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蓝迷彩 正文 第三章:丛林找水男学员颜面尽失

海狼愉乐 收藏 2 2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6.html[/size][/URL] 接下来的一周是军事地形学,三天理论三天实作,实作地点仍然在从化山区,只是这一次范围更大,要分区标绘出一百平方公里范围的重要地形地物。 地形学专家刘教授说:“发给你们的是十年前的草图,你们要实地查勘对照,这里是广东,十年的建设发展,变化有多大,等着你们的答案。” 经过五天休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6.html


接下来的一周是军事地形学,三天理论三天实作,实作地点仍然在从化山区,只是这一次范围更大,要分区标绘出一百平方公里范围的重要地形地物。

地形学专家刘教授说:“发给你们的是十年前的草图,你们要实地查勘对照,这里是广东,十年的建设发展,变化有多大,等着你们的答案。”

经过五天休养,李庆东的伤口已经结痂,他一颠一颠地到队长房间请战,被队长撅了回来。“怎么,你想让伤口崩开啊。老实在家留守。”

部队在从化某陆军训练场集合。出发前徐政委作战前动员。

“同志们,这次野外实地标绘,对我们来说就是一次实战考验,不但要高质量完成作业,还要亲身认识新农村,感受新变化。今年是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我看,这次野外作业就是一次很好的学习贯彻科学发展观实践活动,一举两得啊。同时,还要检验我们的野外生存能力。同志们要珍惜机会,一切从实战出发从难从严要求自己。特别是第五组,要把上次定向越野的内容融入今天的课程,第五组由苏副兼任组长。大家明不明白?”

“明白——!”

“大家对完成任务有没有信心?”

“有——!”

回答如山呼海啸。

“出发!”

苏副跑步过来,与第五组成员一一击掌,然后大手一挥说:“跟上!”

张亮、童俊、孟子非和陈英恬快步迅跑,五个人很快消失在丛林之中。

上山时,为保存体力大家放慢了脚步,气氛变得轻松起来。张亮大声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本来嘛,这组长该是我的,苏副你一屁股把我的官梦坐得粉碎。”

孟子非说:“凭什么说就一定是你的?充其量也是四分之一概率嘛。”

童俊说:“凭你块头大啊?”

苏副说:“别掐了,留口气也是保存体力。”

太阳在头顶上炙烤,连续爬过几座山头,大家的水壶早已见底。

苏副说:“遗憾,这个季节青黄不接,早两个月,荔枝龙眼吃不完,再晚两个月也成,碰柑桔子黄橙橙地挂满枝头,咋吃都成。”

孟子非认真地问:“不用钱吗?毛主席说:锦州这个地方有苹果——”

“——不吃是好样的!”大家齐声应和。

苏副无奈地苦笑道:“我就喜欢孟子非的认真劲儿。”

童俊说:“听说这里的砂糖桔出名,是不是特甜?”

陈英恬把脸仰得老高,骄傲地说:“哼,专家在此,问我呀。”

苏副说:“对,陈英恬可是本地人啊。”

“砂糖桔糖度高水分足,入口即化不留渣,哎呀,不敢想,那滋味……”陈英恬闭着眼睛尽情发挥。

“救命啊,我的口水都流出来了。”张亮捂着干裂的嘴唇,酸酸地乜斜她一眼,大声喊道。

陈英恬从自己的军挎里掏出一瓶水来,“大家分着喝几口吧。”

张亮喜出望外,说:“我咋没想到多揣一瓶呢。苏副,你先喝!”

苏副却伸手挡了,说:“谁都不能喝!”

孟子非说:“就是,这叫弄虚作假。”

童俊瞪他一眼,“又上纲上线,不就是一瓶水吗?”

苏副说:“别争了,野外生存也是你们的必修课。今天咱们看谁有办法找到安全卫生的饮用水。”

陈英恬生气了,“死脑筋,迂腐之极!没人喝我喝!”

苏副真诚地说:“你可以喝,真的!”

