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阳风云录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知道错了?

隐世绝刀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19.html


龙馨颖暴跳如雷,指着龙渊的鼻子,说道:“龙渊……,要不是你不让我和妍凤姐姐他们一起,我能自己偷偷的翻墙去海沙帮吗!都是你不好,现在还在一边说风凉话,我知道让你跟我出来你有怨气,所以一直想办法要回轩辕阁,你现在就给我回去,我不需要你陪!我讨厌你!死龙渊!臭龙渊!”

龙渊则是脸青一阵红一阵,却又不敢还口,只能是哑巴吃黄连。

焦妍凤刚想上前安慰龙馨颖,龙馨颖却身体一纵,闪到了树林之中。

谁也没想到龙馨颖会说走就走,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龙馨颖已经消失在了树林中,龙渊赶紧冲进树林中追赶,可是还哪里有龙馨颖的影子,其他人也都钻进了树林,大家两人一组在树林里找开了,可是龙馨颖若是存心避开众人,在这么大的树林中想找到一个人又谈何容易。

龙馨颖甩开众人后,一路朝着东南方向而去,可是还没走出十里地就被一批铁面人给拦住了。

为首的铁面人身穿赤色长袍,沉声说道:“丫头,你这是要去哪啊?不如和我们去一趟吧!”

龙馨颖愤怒的说道:“又是你们!就不怕我师哥他们出来把你们杀的屁滚尿流嘛!”

为首的铁面人大笑道:“别说你师哥,就是那几个小子一起来本旗主也不放在眼里,何况你现在是偷偷跑出来的,他们还能救的了你吗?”

龙馨颖气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我是偷跑出来的?”

铁面人冷笑道:“反正你已经是本旗主的囊中之物,那就告诉你。盛丰商行被我们一把火烧了之后就一直在本旗主的掌控之中,赶巧上面有令,让我留意你的行踪,所以知道你偷跑出来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龙馨颖拔出佩剑,道:“真是阴魂不散,一群藏头露尾的小人!”

铁面人怪笑一声,道:“丫头,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也可以免遭皮肉之苦。”

“放屁!”话音未落,龙馨颖提剑便向铁面人刺去。

铁面人不慌不忙的抬起手,手掌轻轻一拍,龙馨颖的宝剑便被弹开,口中说道:“丫头,本旗主要拿住你绝不会超过五招,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的好!”

龙馨颖怒道:“你做梦,我就算死了也不会让你们抓住。”

“既然如此,那本旗主就不再怜香惜玉了!”铁面人怪笑道

龙馨颖见一剑被弹偏,忙力罐剑身,稳住剑势快速横剑反削,想让铁面人吃些苦头,可惜她快铁面人更快,铁面人左腿向前一探,低头躲过剑身,瞬间来到龙馨颖的胳膊下,肩膀向上猛一震,龙馨颖便吃力不住,宝剑脱手飞出,胳膊一阵酥麻。

铁面人也不急着抓住龙馨颖,低沉的说道:“丫头,还不束手就擒吗?”

龙馨颖左掌击向铁面人的心窝,怒道:“你休想……”

铁面人冷笑一声,右手抓住龙馨颖的手腕,轻轻一抖,只听咔嚓一声,龙馨颖的额头顿时冷汗直流,不过硬是忍住疼痛没有叫出声。

这一系列动作说来缓慢,其实都是在转瞬之间发生的。

铁面人低沉的对身边的人说道:“将她给我拿下!”

两个铁面人手下赶紧拿着锁具向龙馨颖逼近,想要将龙馨颖捆绑住,龙馨颖吓的连连倒退。

就在这时,从旁边的密林中射出一股霸道的刀气,两个铁面人还没来得及躲闪,已经血溅当场。

为首的铁面人大声道:“什么人敢管我们铁旗盟的事情?”

“当然是你们的老朋友!”话音刚落,从密林中闪出一男一女。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张云龙和焦妍凤。

为首的铁面人冷哼一声,道:“我道是谁,原来是烈火尊者一直抓不住的张家毛孩子,看来今天该我立功,不但能抓住龙大小姐,还能夺到金刀。”

张云龙手握金刀,哈哈大笑,道:“那就要看阁下的本事了!”

为首的铁面人一伸手,旁边的人递上一杆巨大号铁烟袋。铁面人接过烟袋,吩咐道:“将那两个丫头给我抓住,一个也不能放过。”

铁面人大吼一声,脚下生烟,快速的向张云龙的方向奔来,张云龙则是右手握刀,刀身与地面成六十度角,周围气流突然变的炙热无比,一动不动的等着铁面人。

就在两人的距离还有一丈多远的时候,张云龙变成双手握刀,由下至上斜着划了出去,顿时从刀身上射出一股血红色的刀芒撕裂着空气击向铁面人,不过铁面人就好像提前就知道张云龙的想法一样,在张云龙动的同时他的右脚跟猛一用力,人便改变了方向,躲过刀锋的同时,出现在了张云龙的右前方两尺的地方,上来就是一记杀招,铁烟袋狠狠的照向张云龙的太阳穴,张云龙赶忙藏头,右手金刀横着削向铁面人,金刀和铁烟袋瞬间碰撞在一起,铁烟袋上立刻出现一个豁口。

铁面人心中大吃一惊,暗暗想道:“幸亏我的烟袋是玄铁所铸,若是普通的刀剑恐怕老夫的命已经丢在这小子的刀下了。”口中却道:“好小子,没想到你的功力如此深厚!”

