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船奇案 正文 劳拉·姚(2)

phenry 收藏 0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51.html[/size][/URL] 她在一排铁柜前驻足,随手打开了柜门,里边堆放着零散的文件,取出。她亮出了细长的精心保养过的手指,在其中寻找着抽出了几张,轻巧地关上了小小的柜门,转而又在同一排档案中细细翻找,时而又抽出一两袋档案;是而她又蹲下来,手指掠过并排的档案,将档案和文件在膝盖上整理。劳拉上身前倾,在于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51.html


她在一排铁柜前驻足,随手打开了柜门,里边堆放着零散的文件,取出。她亮出了细长的精心保养过的手指,在其中寻找着抽出了几张,轻巧地关上了小小的柜门,转而又在同一排档案中细细翻找,时而又抽出一两袋档案;是而她又蹲下来,手指掠过并排的档案,将档案和文件在膝盖上整理。劳拉上身前倾,在于细长的脖子有一个定性的角度,她一定有一条清楚的直线,站起时她是掐着腰的——一条向内的脊线,双腿不太会向一侧屈曲,这样的人柔韧性会很好,一定有过舞蹈基础的。

温特屡次和阿尔文交换过眼神——其中满是赞许。除此之外,谁也想不到能给对方什么有意义的暗示!

她怀抱着文件,站了起来。眼睛专注在腰下一点的高度,接着她矮下身去,双腿无丝毫抖动,就把屁股翘了起来,两个膝头依旧并拢,腿笔直打开,只有两趟白光上下延伸,裙子包裹着隆起的臀部,。她的身手也很好。不过这次,温特什么都没说,只是兴致勃勃地与长官交换着“看”法。

她又笔直地站了起来,拉开了右手边的柜门,将几页纸掉翻在了单手中,轻盈的简直像有风吹过百叶窗,激起了室内的哗啦声响,弗拉明戈喜欢这种声音,自己的血管里就有这种声音,会不期而至。

她来了,抱着厚厚一摞子文件。单手偎在怀里。一手用以完美的平衡。她走来了。

她看过了阿尔文,这一眼让阿尔文确定——劳拉 姚比他高了有2公分。她在桌边停了下来。大抵分清了文件,中间有几次拍打——轻轻的侧击!

但阿尔文知道其中的分量。由此回过了神。发现温特看着自己——一个发现了秘密的眼神,还能怎么样呢?阿尔文只有报以会心之笑!

“你喜欢上了劳拉 姚!”

“那又怎么样呢?”

“砰!”的一声,阿尔文转过了头。


“这些是公司各部门的企划书,红色本夹内的都是风险评估,黄色本夹内是透支预算以及投资项目,回报最快的……“劳拉边说边抽取着怀中的、桌子上的一个个黄本子,红色的浮沫下是大量的蓝皮本子。“也是最让人头疼的,要项都在这里。重点项目、预算、透支对策……都是一些让人头疼的要项。”

天天忙这些,真够焦头烂额的,听着已极其乏味。

“怎么会是企划书?我们要的不是这个公司的商业机密对吧!”

温特飞快地眨眼,“我们有言在先啊!”

“我们坏了规矩,温特小子!”阿尔文笑着问劳拉道,“那么,蓝色本子内又是什么呢?是不是税表呢?”

“是股票!”

“多得像水的股票!要巨人的臂膀才能抱走的蓝色!不过这都不是全部是吧?”

劳拉推了推眼镜,手指掩过了笑意。她一定开始盘算阿尔文的恋母情结了。她赢了,“您很聪明,弗拉明戈先生,您要的不止是报税,真是一语中的。”

阿尔文上前一步,眼神直盯着劳· 姚,他垂下了双肩,“有些是可行性行性报告。”劳拉告诉他。他伸开臂膀,把一切压在下方,目不转睛地盯着劳拉。

为什么?为什么?

