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国] 谁将9位亿万富豪逼上绝路 揭秘亿万富豪自杀真相

枭龙FC-1 收藏 2 619
导读:谁将亿万富豪不断逼上绝路?   厌弃生命是需要勇气的。   尤其是当一个人经过顽强拼搏,在这个商业时代加冕亿万富豪的时候。   最近媒体披露这样一份长长的清单。   金利斌、高庆昌、卢立强、魏东、裘祖贻、乔金岭等这些曾名噪一时的名字,带着曾经的辉煌,在短短几年时间,永远走入人们的记忆。   目前,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5,自杀却占世界人口的35%。每年有35万人口自杀,200多万人自杀未遂,为全球自杀人数最多的国家。   相对于这些惊人的数据,自觉放弃生命的上述富豪像极端

谁将亿万富豪不断逼上绝路?

厌弃生命是需要勇气的。


尤其是当一个人经过顽强拼搏,在这个商业时代加冕亿万富豪的时候。


最近媒体披露这样一份长长的清单。


金利斌、高庆昌、卢立强、魏东、裘祖贻、乔金岭等这些曾名噪一时的名字,带着曾经的辉煌,在短短几年时间,永远走入人们的记忆。


目前,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5,自杀却占世界人口的35%。每年有35万人口自杀,200多万人自杀未遂,为全球自杀人数最多的国家。


相对于这些惊人的数据,自觉放弃生命的上述富豪像极端的个案。


尽管如此,探寻他们的死亡真相,找寻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其实成了解读转型期中国商业的一条重要路径。


这些特殊的自杀者还是共同具备如下特征:都是成功的民营企业家,都没有煊赫背景,都是事业狂,更重要的是,至今无人能确切说出他们放弃生命的原因。


作为当然的强势阶层,他们习惯性地带着成功者特有的自信和矜持,接受媒体聚光灯的烘烤,被青年人当成偶像追捧,而这一切又最终变成其生命沉重的枷锁,无力挣脱。


有生活不幸带来的精神体力透支,导致悲观厌世——比如陕西金花集团副总裁、ST金花副董事长徐凯。据媒体报道,徐凯一生有过3次婚姻,且均以失败告终。此外,徐凯身患多种慢性病,不堪健康问题的困扰。2005年1月7日,徐凯在西安某酒店上吊自杀,时年56岁。


2011年5月23日,万昌科技董事长董事长高庆昌跳楼身亡的原因与此类似——其家属对外表示,高庆昌患抑郁症,长期服药。


有经营失败带来的人生挫败感——受政策变化、外贸形势恶化等大环境因素困扰,佛山利达玩具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张树鸿、号称前“河南首富”的黄河集团董事长乔金岭、安徽华源生物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裘祖贻以及山西鑫龙集团董事长赵恩龙都遭遇类似生死劫。


更普遍的是巨额债务纠纷。2011年4月13日,包头惠龙集团金利斌到加油站买了两桶汽油,下午16时毅然在奥迪车内点燃了自己。办案民警介绍,赶到现场时,他的尸体已是一副碳化的骨架。他生前曾在盲目多元化扩张中欠下巨额债务。


2011年5月20日,浙江商人、珠光集团浙江钢结构有限公司董事长卢立强,被人发现沉尸在台州灵湖。尽管他名下拥有多达6家企业,但他的相关债务高达4.2亿,错综复杂的债务问题可能是导致其投湖自杀的直接因素。


目前,有相当数量的民营企业家像金利斌和卢立强一样,到了扩大再生产的关键时期,本应扮演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生力军,但由于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金融歧视,便将其逼上了非法融资的危险征途。而沉淀的民间资本由于缺乏有效的政策引领和扶持,沦为投机炒作的主力军,普遍自觉远离利润微薄、前景黯淡的实业。


呼吁了很多年的《民间信贷法》至今仍在学界热烈讨论之中。热议的代价是此起彼伏的非法信贷和企业家不断拿生命为此买单。


九芝堂集团董事、涌金系掌门人魏东之死则更加离奇。


2008年4月29日,他在其位于北京紫竹院附近的居所坠楼身亡,年仅41岁。他属于从政府部门下海经商,官场人脉广泛而深厚,因此发家速度神速而传奇。关于他的死亡,一个典型传闻是:魏东生前被卷入“王益案”,并曾被有关部门“约谈”。但有一点可以确信:魏东的离去,结结实实地保护了一些潜伏的大鱼。情境类似于黄光裕,唯一不同的是,黄背后的政商链条被摧毁后,这个前中国首富奇迹般保住性命。


摆脱物质困扰、实现财务自由后,中国的富人其实面对如下尖锐的拷问:除了社会赐予的荣誉和浮华,靠什么肩负更多的责任,进而推动国家价值观的成长?


