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神枪手 修订版 修改之中 026 痴情少女

山东常玉 收藏 1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24.html


“飞达呀,调查清那个‘无敌神枪手’的来历了吗?”黄鼠狼问。

“还没,爹,”黄飞达说,“在王沟,知情的邱成一家子,都被乱枪打死了;抓到的这两个女八路,我还没有问呢。”

“抓紧时间问一问,我很想知道,这个无敌神枪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敢跟我们黄家作对!”

“是,爹!”

“嗯……听说那两个女八路就是王二锁家里和他的女儿?”

“是的。”

“王二锁这一家子就是该杀!”黄鼠狼说,“前两天,有一个人住在了他家,自称是你表弟李东洋……”

“哦?”黄飞达问,“怎么回事?我东洋兄弟来了?”

“我没有见,老崔见了!”黄鼠狼说。接着,如此这般,黄鼠狼和崔命鬼向黄飞达把先前的事情诉说了一遍……

“嗯……这个人绝不是我表弟,”黄飞达说,“我看极有可能是八路的探子,而且,十有八九他就是‘无敌神枪手’!”

“不可能!”崔命鬼说,“我总觉得那个表少爷不是假的,那个‘无敌神枪手’很可能是滕城皇协军逃兵侯长山!那家伙最可疑,据认识他的士兵们报告,他也在邱成家出现过,与士兵们打了一仗,逃到后山去了!追赶他的那十几个士兵,只逃回了几个人……可见侯长山的厉害……”

哦?在王沟往北山逃走的是侯长山这个老家伙啊!李自强想,还让我替他空担心了一番。奇怪,侯长山这家伙怎么也去了邱成家?他到那里去干什么?

看来,就是那个时候,娘和小梅在邱成家就负伤不敌,被他们捉住了!侯长山还帮过我们的忙呢……娘!小梅!是我对不起你们!不是我,你们也不会卷入这场是非中来啊,娘,小梅……你们俩是谁受伤了,伤得怎么样?没事吧?小梅,哥哥不在你身边,你可千万不要泄气!我马上就来救你了!

李自强心里一阵烦乱,恨不得马上掏出枪来,把客厅里的那三个人杀掉……可是,不行,今晚最重要的事情是把娘和小梅救出来,杀这三个家伙的机会以后多的是,不忙于一时!

“嗯!你们说的有理!”黄飞达说,“这个侯长山确实很可疑!”

“那个王小梅,你打算怎么处理?”黄鼠狼问。

“这小妞很漂亮,嘿嘿……”黄飞达淫笑着说,“把她交给刘司令或者皇军,我还真有点舍不得!”

“没出息!”黄鼠狼斥责着,“你小子已经娶了三个老婆了,还想怎么着?这丫头可是个囚犯!”

“呵呵……爹,什么囚犯!那个‘无敌神枪手’只不过救了小梅的爹爹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混账,你小子不要色迷心窍!”黄鼠狼叫道,“自古以来,有多少人都是毁在这个‘色’字上的,色字头上一把刀啊,你小子小心也会栽在这上面!”

“爹,你还说我!”黄飞达急了,“你不是也娶了七个小老婆吗?我还不到你的一半呢,大惊小怪什么呀?!”

“你……你……”黄鼠狼气哼哼地叫着,“你怎么能跟老子一样比?你小子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咳咳咳……”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那老混蛋说小混蛋有什么用呢!身教重于言教吗!自己作风不正,还想让儿子端正?没门!

“别生气,老爷子,别生气!”崔命鬼连忙给黄鼠狼捶了捶背,大献殷勤……

正在这个时候,乡公所那边忽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李自强纳闷,侦察班跟皇协军交火了?不可能啊,就他们几个人也没有这么大的火力啊,这是哪里来的抗日武装?不可思议……

“爹,你先休息吧,我去那边看看。”黄飞达转身欲走。

“慢着,”黄鼠狼道,“你抓紧时间向王小梅问口供!一定要问出谁是‘无敌神枪手’来!”

“是是,我尽快去办!”黄飞达转身走出了客厅……

客厅里,黄鼠狼和崔命鬼在窃窃私语。

看着这两个坏蛋就坐在自己的面前,李自强看看是个机会,从怀里摸出了短刀,向前悄悄地走去,只要两刀,就可以把这两个杀才除掉!

