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七星 第一部、大闹登月楼 第十章

辽西小戟 收藏 7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8.html[/size][/URL] 第十章、 当古城的夕阳带着一丝疲惫喘息着没入山间,夜色渐渐笼罩了东北大地。这似乎与古城千百年来无数个夜晚一样,但张北斗却不这么认为。 张北斗正将最后一盅小烧倒进肚子里,这次他没再留下福根,酒瓶子里滴酒不存。 小烧酒是东北乡村人自家用粮食酿成,与南方绵软的米酒不同,东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68.html


第十章、


当古城的夕阳带着一丝疲惫喘息着没入山间,夜色渐渐笼罩了东北大地。这似乎与古城千百年来无数个夜晚一样,但张北斗却不这么认为。

张北斗正将最后一盅小烧倒进肚子里,这次他没再留下福根,酒瓶子里滴酒不存。

小烧酒是东北乡村人自家用粮食酿成,与南方绵软的米酒不同,东北小烧入口凛冽、辛辣,如吞火炭。自家酿酒,工艺手段自不必强求,名字也五花八门。你家叫“玉米香”,我家就叫“高粮王”,不管怎么叫,那度数总有六十度上下,遇火即燃,非豪侠壮士不可多饮。

一斤烧酒下肚,张北斗面有红晕,唯一双眼睛去越喝越亮,喝到最后精芒四射。

其实张北斗知道他不应该如此,按师傅当年的教诲,每有“探器”之行,应该先行“踩盘”问路,谋而后动。动手前更应该养精蓄锐,戒酒戒色。

可这一下午张北斗根本没有合眼,他不是不想闭眼,而是根本睡不着。

八年了,自师傅去后,已经整整八年。张北斗还以为他这一辈子是等不到那东西出现了。师傅当年为了这些东西,带着不足十岁的他在同昌守了三年,才略有眉目。师傅在临去之前更是拉着他的手告诉他,一定要守下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天。

当张北斗已经想要放弃,当张北斗打算就象个普通人那样在同昌城里活一辈子,甚至偶尔张北斗还想着要漂流江湖去认祖归宗的时候,那块小小的石头就那么不经意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一切都让张北斗措手不及。

当老满头颤颤巍巍的摸出那块石头的时候,张北斗如遭电噬,脑耳轰鸣,手足酸麻。那东西就近在眼前,伸手可及,张北斗真的很想一把就抢过来。

可惜……

张北斗放下酒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经过了整整一下午,他的心绪已经宁静下来。六十多度的烧酒不但没有让他犯迷乎,反而头脑越发的清醒,平常总是习惯性的佝偻着的身体,此时变得笔直。

夜已静,同昌小城没有太多的夜生活,除了凤来楼还能传来窑姐的卖笑之声,整个同昌已经开始进入了沉睡。乡村之地,清明刚过,马上就要到播种的时候,人们都需早早睡下。有道是,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

隔壁已经能传来闷头那如雷的呼噜声,张北斗慢慢的站起,缓步走到床边,伸手自床下拉出一个箱子来。

那箱子看起来年代已久,灰蒙蒙的甚至看不出什么质材。箱口上一把铜锁,仔细看居然已经用铁汁将锁口封死,就算有钥匙也无法打开。

张北斗微微一笑,并没有理会那被封死的铜锁,反而不知道在箱子的什么地方拍了两下,箱子居然从后面被打开了。

看到箱子打开,张北斗的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这箱子八年没有打开,他甚至一度以为,永远都不必打开了。而那石头出现了,一切都变了。张北斗知道,只要这箱子打开,他就走上一条再也不能回头的路,但他仍毫不犹豫。

最先被张北斗从箱子里面拿出来的,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咋看之下好似一颗人头。待那东西翻过来,却是一张如恶鬼般的假面。

这一个仿佛如头套般的东西,前面是一个鬼脸,后面则是长长的头发。那头发显然经过特殊的处理,虽然多年不见天日,可是看起来油光可鉴,好似真发。张北斗却知,这头发韧如铁线,绝非普通的毛发可比。

再仔细看正面的这张鬼脸,画得活灵活现,白底赤目,一张血盆大口慑人心神。只是如果是看在行家眼里,却能隐约发现,这种画法与国画略有不同,既不似中原手笔,也绝非北方人所为。

紧接着,张北斗又从箱中拿出一套黑色的夜行衣,熟练的穿在身上。这一套衣服却是夜行人常用的一套,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可张北斗在穿好之后,却浑身上下摸索了一翻,象是在确定某些事物。

