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风起云涌斩巨蛇 第十三章 风起云涌

一枝秃笔 收藏 0 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size][/URL] 韩淮楚回到陈城时,战争形势已发生急剧变化。义军主力,便由那陈胜视之为“王子成父”的右将军周文率兵出颖川,聚师二十余万,兵车千乘,一路高歌奏凯,拿下颖川,直杀到秦国壁垒函谷关前。 另一支劲旅,由左将军武臣率领,大司徒邵骚为护军,渡白马津北,经略故赵之地。三晋盟盟主张耳,亲赴赵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


韩淮楚回到陈城时,战争形势已发生急剧变化。义军主力,便由那陈胜视之为“王子成父”的右将军周文率兵出颖川,聚师二十余万,兵车千乘,一路高歌奏凯,拿下颖川,直杀到秦国壁垒函谷关前。

另一支劲旅,由左将军武臣率领,大司徒邵骚为护军,渡白马津北,经略故赵之地。三晋盟盟主张耳,亲赴赵地,联络赵国亡国君臣,以作接应。沿途便有原赵国贵族后裔及地方长老纷纷响应,诛杀秦廷长吏,献城来投。一路上不费吹灰之力,攻下赵地十余座城池,聚师十万有余。

韩淮楚的老朋友,丐帮帮主吕臣,此时已离开了陈城,随前将军葛婴攻打原楚地九江。

三支劲旅如三枚利箭,从陈城向外辐射开来,秦廷占领的山东六国故地,立即引起了剧烈的动荡。风起云涌,各地豪杰纷纷造反,兴兵反秦。

圣剑门人,以门中第二代弟子田儋为首,纠集原齐地贵族豪强势力,在狄城扯旗造反。那田氏本是齐国王族,在齐地威望甚高,齐人纷纷响应,更有圣剑门弟子相助,短短一月,已尽陷齐地,自立为齐王。

而陈胜派往齐地的大将周市,遭遇到田儋率领的齐军,一战即溃,料不能敌过在齐地势力根深蒂固的田儋,只好引兵退回。


陈城王宫后花园内,百花齐放,一片葱茏。一座一丈余高的假山,玲珑剔透。假山旁一波小池,涟漪泛碧,浮光跃金。

黄罗伞盖下,张楚王陈胜正穿得一件衮龙便袍,坐在棋桌旁,和棋待诏虞芷雅对奕。

自从墨家弟子引众来投后,众儿郎均被派上了战场。墨侠者精通攻守战械者不乏其人,烽火战场正是他们的用武之地。虞芷雅的兄长虞子期,也随葛婴部去了九江。

独有这旷世佳人虞芷雅,陈胜却别有用心地留在了陈城,美其名曰:战场厮杀是男儿之事,虞姑娘一介女流,怎好抛头露面,在那战场血拼。

他又称颂虞芷雅棋艺高超,云寡人欲向虞姑娘学习棋艺,便降旨封虞芷雅为“棋待诏”之职,随时入宫来为他教棋。

对于这个旷世美殊,陈胜早已垂涎三尺,恨不能立即纳她入宫为妃,据有这身出尘脱俗涎玉沫珠般的娇体。可虞芷雅云:暴秦未除,安知陈王能不能成就大业?待攻下咸阳,伸大利于天下,再作论处。

食色性也。陈胜自幼吃苦,尚未立室。自从立国封王之后,对于美色的渔猎,几近疯狂。后宫之内,短短数月,已纳美人三十余名,每夜纵情欢娱,通宵达旦,只想将这几十年来未享受的艳福,好好补偿。

但这些庸脂俗粉,又怎及眼前这位佳人?

他欲纳虞芷雅为妃,奈何这美人出言婉拒,令他无计可施。

纵能强得美人之身,而不能收美人之心,又有何趣?

待到右将军周文攻下函谷,直捣咸阳,也不怕她推托了。到时水到渠成,美人身心俱归于寡人,一何快哉!

于是他便借口向虞芷雅学棋,隔三岔五宣她进宫对奕,只为一睹美人殊色,赏心悦目。


一宫女呈上一盘糕点,色作杏黄,莹润如脂,陈胜道:“这是膳房特做的菊花粟子酥,虞姑娘且品尝之。”

虞芷雅欠身道:“芷雅乃墨家子弟,食居简朴,多谢陈王美意,芷雅此刻不觉饥饿,暂不欲食。”

对于陈胜的一番心思,虞芷雅早已了然于心。入到宫来,她便处处提防,茶水瓜点,滴口不沾,惟恐陈胜在其中动了手脚。

她奉师傅钜子之命,来相助陈胜,铲除暴秦。不料陈胜竟垂涎她的美色,叫她好生为难。

那陈胜的品貌,对比如人中龙凤的韩信是差得太多,嫁于此人为妃,非她所愿。

但陈胜已手握数十万大军,拓地千里,成为一方霸主,西征大军,剑锋直指函谷关,眼看便可拿下此关,攻占咸阳。

不知这陈胜,是否真能铲取暴秦,伸大利于天下,成为盖世英雄?如真是那样,自己以身相许,也不委屈了。

陈胜见虞芷雅拒食美食,心中悻悻。“你对寡人倒是处处提防,早晚有一天,叫你心甘情愿投怀送抱。”

正自暗想,忽有内侍来报,云上柱国蔡畅求见,陈胜便宣,“传他进来。”

上柱国蔡畅,本上蔡名士,深怀韬略,因秦二世不仁,辞官避乱于陈县乡下。陈胜攻占陈城之后,免不了招贤纳士,网罗人才,闻得蔡畅贤名,便登门相请。蔡畅初不欲出,陈胜拜请与语道:“公若助我,如齐桓公得仲父也。”蔡畅感恩,便出山相助,陈胜赐号房君,封上柱国,官同丞相。那战无不胜的右将军周文,便是蔡畅引荐。

蔡畅入内,陈胜停下奕棋,问道:“蔡爱卿入宫有何事启奏?”

