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拆迁酿两败俱伤惨剧 花农怒将强拆者斩首

362238000 收藏 0 407

■在案发地点旁边,家属祭拜杨诺的筷子、纸杯等祭拜品淹没在杂草丛中,凶手曾平亲手种的鸡蛋花依旧盛放。然而,他们的生命之花却凋零在花场拆迁的风波中。


★核心提示


运花的张师傅见过养花户曾平修花,他先用剪刀很小心将花边叶剪掉,他把剪刀举起来,然后摇了摇头,又把剪刀放下来,最后才小心地剪掉几片多余的叶子,如果剪得不好,这盆花就卖不了好价钱。


他没想到,有一天,就是这样谨小慎微的曾平会去杀人。


东莞养花户曾平喜欢种月季,每天早晨7点,他都准时蹬着自家的三轮车去卖花。1月31日那天,他和以往一样走出了自己的花木场,但这次他不是去自家的花木场拿花去卖,而是去杀人。


附近种菜的林伯说,他是用剪刀剪下对方的人头,但看得不清楚,他又说,大概是用剪刀戳死的。


平时这把剪刀是曾平用来剪他最喜欢的月季。林伯说,曾平的手修长、漂亮。


警方的通稿纠正了林伯的说法,曾平用菜刀割下别人的头。


杀完人的曾平在池塘边顿了顿,池塘的水早已染红,随后他沿着池塘边的小路回到自己花木场的简易棚户房,喝下一瓶护花用的杀虫农药。


“我杀了人,我来自首。”曾平换了干净的衣服平静走进派出所值班室,不久,他在指认现场后毒发身亡。


他只种最小的小盆栽

曾平杀人了。


和他家花木场相邻的养花户吴凡并不相信他会杀人,“他很斯文,平时都没有什么脾气,怎么会杀人?”


5年前,吴凡来到东莞市石排镇石岗大道边上种花,半年以后,34岁的广西来宾县人曾平和自己兄弟三人在他的花木场旁边租下了300平方米地,也养花种花。


和其它花木场不同的是,曾平的花木场只养殖小盆栽,他喜欢种月季、三角梅和茉莉这些品种的花。


“大概是因为这些盆栽成本低,他也种不起大型盆景。”吴凡记得曾平对他说,自己从广西来,因为家里穷,开花木场的钱都是向银行和朋友贷款的,他想到东莞靠种花赚点钱。


曾平的花木场虽然小,也生意不好,但他坚持按时交租,从不拖欠,也从未与其他花农同行有过争执。


直到杀人事件爆发,他的花木场从未扩建也从未自行搬迁过

他是个爱花的人


非常准时地浇水修枝


每天,曾平喜欢独来独往,他早早起床蹬着三轮车去自己的花木场采花,卖花。


和曾平相邻的花木场老板杨先生说,曾平不喜欢说太多的话,几年下来,与大家的交流几乎没有,偶尔会搭话打招呼。“都没有特别多的印象,这个人很内向”。


在周边花木场帮忙运花的张师傅说,自己对曾平说,不要总是自己一个人骑三轮车去买花卖花,“广东天气很热,这样干要生病的。”


曾平笑了笑说,自己可以的,不需要单独雇人来卖花。


“可能是因为怕出钱,他们家的花场都好小,雇人要亏本。”张师傅说,自己看见过曾平修花,用剪刀很小心将花边叶剪掉,他把剪刀举起来,然后摇了摇头,又把剪刀放下来,最后才小心地剪掉几片多余的叶子。


张师傅说,看得出曾生是个爱花的人,总是很准时地浇水,修枝。


对这个外乡来的种花人,周围的花农都叫他“曾生”,以示友好。


他和他之前还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


距曾平花木场不远的地方是东莞本地人杨诺的家,他今年43岁,生有一男一女。至死,他也很难想到,自己和养花工曾平之间会有什么冲突。


“杨诺和曾平的关系相处得并不差,他路过曾平的花木场都会进去喝喝茶,聊聊天。”杨诺的好友杨平伟说。


杨诺还无意间对杨平伟提及曾平的花场,“他说曾平的花木场经营得不大顺利,蛮可怜的。”


