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敢死队 正文 《046》暗战(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11.html



灵芝半路拣回一人一驴,她爹娘是又惊又喜,惊的是这黑汉子满身血污不知道是啥人物惹下什么祸,会不会牵连到他们。喜的是凭空得了一头驴,跨步进入中产阶级。

一家人提心吊胆忙活到大半夜,看着那个黑汉子伤势稳定喘气顺溜了,这才从里屋聚到灶间盘问起财务的由来。

微弱的煤油光下,灵芝吭吭哧哧把憨子的身份及毛驴的自投罗网细说了一边,家人大骇。我靠,恐怖分子?

赵大学问惊的半天没合上嘴。脸色一变刚要发火。灵芝一看不好,赶紧解释,说啥恐怖分子呀,那是对鬼子说的,这汉子跟咱一样都是老实巴交的屁民,呆在山里与世无争的好好过着日子呢,鬼子突然跑来杀了他岳母抢了他媳妇,隔谁谁不跟狗日的拼命?若俺娘被鬼子抢去,爹你会怎样?

赵大学问被她这一顿呛呛驳的闭口无言。呆愣了大半天,最后下了通牒:咱不管他是英雄还是恐怖分子,救命是应当的,但绝不能为了救一个人而把全家老小的性命全搭上,等天亮后那汉子醒来,立马让他走。

赵大学问说完起身睡觉去了。灵芝和娘面面相觑,同时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照老爷子的话办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日上三竿,昏睡的憨子终于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一直坐在炕沿照顾他的灵芝惊喜万分,忙喊娘快来,憨子睁开眼惊奇的发现面前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对着他笑,朦胧中以为是岳母高刘氏和媳妇高圆圆呢,张开嘴刚要叫,没想到因激动过分浑身一颤,瞬间又昏死过去。

我靠,这算咋回事呀,身子太虚弱了。娘俩一个端来热水轻轻呼唤,一个忙不迭的去灶房煎鸡蛋。

等再把这个黑汉子伺候醒来,已经是下午后半晌了。

而此时,斜溜眼也得到情报兴冲冲的踏上了孤身侦探的路程。

这小子溜出驻地走到半路,突然发现行人都用奇怪的眼光乜斜他,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穿的这身格军服格扎眼,与乡民的打扮格格不入。若就这样去溜墙根,不被打死也的被屠戮个半昏。

他犹豫一下赶紧又返回了驻地,本想回兵营找件破衣换上,又考虑到营地里那残剩的十几个兵秧子都是跟仇敌王歪嘴一伙的,冒然回去必自取欺辱。



就在他张慌无措时,街上悠悠达达的走来一个讨饭的傻子,那副打扮那种眼神,真他娘的酷毙帅呆了。他眼睛腾的一亮:哇靠,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犀利哥吗?好,就他了!

斜溜眼窜过去一声暴吼,三下五除二的就把犀利哥那身油黑锃亮的乞丐服剥了下来,接着一口气跑出二里地,任凭那傻子跟在后面哭爹喊娘,兀自钻进高粱丛里手忙脚乱的把行头罩在了身上,而后又把换下的大盖帽和黄军装小心翼翼的迭好藏在了一处茂盛的秸秆下,这才悠哉悠哉的出了庄稼地,气宇轩昂的朝赵家河奔去。

赵家河村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

斜溜眼见快近村了,便学着乞丐的样子佝偻着身子装出一副可怜样一步三挪的朝村头一户人家走去。



这是一个破败的四合院,院墙有几处已经塌落,曾经坚实的木门也朽败不堪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看来祖上不是土豪就是劣绅。

他要从这户人家的口中探听到灵芝家的确切方位。以便直岛黄龙查个水落石出。

打定主意,斜溜眼走近门口,伸头瞒着围墙望了望里面,随即大着胆子喊道:“大爷爷,姑奶奶,俺是要饭的,行行好给口水喝吧。”

沙哑的声音发出,犹如微风飘过,里面一点回音也没有。妈了个比的,都死绝了?

他心中大怒,真是虎落平阳受犬欺,老子何时这么下贱过?再喊:“大哥大姐,我要饭的,快给点水喝!”声音果断而嘹亮,比第一次冲了很多。

“你妈了个比找揍?讨饭哪有你这么讨的,想喝水河沟里有的是,喝去吧!”

屋子里一声怒斥把斜溜眼顶的差点昏过去,我靠,你狗日的还真把我当要饭的了?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以为我好欺负呢。

他把袖子一撸,咚咚几步奔到门口,飞起一脚咣的把那破门踹翻,随即转身就跑,忽听身后一声霹雳,惊回头,猛见一只哮天犬狂吠着凌空扑来,咔嚓一口就逮住了他的肩膀。

我娘。。。啊。。。斜溜眼惨嚎着仰面摔了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