蔡畅奏曰,“老臣此来,实为禀奏前线战报。”陈胜对于前线战事,甚是关心,便道:“快快说来。”蔡畅道:“前线战事,实是一喜一忧。”陈胜问道:“何喜何忧?”

蔡畅道:“喜的是假王已用参将韩信之计,攻下了荥阳。”

虞芷雅一听“韩信”二字,妙目骤睁,凝神细听。

韩信已去荥阳战场月余,未有任何音讯,此番忽然传来他的消息,虞芷雅是又惊又喜。

陈胜便追问情由。蔡畅说道:“假王纳韩信之计,让韩信入城取得李由手迹,伪造李由和我军私通的文书,入咸阳行反间之计,那奸臣赵高便唆掇秦帝胡亥,将李斯腰斩于市。李由闻讯,弃城而逃。部将献城归降,我军兵不血刃,得了荥阳。”

陈胜喜道:“那韩信果然胸有韬略,不错!确实是难得的帅才,寡人必当重用之。”

虞芷雅闻言,芳心暗喜。

陈胜又突然面现忧色:“这么说来,假王得了荥阳数万守军,手握军力岂不更盛?”

原来陈胜对于一起揭竿造反的吴广一直心怀芥蒂。那吴广虽然看上去忠诚恭敬,可是礼贤下士,在军中威望极高。大泽乡起义的一帮老臣,很多是冲吴广而造反的。

陈胜当初便只派给吴广三万军卒,让他去啃荥阳这块硬骨头,对付秦国名将李由。不料吴广军队,如滚雪球般一路壮大,到了荥阳,已聚有十万大军。

陈胜原想吴广纵能拿下荥阳,和李由一番血拼后,也会元气大伤,兵力折损,可如今吴广竟兵不刃血地就占领了荥阳,还平添了数万荥阳守军。

而此时,义军精锐尽派往战场,陈城守军已所剩无几。若吴广心有异心,忽然挥戈杀回陈城,如何能敌?到时自己为吴广所杀,以他在义军中的声威,定可取而代之。

纵然他念及义气,不来攻打陈城,只须凭手中的十余万大军,便可拓地称王,到时如何能制?

当初派吴广攻打荥阳原是上柱国蔡畅的主意,他们二人君臣一心。蔡畅看到陈胜脸色,已知他心忧何事,乃道:“吾王可是担心假王尾大不掉?”陈胜点头道:“爱卿有何办法牵制假王?”

蔡畅便道:“假王帐下诸将,可有吾王心腹?”陈胜想了一想,说道:“那田藏是我老乡,与我私交甚好。”蔡畅道:“可修书一封,让他密切注意假王动向。若有异心,当可奉吾王诏令,杀而代之。”

陈胜悦道:“爱卿所言甚善,卿且替寡人拟一密诏,派往荥阳。”

他顿了一顿,问道:“喜事已奏,不知忧从何来?”

蔡畅奏道:“前线裨战召平密报,前将军葛婴经略九江,攻克新阳,派署部将吕臣镇守,自个引军溯江而下,一路告捷。”

陈胜不禁惑道:“这是好事,怎会有忧?”蔡畅望了陈胜一眼,犹豫一下,接着奏道:“前将军兵至东城,和楚王后裔襄疆相遇,二人曾是旧识,葛婴一见心喜,便立襄疆为楚王。”

陈胜闻言大怒,手一挥,将那枰上棋子掀翻在地,“匹夫竟敢叛我!”

那葛婴原是符离人,身长八尺,面如古铜,素以勇力名闻山东,因犯秦刑逃难蕲地,闻陈胜举兵,遂来相投。陈胜见他相貌堂堂,武艺高强,便封他为将军,委以重兵。

不料他竟背叛自己,立了楚王!陈胜一闻之下,不由雷霆震怒。

蔡畅便奏道:“吾王稍怒,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吾王还须拿定对策,除去葛婴,收回军权要紧。”

陈胜问道:“爱卿有何良策?”蔡畅道:“葛婴帐下邓宗将军乃是吾王心腹,可密诏他暗中下手,诛杀葛婴,提襄疆人头来陈城,若有召平相助,大事可成。事毕许他加官进爵,统领葛婴部曲,他自当尽心竭力,以报吾王。”

陈胜颔首道:“卿言甚善,就依爱卿之见。”

蔡畅又奏道:“还有一事,为臣不知当讲不讲?”陈胜道:“爱卿但讲无妨。”蔡畅便说道:“臣闻有吾王乡邻故人来投,被吾王委以官职,授以厚禄,可有此事?”

陈胜满不在乎说道:“确有此事,这些人皆是我亲朋好友,寡人如今富贵了,提携提携他们,也是平常,爱卿何以提起此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