“why?为什么?给我个理由。”陈英恬瞪着苏副逼问道。

“第一,因为你不是陆战队员;第二,因为你是女——士……”

“请问,你们有没有女陆战队员?你——小看人!”陈英恬跳了起来,“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偏就不喝了。”

“见鬼去吧!”那瓶水在阳光里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飞入山谷。

大家面面相觑,这姑娘疯了吗?

陈英恬却两手一摊,优雅一笑,“好了,哥儿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找水。”

“找水!”

“来,加油。”五双手叠加在一起,“一二三,嘿——!”

两个山头之间的鞍部常有小溪,苏副带领大家向下攀爬。在密密的藤萝间猫着腰穿行,成团的花斑蚊子追着叮咬,竟有一只蚊子撞进了苏副的眼皮,眼睛顿时酸胀流泪。张亮粗手笨脚地上前折腾半天也没把罪魁祸首弄出来,童俊一把将他扯到一边,“庸者下能者上,英子,你上!”

陈英恬一手揽过苏副的脑袋固定好,一手轻轻提拉苏副的眼皮,然后,嘟起嘴唇凑上去……

这时,忽然白光一闪。

“咋回事?”

孟子非迅速收起数码相机,“没啥没啥。”

陈英恬倒是大方,“身正不怕影斜,你们就使坏吧。苏哥,感觉好些了吗?”

苏哥?没有听错吧?

苏副揉揉眼睛,声音里浸满糖分,“舒服多了,谢谢啊。”可一转身就拉下脸,对孟子非发狠,“呆子,立即给我删掉!”

童俊站出来搅和,“副队,别是此地无银吧?”

苏副还要争辩,被陈英恬挡了,她说:“对付流言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回应不申辩,不然就会被他们牵着鼻子走。”

张亮咕哝道:“蚊子不长眼,一等功臣也敢撞!”

苏副说:“看来,你们还是不渴。”

攀下一座石壁,一股异味扑鼻而来。苏副兴奋得猎犬一样,俯下身子前后观察一番,宣布重大发现,“这是一条野猪径,我们离水源不远了。”他从草丛里捡起一点东西用手一碾,送到孟子非的鼻子前,“闻闻,新鲜着呢。”

孟子非认真地凑上去,可劲儿一吸,“哇”地一声跳开,干呕起来。

大家问:“什么东西?”

苏副一本正经地说:“野猪粪呀。”

“哇呀,用心何其毒也,你报复我!”孟子非双手捂着胸口,做痛不欲生状。

张亮和童俊笑得人仰马翻。

陈英恬也笑了,笑得很妩媚很女人。她向苏副送去温柔一瞥,“电”得苏副顿时乱了方寸。他心里卟卟狂跳,嘴上支吾道:“你——你们,小人之心,我在教你们野外生存常识哩。”

果然,循着野猪径没下去多远,就在峡谷的乱石之间发现一个直径不足两米的小水潭,几只饮水的山鸡扑楞楞四散逃去。走近水潭,大家不约而同地呼出一口冷气。水潭周围散布着零乱的蹄印,水面上漂浮着几根灰白的羽毛,水底还有几团将散未散的可疑絮状物,水的颜色似绿又黄。

童俊趴近水面嗅嗅,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打死我也不喝!”

张亮用手一指,“看,还有蚂蟥在游。”

苏副说:“这样的地形地貌,很少有山泉水的,这个水潭也是雨水径流形成的,这么多动物都来饮用,说明它可以喝。如果在战时,看到水里面还有小鱼小虾,我们更是求之不得,你们说为什么?”

孟子非说:“说明敌人没投毒,它是安全的。”

苏副朝孟子非竖起大拇指,“完全正确,好了,可以取水了。”

大家都站着不动。

“怎么,有心理障碍?生存是第一位的,明白吗?我先来。”

苏副解下水壶,正欲灌水,被陈英恬拉住了。“别逞强,喝了会死的!”