可是,就在这个时侯,屏风后面的房门忽然开了,一个人影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正好跟李自强碰了个面对面!不待对方有反应,李自强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捂住了那人的口,手里的刀向对方的脖子就要割下来……

刀子已经落到了对方的脖子上,李自强忽然闻到一股浓浓的香气,触手的竟然是滑溜溜的皮肤——是个女孩子?!李自强手里的刀子一停,一手捂嘴,一手拦腰,身子一拧,顶开身后的房门,就进入了偏厅,李自强的手稍微一松,低低地说:“别怕,我不杀你!不过,你不要叫!”女孩点了点头。李自强松开了手。

女孩转过身,轻呼:“自强,真的是你呀,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出门一看就觉得像你!呜呜……”谁?小梅吗?

李自强定神一看,昏暗的光线下,那女孩他根本不熟悉:“你是?”

“我是飞飞啊,”女孩着急地说,“自强,你怎么来这里了?太危险了!”哦,她是黄飞飞,那个与我曾有过婚约的黄飞飞!她是黄鼠狼的女儿,黄飞达的妹妹!在现在的社会里,说起娃娃亲简直是个笑话,可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娃娃亲是要算数的,当时讲究的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然已经定下了,就要一诺千金,不能反悔!可是,黄鼠狼这家子就反悔了!

李自强手持着匕首,怔怔地望着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自强,这里危险,你快跟我来!”黄飞飞拉着他,悄悄地向前走去。不知怎么了,此时,李自强的思想仿佛已经停滞了。他没有丝毫的反对,听任她拉着自己,东转西转转到了一个香喷喷的房间,粉色的帐帏,粉色的床单,洁净的家具,透明的茶具,处处透露出一个富贵人家的高贵与雅致。与小梅家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黄飞飞是我仇人家的女儿,我为什么这么信任她?我为什么要跟她来到这里?我为什么不杀她?李自强连自己也不明白……

“自强,这是我的闺房,没有人会来这里,不用担心他们会发现你。”黄飞飞问,“自强哥,你来这里干嘛?太危险了,爹爹哥哥知道了,会杀了你的!”

李自强怔怔地望着她:齐耳的短发,长长的刘海,白白的皮肤,长长的眉毛,大大的眼睛,玲珑的鼻子,润润的嘴唇;一身丝绸面料的套裙凸显出她那高挑玲珑的身材,红色的外套,长长的脖颈上围着一条洁白的围巾,一双棕色的皮靴直到膝盖。一眼望去,给人一种高贵典雅的气质!

“怎么了?自强?”飞飞说,“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

李自强还是不说话,面对黄飞飞,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她的爹爹哥哥杀了我一家满门,她们一家都是我的仇人!我与他们黄家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想到这里,李自强银牙咬得咯嘣嘣地响,对黄飞飞的话浑若无闻……

黄飞飞的脸色也变了,她哀怨地说:“自强,我知道你恨我爹爹、我哥哥,我也恨死了他们!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他们,为你们一家报仇雪恨!可是,自强,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们李家的事情,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李自强心潮翻滚,还是不说话……

黄飞飞幽幽地说:“还记得吗?我们小时候,天天在一起,一起玩耍,一起游戏,一起上学……那时候的天也是最美的,那时候的人也是最善良的……从小时候,我就把你当成了最亲近的人……可是,日本人来了,我实在没有想到,我爹爹、哥哥竟然是那样的人,他们竟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望着愤激的黄飞飞,李自强感情复杂,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是他们栽赃陷害你们一家子,我也恨死了他们!我恨不得杀了他们,杀了我自己!我为什么会生在这样一个家庭里?……”黄飞飞愤愤地说,“可是,他们也是我的亲人啊,我原想离家出走,去北平上大学,可是北平已经失陷了,我又被他们追了回来……”

“整天,我就像一只关在笼子里的小鸟,想飞也飞不出去,这样下去,我早晚会闷死的。”飞飞动情地说,“这回可好了,自强,你带我走吧,哪怕到天涯海角,我也要跟着你……”

“自强,你永远也想像不到我有多么想你!我常常向下人打听你的消息,为此被爹爹扇了两巴掌……爹爹说你早就已经死了,我的心也跟着死了,我只想一死了之,整整绝食了三天……后来,听奶娘说他们并没有发现你的尸体,我想:一定是老天有眼,让神仙把你救走了,从此后,我就天天幻想着能够再见到你,这也正是我活下去的动力……没想到,今天,你真的来了!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这是一个痴情少女的赤诚表白!

李自强感动了,他没有理由不敢动!任何人听了都会感动的!可是,李自强能说什么呢?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是好。“黄飞飞……我……你……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