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分立可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两个马场之间,“以定襄之五原,东西接马场,北去三百里外,无论其地原属番汉,以为南界,至于大漠为北界,东西广五百余里,南北跨三百里,皆为义成公主采邑,领突厥牧民五千户(约两万众),汉民垦殖者五百户”,并封义成公主与阿史那咄苾五岁幼女“永宁公主”,为义成公主的继承者,在今内蒙古自治区二连浩特以北(今中蒙边境蒙古国一侧)为公主建了“行宫”。

而归德可汗阿史那奥设的领地,北起今蒙古国境内翁金河流域,南越大漠,与义成公主的采邑和隋的两座马场相界,地方不小,但是大半是沙漠戈壁,领三万八千户,在义成公主行宫西北(今蒙古国东戈壁省赛音山达)设立大帐。

以上突厥四可汗部,突厥民十一万三千户,三十余万口,以及西马场,皆归云中都护将军管辖,以杜伏威任将军,驻云中镇,并增设萨彦镇(今蒙古国乌布苏省乌兰固木东南)、戈壁镇(今蒙古国巴彦洪格尔以南)、黑城镇(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以北),置四所屯垦校尉府。

以上三将军府,共十三镇、十七屯、两马场,皆属安北都护大将军府,但五原、榆林、定襄三郡行政,仍隶原属诸道。

义成公主采邑地位特殊,由宗正府(管理皇族事务的机构)直接管理。

大家可能疑惑,突厥是个大部族,何以只有八九十万人口?

首先,一部分部众和土地,划归了忠武可汗阿史那达度,他属于西突厥系,封地没有归入安北都护大将军管辖,但是从东突厥获得的部众,却有三万余户之多,从初时两万余户增至六万一千户,地盘也大为扩大,越过阿尔泰山,达到今蒙古国的布汗河以西。

而西突厥的统叶护可汗也趁火打劫,夺取了东突厥西部一片土地和两千来户。

阿史那咄苾当日往西北逃走,其间朝廷因为讨伐阿史那叱吉,无暇北顾,有不愿附隋的突厥人万余逃亡,追随阿史那咄苾。还有三万余人逃入了同宗同族的西突厥。

原属突厥的铁勒约四十万户,一百六十余万人口分离了出来,归顺大隋,自成一体。而在西北的剑河流域(今俄罗斯叶尼塞河),原本臣服于突厥的结骨部四万余户二十余万众(结骨部没有受到战争的伤害,人口没有什么损失)自立门户,控制了萨彦岭(今俄罗斯境内)以北的广大地区,对隋实行和好但独立的政策。

至于战争中损失的数十万突厥人口,自然更不必提,战后,虽然大批被移往漠南的突厥人被放归各部,被俘的突厥贵族也大半被放还,但还是有万余突厥人被内迁安置,一部分不能“归顺”的突厥贵族依旧被软禁在东都,而分给契丹、室韦、铁勒等部的战俘,也有数万之众。

由于战争,许多突厥家庭成为了“独户”,家中只有一两口人,战后,多数这种独户自动地合组,使得户数也有所减少,即便如此,依旧是户多人少,一户平均不过三四口人而已。

诸可汗大体上分为三级,一等为“忠”,为郡王级,二等为“归”,为国公级,三等为“诚”,为郡公级。但是爵位和所领部众规模间,关系并不明确。

阿史那达度早就受封,资历最老,功勋卓著,归在第一等是理所当然。阿史那奥设沾了其父阿史那俟利弗和义成公主的光,划在第二等,阿史那大奈是隋将,有战功,自然也在二等,阿史那结度和阿史那密力虽然部众不多,但一来素未与大隋为敌,二来在阿史那叱吉反叛之初反正,隋军得其指引,才很顺利地控制了阿史那叱吉的后方,使阿史那叱吉很快败亡,受封第二等也说得过去。阿史那钵苾在战前就归顺,多少还有战功,列第二等勉强也说得过去。而阿史那塔奇格凭什么封第一等?

平定东突厥,阿史那塔奇格功劳第一!想必大家已经看出来了,阿史那塔奇格就是“鼹鼠”。

大业十三年(公元六一七年),阿史那咄吉欲兴兵犯境,阿史那塔奇格鼓动其向东攻击契丹等部,不仅使得隋境免遭兵祸,还使新附大隋不久的契丹、奚、霫等部为了抵御突厥,不得不更加依附大隋。他又密报突厥特使行踪,使阿史那大奈捕获突厥使者,得以演出了逼反乙之文德,挫败高建武的好戏。九月,阿史那咄吉偷袭太原,也是幸好得到他的密报。阿史那咄吉死后,他参与拥立阿史那俟利弗,加速突厥内部分化,使得阿史那钵苾归隋,而阿史那咄苾自立门户。首战,他鼓动步利设全力出击,使得突厥军一战损失上十万,元气大伤。而后在北线,他不与隋军作战,反而袭击阿史那咄苾,使韦云起可以从容收服铁勒诸部。然后,他密报阿史那俟利弗大营所在,才有了长孙无忌的“铁齿铜牙”,不战而屈人之兵。他又佯作不愿附隋,并鼓动阿史那泥布等投归阿史那咄苾,赢得阿史那咄苾的信任,密报阿史那咄苾的刺杀企图,使我得以防范。终于“劫粮”一战,使得阿史那咄苾再无实力与隋军对抗,阿史那步利归降,更密报阿史那咄苾大营所在,杨义臣长驱直入,对阿史那咄苾心怀不满的阿史那泥布降隋。以上诸桩,任意一件都是大功!

