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特战军:最精锐的抗战部队 第 二卷 黄埔特种部队 第二十四章 当特种部队成了宝贝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2.html


这是一个不高的坡地,上面却有很多的树木,因此徐恩曾和戴笠手下的特务在此潜伏等待机会,而不必担心对面洋楼里日特的冲锋枪手。


“你们还是不要做这个打算了,我们几个很优秀的特工也打算用绳索从悬崖上爬下洋楼里,但都被他们的冲锋枪给打死了!”在此负责的特务头目在知道萧逸云带着特种部队赶来的来意后,劝阻道。


“没关系,像这样的课程我们有过很严格的训练,”萧逸云说着一边转过头,“韦铭鉴,带上几个攀越能力强的队员,下到洋楼里先占住火力点,我带着人随后就到!”。


“是!”韦铭鉴立正敬礼道。


悬崖边也还是有很多的树木甚至山石做掩护的,因此韦铭鉴带着5名队员来到这里还是暂时安全的,但悬崖下边通到洋楼的路却是光滑滑的山坡,之上不仅没有一棵树可以供遮挡住身子,就是连大一点的石块也没有,先前下去的特务就是由于沿着绳索往下爬时,由于没有可以供遮掩的地方,而露在光秃秃的山坡上被洋楼里的日特当做活靶子用冲锋枪给打死的。


“这样慢慢地滑下去非得被打死不可,我们要换别的办法!”韦铭鉴观察了下地形后说道,“还记得课堂上教的“空中飞人”吗,待会我们便按照这个方法“飞”到洋楼里去!”。


几个队员听了连连点头,所谓的“空中飞人”,便是将绳子固定在某个制高点,然后拉着绳子,像摆秋千一样摆到目的地,“都记得了,没有比这个动作更好玩的训练了,正好萧大队长刚教了我们如何将手枪操作成冲锋枪那样打,“飞”在空中的过程正好用手枪向洋楼里扫射,以压制对方的火力!”。一个队员说道。


“他说得没错,一会摆在空中时,就像他说得那样做,给我连发扫射,打得对方抬不起头来!我们在空中就安全了”韦铭鉴听了赞同道。


悬崖边有很多高大的树,韦铭鉴吩咐队员们各自选好自己的起跳点,将绳子牢牢地拴在其起跳点的树上,然后看准了洋楼里某个死角,便命令道:“朝着9点钟阳台方向,预备,跳!”。


“跳”字刚出口,5名队员立即拉着绳子,像摆秋千一样朝洋楼摆去,“啪啪啪”拉着绳子摆在空中时,还朝着早就试探出的日特火力点用勃壳手枪扫射,但还是有一个日特不怕死地冒出头来,“嗒嗒嗒”操着冲锋枪试图将“飞”过来的特种队员射落下来,但是队员们在空中的移动速度太快,日特的冲锋枪根本就不能进行瞄准。


“啪”站在山上做火力掩护的韦铭鉴见到洋楼里居然有人敢冒出头来射击,当下手枪一甩,子弹飞出打在那名日特的眉心上,将之给结果了!


“啪啪啪啪啪”从空中摆到阳台的特种队员们脚刚着地,立即将勃壳手枪操作成“冲锋枪”的打法,试图将洋楼里的日特给火力压制住。


就在此时,萧逸云在后方得知自己人已经成功潜入洋楼里,便控制了对方火力,赶紧带着余下的队员从悬崖边攀着绳索下到了洋楼里,并迅速占据了各处火力点。


“啪啪啪啪啪”,“嗒嗒嗒”,带着队员爬下洋楼里的小队长龙武,悄悄地打开房门,钻入到房间里,搜索里面可能躲藏的日特,来到一个窗户边时,突然听到外面枪声不断,看样子是自己的特种队员和日特交上火了,便给队员们递了个眼色,几个队员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他的意思,悄悄地摸到了门边;龙武见队员已准备好,突然打碎窗子,探出身去横拿着驳壳枪“啪啪啪”对着外面的日特就是阵扫射,几个日特反应过来,刚转过身来要射击,不想他们后面的房门突然打开,冲出了几个特种队员,和他们的队长龙武一样,横拿着勃壳手枪在他们后面一阵扫射,将几个日特打瘫在了地上。龙武见状对他们打了个“OK”的手势(跟萧逸云学的),原来这伙从房间里突然冲出的队员正是方才和龙武在房间里商量好从窗户和房间门里前后出来夹击日特的龙武所带队员。


“砰”萧逸云带队进来后,最担心的就是那个日特狙击手,所以脚一踏上阳台,就带着两名队员朝他之前观察到的狙击手藏身处奔来,刚摸到狙击手所在的楼下,楼上就飞来一颗子弹,从走在前面的萧逸云耳边擦过,差点要了他性命,不过凭他的判断,贴着墙根走绝对是狙击手无法打中人的死角,所以依旧带着队员一路有惊无险地慢慢靠近狙击手赖以射击的夹缝。


“砰”又一颗子弹飞来,仍然只是擦脸而过,但却让萧逸云把狙击手所在的具体位置给看了个清楚!


