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眼 第一章 救美

快乐剥削者 收藏 0 62

北国冰城有一个独特的节日,冰雪节,每年的一月五日。冰雪节的主项就是冰灯游园,还得是晚上,白天只能看冰雕,雪雕。冰城的老百姓基本是小时候看,大了尤其是成年人,基本没人看了,看冰灯说白了就是遭罪,当然这只对冰城人而言,南方游客那是百看不厌,冻得大鼻涕直淌,没准还得住院感冒,花钱买罪的傻帽多了去了。旅游公司发了。


松花江冰城的北岸是太阳岛,郑绪岚一曲‘太阳岛上’一夜间是这个无名小岛红遍全国,听歌来看岛的冤种多了,冬天太阳岛上游客基本没有,但松花江江面上玩的人就多了,江南岸一个大滑梯,直达江心,有200米长,30米高,从上边滑下来那是一个刺激,跌倒了就是享受。


江心玩的就更多了,爬犁,雪摩托,滑冰的都有,不要命的玩冬泳,南方人看的都傻了。不冷呀,不冷才怪。王睿在冬泳区当值卫,就是看着游客离远点,别冰面塌了可毁了,一天工资70,撑不着也饿不死。一个骑马的美女突然奔冬泳池子来了,江心冬天有一块沙滩,顶上有人承包了骑马,50元一次那马老实的要死。从来没跑出来过,今个疯了真么上江面了,那女的在马上尖叫刺耳,不过一头长发倒是飘起来了,好看是好看就是伴音太恐怖了,王睿一看马奔冬泳池来了,*起长干子就赶游客,吓蒙的直接就给推到了,人别进冬泳池就行,进池子冬装棉服易吸水,没个救上来,淹不死也得冻死,到在冰上反而没事,就在奔马距王睿不道50米时,怪事出现了,冰面突然下沉,一个直径五米的圆圆的冰窟窿出现在了冰面上,这冰窟窿太圆了,就像用圆规划得一样,大家都没反应时,连马带女人噗通就进了冰窟窿。冰城之所以得名,就在于他冬天的冷,现在又是冬至时节白天在零下17度左右,滴水成冰。但是冰层下的水却是零上5度左右,近冰的地方零度上下越往下能越好点,但也不会高于5度,人一入水冰渣的感觉透骨,冬泳真他妈不是谁都能玩的,没点真本事下水就得冻上来,当然没经过锻炼你也下不去,衣服你都不敢脱,松花江上的西北风比刀子不差,大风天能把脸冻裂开,江面平时风也在3级左右,飕飕的抽脸捂都来不及,更别说脱了。


王睿,男,24岁,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管理学院,本科。毕业后被一日本外企录取,刚开始王睿感觉进外企老飘了,可一干上就觉的不是那么回事,冰城的老百姓最恨日本人,满洲国时候小日本可把冰城人民祸害惨了,“731”的小日本细菌部队可是拿活人做实验,桃花巷的妓女,老五屯的农民,街头的乞丐都被抓去不少做活体实验品,连骨头渣都没再看着,杀人,*在满洲国不算最坏的事,活体实验惨无人道,死不了遭活罪,比地狱有过之无不及,就是把日本的幼女全干死都不解恨,冰城人人一提小日本就恨得牙根疼,政府只要不管我他妈一天生吃一个小日本都不解恨!王睿再这样的城市为日本企业工作能好受吗,况且他从小受的爱国主义教育也不少,还为杨靖宇,赵一曼等抗联烈士扫过墓,加上日企待遇也不高,王睿就不去了,就算是把日企给炒鱿鱼了。外企不干了总的干点啥呀,王睿在上大学的时候,在全校学习不是最好的,但水性在全校名列前茅,就算是哈工大的体育特招生,游泳专业的也有一半赢不了他,潜水全校第一,两分四十八秒,无人能敌,五十米标准泳池,四个来回。就是凭着这一手潜水的本事才来考了冬泳守卫,没想到今天用到这了。


王睿一入水就冰透了,但看见五米开外一个人影正往冰层上拱,脚下直登,就一个猛子潜了过去,,从后面抱住了女人的脖子,落水女人双手立即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胳膊,王睿手向下一探抓住女人胸前的衣服,这是水下救人的基本动作谁想下流了谁就下流。王睿一收双脚猛蹬冰面,带着女人向上游的深水潜游下去,松花江冰城段的水深在二十五米左右,王睿一气潜到江低,一翻身把女人往前推着奔发亮的冰窟窿口就有了过来,边顶水边往上游,还要看准冰窟窿口,王睿在零下五度的冰水中把游泳的本领发挥到极限了,眼看着女人到了冰窟的水面了,王睿猛地一推女人,女人好像也感觉到了逃命的机会来了,双脚使足了劲一蹬,正蹬在了王睿的胸部,王睿正往冰窟窿口使劲游那,一推落水的女人,双手向下一划,双脚向里一夹,想从落水女人的内侧游上去,这女人一蹬他的前胸,方向可就变了,方向变了但是上冲的速度没减,王睿一头就撞在了冰窟窿边沿的冰层下面,王睿头一蒙,整个人体就贴在了冰层下面,小腿漏在了冰窟窿口,水流一冲向下游滑动着,这时蹿出水面的落水女人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脑袋出水面喘了一口气,自身重量加吸足了水的衣服重量,女人又向水下落去,冰面上的人根本来不及伸手救她就又没了,不知道是女人看见了,还是凭感觉,这个女人一把又抓住了王睿漏在冰窟窿口的小腿,把撞蒙的王睿向江底带下去。


