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发表:南海新攻略:放弃“九段线”,推出共同体

如前几天所说,某国内知名军事网站最近发起了关于“中国应该如何走出‘海权困局’”的征文。这个话题本身确实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课题。然而十多天过去了,“应征”的却不是义愤填膺的咆哮就是懵懂臆想的不着调,以至本人发出了“国人的头脑并不比当年的北洋水师更为清醒,甚至可以说远远不如当年的李鸿章”的感慨。

本人前些日子曾言:“大争之世,争于实力”...然则,实力二字却并不能简单地跟一个国家有多少飞机大炮,有多少经济总量GDP,有多少人口有多少劳动力有多少生产车间等等等等划上等号...兵法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是谓大战胜于旷野而决于庙堂。论国之大事,须知己知彼方可百战百胜,早已是不言而喻。然而,我们知己吗?我们又知彼吗?从“身当三千年未见之变局”的李中堂开始,中华仁人志士一直在为“开眼看世界”而不懈努力。然而,在农业文明时期的千年辉煌却也为华夏大地积累了太多的无形债务。从对“洋务运动”百般阻挠的“清流党”到1976年以拒绝国际救援唐山大地震为荣的愚行,从迷信“红灯照”能让洋人的枪弹失效的“义和团”拳民到至今思维仍停留在“美国总统跟不跟中国好”的可笑境地,对于那个已是几乎完全按照西方规则运行的世界,国人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其三者,多矣!在这么一个动荡纷扰危机四伏的世界上,似此这般盲人瞎马夜半雷池,可无惧焉?!

不知“一个中国”乃是一个美国人提出的“政治原则”,不知运载成亿吨矿产资源开往国内的货轮却是绝大多数听命于外方,自然也就更不知围绕南沙群岛主权争议的那些往事,不知那条“九段线”的出笼背后有着多少阴差阳错,不知今日的南海问题上我们的国家已经到了何等极其被动的程度!


一个国军上校挥手而出的“九段线”

如果对“九段线”这个名词仍然有些陌生的话,这张图应该不陌生吧!这就是直到今天依然被普遍坚持的“对南海诸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的具体体现。

然而,这条“九段线”的由来却已是讳莫若深,今天的国人有几个知道:它其实根本不是新中国政府划定的,而是当年的民国政府所划的;而就连当年的“国民政府”,也不是在外交部的主持下划了这条线,而是以内政部的名义发行了这张地图,至于真正的“捉刀”者却是一位身份特殊的海军军官。他就是林则徐的后人,原中国驻美大使馆海军武官,1946年赴南海“前进舰队”指挥官林遵上校。

1946年10月,历经苦战劫后余生的国民政府海军在上海成立“前进舰队”,其使命就是前往南海接收被日寇侵占的岛屿。1946年10月29日晚,在林遵上校指挥下,护航驱逐舰“太平”号、猎潜舰“永兴”号、坦克登陆舰“中建”号、“中业”号等四艘军舰开出吴淞口。11月9日到达海南岛榆林港后,林遵亲率“太平”、“中业”两舰开赴南沙;副指挥官姚汝鈺带领“永兴”、“中建”两舰前往西沙。大凡对南海局势有所关心的朋友都很清楚:今天大家朗朗上口的“永兴岛”、“中建岛”、“太平岛”、“中业岛”等名字正是来自当初加入“前进舰队”远赴南海的那四艘军舰。值得一提的是,作为蒋氏海军主力的“太平”号后在1954年被解放军鱼雷快艇击沉于浙江近海,而以其名字命名的“太平岛”却至今仍在台湾当局的控制之下。

前排中即为林遵上校,此为林遵率队出发时在“太平”号上所摄

1947年,根据林遵编队巡航归来提交的资料,国民政府内政部公布了《南海诸岛新旧名称对照表》。同年出版的《南海位置略图》标明南海海域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都属于中华民国领土,并在南海诸岛四周画出了11条断续国界线,也就是所谓的“十一段线”。1948年,内政部方域司司长傅角今主编的《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及附图《南海诸岛位置图》出版,成为最早正式公开标示“十一段线”的官方地图。

1949年4月21日,毛泽东麾下百万大军横渡长江,直抵南京。然而,“十一段线”却并未随着蒋氏国民政府的土崩瓦解而消失。其中的原因就在于南海划界的始作俑者林遵已于此前不久率部起义,加入了解放军的行列。随着林遵接连担任华东海军副司令与海军副司令员等要职,当年的“十一段线”也就随着林遵以及他提供的资料进入了北京高层的视野。于是,在新中国出版的地图上,很快就出现了在“十一段线”基础上略加修改的“九段线”。因其形状为“U”形,也被称作“U形线”。


“九段线”从来都不是国境线!

看到这里想必很多朋友会说,事情不是已经很清楚了么:“九段线”就是南沙主权无可争议的具体体现,只要坚决捍卫“九段线”不就行了么!

然而实际情况是:“九段线”无论在法理上还是历史记录上,都不可能,也从来没有作为国境线出现过!

