、煤油,都没有得烧了。坦克、装甲车、无人机,都开不动了,变成废铁了。135名美帝军官,被驱逐遣送了90名,还有45名被奉劝他们自己自觉离开巴基斯坦,否则也将遭到驱逐遣送。美帝的无数特工,也已遭到驱逐,如果仍然留在巴基斯坦,乱钻乱窜,截取情报,乱杀无辜,将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论处。美帝的无数军队,也遭到限期驱逐,如不撤离巴基斯坦,则必将遭到入侵罪论处,被巴基斯坦军队和中国军队一起,对其进行歼灭。不过,美帝的总统、副总统、国务卿、财政部长、国防部长、联席参谋长,一个比一个“贼嘴都硬”,尖牙利齿,铁钉咬断,一面嚼着,一面说“幹羊角,真好吃”。


“铁钉咬断,干羊角”,这是老家俚语。羊角,就是一尺多长的菜豆角,比筷子略粗些且略长些。生长的时候,总是成对的,所以俗称羊角。为了冬天雨雪天气,有菜过冬,一般都在夏秋之季,把新鲜的剩余的羊角,切断成两寸左右,用开水涝一下,然后,在烈日下晒干,储存。这时的羊角,跟铁钉一样,又黑又硬,到冬天,再用冷水温浸,然后,文火慢煮,特别好吃,营养丰富。农村的产妇,坐月子的时候,都专门找干羊角,煮了吃。这个俚语的意思是,作贼的,偷了一根铁钉,放在嘴里嚼,主人发现铁钉丢失了,立即追查,看见他嘴里嚼的,好象是那根铁钉,就问他,你嘴里嚼的,是铁钉吧?他回答说,不是铁钉,是干羊角,不信,我咬断给你看,果然,他咬断了,主人没再追查,算了,放弃了,就这样,信了他了。


不过,美帝的财政部长说,“美债决不违约”,这跟那个贼,嘴里一边咬断铁钉,一边说是“干羊角”,玩的耍的是同一个套路,没有人再信他。当然,他说话,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国债上限一定要提升、必须要提升,强行提升,命令提升,如果不提升,就要把议长、议员,全部拘捕,投入大牢”,就像拘捕华盛顿市长一样,就像拘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一样。美联储,已经做好了第三次量化宽松是一切准备了,钱都已经印好了,只等议会,批准,提升债务上限,当天,当时,当分,当秒,就开闸放水,狂发2万亿崭新的钞票,淹死全世界,包括他自己,美联储的主席。


总而言之:第一次量化宽松,水淹到你的腰部,你觉得无所谓,因为没有达到要你命的最大限度;第二次量化宽松,水淹到你的颈部,你觉得问题不大,因为没有达到要你命的最大限度;第三次量化宽松,水淹没你的顶部,头发都看不见了,已经达到要你命的最大限度了,终于,沉下去,淹死了,这回问题真的大大大了,后悔也来不及了。嘿嘿。有人开玩笑说,赶紧学游泳,学狗刨啊,逃生去也。哈哈。


毛主席说,“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必定要报”。

美帝的国债气球,吹到一定程度,超过最大限度,必定要吹爆。美帝,在劫难逃。


2011年06月11至12日,万邦来朝,北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4楼乾元

呵呵,我发现万邦来朝是个特喜欢码字的

建议给个安慰奖


不过文章内容实在太烂

别人讲故事打比方,都是为了用简单化的语言讲解复杂问题

你是把简单问题用复杂的语言表述出来

有点危言耸听了吧

6楼准芯

人家码字死脑细胞,你的看着就死脑细胞。不过还是要顶。有些问题故意隐晦其实已经明确,不说清楚罢了。免得有些自以为是的乱喷。

以后也扯这种蛋!狗不乱叫。

7楼准芯

作为多数中国百姓是没有欠债过日子的习惯,而是把有限的资金存进银行。为啥?没有超前消费的观念,老祖宗留下的生活哲理。另一个就是欠债睡不好,心里没底。所以勒紧裤腰带也要先还债。这说明什么?说明百姓普遍不具备不良资产,而这段朽木主要源自商业上的运作。这又说明什么?说明绝大数的百姓都安于现状,不会过多诉求渴望不可及的东西。也就是说国家任何决策只要不影响到普通百姓的民生民计就不会有问题。而美国正好相反,百姓和财团利益决定决策层的命运。不信走着瞧!


现代寓言故事,紧扣国际时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