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城1943——出膛的子弹 第一卷恶战将至 第五章 常德上空的激战(一)

捍天尊行书 收藏 6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3.html[/size][/URL]  三十年代中后期,日本陆军根据侵华战场以及东南亚战场上的实际需要,迫切要求迅速提供一种高速的重装甲重火力战斗机,用来为运输机提供沿途护航或为地面进攻的步兵提供空中压制火力。因为当时日本军队普遍装备的“九七式中岛战斗机”不仅速度慢,而且机身油箱,驾驶舱周围没有装甲保护,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93.html


三十年代中后期,日本陆军根据侵华战场以及东南亚战场上的实际需要,迫切要求迅速提供一种高速的重装甲重火力战斗机,用来为运输机提供沿途护航或为地面进攻的步兵提供空中压制火力。因为当时日本军队普遍装备的“九七式中岛战斗机”不仅速度慢,而且机身油箱,驾驶舱周围没有装甲保护,火力仅为两挺7.7毫米机枪,火力跟英法苏三国装备的战斗机相比,完全处于下风。因此”一式战斗机“就应运而生了,它是中岛飞机公司在日本陆军指示下专门开发的单发单座战斗机。其飞行与作战性能好,火力强,被日军在侵华和东南亚战场上广泛使用,而57师此次的敌人——日军第十一军下属的第四十四飞行战队就大量装备了这种战斗机的改进型“一式战斗机二型”。


二型是一式战斗机生产最多的型号。主要与一型的差别为机身结构强化、换装Ha-115式引擎、将主翼切短30厘米、螺旋桨由二叶换装为三叶螺旋桨。武装换装为12.7mm机枪两门、自封油箱加强为可抗12.7mm机炮攻击、并在驾驶舱后方加装防12.7mm机枪子弹攻击之装甲板。由于生产时间的不同因此机首的造型以及冷却器排气口的位置都有些微差异。


慌乱的人群四散奔逃,常德市民或多或少都遭遇过前几年日军的大规模轰炸,所以对日军的战斗机天生具有着恐惧感,现在看到日军那三架“一式二型战斗机”好似饿虎扑食一般疾飞过来,更是从心底感到恐惧。任凭张鲁明和他手下的士兵们如何招呼维持,人流还是如同泻闸的洪水,加速向四周逃窜。张鲁明排长和他手下的那三四十号人被人流一裹挟,顿时动弹不得连站都站不稳,更别说维持秩序,协助疏散了。凌观海,张鲁明,曹文昭三人扯着嗓子招呼大家注意卧倒隐蔽的声音迅即被那三架俯冲下来的“一式二型战斗机”引擎发出的怪叫声所淹没。


就在这危急关头,部署在城内归57师指挥的74军炮兵团战防炮营第一连,高炮第42团一个排的高射机枪和小口径高射炮适时地怒吼了起来。但高射机枪那7.62毫米口径的机枪弹对于“一式战斗机二型”机身上装备的可防12.7毫米机炮攻击的装甲板来说无异于挠痒痒。而小口径高射炮则由于弹药紧缺以及火炮缺少的关系,无法形成弹幕,给三架日军战斗机造成有效的威胁,只是盲目的开了几炮就偃旗息鼓了。


虽然打得看似很热闹,天空中也满是高射炮发射的炮弹在空中爆炸后形成的烟雾,但是这一切却只能起到驱赶恫吓的效果,无法给日军战斗机造成直接威胁。


看着向大南码头俯冲而来的日军战斗机,经验丰富的凌观海和曹文昭再也顾不得许多,他们好似灵巧的猿猴一般窜了出去,和其他几名工兵营的士兵一起,将几名慌不择路,暴露在日军战斗机飞行员眼皮底下的妇女和老人拉入了石坡背面的一棵大榕树底下,大伙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不一会陆续有机灵的群众也紧随在后,躲到了这棵百年大榕树底下。


