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烽火燎原 正文 16、再添一把火

muyiyuewenwu123 收藏 2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3.html[/size][/URL] 西北马氏军阀,发迹于清朝末年,靠帮助李鸿章镇压“回乱”而兴起,效忠过北洋军阀,后又投奔西北军,最后投靠国民党,当然这些是站在二十一世纪从历史角度来了解的,不过不管马家军投靠哪一方,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确保马氏家族对西北的统治,其自身利益不受损失,稳坐“西北王”。由此马家军又是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3.html


西北马氏军阀,发迹于清朝末年,靠帮助李鸿章镇压“回乱”而兴起,效忠过北洋军阀,后又投奔西北军,最后投靠国民党,当然这些是站在二十一世纪从历史角度来了解的,不过不管马家军投靠哪一方,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确保马氏家族对西北的统治,其自身利益不受损失,稳坐“西北王”。由此马家军又是一个比较独特的势力,对外宁马和青马可以合力对外,历史上“三马拒孙”既是马步芳、马鸿逵、马鸿宾这三马,为了打击孙殿英这个流氓军阀借到西北屯垦之名,欲占据甘肃的一场战役,最终马家军获胜;除了对外的合力,家族内部为了扩大势力,争夺权势,又不断争斗,历史上马步芳就是在打败了马仲英后占领的甘肃。

1925年2月,农历春节刚过没多久,马鸿逵、马鸿宾兄弟二人为了扩大其势力范围,而发兵与马步芳马步青在甘肃金昌、张掖激战,意图先将势力范围扩大到张掖,与青海的马步芳之父马麒分治甘肃。

在得到杜方顺送来的两军交战简报后,杨国栋三人都轻松不少,一来可以有时间精炼部队,二来两马势力相争势必会造成两方实力地削弱自然对自身会更安全一些,杨国栋急招杜方顺尽快赶回来详细汇报两军交战情况。

杜方顺双手喷着茶杯,边暖着手边介绍道:1925年2月7日,马鸿逵、马鸿宾二人出动约一个师的兵力,,其中有一个骑兵旅,两个步兵旅,由马鸿宾任督军兼指挥,从与甘肃交界的北山地区入甘,三个旅成品字形向金昌方向推进,在嘉峪关和张掖之间的许三湾附近遭到马步芳率部顽强抵抗,因当时马步芳兵力不足一个旅,虽抵抗顽强,也只是起到了迟滞敌人的作用,马麒派大儿子马步青带领一个师火速增援,此时马步芳已经向金昌方向撤退,2月20日马步芳、马步青在离金昌约30公里的芨岭会合,马步芳的部队只剩不到一个团,马鸿宾在损失约一个旅的兵力后占领了张掖,并将兵力直抵山丹,在山丹和芨岭之间组织起了防御,马鸿逵又增派一个师火速赶来增援,2月25日援军已到达张掖,两马双方在山丹和芨岭之间互有攻防的展开激战,并在口水仗上互相指骂,至3月3日将战线稳固在了芨岭以西20公里一线,展开谈判,马鸿逵要求以此战线为界,双方部队再各退十公里,划分甘肃,并声称当年马步芳打败马仲英自己是出了不少力,帮了不少忙的,如今本应理所当然分得自己应得的利益。马步芳大骂马鸿逵、马鸿宾二人无耻,与兄长马步青联合呈报父亲马麒,要求将马鸿逵兄弟二人彻底赶回宁夏,恢复开战之前的态势,马麒已经批准。马步芳、马步青兄弟二人于3月6日向马鸿宾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宁马军队必须在3月25日前全部撤回宁夏。恢复原先各自管理范围,现在通牒已过去了5天时间,双方仍在对峙,马鸿逵不甘将以得手的张掖再拱手让出,在大骂马步芳眼睛后长、见利忘义、卑鄙无耻的同时,又直接同马麒联络,要求重启谈判,意图拖延时间,目前双方军队各只向后撤了三公里左右,仍然剑拔弩张的对峙着,战斗一触即发,只是谁也不愿意先挑起事端。在之前的一系列作战中马麒损失约一个旅,马鸿逵损失一个旅又两个团,目前情况就是这些。

