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雷达兵 正文 第六章 新征程

春予曙阳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size][/URL] 新征程 77 副指导员张仕居从103医院回来后,一直关注着连队的变化,现在连队又走上正轨,一大批年轻战士又在良好的环境中成长,他可以考虑一些自己的问题了。 他热爱部队,但是他的胃病不适合部队大强度的活动,要么轰轰烈烈的干,要么退下来让适合干的同志上,这是他第一次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39.html


新征程 77


副指导员张仕居从103医院回来后,一直关注着连队的变化,现在连队又走上正轨,一大批年轻战士又在良好的环境中成长,他可以考虑一些自己的问题了。

他热爱部队,但是他的胃病不适合部队大强度的活动,要么轰轰烈烈的干,要么退下来让适合干的同志上,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明确地想到这个问题。三十多岁的他,还没有找上对象,部队没有少为他操心,不少姑娘一听说他是个孤儿,就不干了。他希望在军队能把此问题解决了,然后回到地方去。近来,他时常口里衔着一支雕花的海柳木烟嘴,插上一支燃起的香烟,却又忘记了吸,他看着战士们时常走神,他想起自己年轻时那阵子,什么都不懂,在部队十多年,他不仅学到了许多东西,还变得成熟起来,成为一名副连职干部。现在由于身体的缘故,他居然要离开部队了,这让他感情上一时还很难适应……

韩曙光在旁边看了他多时了,连叫了他两声,他都没回过神来。韩曙光问他在想什么?他说什么也没有想。一些战士不信,他会马上跟战士们讲起在103医院住院期间,认识的一个三明钢铁厂的青年工人,那个工人送给他一支不锈钢做的酒瓶启子,他会拿出启子让大家看。这真是一只精美的金属小猫,锉成一个跳跃的小猫的图形,两个小钻孔构成小猫的大眼,两只后脚爪是拔酒瓶盖的启子,一条长长的尾巴做成了手柄,前爪子与尾后配上两个大一点的钻孔,造型极有动感极其漂亮,不过五个多公分长,约两个一元的钢币那么厚,小巧得很,人见了人爱!

韩曙光说:“副指导员,把这只不锈钢的金属猫送给我吧?”他有些爱不释手。

副指导员立即把这只金属猫收回来放进裤袋里说:“这只猫对我有纪念意义,对你说没有!”

“副指导员送给我的东西,怎么会没有纪念意义呢?”

“不行不行。”

“那你以后别总拿着这只猫在我眼前晃动,再晃,我可真要了。”韩曙光走开了。

副指导员不吱声了,嘴角上却露出了笑。从东峰山到涂坊有一年多了,他又想起了陈淑芳的表姐熊秀芹。在东峰山时,他下山与她约会见过面,也写过几次信,她人长得高高的,白白净净挺文静挺漂亮的,只因为那时她和知青们刚下到公社不久,他怕影响她在公社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所以他一直没有到她点上去过,现在他想抽空去看看她,看她在那里干得怎么样?这回要直接到她的知青点上去,艰苦的农村环境,是可以帮助她成熟起来的!

熊秀芹所在的人民公社,离涂坊有点远,从东峰山换防时经过过那一带地方,骑自行车从南山人民公社西南插进去,还得在山间公路上颠簸两个多小时。他到那个公社时,先到公社去问一个人,这个人是他在住医院时认识的,是这个公社的会计,他要向这个会计先打听一下熊秀芹的近况。

会计告诉他,这批知青表现不错,那个会计问:“你要打听哪个知青呢?”

“我是随便问问。”

“别不是你在知青点中看上了哪一位?我是可以给你做媒的呀!”

“八字没有一撇,我只是随便看看。”

“打听谁?你只管说?”

“熊秀芹。”

会计很快出去问到了消息,“她干得不错,你还真有眼力,再晚了,怕找不上她了。”

“有这么严重?”

“她是高中生下来的,年纪稍大点,自然关注她的人多一些,不过听说,她现在还没有主儿呢!你可得快些抓紧哦!”

出公社,再在乡间小道上骑半个多小时的车,就到了熊秀芹的知青点。这是一个建筑在一条由北向南走向的溪流两边的村庄,村子里古树参天,绿荫成片,过一座大石板桥,就进了村子。他在村子里转了几个弯,问清楚了知青住的地方,找到了知青点的宅院。所谓宅院,是指几个房子连在一起,彼此相通。宅院的门是朝南开着的,他锁住自行车,进了院子。天井处四周,有几条通道,连接着几处住房,男女知青们就分散在天井旁这几间房子里。熊秀芹住的宿舍在天井西面的通道旁,房子有点黑,用白纸一裱,里面也很亮,房间里住着四个女知青,显得有点拥挤。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军人,大家先是一愣,很快一个人尖叫着站了起来,她是陈淑芳。

副指导员问,“你今天也在这里?”

一个女知青说:“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熊秀芹一天来了两个客人,像是约好了似的。”

副指导员随口说:“我们还真像是约好了似的,不然,还真见不到她。”他看看两姐妹,都晒黑了,瘦了,人也结实了。他夸她们俩,“看来你们没有白下来,人结实了,这就是收获嘛!我真为你们高兴!”