杨诺的表哥也说,杨诺与曾平相识,主要是因为工作的事情,杨诺帮生态园的一个租地老板收租和丈量土地。


1月30日,杨诺被曾平杀掉的前晚,他再次到杨平伟的家里聊天,杨平伟记得,杨诺当时显得有些疲惫。“他对我说,明天要去处理一个事情,好累。”


杨平伟听到杨诺说这句话后,就劝他,“你只是一个收租的人,不要去管那么多的事情。”


杨诺听后沉默了半响,最终笑了笑告诉杨平伟,反正不关自己什么事情,明天只是去帮助老板协商一下,也无妨。


离开杨平伟家前,杨诺才对杨平伟说,明天要找的人就是他偶尔提及的曾平。


做完明天的事情就可以放假了


早在杨诺找曾平协商事情的前三天,杨诺表哥说,东莞市生态园派人去把曾平的花木场推倒了,然后派杨诺去和曾平谈具体的赔偿款问题。


杨诺表哥是这样说。不过,东莞市生态园管委会新闻发言人余宗梁对于这种说法给予了否认。


那天晚上,杨诺从好友杨平伟的家里离开后便回家,妻子杨婉月抱怨:“人家都已经放假了,要置办年货,你怎么还工作啊?”杨诺显得有些无奈,但是还是笑着跟妻子说:“哦,做完明天的事情,就可以放假了。”


但谁也没有想到,杨诺在第二天早晨出门后,就再也没有踏进自己的家门。


“临走时,他还说处理完事情中午回来帮我贴对联。”杨婉月哭着说。

那一瞬,池塘的水变成了血红色


1月31日早晨8时30分,杨诺从家里走出,临走时,他的儿子和妻子还在家里睡觉。


他们没有料到,杨诺的走成了最终的离别。


在距离曾平花木场50米处,正在田地里耕种的林伯听到有人大声地呼喊“救命、救命。”


事实上,这两声,是杨诺在世界上最后的两句话。


林伯与儿子一路小跑,看到曾平与杨诺在池塘边扭打在一起,池塘的水没过腰间,“他们大概是一路互相追赶跑到这里来的,但是其中一个人掉进了水里,跑不动了。”林伯这样分析。


林伯说,曾平当时拿了一把修剪花木的大剪刀,不断地往杨诺身上戳,杨诺用手努力地掰住曾平的脸,但是很快,杨诺的双手缓缓地放下了。


林伯在一旁大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林伯的制止声并没有得到回应,随后,杨诺停止了呼吸。因为没有手机,林伯和儿子并没有报警,见到杨诺被杀死,他们又跑回了田地继续种田。


但令林伯没有想到的是,曾平杀死杨诺后,沿着池塘边的小道一拐一拐地回到花木场,随后又折回池塘边,用菜刀将杨诺的人头割下,将身体丢入池塘里。


那一瞬间,池塘的水变成了血红色。


曾平杀死杨诺后,在池塘边顿了顿,随即提起人头,回到了自己的花木场。


一名知情人透露:“曾平杀完人后很镇定,他的衣服上、身上也全是血。他回到棚子里,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将人头用黑胶袋装好,放进纸箱。”


我杀人了我来自首


随后,曾平来到1公里外的福隆派出所,他对派出所的值班人员说,“我杀了人了,我来自首。”


值班人员问他,“你有什么证据说你杀了人?”曾平打开纸箱,从黑色胶袋里提出了血淋淋的人头,警察惊悚,来派出所报案的一个女子吓得裤子湿了。


派出所马上上报东莞市石排公安分局,分局刑警很快赶来。“曾平被警察押着去了现场,并把尸体的位置指认给警察”知情人说,当时有不少菜农目睹大量警车赶到花木场的情景。


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曾平在前往派出所之前,就已经喝下了慢性毒药,办案民警得知后立即将他送往石排镇人民医院抢救,但最终曾平还是在2月2日7时抢救无效死亡。

