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豹 正文 007 再打羊淀儿沟之一

古道清风 收藏 3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


直到这时,鬼子军曹总算明白今天自己这是鸡蛋碰上了石头,来硬的显然是不行了,便慌忙组织剩余的鬼子、伪军向后撤了五、六十米,他命令伪军在前、鬼子在后,又展开了攻击姿态,以便等待援军的到来。

“嘿嘿,这可是咱们的碟中菜喽!”见此情形,纪中祥兴奋起来,那蔫不拉叽的“蔫”劲儿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只听他高声叫道:“这距离正好,弟兄们!快把盖天叫给这帮小免崽子们上上。”

“停!停!”不知什么时候支队长、政委和参谋长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

“停?”蔫不拉叽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如果不是上下级关系,他一定会问:发什么神经?大冷的天,发高烧了?

“停。东西搬得差不多了,东阳城鬼子的援军差不多该到了。你们听着,炮队向姑娘岭隐蔽撤退;野狐狸领着你的人,跟这帮瘪犊子们玩玩藏猫猫去。记着,火力不要太猛,再派几人去把那几辆汽车都烧了。等鬼子援军一到,就利用你们这身便装,要装成不堪一击的样子——哎,对了,汽车上还有些东西那是给你们留的。——等敌人援军快到时,除武器弹药外,你们要满天满地的乱扔东西,包括你们的那些破衣烂帽,就像一群乌合之众、尥着蹶子四散逃跑,越乱越好,越没有章法越好,谁乱成像找不着窝的兔子,我就给他记功。等摆脱了鬼子的追击后,到姑娘岭集合,我在那里等你们。”曾豹语气坚决、快速地下达命令。

“我一顿盖天叫······”纪宗祥看着沟底下那些乱了窝的鬼子、伪军,有点儿舍不得,挺遗憾地说道。

“少废话, 执行命令!”

“是!”

鬼子的援军说到就到,他们乘着装甲汽车,在茫茫的雪地上,快速地追逐着前面那些穿着五颜六色的服装,拖着大小不等的各色包袱,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四散奔逃的打劫人。鬼子的那个中尉指挥官在望远镜里清清楚楚地看见,雪地上有两个年轻的中国人,一个戴顶礼帽,另一个光着脑袋,他们将枪扔在一边,正在撕扯、争夺着一个包袱,那包袱里的东西,显然是刚刚抢到手的。

他命令装甲车向那两个中国人冲去。

装甲汽车所载的机枪“哒哒哒”地叫着,车轮扬起的积雪,在半空散开,扬扬洒洒四散飞舞。装甲汽车转眼间便冲到了刚才两个中国人争夺东西的地方,只可惜,他们还是晚到了一步,两个中国人离树林子太近,已经钻进了进去不见踪影,不知所向。留在地上的是一支山里人用来打兔子的火枪,从破损程度看,谁也闹不清楚它还能不能用;再有的就是那个被撕扯得有些变样的包袱皮,里面包着两套军服和几听日本罐头——显然,这是他们刚抢到手的东西。

“呸。”鬼子中尉看着地上东西,厌恶地啐了一口。他抬起头,望着不远处那因积雪覆盖而显得灰蒙蒙的山峰,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鄙夷的字来:“土匪!”

冬天的天本来就短,再加上阴天下雪就越发显得短了,刚才几十米外的树林还模模糊糊的,转眼功夫就全都躲进了漆黑的夜幕之中,只能听见山林树梢在寒风的蹂躏下发出的那无助而又无奈“呜呜”的哀鸣声。

姑娘岭下,黑暗中,曾豹蹲在雪地上,一声不吭地抽烟,人们借着雪地的反光和他手里夹着的一明一暗的烟头,隐隐约约地能看出他那一脸严肃的表情。

“报告支队长,各部都回来了,已经集合完毕,等待你的命令。”支队张参谋报告。

曾豹“嚯”地站了起来,大声命令道:“命令部队,返回羊淀儿沟,要快!”

“啊?”黑暗中,虽然看不清张参谋的脸色,但这一声“啊?”还是流露出他的吃惊。

“执行命令!”

“是!”

“周政委。”曾豹向前迈了几步,来到周志东面前:“你跟老郝把东西都押回去,我和参谋长再在羊淀儿沟干它一家伙。”

军事出身的周志东稍稍扬了一下头,立马心领神会:“好,那我就先回去,和老郝俩把酒菜和烫脚水给大家伙儿准备好。等着你们胜利的归来。”

“支队长,你这是······”身为参谋长的何坚,虽是科班出身,也看出支队长和政委这一对默契配合必有妙处,可他怎么也想不出个就里来,职责所在,容不得他不问,但刚到这里,问多了又觉得不好,所以话刚开了头,便收住了。

曾豹走上前去,扳着何坚的肩膀说道:“你的心思我明白。我敢说,不明白的不止你一个,咱们的不少干部恐怕也不明白,没关系。走,咱们一边走一边唠,顺便也说说这兵该怎么布。”

风雪交加,天气奇寒。部队自出发以后就没吃过一口热食,现在,再让这些又冷又累饥肠辘辘的战士们来个强行军,回到羊淀儿沟去,别说战士了,就是干部中也有不少心存怨言,只不过军令已下,大家伙儿不说而已。

独立游击支队又返回了羊淀儿沟。战士们又重新卧在沟帮子两侧的雪窝里,过了一会儿,长时间在雪地里急行军已经疲惫不堪的他们,又被寒冷、饥饿所啃噬着,不能、上级领导为了不使他们被冻坏,也不准他们睡过去,渐渐,有些战士不但觉得身上麻木,连自我意识也被这冷和饿肢解了,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提一提精神,打嘴仗就成了济世良方。.

“他奶奶的,这熊天能冻死人,不让喝两口酒暖和、暖和身子也就算了,还连口饭也不让吃,就又下了个什么鸟命令,让咱们连滚带爬地跑回来再趴在这黑咕隆咚、透心冰凉的雪窟窿里,真他娘的受不了。”

“从昨晚到今晚两个对头黑,我他娘的就啃两个冻的比石头子儿还硬的窝头,这肚里早就前墙贴后背、鼓声咚咚了。”

“小鬼子都吃两回亏了,还能再来咋地?得瑟,就是一个瞎鸡巴得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