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藏南!要统筹兼顾!

藏南军事冲突可能性与利弊分析


中国和印度政府能在藏南打起来吗?笔者认为,双方打起来的几率是很小的,但是局部小的冲突可能会发生,甚至这些小的冲突会引发大的战争,这种可能性不排除,关键是看决策层对战争机会的把握。


1986年至1987年中印局势紧张,当时印度鹰派陆军参谋长克里希纳斯瓦米•桑搭吉上将,自认为印军已同1962年时完全不同,现在印军不仅熟悉地形,而且装备有大量的运输机和作战直升机,可提供给养、支持地面攻击。按照他的设想,如果中国军队像1962年那样发起反击,印军就可以利用新式装备“围歼”以轻装步兵发起进攻的中国军队。桑搭吉甚至计划一旦战争爆发,印军可进入中国西藏纵深作战,将战线推进至雅鲁藏布江一线。印度的挑衅激起了解放军的强烈反应,在对越自卫还击战的同时,解放军对印打击部队已进入集结地域,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军事危机还都是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了。


其时,1987年我们失去了收复藏南,逼印划定边界的最佳机遇期。当时我国正在对越作战,而且印度与越南也签订了带有军事同盟性质的军事条约,两线作战困扰着我们。但是当时国际局势对我有利,苏联深陷阿富汗战争,美军处战略守势,并利用中国做战略前出试探,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也在推行其新思维并激励与中国改善关系,这样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我们没有很好地利用起来。加之我们忽略了我们对印作战是在核威慑条件下的常规战,战争发起后我们想怎么打就可以怎么打,而印度就不行了,那时他没有核武器,它只能是有限纵深的战斗。


加之当时印度核武研制正是关键期,如若我们抓住时机就可以对其核研制基地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就可以制止其核武器的研制,那么今天我们就没有如此之大的威胁了。对我们对印度的战术行动,因是印度挑起的,当时的美国,甚至印度的友好国家苏联恐怕也不会有过激的反应,加之当时美国与苏联正在冷战时期,印度还是苏联的盟国。这样一个战略机遇期,我们失去了。当然这只是笔者的一点看法。


中国政府一直强调要通过外交谈判的方式解决领土争端,这充分说明中国不希望与印度开战。而印度政府也一直在澄清印度媒体关于中印边境事态的不实报道,但是印度穷兵黩武,频频往藏南调兵,甚至政府高官言行表里不一,前一段时间印度专家撰文称,为阻止中国在雅鲁藏布江上修建水坝,印度不惜一战,综合印度政界、经界、军界等言论,就给人以费解,在他们心里,早就应该打中国了。可是真正进入战争行动,他敢吗?回答还是否定的,就说在雅鲁藏布江上修建水坝,当中国将雅鲁藏布江建水坝的消息公布出来,那些力主大战的各派也集体沉默了,从中可以看出,印度媒体在战争叫嚣上是不遗余力,但是印度政府还是清醒的,他们在不断地澄清着不实报道,表明印度政府不愿与中国开战,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印开战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


中印开战,对中国来讲,就可能失去发展的最佳战略期,战争会延迟中国崛起的速度与质量,很可能从世界性大国沦落为地区性大国,而印度的经济和军事必将遭到极其沉重的打击,进而美国会对印度半岛乃至印度洋形成绝对控制。这种结果,中国不希望看到,而印度也不希望看到。所以目前中印之间爆发战争的几率很小。


从双方的战略态势看,我军事部署成纵深梯次配置,全局上突出快速机动与纵深分割打击,主动性较强;从局部分析,印度在中印领土争端的西线处于绝对的战略劣势,印度新德里距离中印边境太近;在中印边境中段,印度处在被分割的战略态势之下,如战争爆发,我解放军可从亚东方向,纵深切下去,利用孟加拉和尼泊尔的狭窄处将印度东北部彻底分开,这一态势是印度最为害怕的;在中印边境东段,印军优势较大,但地形不利使它的优势发挥不出来。加上我青藏铁路通车,墨脱公路即将通车,战略反应与后勤保障效率大大提高,再有我海军在印度洋的威慑,中国的综合实力和军事优势远超印度,这就决定目前印度不敢与中国开战。


目前,双方都不想开战,维持一种现状,但是拖下去对我们是不利的,拖的结果只能是双方的一种妥协。从中苏、中越划界情况分析,拖的可能性很大,在外交上达到某种切合点后,双方可能都会作出让步。


中国如何应对藏南危机


笔者认为,现阶段是最后的战略机遇期了。应当抓住这一时机,在外交政治解决前提下,设出谈判底线,以军事手段保障促使谈判向有利于我方的条件转化并实现,如印不交出藏南,就要善抓时机对其军事打击。总体思路是:在藏南问题上不再退缩,以和平解决为前提,抓住时机,增强打的观念,树立打的信心。


当然,从国家战略层面讲,藏南问题的解决还要从国家战略的高度考虑,要抓住三个中心,即:巴基斯坦、伊朗和缅甸。这就是说藏南问题的解决,要放在中亚及南亚次大陆大的战略格局下去考虑。巴基斯坦、伊朗和缅甸是中国未来的战略通道与资源,是国家发展的生命线,中国要前出印度洋以西地区,绝不可能受制于马六甲水道,绝不可能把自己的生命线交在自己所不擅长的海洋之中。所以在军事布局当中,部署要得当,海军要加快装备新式舰艇,确保制海、制空权取得。


从区域军事战略角度看(考虑到兵力部署、战略迂回阻断、战术外科清除、战斗编成、火力配系、空中协同、第二战场开辟与打击区域等等为敏感话题,笔者一只谈一些概略思路),藏南问题解决应放在中印边境中线一劳永逸地解决与印度的纠纷问题。在兵力部署上,实行攻防一体纵深部署。在战术手段上,采取中间突入,分割印之东西,从亚东方向纵深切下去,将其东北部彻底割裂,一来造成关门打狗之势,二来围点打援,迁灭其有生力量。同时,西线佯攻,东线助攻,视战争需要还可以开辟第二、三战场。(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