陈英恬的声音饱含水分,双手紧扯着苏副使劲儿地晃。

孟子非吐吐舌头,“我晕。”

苏副嘴上说“没那么严重”,可身体却没挪窝儿,“如果在战时,放几个消毒药片,绝对是可以喝的。”

“也许吧。就是不知道你的消毒药片能不能杀死裂头蚴?”

“听都没听说过,什么东东?”

“一种寄生虫,两栖的蛇蛙都可能大量携带,只要它们光顾这个水潭,就可能留下虫卵。一旦虫卵进入体内会立即孵化……两个月前,此地有一农妇因常年头疼就医,结果从颅内捉出裂头蚴十几条,捡回一命,现在还在天天服药,消杀遍布全身的虫卵。”

大热的天,大家汗毛倒竖,直打冷颤。

见达到预期效果,陈英恬很得意。“别不信,说不定她就是喝过这个潭里的水呢。”

苏副抬头望望没有一丝云彩瓦蓝瓦蓝的天空,“老天爷,下点儿雨吧。”

张亮坐在树荫下,懒洋洋地说:“不就是一天嘛,怎么也扛得住,最好是坐着别动,保存体力。”

孟子非说:“反对,我们还有一半标图没完成呢。”童俊取笑他说:“呆子,你不会说那一半没变化吗?”孟子非说:“弄虚作假,我还没学会呢。”

“同志们,实战,实战,懂吗?”陈英恬挥着拳头,模仿着苏副的腔调儿说。“起来,跟我走,保证既能完成标绘又能找到水喝。”

“好啊,我们坚决拥护你!”三个男学员来了精神。

苏副急了,“什么,什么呀?遵义会议啊?她熟悉本地情况,最多算个好向导,组长还是我,这是动摇不得的!陈英恬,前面带路!”

“是!”

没走出多远,陈英恬就兴奋地尖叫,“看到了吗?前面的野芭蕉!”

三个男学员从北方来,不知道陈英恬一惊一乍地抽什么疯。苏副却懂,“嘿,最好的水源,冲啊!”

这一丛野芭蕉高大茂盛,茎干粗壮,每一片叶子都油光发亮。苏副“唰唰”两下扯去几片老叶,光滑鲜嫩的根茎暴露无遗,用匕首环茎轻轻一转,一大片叶柄握在手里,清亮的汁液顺着刀口滴滴答答的淌下来,一股嫩黄瓜般的清香扑鼻而来。“来,英子,给大家做个示范。”

陈英恬接过叶柄,贪婪吮吸。

几个家伙喉咙冒火,没等苏副下令,早已向野芭蕉扑去。苏副笑道,“没出息,一棵芭蕉最少也能倒出七八斤水来,有点儿男子汉风度好不好?女士优先嘛。”陈英恬慎怪道:“都把我当成试验小白鼠了,还说女士优先呢。”苏副使劲儿“电”她一眼,“哼,狗咬吕洞滨。”陈英恬的脸瞬时通红,转过身去,佯装没有听见。

张亮捧着一段干干净净的芭蕉心呈上来,“女士,请慢用。”

陈英恬乐享其成。

苏副夸道:“像条汉子。英子,把水壶拿来,小童,负责装满。”

童俊不敢怠慢,接过水壶说:“乐意效劳。”

喝饱了,几个水壶也都灌满了。陈英恬说:“前几年和爸爸上山疯玩儿,野芭蕉就是我们的水壶。野外生存,我比你们早。”

孟子非感慨,“生活是最好的老师啊。”

陈英恬来了精神,“这一次是找水,下一次如果真的野外生存,我们一齐找吃的,别看现在青黄不接,跟着我保证饿不死。”

孟子非又闭着眼睛背诵道:“毛主席说:锦州这个地方有苹果……”陈英恬摇摇他,“哎,醒醒,放心,我没打老百姓的主意,纯野外生存,懂吗,哥儿们。”

苏副摇摇头说:“这是不渴了,又掐上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