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门大家郭凤祥的油画人生

文/邢一伟


21世纪的中国画坛,确实已经很少有人去谈及中西绘画结合以及如何改造创新油画这个外来画种的问题了。

在一百多年的演变中,在几代中国油画艺术家的努力奋斗中,中国油画已经走出了油画民族化的瓶颈状态,很多油画造型与色彩处理的语言已被我们包容其中,就像当初佛教文化传入中国一样,如今的油画艺术已被演变成中国文化金字塔的一块重要基石。不仅“西学东渐”早已是一种事实,而且“东学西渐”也早已成为一种风潮。

中国油画这个外来品不仅早已完成了初创时期的历史使命,而且作为一种完全独立的中国化的新艺术已逐渐步入了成熟期。在这个完整的艺术领域,产生了一批明确艺术追求、明确艺术语言的油画家,天津的郭凤祥便是其中的一位。

他少年时代在苦无老师的条件下学习油画,他在美院学习的却是版画专业,毕业后他教书育人21年,在进入天津美协工作后,他又在为天津油画在全国争得一席之地而努力。在艺术的道路上,郭凤祥担当着不同的角色,唯一不变的是他对油画艺术的痴迷。

郭凤祥的油画作品多以风景为题材,以春夏秋冬为背景,全方位地构思、描绘。在他的笔下,春夏秋冬的山、水、花草、树木,描绘得淋漓尽致、栩栩如生。

艺术创意独特,技法与众不同,是郭凤祥油画作品题材、角度新颖,意境清新的成功之处。其作品画面景物组合新颖别致,在平凡之中彰显不平凡的主题特色,能够让观者仔细品味和感受大自然为人类造就的天然和谐之美。笔触宽略、流畅、自如;画面景物过渡、衔接、平滑自然;色调明朗、暗淡及其运用、交替和谐,成功地渲染和营造作品的典雅、幽静、冷峻的不同气氛,更加鲜明地烘托作品的主旨和立意。从而达到作品更加形象逼真、更加富有立体化的视角艺术效果。让观者如同身临其境,仿佛置身其中的立体化感受。

给人的第一印象,郭凤祥是个十分平和的人,就如他的油画一样,新颖别致,宁静抒情。好的油画作品常常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常常使人从中重新找到那些生活中仿佛早已存在和经历的细节。这些细节虽然对于很多人来说,似乎是那样的不经意,而当人们从作品中回味时却是那样可贵和美丽,是那样发人深省和记忆犹新。

听郭凤祥描述刚开始学习油画的情景,条件真是艰苦。由于找不到老师教,他只有硬着头皮去自寻学习之道。郭凤祥从小喜爱绘画,尤其是油画,因为他觉得油画的表现力强、表现物象的手段更丰富,于是在平时观察景物的时候,郭凤祥也是带着“油画的眼光”。

虽然没有老师指导,但热衷于油画的郭凤祥还是有自己的办法,他尽一切所能去搜罗画报、画集、画册,然后认真地临摹大师名家的作品,贪婪地从中汲取艺术的养分。“我当时对那些油画大师的喜爱程度,就如同现在的追星族,至今我仍保留着当年我搜集到的那些画册,它们是我一生的财富。”

郭凤祥善于画风景,这也是当年客观环境造成的,由于居住条件差,狭小的屋子不可能让他支起画架,于是郭凤祥尽量到户外写生,当时的水上公园后门、天大南大一带就是他的“绘画基地”。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令人难以忘记,郭凤祥自然不例外,但给他印象最深的却是地震前的那道风景。“当天下午5点多的时候,晚霞特别漂亮,漂亮得让人心醉。我一看赶紧跑到外面,支起画板就画,那景色我至今记得,当时画起来也特别有感觉。结果到晚上就地震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场地震留给我的印记和别人的不太一样。”

16岁中学还未毕业,郭凤祥就参加了工作,地点在现在的北辰区,一有时间,郭凤祥就在周围写生,当地的土坯房、马车、牲口……景色十分朴实,这些都让他对自然风景产生了进一步的亲近感。有时候没时间写生,下班后,郭凤祥满脑子想的就是赶快回家,把今天看到的画下来。

考入天津美院后,郭凤祥选择的却是版画专业,他说版画具有一种概括作用,对油画及其他画种都有帮助,选择版画专业,郭凤祥就是想训练自己的这种概括能力,用黑白处理来提高把握画面的能力,另外版画对绘画基本功的要求很高,正好可以为郭凤祥热衷的写实油画打下坚实的基础。

论及艺术创作,郭凤祥讲道:“对景写生,既要心惊造化之奇,又要忠实认真地抓住自然形貌,更要笔墨淋漓,发挥书写之极致;画第一万张画像画第一张画那样始终像一个新手,方产杰作。一幅好画要经得住远观近瞧,远看惊心动魄,近看奥妙无穷,主要取决于正确的观察方法:宏观辨象微观化,微观分析整体化。”

著名国画大师李可染说过这样一段话:“中国人画画到了一定境界之时,思想飞翔,达到了精神上的自由状态。传统的看遍了,山水也看遍了,画画的时候什么也不用看,白纸对青天,胸中有丘壑,笔底生烟霞。”这段话充分表达了画家获得自由状态后的深深感触。然而,对于油画艺术来讲,真正达到这种自由状态是非常难的。这不仅要求画家要有非常扎实的绘画功底,真正了解和掌握传统绘画艺术,而且能够在继承、发展和超越上找到现代要素与传统精华的内在连接点,并将其视为自身创新目标的一种追求:真正达到学贯中西、兼有诸多方面的合成,达到自由地运用,从而创建新的绘画形式的语言。像吴冠中先生的“放风筝”之说对于郭凤祥来说就是一种借鉴、一种手段、一种自由状态。所谓“站稳脚跟,线越长,风筝越高,风筝在天空中的自由度就越大”,就是这个道理。站稳脚跟指的是扎实地掌握油画绘画艺术技能,这是根本。线越长自由度越大则指的是油画艺术的创新、创作,这又是艺术发展的保证。而为了探索新的绘画语言,走中西结合的路子,则必须潜下去,走出去。潜下去是到中国文化的传统中去寻根溯源,到欧洲文化的传统中去寻根溯源。走出去,便是到生活中去汲取。郭凤祥从2001年开始尝试国画的创作,尽管没有根底,但他凭借深厚的油画功力,把中西绘画语言的精妙之处结合起来,这对他的油画创作大有裨益。在他看来,中西两种绘画语言,有共性也有各自的特殊性,但总会有一种手法将二者巧妙地结合起来,这就需要画家在创作中不断发现、不断创新、不断挖掘。

近来,油画在艺术品市场的热度急剧上升,很多作品拍出了天价。郭凤祥认为,目前油画市场的前景非常看好,但仍未达到国画市场的水平。作为天津美协的负责人,他对天津油画的现状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相比国内其他地区,天津的油画市场还不成熟,因为天津的油画家尚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无法形成一股大气候,个性行为太多导致无法构成群体,吸引不了注意力。根据这种现状,天津美协将在年底推出一系列的油画作品展,推动天津油画的发展。

(郭凤祥简介:1952年12月生于天津。1980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版画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画院副院长、天津市美术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中国老子书画院名誉院长。多年来从事油画、水墨画作,主要作品《那个年代》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走向胜利》入选建党80周年全国美展,《太行春早》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发表60周年全国美展,《暖冬》入选第十界全国美展,水墨画《水乡人家》入选《中国名家邀请展》。众多作品在全国刊物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