首先,国境线必须是连续的,这是一条全世界通行的基本准则。而“九段线”既然是分成了九段,自然也就是一条断续线。这从根本上排除了“九段线”成为国境线的可能性。换言之,“九段线“充其量只能作为一条“主张线”,表明中国政府主张把该线内的岛屿和海域划入中国领土。“九段线”从来不是,也不可能是一条已经划定的实际疆界线。因此,不能因为”九段线“的存在而说这条线内的岛屿和海域就是中国的领土,更不能要求其他国家尊重这条根本不存在的“国境线”。

同时,把“九段线”解释为“国境线”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明确规定南辕北辙,完全无法相互匹配。多年来的国际海洋法实践当中,最基本的理论和原则就是“陆地统治海洋”,也就是说沿海国对海洋的领土主张必须以陆地主权为基础,并以领海基线为起始线向外划定本国的领海。1958年《领海与毗连区公约》和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对此原则总其大成,明确规定了“以陆地主权决定海洋主权”以及“领海延伸12海里”的基本准则。因此,即使南海诸岛本身的主权不存任何争议,其产生的“海洋国土”也最多只能是这些岛屿周边半径12海里的一个圆,绝不可能如“九段线”那样包括整个南海海域。更何况,一则南海诸岛本身的主权争议甚嚣尘上;二则这些在潮水之间出出没没,难以支持长期居民生产生活的珊瑚礁盘能不能作为“海洋国土”的主张基础,在国际海洋法之下也是存疑的!

中国乃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签字国,有鉴于此坚持“九段线”本身就已构成了法理上的自相矛盾。况且,多年来除了时不时声明“中国对。。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历届中国政府从未以国际海洋法认可的行为真正对南海腹地的南沙群岛行使领海权、领土权与行政管治权。林遵编队巡航后,仅仅只是在太平岛上象征性地留驻了一些兵员,并未对南沙诸岛礁进行任何有效的管治。以致数十年后的今天,其它众多岛礁自不必说,就连当初以林遵四舰之一命名的中业岛与位于航路枢纽之上的南威岛也分别沦于菲律宾与越南之手。

由此,“九段线”在法理上不堪一击,在实践中形同虚设,长达几十年的自相矛盾说一套做一套下来,不客气地说,已经成了一个国际海洋法实践的笑柄。

林遵编队巡航后错失的历史机会

说起来,“九段线”的问题,其实还不仅仅是说一套做一套那么简单,更大的问题在于按照当前国际海洋法的“历史”、“大陆架”、“先占”三大原则,在南沙归属问题上,中国居然全都占不了上风,甚至可以说是濒临强词夺理。这才是当前南海问题被动至极的最根本的原因。

“中国自古以来就拥有对南海诸岛无可争议的主权”,这话已经听了不知多少遍了。可是仔细推敲一下问题就出来了:自从中华文明开国之际直到1840年英国人的大炮打破大清帝国的大门为止,中国也好,朝鲜也好,东南亚也好,整个东方压根就没有主权的概念。查遍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恐怕也难找到文书上有主权二字。主权完全是一个西方人创造出来的概念,古代的中国怎么会有呢?又如何谈的上“自古以来就无可争议的主权”?

事实上,如果按照西方式的主权观念来认真推敲南沙争议,我们会发现中国的立场是真的很难站住脚:凭什么中国的船来过几次,打了几条鱼这地方就是中国的了?那我的船历史上到的次数比你多得多了,成年累月在这打鱼呢,为什么就不能算数呢?你说你先到的,有证据吗?哪年哪月到都是谁到的?这根本就一堆糊涂帐,反正谁也没有办法在那些刚刚露出水面的珊瑚礁上头安家落户.....

在历史准则陷入纠缠与混乱的情况下,大陆架延伸与“先占”原则就变得更加重要。而南沙离越、马、菲等国都比中国近,因此倘若按照“距离就近,大陆架延伸”的地理准则,不用说,中国甚至可能连一点份都没有!至于原本可对中国极为有利的“先占”原则,却由于长达四十年的对海洋权益的忽视,如今反而成了别人的绝对长板。

当年林遵编队巡航南海之际,后来的东南亚国家基本还是殖民地。本土都被二次大战打得一塌糊涂的欧洲殖民当局已经在准备卷铺撤离了,谁还有心思在乎大海里的几个珊瑚礁?况且,当时的国民政府是由内政部在国内发行的地图上登出了那条“十一段线”,根本没通过外交渠道向东南亚宣布“这地方是我的了”。人家根本一无所知,怎么可能“提出异议”呢?(不过,用这套逻辑去论证南沙属于中国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同样的逻辑也被日本用来论证“尖阁列岛”是日本“发现的”----当时钓鱼岛被日本偷偷摸摸划进“冲绳县”的时候清政府同样没“提出异议”呀,因为什么也不知道!)当时倘若下定决心,派出哪怕几个营的兵力上岛把南沙通通占领,并且长期驻扎下来,甚至设置“南沙县”等行政机关实施有效管治,那么历经数十年的经营,“先占”原则就会成为主张南沙主权的利器。

然而令人叹息的是,在长达四十余年的光阴里,海峡两岸的目光都未曾投注到南海深处。在那片“天尽头”的海疆留下永久记忆的“太平”军舰却在内战中毁于对岸同胞射出的鱼雷,本身就是南沙诸岛历史命运的一种预示或写照。时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从对外贸易当中赚取“第一桶金”的东南亚“小龙小虎”们终于发现了南沙群岛的价值,而这当的台湾当局刚被赶出联合国,自顾不暇;大陆则尚未摆脱文革的创伤,海军不过只是近岸防卫队而已,缺乏最起码的远征能力。此时此刻的南沙群岛除了太平岛上台湾派驻的兵员外,整个就一片“无人岛”。肥肉在前,不抢何待?!更何况,此时“先占”原则已经出笼,谁抢到就是谁的!你说是你的,对不起,谁叫你不派兵来守呢?!

如此一来,“历史”原则中国占据优势却缺乏现代海洋法体系所认可的证据,而“大陆架延伸”原则与“先占”原则全都成了有利于东南亚国家而不利于中国,南沙问题在法理层面已经陷入极其严重的被动。坦率地讲,倘若今天就在南海围绕南沙归属爆发一场战争,全世界大概只有十三四亿人会认为中国不是侵略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