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线建设中的一员——我的父亲[玉龙杯参赛][蓝剑军团]

c先生 收藏 64 526
导读:三线建设中的一员——我的父亲[玉龙杯参赛][蓝剑军团] 说到父亲,不得不说说三线建设。可能知道这个词的人不是很多。六十年代中期,国家出于对备战的需要,将东部沿海一带和边疆划为一线,三线则为云、贵、川陕西、甘肃、宁夏、青海等西部省区及山西、河南、湖南、湖北、广东、广西等省区的后方地区,共13个省区;二线指介于一、三线之间的中间地带。父亲本是广西地质队274队的,六十年代中后期,父亲所在的队接到调离任务,整个队调往四川,支援国家的三线建设。于是乎父亲带着一家子人随队来到了四川。记得再即将离开家乡前

三线建设中的一员——我的父亲[玉龙杯参赛][蓝剑军团]




说到父亲,不得不说说三线建设。可能知道这个词的人不是很多。六十年代中期,国家出于对备战的需要,将东部沿海一带和边疆划为一线,三线则为云、贵、川陕西、甘肃、宁夏、青海等西部省区及山西、河南、湖南、湖北、广东、广西等省区的后方地区,共13个省区;二线指介于一、三线之间的中间地带。父亲本是广西地质队274队的,六十年代中后期,父亲所在的队接到调离任务,整个队调往四川,支援国家的三线建设。于是乎父亲带着一家子人随队来到了四川。记得再即将离开家乡前,父亲带上我回了一趟老家——如今的贺州市。当时父亲所在的分队还在广西境内,到了老家所在的车站,车刚停稳,我一溜烟的就跑了回去,剩下父亲独自在后大包小包的挂满了身,一颠一颠的往家里走。


前往四川时是走的哪条路已记不清了,还能有记忆的是我老晕车,只得搬个小板凳坐在车厢后边,方便往外吐,一路上还能看到许多的串连学生。一路风尘仆仆的来到了四川的凉山,在那里开起父亲的工作,为三线建设找矿,我也开始了成长的历程。父亲是个钻探工人,从事了一辈子的钻探工作,从一个钻探工慢慢成为一个钻机的机长,虽说带个长了,但管的人并不很多,那时的钻探设备并不如现在的好,所在的工作场所都是在大山里,一个钻机也就二十几人,再加上后勤保障的十多人。每当完成一个点的钻探任务,都得将设备拆散成散件才能进行搬运,由于到处都是大山,山高路险,每次搬迁都得好些天才能完成,还得全体动员参加才行。有时为赶任务,还得从其它分队抽调人手前来支援,山路崎岖,零件又大,得十几个人一起抬才能弄到新的工作地点,成年后的我也曾去尝试那种在抬杠时被压杠的感觉,是因为山路崎岖不平,所抬重量在平路时是大至平分的,而道路坑凹难行时,成吨的重量有时会一下子就靠几个人硬杠着,那种感觉那种味真的难受,真正体会了千斤重担是个什么滋味。在亲自尝试过后才知道,父亲当年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在撑起这个家的,用的是并很强壮的身体硬扛的。敬佩父亲从未说过一句苦和累,那个年代父亲的工资并不多,也就几十块钱吧,母亲当年从学校毕业后本能分配到工作的,因父亲前往三线工作,为便于一家人在一起,母亲没了工作,只得找些临时工的活干干,用以贴补家用。在我长大些后,深明家中处境的艰难,在继续求学无望时,也就凭错自己的一身劳力,开始了为家分担重担的责任。多少也能减轻一点父亲身上的担子。