在屋顶瓦片略露出来的夹缝间,一支乌黑的枪口正冷冷地对着外面!


萧逸云打了个手势,两名特种队员会意,退回原路,打破走廊上一个房间的窗户,翻了进去,而这边,萧逸云却不时横端着勃壳手枪朝着狙击手所在地方进行“冲锋枪”似地扫射,将那名日特狙击手的注意力牢牢吸引在这边。


却不知在这个时候,那两名离开的特种队员已绕到了日特狙击手所在的房间,只见天花板上有一个四方形的大洞,那名狙击手就藏身在上面。


“砰”日特此时正对着狙击枪上的光学瞄准镜试图找出向他袭击者的具体位置,但却怎么也看不到,只是不时有双手从墙角伸出来,拿枪姿势颇为古怪地端着把手枪朝他这射击,并且还是扫射!把日特看得目瞪口呆,虽然也见识过20响的毛瑟手枪,但却还真不知道可以用来这么当“冲锋枪”打的,就在他纠结时,两脚忽的感到被人抱住,然后身子一沉,被人给拉下了天花板。


“不许动!老实点,狗特务!我们是黄埔特种部队的!!”一名特种队员拿枪指着日特的脑袋道。


日特狙击手被解决掉后,正面的国军便肆无忌惮地冲了过来,楼底的日特机枪再猖狂,教导总队的重机枪完全可以把之火力给压制住,但当这些国军冲进洋楼里时,里面的日特,包括楼底朝他们放枪的日机枪手,已经全部给萧逸云的特种部队给收拾了!


战果当然是辉煌的,打死日特冲锋枪手5名,机枪手1名,生俘日特狙击手1名,虽然收拾掉的日特不过7人,但谁叫这7名日特1天之内打死了精锐国军之教导总队一百多人,徐恩曾、戴笠的优秀特工十余名,军警200多人,还不算其它赶来的警卫部队以及早些在宅子里被打死的卫兵无数!


手下立了大功,领导张治中当然脸上有光,高兴地当日设宴款待了这支还在组建中的特种部队,酒席间,看着这些虎背熊腰的精锐战士,张治中眼里连连放光,开玩笑,中央军最精锐的教导总队死了100多人也没有把日特拿下,徐恩曾、戴笠手下这么多优秀特工,也毫无办法,还搭进去十余名精英骨干以及200多军警的性命,而蒋委员长的侍卫都被消灭了很多在自家宅子里,但萧逸云的特种部队一到,区区60人进去毫无伤亡地就把这些绝对是日特中的精锐几乎杀了个精光,还生俘了敌人!这样的战斗力有谁敢不翘大拇指?!不翘的话割了,反正留着也没什么意思!!现在还只是60人的队伍就发挥出这样大的威力!要是再扩编成一个像他87师那样的一个师,或者一个旅,哪怕是一个团?中央军里就再没有谁的部队敢跟自己叫板了!!以后可要把重心移到这个队伍的建设来,谁再敢跟我张治中为难做出扣减军火,把手枪当做冲锋枪打发这支特种部队的事来,我老张再不含糊!!


既然开始把这支军队当做自己的血脉嫡系,张治中酒就自然多喝了两杯,话也就多了些,手在萧逸云的肩膀上拍了又怕,态度亲热的就差点称兄道弟了!!


可事情在很多时候偏偏是不那样如人意的,张治中的美梦再好,甚至作为他长官的何应钦也被其的这种美梦所感染,因为自己派系里多了这么支战力惊人的部队而欣喜万分,也鼓足了劲,他土木系陈诚要再敢为难他部下的这支精锐,非得跟他拍桌子不可!!


张治中和他的长官何应钦对这支精锐的强大发展前途的估计是没错的!!但他们却没有把蒋委员长给估计进来,忘记了在中央军里,他们的对手除了陈诚的土木系这样强大的对手外,身居高位的蒋委员长却也把他们看做一种“对手”而不时牵制着他们!


“娘希匹的!何应钦居然搞出了这样一支精锐来,我最精锐的教导总队都比不了,幸好这才只是个区区60人的编制,如果按张治中计划里那样编报的要建成1个师的打算,那他何应钦岂不成了第二个桂系?!(在当时,桂系军阀是仅此于红军为老蒋所担心的势力!)”蒋介石详细听了戴笠对他描述的当天黄埔特种部队的作战情况后,在感叹竟然有这样一支厉害的军队存在时,不由得心里也倒抽了口凉气“不行,不能让何应钦掌握这样的军队,一定要把之拉过来!只是,这也得有个很好的说法才行,不然这个在黄埔系里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何应钦也不是盏省油的灯”蒋介石想到这里,揉了揉他那铮亮的光头,眯着眼睛开始打起怎样“巧取豪夺”人家的“宝贝”部队的“坏主意”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