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的金达莱 正文 二、冷漠地复仇(3)

尹琦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size][/URL] “老常,你家里怎么样了?”我问。 “唉!我一光棍,父母双亡,有个屁家啊!你呢?”常志德叹了口气。 “我?我父母现在在重庆,倒还安好,有个妹妹叫沈文,现在在北京念书,还有个弟弟沈华在父母身边,他们的日子倒还过得去。”我回头说:“老常,你也三十几岁了,找找人弄个媳妇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0.html



“老常,你家里怎么样了?”我问。

“唉!我一光棍,父母双亡,有个屁家啊!你呢?”常志德叹了口气。

“我?我父母现在在重庆,倒还安好,有个妹妹叫沈文,现在在北京念书,还有个弟弟沈华在父母身边,他们的日子倒还过得去。”我回头说:“老常,你也三十几岁了,找找人弄个媳妇吧!”

他苦笑:“找媳妇?我还想呢!可你看我这历史,根不正苗不红的谁愿意嫁给我呀。”

“我说,哥们儿,那你也别灰心啊!昨天咱俩至少立了个一等功,那到时候不坐地升三级?呵!战斗英雄唉!姑娘们不争着要你?改天我帮你找一个!”我笑了。

他也笑了:“你小子,自己还没解决呢,先张罗起别人的事儿了!”

我们渐渐从队伍前面落到了队伍的后方了,我们俩依然在叨咕着。

“老常,说说你以前的事儿。哎!我不跟别人说,咱俩是生死之交嘛!”

“嗯……臭小子。好吧!你想听哪一段?”

“从头说,咱慢慢唠,还有两个小时行程呢!”

“那好吧!”常志德又掏出了那盒从死人身上翻出的烟,点上了一根。“我老家在山东那片儿,刚出生时赶上招兵打仗,俺爸让拉丁的抓走了,后来说是死了。俺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娘得肺痨也死了。俺埋了娘去入了胡子,在山上混了三年。山下的保安团来打了五六次,次次失败,我杀的第一个人用的是老套筒,是一个小兵。后来有一年他们以每人赏十块大洋招安了我们,我们就编进了保安团。又过了几年,小日本儿来了,我们那个团长是个完蛋货,才见个人影就打了白旗,这样我们又入了个什么狗屁皇协军,我们又干回了老本行,打闷棍、绑票、劫富人,一个个都发了财。这样到了四五年,眼看小日本儿要玩完了,不能陪他们一起去太平洋喂鱼呀?兄弟们一合计,干脆反了。驻在我们那县城的日本兵才一个小队,干嘛打不起?我们一夜间杀光了所有日本人,这叫……什么起义,反正国民党来了,高高兴兴地进城给我们一个番号,咱也国军了。我在那夜杀了十几个鬼子呢。后来国共开战,我们团开往徐州。我们团长又想起义,可惜国军早派了督察官,一枪毙了我们团长,又毙了所有营长。这日子过不下去了!我们又反了,抓住那几个督察官一通乱枪解决了。其实那团长我们早已经烦透他了,我们把军装一脱,一边喊着‘王八团长、犊子督战’,一边向共产党这边来,又一个起义。后来抗美援朝,我们被分散到各个部队,那‘泥鳅’是我的伙计,当胡子时就认识的,就是这盒烟的主人。我跟你说,你猜我曾经最擅长干啥?猜不出来了吧!就是——一声令下前进,第一个冲出去,然后倒在地上装死,等快打完了再站起来接着冲。所以说我可算是一个老兵油子了!”

我们俩会心一笑,加快了步伐又追到了队伍前头。

“说说你的经历吧!”常志德突然说。

我清了清嗓子:“我呢?我去年入的伍,年初的时候杀过两个美国人,再就是之后的几场战役杀了能有二十来个吧。”

常志德有些疑惑了:“你的枪法挺准的,谁教的?”

“入伍训练时教官教的啊。”

“放屁!就他们教出来的犊子兵让他打个人屁,他妈都放不响一个!”

“我真的是教官教的,入伍前我没摸几下枪。”

“那就怪了……”常志德正在说着,尖兵回来了:“报告!前方有一辆坦克,但距离太远分不出是什么型号,哪一方的。”

常志德对我小声说:“这回我可不能当兵油子了,这是咱自己的兵了,少一个我心痛啊。”接着他大喊:“部队停止前进!沈连副,带个人去侦察一下!”

“是!”这是我第一次以下级对上级的身份与常志德对话。

“马翔天,跟我来!其他人原地休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