父亲很能干,也很聪明,虽说文化不高,但他肯钻研,除了在做好自己的工作以外,还能给我们剪头,还买来裁剪衣服的书自学,很快的就能给我们做过年的新衣了,还教会了母亲,让母亲在家帮人做些衣服什么的,也没有那么的累。山里的农民很苦,常年基本吃的是杂粮,仅有的一点水稻是要用来交公粮的,每年还有一条猪的任务,也是的人都吃不饱,猪又能好到那里去!可想而知那条猪会长的如何?只要有120斤就可以赶去上缴了。自从母亲开始替人做衣服,渐渐的周边山民需做新衣服的人家也都送到家里来了。尤其是到了过年时节,众多的山民都需做过年的新衣,且需要的很急。他们也真不容易,一年到头也只有这几天才舍得花上一些钱,给孩子给自己、老人做上一件新衣。家中没女孩,针线活自然难不到我,衣裤上的扣眼也就由我去完成,那时还没锁边机全凭手工做了。地处大山深处,交通不便自不用说,生活必须品也得到几十里外的一个小镇上才能买到,一个月才能去上一次。为满足一家人的吃喝,父亲在屋边的荒地上种了不少玉米红苕之类的杂粮,也种很多的蔬菜,辣椒、茄子、西红柿,南瓜、白菜、豆角……,很多的品种。身为长子,挑水淋菜、施肥什么的自是落到我的头上,肥料得到十多里外的队部马厩里去挑。一同随队来的还有许多的人家,家家都得为自己的小日子精打细算。种菜的人也多,肥料自然供不应求,很多时候我和父亲都是空手而归。不得已只好上山去拣牛粪。一筐一筐的背回来作蔬菜的肥料。值得庆幸的是靠着父亲的辛劳,我和我的兄弟们都渐渐长大,直到一个个的走出了家门参加工作,离家也就越来越远了。


父亲对工作很是认真负责,每当钻探工作出了问题时,常常一连几天不能回家,整天整夜的守在现场,想方设法的把问题处理好。做过钻探工作的人可能都知道,钻探最容易出的问题不外乎就是在钻进过程中钻具或钻杆发生断裂、扭曲、脱落,或是在上升取样过程中被卡死,造成进退两难。由于钻杆长达几百米,深入地下,根本看不到摸不着,在钻进过程时全凭操作者的经验和细心的感觉,判断钻进时进尺是否正常。时刻观察返上来的冷却循环水是否异常,责任心是非常重要的,钻探不同于其它的工作,一旦开始钻进工作,万不得已是不能停下来的,一般都是二十四小时三班倒,人停机器不能停,因为一旦机器停工,很快会被磨成细末的岩石沉积将整个钻孔埋死,造成费工费时。有时碰到钻孔里垮塌,将整个钻具死死的卡住,就只能采取强行提升,在强行提升也无效时,只得采用人工辅助加提升一同行动,才有可能见效。人工辅助的方法就是将一个或两个重达几百斤的吊锤套在钻杆上,在升降机向上提升时几十个一同同时拉动吊锤,给几百重的吊锤一个向上的冲击力,将被卡死的钻具向上冲动,猛烈的冲击力会带来强烈的振动,将被死死卡住的钻具一点一点的升出钻孔。直到整个钻具顺利提出钻孔为止。


地质队的生活是很枯燥无味的,常年驻在深山老林里,生活上的艰辛自不用说,恶劣的环境也给父亲和许多的钻工带来疾病,风湿和胃病几乎是每个钻工都有的。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对他们来说是风雨无阻已是寻常。过去曾有戏言,有女不嫁地质郎,一年四季守空房。可见地质人的处境是何等的难。但为了国家的需要,众多的地质人无怨无悔的奋斗在三线建设的各个地方,默默的奉献着自己的青春,为国家的富强尽了自己的一份力。如今三线早成为了过去,成为了留在三线人脑海里的记忆。很高兴父亲也是三线建设中的一员,作为三线人的后代,我自豪,我感叹。正是三线建设时众多三线人的努力,为今天国家的富强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如今众多的大型企业得益于当年三线时努力。如攀钢、德阳二重、酒泉航天,西昌航天、成昆、焦枝、湘黔等铁路的修建,都是当年三线人对国家的贡献。


如今父亲早已退休,过去的家无定所的情况再也不会出现了。父亲是在为地质事业贡献了近四十年的岁月后才退了下来,如今远在云南安享晚年,父亲确实好学,春节回家,父亲告诉我他都学会上网了,看来活到老学到老这话一点不假不错,适逢父亲节将到,在这里祝福父亲一切安好,健康长寿!


2011年6月10日星期五于家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