陈淑芳说:“你是站着说话腰不疼。”她说着递给他一个凳子。

“我们可是脱了几层皮了。”熊秀芹说。

“要不我跟你们换换,我还真想过几天你们这样自由散漫的日子。”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今天你们没出工?”

“你看看现在什么时间了,没见我们刚回来吗?”

“算是你有口福,今天说是为我买的肉,其实是给你做的。”

“你们不是在点上吃饭吗?”

“偶尔自己做点菜。”

知青们听说熊秀芹来了一位解放军客人,都到屋子里来看热闹。一下子,屋里屋外来了不少男女知青,大家说着笑着。

开饭的时候,熊秀芹打来饭菜,陈淑芳把烧好的肉端在凳子上,几个小菜,每人一大碗饭。知青们这才把屋子让给他们三人。熊秀芹把几大块肉夹到张仕居碗里,说“你怎么不吃肉啊?”

“我吃肉的机会比你们多。”他把两块肉夹到陈淑芳的碗里。

“这不有一碗吗!不够我们两人吃的啊?还要你夹。”肉又被陈淑芳夹了回来,“你就尝尝我的手艺吧,这肉可是我做的。”他突然问“张为民好吗?”

“他是一个不错的同志,工作热情高,正在连队挑大梁,在做班长的工作。我知道你喜欢他,不过他说了,当战士决不谈个人事,你要想他,可得耐心呐!”

几句话把陈淑芳说得脸红红的,她说,“我可是什么也没有说啊!”

张仕居看了看她,“原来我以为你喜欢他,搞了半天你不喜好他呀,这好办,我回去对张为民同志讲讲就得了,省得他剃头挑子一头热,整天想着你,这不是白想吗?”

陈淑芳急了,“我可没有叫你这样说呀!”

“我知道,我就对张为民说,陈淑芳她想着你啦!”

“你,”她用拿着筷子的手背打张仕居的肩膀,“你就知道拿别人开心,你自己呢?”

“你是说我同你表姐的事是吧?这事不全是我说了算。”

“你的事你说了不算,还有谁说了算?”陈淑芳不解地问。

“我是军人,一切还得由部队最后把关。”

“只要你同意就行。”

张仕居爽快地答道:“我同意!”他为刚才公社那位会计夸奖熊秀芹感到高兴。

他们一边吃饭一边说话,熊秀芹只是听着他们一问一答,但她在认真地听。吃完饭,张仕居看了看手表,说:“没想到,我来了会影响其他知青休息。”他说完要走。姐妹两个不同意,陈淑芳说:“中午热,再说时间还早。”

张仕居讲:“你们住宿舍,我不走,其他知青怎么休息,这不好吧,我归队的时间快到了,我不还有好几个小时的路程吗?”

“要不我们在外面树荫下坐会儿,歇一下再走,不然,让别人误会你是专门来吃肉的,那多没有意思啊!”陈淑芳说。

“你留我的理由很充分,我也只有依你呐,不然留下个馋嘴猫的形象是不太好,这会让你表姐的面子难看的,是吗?”

姐妹两一听很高兴,急忙收拾好碗筷,正要和张仕居一起朝外面走。

几个女知青走进屋来,有个女知青问:“你刚吃完饭,这就急着要走了吗?”

“我不走,会影响你们大家休息啊!”

“解放军同志,你别客气,我们点上是第一次来解放军,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你就陪我们姐妹们多坐一会儿吧!”

“是啊,就在这里多玩一会。”

“那就多玩一会吧。”张仕居又坐了下来。他问:“你们下来有收获吗?”

“怎么没有,知道了世事艰难。”

“知道了‘粒粒皆辛苦’的道理。”

“我可是长了身体长了知识。”

“我过去生长在蜜里都不知甜,今天想来,父母也很艰难的。现在我会干事了,好多农活我都会干,而且我还干得挺漂亮的!”

“解放军同志,能在我们知青点上多产生几个军人妻子该多好啊!”

“这熊秀芹有多幸福啊,是一个军人的妻子,她还一直瞒着我们,不是你到点上来,我们大伙还不知道呢!”

“我以后多领几个军人一块来就是了!”

知青们高兴得乐起来了!有人说,“你说话得算数呀!”

“你们得先统计一下,有几个女知青想嫁给军人?不然我心里还真没数,人领多了没法分派呀!”

“多着啦!她做梦都想嫁给军人。”说话的女知青抓出身边一个姑娘说。

“依我看,先把徐胖子给嫁了。”那个女知青回击她道。

“还是把你嫁了吧,你苗条!”

“你这个死丫头。”女知青们打闹起来,屋里笑做一团。

“看来你们是叶公好龙啊,不过是说说而已,来真格的了,你们又乱了方才,没有主张了是吧?”

“不是这样的,你得先把你们的军人带来给我们看看,让我们先选选再说。”

“我看,还是等你们想好了再说挑选的事吧,谁要想找解放军做丈夫,等我以后来了再说吧。好了,再见了姑娘们!”

“你可要记住你说的话哟,多来我们点上走走看看,我们点上美女可多啦!”

“你不就是一个美女吗,不知道哪个军人有福气,能找上你?好,我走了,我一定会常来看你们的。”

“解放军同志再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