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九章 战略防御 第九节 边 谈 边 打 01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九节 边 谈 边 打 大量的炮火向英国士兵的头上倾泻过去,马良山各个山头上烈火腾腾,浓烟弥漫…… “你们的炮弹一群群地飞来,我们躲在壕沟里头也不敢抬,你们的炮火刚停,我们一抬头,刺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九节 边 谈 边 打


大量的炮火向英国士兵的头上倾泻过去,马良山各个山头上烈火腾腾,浓烟弥漫……

“你们的炮弹一群群地飞来,我们躲在壕沟里头也不敢抬,你们的炮火刚停,我们一抬头,刺刀已经抵在胸口。”

“你们应该忘掉主权、内政这些支离破碎的字眼!现在我们正在干涉着你们的内政……”

“联合国军从来没有任何进攻中国的意图,他们不会有这样的一种意图……”


1951年10月25日,中断了两个多月的朝鲜停战谈判在开城以南的板门店复会。

由于战争的破坏,板门店一片荒凉。当我方谈判代表团初到板门店时,发现所谓的板门店,只不过是公路旁的三间半倒塌的茅草屋,这三间半茅屋后来被用作我方安全军官的休息室。

据说板门店原来是一家车马店,夜间休息时因没有床,只好用门板代替,故而得名。另一说法是:某高丽国王想在附近过河,苦于没有桥梁,于是当地善人便将门板搭成桥,使国王得以前行,因而得名。

停战谈判虽然恢复了,但局面仍然是谈归谈,打归打。

双方都在试探对方下一轮的出牌,在谈判会场,“联合国军”代表霍治少将又一次提出所谓“海空优势”问题。

志愿军代表解方义正辞严地驳斥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再谈那套刺激感情的什么补偿论吧!如果一定要谈,那么地面部队的优势难道就不需要补偿?现在的问题是,你们不同意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我们决不能接受你们的无理主张,难道我们就这样僵持下去,无所作为吗?”

霍治理屈词穷,无奈,他竟提出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办法”:“我建议咱们现在丢硬币,各自选择一面,以丢硬币的结果来确定谁先走下一步。”未等解方答复,他即从口袋中摸出一枚硬币,抛在桌子上。硬币在桌子上滴溜溜地打转,声音清脆。

“联合国军”的中文翻译凯瑟吴,是美籍华人,当时将霍治抛硬币的说辞如实译出。中朝方代表和后座的辅助工作人员闻听后,皆捧腹大笑。凯瑟吴也忍不住笑了。乔伊中将自知不妥,十分尴尬,当时伸手将桌子上的硬币按住,收入衣袋,瞪了霍治一眼。

国际谈判会议中出现如此儿戏的谈判建议,让人忍俊不禁,霍治的建议成为了世界外交史上的笑柄。事实上,北京、莫斯科、平壤、华盛顿、汉城,没有任何一方会同意用丢硬币的方式来划分南北朝鲜的国土。

汶山,“联合国军”谈判代表团驻地。

餐桌上,霍治和伯克一边吃着饭,一边研究策略。

霍治:“妈的,那个叫解方的人,魔鬼般的骄傲。”

伯克:“你说掷硬币有点欠妥。叫他抓住了把柄。”

霍治:“这有什么?当年我看上了两个女人,我决定不了要哪个当妻子时,我就是掷硬币决定的。”

伯克:“可三八线上的争夺,并不是为一个女人。从他们的口气看,似乎他们掌握了我们的什么底牌。”

霍治:“如果我们在谈判桌上软弱,就会土崩瓦解。我们在谈判桌上拼命争,可华盛顿早泄了气,似乎已经同意了。”

伯克:“不管怎样,我们还得不情愿地回到谈判桌旁去,我们得服从命令。我坚信,我方有共产党的情报人员,他们知道了底牌。”

霍治叹了口长气,道:“在几个月的会谈期间,我方在战斗中六万人伤亡,美国人两万两千人,这是个压力,国内有人给总统施压,谁也不愿再打下去了。”