这又将体制的缺陷暴露无遗:在无法找到约束公权寻租的有效方法之前,富豪们在完成原始积累后,面对国民待遇的缺失,只能不断寻求与权力合作的空间,而这样的生存只是在重复最初的发家模式,只是风险和成本急剧上升,正常的商业行为逐步演变成一场危机四伏的豪赌。


与其备受良知的煎熬,承受面临法律惩处的内心煎熬,不如拿生命做个了断——真正的悲剧在于幕后罪魁却往往得到豁免,依旧在这个世界上风光无限。


古人云:头顶三尺有神明。


遗憾的是,没有完善的制度护佑,建立在自杀者生命基础上的既得利益者会选择无所畏惧。(石述思)






秘书日记:揭秘亿万富豪自杀真相


不久前,万昌科技董事长高庆昌从自己的寓所坠楼而亡……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已经有9位亿万富豪相继自杀。他们创造的人生价值和社会财富曾令人艳羡,却因为一些至今不为外界所知的原因,采取了“自杀”方式来结束自己的人生。有人总结了富豪自杀的原因:1、生意和生活压力山大,精神体力严重透支;2、缺少信仰,高处不胜寒下的万念俱灰;3、涉嫌违法犯罪又无力自我救赎;4、权钱交易下的舍己救人。




挣钱为什么?这个问题如此小儿科,似乎到了不需要回答的程度。


在经济社会中,钱的用处不言自明:有了钱,意味着可以住大房子,可以买豪华车,男人可以娶到漂亮的老婆;成为父母后,钱可以让孩子进最好的学校;更现实的通胀脚步越来越近,钱多了,可以活得从容些;于是多挣钱、挣大钱成为许多人的人生目标。


但有一个故事却对此做了别样注释。


这是一位年轻秘书对其老总生活的近距离观察实录。


这位秘书讲,老总今年四十九岁,管理着很大的一个企业,每天早晨七点二十分会准时到办公室上班。秘书自然要先行一步“侍候”着,然后陪老总下车间巡视夜班生产。一小时后准时召开生产调度会,老总要对每一位属下提出具体要求。这种会议通常会开一个小时,会议结束后本该喘口气了,但真正头疼的工作才刚刚开始。老总通常会做三件事,基本靠打电话完成。先要与客户沟通,这是厂家的衣食父母,一定得说好话、下保证,取得客户的信任很重要。这件事做完了,接下来要与政府官员沟通,须知现在的生意一是靠市场,更重要的还得靠官场。官场无过得硬的背景,要紧时没有人伸手帮一把,一个小小的坎被卡住,企业都可能前功尽弃。但维系官场不仅靠日积月累的人脉,还得有技巧,做事要大方还得不露痕迹,让对方信得过。这两方面的事情安排好了,很重要的是与银行沟通,同样是放贷,贷给A还是贷给B,里面有很大的学问。钱是企业的命脉和润滑剂,银行那边一旦截流,企业说垮就垮。


秘书每晚睡前要为老总准备第二天的电话清单,按轻重缓急一一排列,别看电话中不时会有亲热的问候和时尚的调侃,但秘书知道,每句话都说得并不轻松,很多话后面藏有深意。就这样不停地打着,到十一点左右比较重要的电话才打得完。但并不得闲,十一点三十分,秘书早已将中午的活动安排好,老总要么到酒店请人用餐,要么被人邀请赴宴。以中国的国情,喝酒方显诚意,许多大单生意得在酒席上以干杯的形式一捶定音,酒量和豪情也是做生意的资本。虽然老总早就患有严重的脂肪肝,但总要喝得醉醺醺才算尽兴。回到办公室,老总常常一边吐一边对秘书说:“没办法啊,不然得罪人。”在秘书的强烈建议下,老总最多躺在沙发上小眯半个小时,就这还常常得为那些不得不接的电话叫醒他。下午,老总会看一些公司的经营数据,一直忙到下班,通常不可能直接回家,而是被司机载着去酒店,继续喝不想喝的酒,见不想见的人。


老总忙,秘书更不能闲着,只要老总在工作(吃饭、喝酒都是工作),秘书当然得守着,长此以往,妻子颇有怨言,孩子也无暇照顾。秘书说,不知道老总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别看老总在公司里说一不二,有着无上权威,但是他也会哭。一次因为投资商撤资他躲在办公室里哭;一次因为卷入担保纠纷,他在法院的卫生间里哭;还有一次公司因为金融危机停了三条生产线,在和中层干部聚餐时,话未说完就落了泪。


一日秘书和妻子聊天。妻子问,你们老总挣那么多钱为了什么?


秘书想了半天。他曾经非常羡慕那些开着豪华车、出入大饭店的老板,总是为他们挥金如土、地位比自己高而生出无限的自卑或嫉妒,但却忽视了他们得到这一切需要付出足够的代价。以他对老总的观察,除了金钱与权势感,他根本没有从这种努力中得到真正的快乐和幸福。人们常说,我再努力奋斗上一些年,然后怎样怎样……但生命只有一次,你能把握的只是当下。


当下活得过分扭曲,其“按揭”的未来也难能是幸福。


想明白了这些,虽然做秘书有不错的待遇,也因为成天陪老总而有不少人巴结,但为了早晨能跑跑步,周末能睡个懒觉,假日能和妻子一起拉着儿子的小手逛逛游乐园,享受和孩子一起成长的乐趣,在征得了妻子的同意后,秘书辞掉了这份工作。(柯云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