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弃核法国受益


上月在参观位于法国北部的全球第五大核电站——格拉维林纳(Gravelines)核电站期间,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重申了法国对核电业的重视。他宣称,有人在福岛核事故后对核安全心存恐惧,这是一种“中世纪的”和“非理性的”心态。萨科齐并没有具体点某个人的名字,但人们很容易就能猜到他在指谁。

这决非萨科齐第一次炮轰德国核能政策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别忘了,他曾拒绝西门子(Siemens)收购法国核能集团阿海珐(Areva)部分股权的请求,只因为当时德国暂停了核能开发。

默克尔现在决心更进一步。上周,她突然决定,在2022年之前关闭德国所有核电站。而就在仅仅9个月前,她还决定推迟关闭该国的17座核电站。这一逆转不仅让法国、也让其它许多工业化国家错愕。

对这些国家来说,默克尔此举之所以出人意料,有以下几点原因。首先,对于这样一个突然的180度大转弯,除了将其理解为一种民粹主义政治手段,似乎很难再找到其它合理的解释。其次,这种做法显然完全没有考虑这一切对于德国的较长期前景意味着什么。宣布将可再生能源比重增加一倍,宣称这将使自己处于绿色革命的最前沿,这都不是什么难事。但实际操作起来,实现这一目标的代价将十分高昂,充满风险和高度不确定性。

专家们基本上一致认为,鉴于可再生能源尚未采用主流技术,如此大力度地发展可再生能源,将推高用电成本。在等待绿色革命见效期间,德国将被迫从邻国法国进口越来越多的电,用户也必然会看到电费暴增。据法国官员表示,仅在4月一个月,德国从法国进口的电量就增长了43%,用电成本增加约6000万欧元(合8660万美元)。

所以说,如果默克尔打算靠在核能问题上突然变卦来牟取短期政治利益,那她很可能会发现,这最终会给她本人、她所在的政党和她的国家带来异常高昂的代价。

还是得为默克尔说句公道话——德国的情况确实特殊:绿党(Green party)的势力颇为强大,而德国舆论也从未对核能热心过。事实上,这一国情可谓与其它国家截然相反。民选政治家逆民意行事,显然存在一个限度。

但默克尔也应该清楚自己面临的潜在风险——她是如此迅速地放弃了一座本可帮助德国通向更可持续、更环保能源政策的“核桥梁”。无论德国会因这一决定面临怎样的中期经济挑战,整个欧洲将要因此而面临的问题都更为严峻和紧迫。

日本资深外交家、总部位于法国的国际能源机构(IEA)的总干事田中伸男(Nobuo Tanaka)警告称,德国特立独行的核能政策,会破坏欧洲各国之间彼此相连的电网的稳定。“这不只是德国的问题,这是整个欧洲的问题,”他说道。

最终,德国不仅要从邻国进口核电,还得进口更多的天然气(基本是从俄罗斯进口,由此变得更加依赖该国)、煤炭和石油。这将不可避免地推高其它所有国家的能源价格。因此,德国的单边决定不仅会影响德国工业的竞争力,还会影响整个欧洲工业的竞争力,而欧元被高估(至少对美元如此)本身就已对欧洲工业构成了压力。

这也暴露了缺乏统一能源政策的欧洲的一个明显弱点。德国能够单方面做出这样一个决定,哪怕这个决定有可能给其欧洲伙伴带来如此有害的影响——这一事实再次暴露了欧洲一体化计划的局限。的确,过去一年里,德国曾多次表现出将本国利益凌驾于整个欧洲的利益之上。

从某种意义上讲,德国这样做无非是为了获得应得的欧洲领导地位。不过,这样的决定似乎表明,德国正为了国内政治而牺牲自己的欧洲视野和领导职责。

从另一方面讲,如果法国敢于像自己宣称的那样坚持对核能的信念,为在该国东北部的彭里(Penly)建造第二座新一代EPR反应堆开绿灯,那么这也许会成为法国的一个小小的亮点。如果法国乐意拿出实现这一计划的庞大财力和政治意愿,它就有可能强化自己所扮演的欧洲核电厂角色,向那些不准备直面核挑战的国家输出电力。

本文作者为英国《金融时报》驻巴黎高级记者

译者/陈云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