10月31日,为打破谈判僵局,中朝方首先提出了一个就地停战、稍加调整以确定军事分界线的方案。按照这个方案,“联合国军”撤出东海岸的突出部 ——丁字峰、伤心岭、血染岭、及金化、铁原、金城等地区;而中朝方则撤出瓮津半岛和延安地区。这个方案双方互有进退,但各自撤退的区域大体相当,双方都不吃亏。

但是如何调整却成为了难题。

于是,中朝方再次提出修正案,即以现有接触线为军事分界线,双方各退两公里为非军事区的建议。

然而,中朝方的谈判诚意却被“联合国军”认为是软弱可欺。“联合国军”代表提出了一个对案,毫无道理地要把开城划在非军事区之内,企图要中朝军队退出一千五百平方公里的地区。他们的理由是“开城对汉城构成了威胁”,开城如果不是中立区,早就被“联合国军”占领了。

然而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为增加对“联合国军”的军事压力,显示中朝军队的决心和力量,彭德怀决定以打促和,收复一些失地,打击敌人士气,以每军歼灭敌人一个连至一个营为目标,进行局部战术性反击。10月底,志司总部下达作战指示,指出:“此次攻击意义甚大,必须取得胜利。”各军必须随时准备打敌反扑,在打敌反扑中大量杀伤敌人。

打得最为激烈的是马良山阵地。

马良山位于临津江西岸,其西北的280高地和西南的216﹒8高地是该地区的制高点。守备马良山的敌军是英联邦第1师第28旅苏格兰皇家边防团4个步兵连和两个火器连。英国人认为,中国军队的近距战斗能力虽然非常出色,但火力薄弱,难以对坚固阵地形成实质性的威胁。在经过近一个月的苦心经营后,苏格兰人构筑了以地堡群为骨干,交通壕、散兵坑交互连接的环形防御阵地,在前沿设置了多道铁丝网、照明雷、音响物,同时在280高地和马良山主峰构筑了较坚固的掩蔽部。

这确实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但是,由于战场形势相对稳定,中朝军队已经可以在局部地区集中炮兵火力,形成局部优势。11月3日黄昏,突击分队秘密进入冲击出发阵地。4日凌晨,坦克分队也秘密进入前沿阵地,并进行了严密伪装。

让“联合国军”大吃一惊的是,一向在夜间行动的中国军队居然在大白天发起了强攻!

1951年11月4日下午,64军191师开始向马良山守敌发起了进攻,在侦察兵和前沿观察哨的配合下,坦克分队轰隆隆地开到前沿首先开火,以突然猛烈的火力摧毁敌前沿阵地的明、暗堡等工事,其中我402号坦克弹无虚发,连续将6座英军的工事送上了西天!炮兵部队的野炮、迫击炮、榴弹炮也随后开火,大量的炮火向英国士兵的头上倾泻过去,马良山各个山头上烈火腾腾,浓烟弥漫,敌碉堡、工事、铁丝网被炸得四处乱飞。

当美远东空军的飞机急急赶到马良山上空时,迎接他们的是数不清的高炮炮弹 ——几十门志愿军高射炮已在马良山上空织成了严密的火网!

这是中国军队入朝参战以来组织的第一次步兵、炮兵、装甲兵、工兵诸兵种联合作战。

炮火整整打了半个小时,步兵们士气大振。紧接着,在中国军号令敌恐惧的啸鸣声中,191师573团三个营的步兵分队开始向大英帝国的士兵们发起了猛烈的冲锋!

激战至晚上十九时,马良山已全部落入191师手中,共歼灭英28旅皇家苏格兰边防团第4连全部和第1、第3连及其团部大部,毙伤敌三百九十余人,俘虏七人。英国首相丘吉尔得知这一消息后,连声痛呼:“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被俘的英军士兵约翰﹒奥波说:“你们的炮弹一群群地飞来,我们躲在壕沟里头也不敢抬,你们的炮火刚停,我们一抬头,刺刀已经抵在胸口。”

另一个英军俘虏罗德瑞克﹒马姆纳尔说:“当时山上的树被打断了,单人掩体和地堡被打塌了,整个阵地就像翻过来一样。218﹒6高地有一个排附加一个重机枪组共四十三人,被你们全打光了!”