怎么不打了呢?才损失这么点兵力就打不动了么?方黎明略带失望的说道。

大家分析一下双方继续交战的可能性有多大,方顺我们只是凭一些浅薄的历史知识对两马的认识,从历史上看青马的实力要大于宁马,名气和地位相比宁马也要打一些,从这一点看长战队宁马肯定不利,杨国栋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张凯远说:宁马此次作战背离自己势力范围,后勤补给上的压力也要远大于青马军队,马马鸿逵、马鸿宾两人原想以突袭拿下金昌造成既成事实,虽然已经完成在即,可在目前的对峙中,一万多人的粮饷给养众多补给的压力,会造成士气低下,战斗力下降,撤的可能性还是大过再战。

我同意凯远的分析,不过就目前的态势来看,虽然我们对宁马不是太了解,但是目前,马鸿宾已经占领张掖,在马步青不增兵的情况下,还是有一战的可能的,毕竟到嘴的肥肉再吐出来,是谁都不会十分情愿的,我的判断还会再战,但最终宁马会因不敌而撤退。杨国栋分析道。

我再补充一些,刚才国栋说的和大家说的都是凭掌握的历史知识的分析,两马的军队,青马的军队训练相对比较系统,因为其基层军官大多在宁海军官训练团受训,在战术素养、指挥能力上要强于宁马军官,宁马军官只有少数在此受训,大多数只是凭借一股彪悍的匪气来作战,虽有勇但缺乏谋略这也是宁马长久肯定不敌青马的一个因素。杜方顺补充说道。

综合上述分析,宁马必败,但是现在撤军对我们没有多大的好处,鹬蚌相争,我们作为渔翁必须要得到最大的利益。杨国栋总结说道。

头,你的意思是让两方继续打?方黎明问道。

不但让其打,而且要让其大打,要让两方军队在此次作战中伤到一定元气,黎明,特战队目前的情况如何?杨国栋问道。

老队员30余人,已经能够随行各种任务,新选拔的50余人 才刚刚训练不到两个月,只掌握了一些特种作战的技战术基础,论战斗力还达不到老队员的三分之一,你是不是想用特战分队再为两方添上一把火?我倒不担心伤亡问题,就怕一旦完不成任务,有人受伤被俘暴露身份,那样咱们偷鸡不成蚀把米,得不偿失,方黎明答道。

风险和收益并存,高风险就是为了有高回报,而这个风险对我们来说必须要勇敢的承担,事关我们以后的发展,值得冒险。张凯远坚定地说道。

我赞成凯远的意见,杜方顺说道。

我也同意凯远的判断和意见,兵在精而不在多,我们先围绕这个目标讨论一下作战方案吧。

最终四人讨论后决定由特战分队潜入到两军对峙之间,以双方名义制造事端和混乱,并伺机狙杀两方前线指挥官,方黎明的破坏两方后勤物资的计划,被改为相机破坏青马的后勤物资作为备用方案放在其次执行。

兵力安排为:原特战队人全部出动,并在新选拔的人中挑选成绩优异的20人加入其中,有方黎明和张凯远各带25人为一队,每队携带一部电台,确保通信畅通,将所有狙击步枪配到两队,另外为确保更好的完成任务,杨国栋给了张凯远和方黎明自主决策的权力,即战事紧急时二人可先行决定,过后再上报。

张凯远和方黎明散会后即选拔好了加入队员,开始准备相应的物资,第二天便出发了,昼伏夜行于3月19日便利用小股部队灵活便于隐蔽的特点,嵌入了两军对峙阵地之间,两队保持在3—5公里距离,由于两马双方谈判期间各自后撤3公里留出的中间地带为特战分队回旋提供了相当大的余地,通过电台沟通,两人决定先只对青马军队进行袭击,张凯远负责青马阵地右翼,方黎明负责左翼,都在阵地的末端,作战后即向敌军侧翼迂回撤退。