我们在江边长大的人基本都怕冬天落水,怕就怕这冰层,我们管冰层叫锅盖,要是落水的人往上冲时,撞在锅盖上当时不撞死也得昏过去,想在游泳是不可能的,水流一冲不死也得死,根本就上不来了。王睿也懵了,但闭着气没昏反应瞬间没了,水往上一浮脸就贴在冰层下了,落水女人二次下落抓住他的小腿一扯,脸就划在了冰层下面的冰刺上,冰面别看光滑如镜,冰面下方水流冲的全是小刺,相当锋利,王睿的脸被冰刺一划一疼人就醒了,王睿感觉到双腿被人抱住了,一窝腰收腿想把抱住自己的人解开,腿上松了一点,这女人抱住了王睿的一支腿,自己的双腿乱搅,王睿收腿的力量大了,人卷起来了,脑袋碰到了女人乱动的双腿,落水的人不能碰上东西,碰上什么就会死抱住不放,王睿的脑袋正好碰到了女人的双腿,落水女人双腿一夹一盘,就夹住了王睿的脑袋,王瑞的脸紧紧的贴在了落水女人的*,俩人来了个水下“69”式,王瑞鳖不住了,一口水就把王睿呛得毫无意识了,双手本能的來掰落水女人的大腿,但这个时候胳膊额真是拧不过大腿呀,落水的女人早就呛昏过去了,俩人缠在一起向江底沉去,王睿最后本能的挣扎了一下,没有任何效用,王睿有呛了一口水,没有意识了,什么都没有了,俩个缠在一起的人,嘴里冒着气泡向松花江的江底沉去,王睿感觉到身子碰到了江底,昏迷中眼前出现了耀眼的白光,不应该说是极亮的白光,白光中一匹透明的白马向他奔来,白马的前额出长着一根长长的细细的尖儿,耀眼的,极亮的白光就是从这根尖刺中发出的,王睿好像清醒了一样,想动但动不了,白马裹着耀眼的白光,长长的亮刺对着王睿的头部,好像是被冰锅盖撞起包的地方一下子刺了进去。


亮刺进入脑袋的瞬间,王睿咬牙闭眼完了,突然一股冰泉一样的东西从脑袋进入了身体,舒服,清灵的感觉传遍了全身,王睿感到一条亮线正由头至脚的照亮自己,细细的亮丝进入了每一个细胞,及至全身通亮,大脑被亮线一击,昏迷的王睿一下子清醒了,自己没有死还活着,王睿清楚的感觉氧气正从自己的腋下进入身体中,心脏跳的自己都能听见,呼吸很正常,肺也没有憋闷呛水的感觉,身体突然有了无穷的力量,王睿这时顾不得多想,活动双手证实了自己活了,马上用力掰开落水女人的两条夹住自己脑袋的大腿,然后一只没被包住的脚,照这落水女人的身上一蹬,把被抱住的另一条腿也抽出来,王睿没看见他蹬落水女人时那女人的嘴里出了一串气泡,自由了的王睿回身从后面拦腰抱住了女人的上身,双腿一摆就奔远处的亮方,王睿现在的位置离冰窟窿口能有三十米到四十米,只能看见那里有亮光,这还是被那发亮的长刺进入身体后视力好像厉害了很多,以前在泳池的清水中也看不了这么远,“那团亮光,那白马头上极亮的细长刺进入自己的身体了,不可能呀,我没那么大的身体呀,装不下那白马呀”,王睿一边瞎寻思,一边抱着女人使劲的游着,水流一带王睿的双手很自然的往里扣,正好扣住了落水女人的双峰之上,"我的天还真是给力,这女人的双峰太大了吧”,根本抓不住,只好调整一下从底下托住,王睿一边瞎想一边抱住了落水女人向海豚一样的游着,平时再水上顶水游这么远也费劲,现在带着一个人在水下好像并不吃力,王睿也无暇想什么原因,只是全力向冰窟窿口游去,双手托着女人的双峰,下腹挨着女人的翘起的臀部,王睿双腿摆动的幅度在加大,游速在加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