英国人急忙调集兵力,进行反攻,11月5日至7日,第191师又连续打退了英联邦第1师的多次反扑,与敌人进行了残酷的拉锯战,陆续毙、伤、俘敌一千七百四十人,第191师亦伤亡一千六百九十四人。

在刚接到中国军队开始攻击马良山的消息后,范佛里特心里还有点儿疑惑不定 ——中国军队还能打诸兵种联合作战?!谁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儿,又传来了消息,在正洞西山,美军王牌骑兵第1师的一个整营也被中国军队第47军全歼了! ——而骑1师总共也才只有九个步兵营。

在三十多辆坦克和二十多架飞机的掩护下,美骑1师的一个加强营又向正洞西山发起了反扑,激战一天一夜后,这个加强营大部被歼,一大群美骑1师的大兵乖乖地走进了中国军队的战俘营……

战至11月5日,美骑1师两个营被全歼,一个连大部被歼,损失达(毙、伤、被俘)两千五百二十人。

这次战术性反击作战整整持续了一个月。

反击作战结束后,中国军队夺取并巩固了九处阵地,其中担任开城地区守备的第65军发起了两次战术性反击作战,将阵地推进到汉江北岸和砂川河西岸,扩展土地二百八十平方公里,进一步稳定了开城地区的防御。李奇微辛辛苦苦进攻半年的成果被中国军队仅仅一个月的反攻就丢了一多半!

这次局部反击作战实际上成为了毛泽东“零敲牛皮糖”作战思想的一次实践和试验。

在战术性反击作战的同时,中朝军队还进行了登陆岛屿作战。

当时,朝鲜西海岸部分岛屿尚有美、韩情报侦察部队盘踞。在停战谈判桌上,“联合国军”代表声称,如果要他们从这些岛屿撤退,中朝方必须割让开城地区的相当土地来交换。

我方当然不能答应,“李队长”李克农向彭德怀汇报了这个情况:“清川江口至鸭绿江口一带的大和岛、小和岛及其周围的椴岛、炭岛一带,有李承晚伪军一千二百余人和四百多美、韩军事情报人员,岛上设有大功率的雷达、对空指挥台和窃听监视设备,极其猖獗地收集我军情报,对我军威胁很大,美国人在谈判桌上又在岛屿撤退问题上纠缠不休,希望我军能拔除这个钉子。”

于是,志司总部决心收复这些岛屿,打掉敌人谈判桌上的筹码。

攻岛作战的地面部队是曾泽生将军的50军第148师、149师,空中侦察、掩护和轰炸任务由空2师、空3师、空8师和空10师担任,志愿军空军司令员刘震与曾泽生等首长一起商定了协同作战计划。

1951年11月2日上午,空3师第7团副团长汪永楼率四架米格-15歼击机,对椴岛、大小和岛进行了照相侦察;中午,空2师第4团大队长徐怀堂率领拉-11活塞式歼击机四架,对椴岛、大小和岛敌情再次进行了侦察。

这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在朝鲜战场上空的第一次照相侦察任务。

11月5日晚23时,148师攻击船队在空3师歼击机编队掩护下顺利完成集结,向椴岛之敌发起了进攻。当夜,椴岛即被我军占领。50军一个副连长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同志们兴奋得不能抑制,有的唱,有的跳,终于盼到了这一天!协同作战对大家来说是一个新尝试,但我们充满了信心。十班班长勾云朋说,同志们,空军能够把敌人的目标、舰船炸掉,我们保证不让岛上的敌人跑掉一个!”

“当天下午,我率领同志们登上第一只船。……我们乘着船只箭一样地向岛上进发,不到四十分钟就解决了椴岛上盘踞的四百多名敌人。……第二天黎明,战士们看到残存在岸边的几艘破船和被炸得支离破碎的敌人弹药库、指挥所,高兴地呼喊:‘志愿军空军万岁!’……”


这是中国军队的第一次陆海空三军联合渡海作战,打得干净漂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