把东突厥分成十部(含义成公主封地),最大者也不过六万余户,使得突厥各部都没有与隋对抗的实力。

并且在划分上,我也还是采取了些手腕的。

阿史那塔奇格原本就有近三万户,分给他的三万余户,大半原属阿史那俟利弗,部分属于阿史那咄苾和阿史那叱吉,来源复杂。并且,突厥人中免不了还有不甘心突厥被隋控制者,视阿史那塔奇格为“突奸”,而阿史那塔奇格和阿史那步利关系不睦,与阿史那奥设也难免尴尬。为了自己的安全,阿史那塔奇格必须依附于大隋。

阿史那大奈率领的是阿史那叱吉旧部,来源倒不复杂,但是阿史那大奈出身西突厥,纯粹的“外来户”,除了原在娄烦、定襄的三千户突厥部众(一部分又汉化后留在当地,随阿史那大奈北上的不过一半),并无根基,又在隋做了多年将领,与隋自然关系不一般。

阿史那达度不属于东突厥系统,但部众大半是东突厥人,其中多数是阿史那咄苾的部众,为了加强对部众的控制,以及出于对西突厥统叶护可汗的担心,与隋自然是“铁”关系。

以上三部实力最大,其他各部实力就逊色了。

阿史那钵苾的地盘,东面和东北是室韦,西面和西北是铁勒,只有南面是突厥。他的部众,除了自己的原班人马,还有原属阿史那俟利弗和阿史那叱吉的。

阿史那结度和阿史那密力的部众,大半是阿史那叱吉原部,部分是隋拨给的,原属阿史那俟利弗的部众,这两位也难免有“突奸”嫌疑,所以和大隋搞好关系,对他俩有利无害。阿史那步利和阿史那泥布的部众,部分是自己的老班底,也有来自阿史那俟利弗和阿史那咄苾的,还有一点点来自阿史那叱吉旧部,人口不多,成分却满复杂。

阿史那奥设和阿史那达都是子继父业,但“产业”都已经大不如前。阿史那奥设本就部众大减,可是又分了一部分给义成公主(义成公主的五千户,三千户得自阿史那奥设,两千户是隋由俘获者中拨给),弥补给他的一千多户,却是阿史那咄苾和阿史那叱吉的旧部都有一些,他的领地又离隋最近,最易控制。阿史那达手下只有极少数是自己老爹旧部,大多却是阿史那俟利弗(阿史那俟利弗归降以前就被韦云起控制在漠北的一部分)和阿史那咄苾旧部,并且领地也从东南迁移到了西北,人生地不熟,不想被别人吃了,也只能依靠大隋。

(按:阿史那咄吉、阿史那咄苾、阿史那叱吉、阿史那俟利弗、阿史那奥设、阿史那伦、阿史那钵苾、阿史那达度、阿史那社尔和阿史那思摩,历史上实有其人,当然阿史那社尔并非阿史那达度的儿子,但出身高昌---吐鲁番---附近的西突厥部落却是史实。阿史那塔奇格、阿史那德德、阿史那达、阿史那结度和阿史那密力是我虚构的,阿史那泥布其实就是阿史那钵苾,因为阿史那钵苾被封为泥步设,我出于需要,把他分作两个人,并将“泥步”改“泥布”。步利设也是确有其人的,只是不知是否叫阿史那步利,阿史那叱吉、阿史那俟利弗、阿史那咄吉、阿史那咄苾和步利设都是启民可汗的儿子,也没有错,阿史那奥设与阿史那俟利弗,阿史那钵苾与阿史那咄吉的关系也是对的。“永宁公主”是我杜撰。)

相应的,雁门、娄烦两镇被裁撤,长城六镇,除了榆林镇外,其他五镇减兵至三千,直隶兵部。其余诸镇,仍以五千人为数,半骑半步。

为了更好地控制突厥,我还采取了一些其他措施,前面将可汗封号由突厥名改为汉名,便是一例,其他还有通婚,也就是和亲。皇室里挑选了四位年青女子,均加“公主”尊号,分别嫁给了忠武可汗世子阿史那社尔、忠勇可汗世子阿史那思摩,以及归义可汗阿史那钵苾、归德可汗阿史那奥设两位年轻尚未娶妻的可汗。以后,陆陆续续,也有其他铁勒、突厥首领或者他们的“继承人”与皇室女子结亲。(相对而言,北方部族比起东北和南方的部族更受到朝廷重视。)

至于长孙无忌,本为文官出身,调任门下省通直散骑常侍,专事谏议,为正四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