花木场被三次搬迁


杨诺所在的杨屋村村民说,杨诺的死,是因为曾平的花木场被搬迁而引发的冲突。


据了解,曾平的花木场曾经遭遇过三次搬迁,最终在第三次,一向听话的曾平做了惊人的反抗。


曾平的邻居吴凡说,2010年6月,曾平的花木场被要求挪动20米,曾平随即和朋友一起挪动,而不久,他的花木场再次被要求挪动20米,他又一次挪动。


“今年年初1月27日,他的花木场又一次被要求挪动,他不愿意,说能不能卖完花再走,”一个知情人说。


这样的要求很快遭到了拒绝。


根据石排警方公布的新闻通稿,1月28日晚,杨诺带人搬移了部分花木,并由杨诺补偿给曾平1000元人民币。


1月29日上午杨诺再次带人到花木场找曾平做工作,要求花木场立即搬移,双方发生争吵,情急之下的曾平喝农药自杀,被送往石排医院抢救,当日下午花木场继续被搬移。


根据知情人透露,不能被搬移的花草,都被铲车直接推掉。


昨日,新快报记者在曾平曾经的花木场看见,破碎的花盆和散落两边的黑色装花袋,两株胶榕树旁边的鸡蛋花在阳光下开得正艳。


失血休克性死亡


杨诺被曾平杀死了,东莞市公安局出具的《尸体检验报告》(市公安局第2011410120号)显示:“杨诺被锐器刺伤头部、面部、颈部导致失血休克性死亡。”


现在已经没人知道,曾平用何种姿势,对杨诺捅下多少刀。杨诺的妻子杨婉月重复地说:“太惨了,太惨了,又不是他要去推曾平的花木场,为什么杀他?”杨诺所在的福隆杨屋村村民更多的则说,杨诺是因为“帮助雇主及生态园协商赔偿事宜而被无辜杀死。”“他非常和善,从来不与别人吵架。”杨诺表哥说,杨诺家的经济条件并不丰裕,但从未和家人有过吵架。杨诺妻子杨婉月也说,和杨诺结婚至今,两个人感情一直很好。事发前杨诺还说,以后赚钱了就更好地补贴妻子。事发之后,曾平的两个合伙人被警方问询完后,从东莞石排镇消失了。


昨日石排镇的花木场一片平静,烈日当头。

●对话


★人物:妻子 杨婉月


杨诺妻子杨婉月从没有见过凶手


新快报记者:你老公是做什么工作的?


杨婉月:我老公在生态园里面收地租和丈量土地。


新快报记者:你老公是给生态园做事情么?


杨婉月:不是给生态园做事情,但是收租的地是生态园的,生态园将地租给了一个老板,我老公给老板打工的。


新快报记者:你老公被打死之前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杨婉月:什么都没有说,我老公很老实的,从来不惹事,如果我知道他去找一个喝过农药的人,我肯定不会叫他去的。


新快报记者:你丈夫死了,那今后你怎么办?


杨婉月:生态园赔给我们81万元,这个事情就算结束了,我老公也回不来了,我很伤心的,我没有了老公,孩子没有了爸爸,就犹如一个四脚凳子,少了一个脚。


新快报记者:听说你老公是因为推掉了凶手的花木场才被杀害的?


杨婉月:从来没有的事情,我老公也只是打工的,怎么会去推掉别人的花木场?而且我老公人很好的,从来都没有惹过什么事情的。谁说我老公推了花木场,我可以和他们对质,他们敢吗?


新快报记者:你以前见过凶手吗?事发后见过凶手的家属吗?


杨婉月:从来没有见过,我老公也很少和我提及工作上的事情,但是他对于自己的工作很满意,每天都按时上班下班,很开心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