两人各自带队利用夜间渗透接近了青马军阵地前沿,安排好狙击手后,二人各带15人向敌人防御纵深渗透,狙击手见队长成功潜入后,便按照约定开始清除阵地上的暴露目标,哨兵,值班火力射手,如夜间打靶般被一一清除,凌乱的枪声惊醒了青马军队,人群的躁动加上凌乱的枪声在原本宁静的夜里西安的嘈杂和聒噪,方黎明听见枪声立即跟着大喊:不好了敌人打进来了,敌人袭击了,其他人有样学样也高声喊着,十几人分散在慌乱的人群中,乱窜乱撞制造混乱,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群佩戴着短枪的人,军官们开始集结收拢自己的部属但是很困难,不知谁的枪走火,人群的骚动进一步加剧,都是同样的衣服,黑夜里根本无法识别,方黎明的人听到枪声看到带短枪的开枪就打,一时间混乱的人群中零乱的枪声如爆豆一般,方黎明趁乱带着十来个人已冲到人群边缘,突然发现人群西北角有七、八人保护着一人离开,方黎明带着十来名队员擦着人群边缘向这些人接近,离得只有三四十米距离时,众人将手枪调到自动档,一起对这几人一通扫射,打完了弹夹中的子弹,人群的骚动还在继续,这七、八人在枪击后全部倒在了地上。方黎明趁乱带着这些队员撤到了敌军阵地侧翼,狙击手在敌军阵营大乱时就已经撤了回来,到大后方黎明察觉到还有三人未归来,其中有马三娃,敌人营地在经过两声爆炸后已渐渐平静了下来,黑暗中马三娃抱着左臂撤了回来。

你受伤了,其他人呢?杨国栋问道。

我的伤不要紧子弹穿过去了,而民和其他两人被敌发现后被包围了,我自己无法接应营救,三人拉响了受累于足周围敌人同归于尽了,队长咱们的把尸体抢回来啊!马三娃哭喊着。

喊什么?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赶紧撤回去后我会就此事作出检查,责任在我。

其实在方黎明趁乱打劫的同时,张凯远也再用同样的方式袭击青马阵地,只不过由于事先约定了撤退信号只有一人牺牲,一人受重伤被带了出来。

青马布置在阵地上的两个团,在遭袭击以及自身混乱中有近三百多人被打死,一百多人受伤,尤其是基层指挥官光营连长就被打死了三十几人,其中有三个营长,八个连长,方黎明打掉的七、八人中还有马步青的心腹马元海团长,当时马元海想撤出混乱区域,不想被方黎明等人撞个正着,卫兵和自己全部被打死。

马步芳、马步青在得到汇报后立即整理部队,于第二天便向马鸿宾的部队展开团级规模的波次攻击,马洪奎接到情报后立即询问了部队,在得知部队没有出动之后,立即与马麒联系城市一场误会,自己根本没有派兵偷袭,并让马鸿宾指挥部队向张掖撤退,由于马步芳二人突然袭击,一接战就将马鸿宾前沿不到一个团的兵力击溃,在追击中又几近将这个团全歼,马鸿宾接到命令后立即收缩兵力在张掖东南外围组织起了防御阵地,马步芳兄弟两人大骂马鸿逵兄弟二人小人作风,敢做不敢当,同时组织部队加紧做攻打张掖的准备。

方黎明和张开元已经通过电台联系带着部队向金昌方向迂回,由于战线逐步远离金昌,囤积在金昌的作战物资开始大批的向前线输送,张凯远和方黎明用近40个小时时间强行军,截住了有两个多连队护送的大批物资,40多名特战队员骑快马,手持自动武器从敌人两翼飞快的接近、扫射,战马的快速加上冲锋枪的高射速,只一个照面便将敌人打得丢下物资向金昌方向退了回去。留下的物资被特战分队烧了个一干二净。

方黎明说:这回马步芳兄弟应该不会善罢甘休了吧?

成事在天,谋事在人,该做的我们都尽力做完了,剩下的天决定吧,我们该撤回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