张云龙冷笑一声,道:“你没想到的还有很多,再吃我一刀!”

话语之间,两人又拆了二十多招,铁面人是越打越吃惊,他做梦也没想到面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有如此大的能耐,他甚至在哀叹自己这七十来年算是白活了,就在他心烦意乱的时候,与铁烟袋粘在一起的金刀瞬间变换角度,刀背贴着铁烟袋滑向他的右手。吓的铁面人赶忙松开右手,右脚向左后撤了半步,面向张云龙的右侧身,左脚尖轻轻一勾,落下的烟袋又弹回了左手上,接住烟袋的左手用上十层的功力刺向张云龙的软肋。张云龙滑出去的金刀顺势向回一带,格开攻来的烟袋,同时扭转身躯左掌印向铁面人的右胸口。铁面人也不躲闪,有心和张云龙较量一下内力,一层淡淡的护体罡气照在身上,铁面人认为凭他将近六十年的功力抵住这一掌是绰绰有余,可惜现在的张云龙已经不在三个月前的张云龙,左掌瞬间穿过那层淡淡的护体罡气结结实实的印在铁面人的左胸,只见铁面人向后倒飞出去落入林中,张云龙本想飞身上去补上一刀,可是又担心焦妍凤和龙馨颖不敌,所以转身去帮二女御敌。

为首的铁面人进入树林就已经遁走,远远的还听见他的声音传来:“姓张的,今天是老夫一时大意,这一掌之仇本旗主他日定当双倍奉还!”

其他铁面人见旗主已走,自知不是张云龙等人的对手,也都闪身进了树林。

张云龙和焦妍凤没有追赶铁旗盟的人,赶紧来到龙馨颖近前查看她有没有受什么伤,不过还好他们出现的及时,龙馨颖除了左胳膊脱臼以外,身体并没有其它的伤,焦妍凤为她将胳膊接上,也没说话,只是用一种埋怨的眼神看着龙馨颖。

龙馨颖小嘴瘪了瘪,眼泪顿时流了出来,苦着脸道:“妍凤姐,我是不是又犯错了!”

焦妍凤无奈的摇摇头,道:“你说呢?要不是我们出现的及时,你现在说不定在哪里了,一个人在外面多危险啊!你知道大家有多担心你,尤其是龙渊看你走了之后都快急疯了。”

龙馨颖委屈的说道:“妍凤姐,我知道错了!”

焦妍凤苦笑道:“好啦好啦!别哭啦,哭成大花脸就不好看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不然他们更着急了。”

三人回到盛丰商行的时候,其他人还没有回来,张云龙赶忙差人出去通知他们,过了将近一个时辰左右,众人才陆续的回来。

龙渊一看到龙馨颖,赶紧过来左看看右看看,看有没有受伤,到是把龙馨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

龙馨颖张了张嘴,本想说“我错了”,可是最后还是没能说出来。

当大家听龙馨颖说铁面人亲口承认盛丰商行的火是他们放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显露出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

司徒潇潇说道:“看来铁旗盟是打算让海沙帮和盛丰商行发生更大的摩擦,只是他们没想到我们根本就没有上当,估计老奸巨猾的逆天奇也想到了这些,所以我们这次去海沙帮他并未为难我们。”

李宏图点点头,道:“看来事情应该就是这样,既然事情已经查清,我们今天在这里休整一晚,明天就赶回洛阳。”

众人各自回房休息,一夜无话。

次日,一切准备妥当之后。

李宏图来到龙渊近前,问道:“龙兄,不知道你们可有什么打算?”

还没等龙渊说话,龙馨颖则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抢先道:“当然是和你们一起去洛阳了,洛阳城我去过好几次都没玩够,这次有你这个地主,我当然不能放过了。”

众人都用一种极为佩服的眼神看着龙馨颖,心中都在想:“这丫头情绪变的也太快了,昨天还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才一晚上就又变回以前的大大咧咧,天下我最大的大小姐了。”

李宏图尴尬的摇了摇折扇,道:“陪美人出游,李某求之不得。”

这时,司徒潇潇上前一步,道:“诸位,我和茗儿打算改道去一趟益州,我们先行一步,后会有期!”

龙馨颖看向摄正茗,眨眨眼睛,道:“正茗姐姐不和我们回洛阳吗?”

摄正茗脸上难得的闪过一丝笑容,道:“我还有些事需要去益州一趟,所以就不去洛阳了。”

龙馨颖不舍的道:“那好吧,正茗姐记得有时间要找我玩!”

摄正茗点点头,和司徒潇潇及青儿上马绝尘而去。

张云龙道:“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上路了。”

龙馨颖拉着焦妍凤的手,欢欢喜喜的上了同一匹马。

龙渊不解的道:“师妹,这不是有马吗,你怎么还跑去和焦姑娘挤同一匹马?”

龙馨颖脑袋一扭,蛮横的说道:“我愿意和妍凤姐姐挤一起,你管的着嘛!”

几个男的又是一阵恶汗,是彻底拿眼前这美女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焦妍凤微笑道:“就让她和我挤在一起吧,也好说说悄悄话。”

“就是,就是!”龙馨颖眼中闪出胜利者的目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