劳拉撩起了阿尔文滑溜的下巴,献上了一个吻,阿尔文沉进了海底。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上移,她惊恐地睁着双眼,每一根发丝都在飘扬,茉莉花的香气漂满了他的口腔,浸润了他的舌尖,他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自己的初吻,这一个吻先是充满了对峙,旋即是猛烈的吸引。

从舌尖开始纠缠,劳拉通体的芳香从舌尖开始进入,充盈了他的全身,反过来,他也交还了他的。

劳拉偏着头,甚至抓住了他刮得干干净净的腮帮子,更为强势地进入,他也环住了她的如水肌肤,迎接她的顶入,她的乳房膨大了,在怀中耸动,屁股也隆起,令阿尔文双臂滑下劳拉昂然的肩背,双头托举而起。劳拉的唇离开,留给阿尔文曾经专注过的脖颈上的迷人角度。近乎是四条腿与之交缠着,俯下身去吻着他。在温特看来,阿尔文泡在劳拉的怀里,吻得很热烈。

结束了!

阿尔文的发型呈现了波浪型,腾过了年少智慧的额头,柔滑地倒在了脑后,他下巴昂起,露出了平日里拘谨的胸膛和领带,坚韧不拔的鼻子对着远去的劳拉,绽着阳光灿烂的微笑。谁动了长官的头发?那双纤手随意带过的!温特考虑是否也该换一个了!

真是个冲动的吻!

“你这样比较好看!”劳拉怀抱着手臂,一只手给他支招,端详着,同侧的乳房降了下来。

“哦,这个……真是……”

“太突然了是吗?”

“您觉得我是有意的吗?”

“您觉得是我有意了?”劳拉·姚恰如其分地叉起了双臂,完全进入了防卫!

“对不起,简直是一团糟!”

“当然是一团糟!”

阿尔文瞥到了桌上的凌乱,不过原本就是那样摆着来的,劳拉就来了。

“我知道,有的……是不能动的!”

劳拉点头,也回应了温特的注视,又对阿尔文明确地点了点头,“史密斯先生的宝贝是不能动的!没有人能打开。他一直都很在意。”

“对不起!”

“没关系!”劳拉明确地看着阿尔文,绕过来靠近阿尔文一步,令阿尔文想躲闪,“您这样会发偏头疼的。”

“我不常这样,我只是突然觉得犹豫不决!”

“其实您满可以消除对我的犹豫不决!”

劳拉·姚明确地看着他,他觉得好多了。坚定多了!他也回望着她。加以明确!

劳拉绽开了明确的笑容。

“您还可以咨询多米尼克·巴里律师,他是史密斯先生的私人律师,您或可旁敲侧击得到你想要的,他接手史密斯先生的资产公正,包括他生前持有的所有股票!”

“哦,这么说,那可太好了,可是这样会对您有影响吗?”

“您应该看得出来,怎么回答‘外人’的提问,那要看这里人的脸色,”温特注意到劳拉说到“外人”时压低了声音,而且凑近阿尔文,“凯文·史密斯和艳·史密斯的脸色,而有些事我压根就不知道,这些信息不在我的掌握,怎么会呢?”

阿尔文连连点头,站直了一些,说,“我想我该走了,就希望你能快点脱离‘牢笼’!”

“等等。”劳拉拉住了阿尔文的手,轻巧地拉回,“我正求之不得呢。我对你很有感觉。结案之后,我能否和你去跳支舞。”

“我只去蹦迪!”

温特挑了挑眉毛,阳光灿烂地笑着。

“那有什么好?什么人都有!我可以带你去跳探戈!”

“太好了,只要不是华尔兹的话,我很乐意跟随你的舞步,可是我不会跳,会踩上你的脚!”

“我原意为你裸脚!好了,那就一言为定,我随时等你Call我!”

“奉你吉言!”阿尔文转身就走,劳拉姚吻了上去,她一边吻一边说,“您的嘴真是太棒了,我都忍不住这么吻上去,这样,这样……”

“唔、唔……你不觉得我身姿僵硬吗?”

“没有,我承认我跳得好。”两人相拥着对视,劳拉兴奋说,“看你的胳膊,我的心为你砰砰直跳呢。你浑身都是阿根廷的血。我不会在意你踩到我的脚,还有你嘴里的潘帕斯风。这个年代把我们都害成了这样,成天无精打采。根本就忘了自己从哪里来往哪里去!你的头发不该耷拉成这样,要活在阳光下,充满自信!至少保证和我跳舞的那一天,你神采奕奕!人人嫉妒你性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