穿好夜行衣,张北斗再从箱中拿出一把奇怪的长刀。

刀长三尺有余,似纯钢打造,刀身狭长,现在画着一些奇怪的花纹。而最与众不同的是,此刀非常之薄,刀锋处好似透明的一般。张北斗将长刀劈空挥了两下,以张北斗耳力之灵便,居然没有听到风声。

这便是此刀的要命之处所在,刀行无声,浑如鬼影,伤人而人不自知。刀锋如芒,锋利无比,却奇怪的并不反光,这种刀如果藏在黑暗中突然暴起伤人的话,被伤之人往往已经中刀了,还不知道,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是一种专门用来进行刺杀用的刀,最明显的缺点就是刀身太薄了,极易折断。不要说是砍在铁石之上,就算是硬生生劈入人的头骨的话,都完全有可能把刀锋劈断。所以想使用这种刀,手法非常重要,与人打斗之时,不能与对方的武器相碰,就算是斩入人的身体,也要专寻关节柔软处入手才行。

所以如果使用这种刀的话,肯定还有一套专门的刀法。中原武林常用的“五虎断门刀”“开山刀”等刀法,对这种刀都不适合。

张北斗久久的看着这把刀,多年不用,刀面却洁白无瑕,刀身中隐隐有一股杀气传出,只看上一眼就让人心惊肉跳,好似杀神已到眼前。

传说一些神兵利器都是有魂的,如果那种传说是真的,那这把刀就肯定有魂。当张北斗握着这把刀的时候,仿佛能很真切的感觉到这把刀在他的手中跳动。多年不饮血,这刀才一出箱子,就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刀并没有鞘,张北斗又自箱中摸出一条黑色的油布,小心翼翼的将刀身缠住。然后用一根细索勒住刀柄与刀头,反身将那刀背在背上。

背好狭刀,张北斗又将鬼面具带在自己的头上。

这鬼面具不仅仅是看起来吓人,在制作上也非常讲究。虽然表面看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可是带上面具之后视野仍然非常开阔,并不影响张北斗的视角。而且也不知道这面具的通气处开在哪里,张北斗一点也不觉得气闷,呼吸非常通畅。

要知道,与人过招只在毫厘之间。有些时候,只要眼神一个不济,或者一口气没有喘均,就到了人头落地的时候。

可以看出,这面具在当初设计的时候,那设计者考虑得非常全面。带在脸上之后,既不会影响呼吸与视角,也不会因为脸上被罩了一层东西而感觉到紧紧巴巴的不舒服。张北斗到是真的很叹服,不知道最早的时候,是什么人制作了这个面具。

外人不知道,张北斗却很清楚,这面具还有个好处就是水火不侵。后面的那些毛发,看起来油光光的,可是刀劈不断,火烧不焦,真是巧夺天工之物。

如果现在闷头或是庄洋突然进屋话,肯定认不出来屋子里站着的就是张北斗。此时的张北斗身穿夜行衣,头戴鬼面,后背长刀,活脱脱一个古时的侠客。当然,如果硬要说成采花大盗,也不算太牵强。

那箱子本来就不算太大,张北斗拿出这一身装扮以后,箱子里面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布包了,约有巴掌大。

张北斗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的将那小布包拿出打开,那小布包中正是一块黑色的小石头。冷眼看上去,与老满头拿出来的黑石头几乎一模一样。

“到了你重见天日的时候了。”张北斗喃喃的说道。

小心的将那块小石头贴身放好,张北斗静了静心,侧耳听到外面果然再无声音,不会有夜人路过。于是将箱子重新放回床底,灭了油灯,推门而出。

“金家堡!”张北斗记得庄洋是这么说的。

距离同昌本城约六十余里,那里是金家堡所在。既然是给那小日本鬼子接风,可日本人不在城里设宴,偏偏要选金家堡。

金家堡大当家金尚龙,那是同昌的坐地一霸,金家祖祖辈辈都威震同昌。无论是东北军还是王满鱼的民团,到了金家堡没有人敢放肆嚣张的。不要说同昌县的县长,就是锦州市的市长,看见了金尚龙也只有点头哈腰的份。

去年年底日本人占了同昌,别的事情不做,先带人灭了鹰帽山的唐大志。那用意非常明显,就因为唐大志是从金家堡判出去的,明眼人谁还看不出来,连日本人都在讨好金尚龙。

如果非要说同昌地界也有龙潭虎穴的话,那就肯定只能是金家堡。

张北斗在同昌住了十多年了,除了听说唐大志当年判出金家堡之外,还从来没听说过谁敢对金家堡有半分不敬。

而今天晚上,他张北斗就要探探这龙潭虎穴!

师傅,你老人家在天有灵,当要保佑徒弟吧?张北斗默默的说着。眨眨眼间,已消失在黑夜当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