从空中俯冲而下的三架“一式二型战斗机”灵巧的避开了战防炮连和高炮排射来的零星炮火,得意的看着自己身下惊恐万分、四散奔逃的人群和停泊在大南码头两岸的渡江船只,只见两道火光从领头的战斗机上激射而出,“一式二型战斗机”的长机飞行员按动了驾驶手柄上的两挺12.7毫米机炮发射按钮。它的目标并不是大南码头上挤在一起惊慌失措的人群,而是整齐的停泊在码头外江面上的六艘渡船,只听“哒哒哒——”一连串好似炸豆子一般的脆响,江面上水花四溅!那一排渡船以及船上来不及撤离的十多名群众以及工兵营的士兵被从斜上方击中,普通的木质渔船在可以击穿钢板的12.7毫米重机枪弹的打击下,顿时发出了几声木板碎裂的闷响,伴随着四散纷飞的水花和木屑,缓缓沉入了沅江之中。而那几名百姓和士兵的血肉之躯更是无法抵御如此猛烈的机枪弹扫射,除了个别几名会水的跳水逃命之外,其余十三四人纷纷中弹,一时之间渡船的残骸周围血花四溅,惨不忍睹。


这时,三架“一式二型战斗机”在空中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形,日军飞行员一拉操纵杆,飞机顿时迅速爬升了起来,躲开了高射机枪的子弹。在半空之中兜了一个圈子,机身上的12.7毫米机炮和机腹之下悬挂的两枚30公斤炸弹好似野狼尖利的獠牙,对准大南码头上手无寸铁的平民露出了狰狞。


凌观海抬头看去,只见天空之之中的那三架日军战斗机喷射出了几道火光,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激射而下的重机枪子弹。此时大南码头上的人群还没有完全疏散开来,看到日军战斗机呼啸而来,密集的机枪弹倾泻而下,码头上的人群顿时乱作一团,人人都想要躲避开去,整个大南码头好似炸了锅一般,惊慌失措的人群好似被高压水龙冲散的鸟群一般,四散奔逃,一时间哭喊声,尖叫声,呼喝声响作一团。


眼看着地面防空火力对这三架日机毫无作用,一旁忙着疏散群众的张鲁明和曹文昭急得直跳脚。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一名眼尖的士兵忽然指着东南方的天空兴奋地大叫道:“快看,我们的飞机!”


凌观海顺着那名士兵手指的方向看去,在朝阳映照的云层之中,只见三架战斗机向着日机凶狠的扑了过去。


“是P-40E!是中美联合航空队的战斗机,是我们自己的飞机!”凌观海兴奋地对周围匍匐在地的士兵和民众们喊道。周边那些原本情绪低落,神情焦虑的民众听见是中国军队的战斗机前来增援迎战之后,都是激动地拍手叫好。


日军战斗机的飞行员突然发现东南方的云层之中出现了三个黑影,还没等他们反映过来。三架中美联合航空队的P-40E战斗机就已经迅速爬升到了日机的上方云层之中,然后高速俯冲而下,直到那三架P-40E战斗机机翼下的六挺12.7毫米口径机枪一起怒吼着激射出一串串机枪子弹之时,那三架日军的“一式战斗机”才从品字形的密集飞行编队散开成了空战编队。


看到P-40E对着自己居高临下俯冲而来,机枪子弹对着自己的机尾招呼的时候,那三架日军的“一式战斗机”迅速四散开来,日机飞行员们企图利用自身战斗机速度高(时速可达536公里),爬升快(5分钟之内可爬升至五千米高空,最高升限六千米)的优点迅速摆脱那三架P-40E战斗机的纠缠,夺回空战的有利位置。


但是中国空军的飞行员们岂能让小鬼子的如意算盘得逞?在长机的指挥之下,两架僚机一左一右死死地咬住了两架试图转向逃脱的日机,而长机则居中死死的盯住了爬升而起的那家日军长机,准备将其一举击落。


”哒哒哒——”“轰——”随着一连串好似炒豆子一般的脆响,向北逃窜的那架日军僚机的油箱装甲终于被P-40E的12.7毫米机枪弹击穿,“轰隆——”一声巨响,整架“一式战斗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好似一朵在空中绽开的橘红色花朵。爆炸的烟尘和火光之中,那架“一式战斗机”刹那之间在空中解体,日军飞行员根本来不及跳伞就被炸得四分五裂,伴随着燃烧扭曲的战斗机残骸,一起向着常德城东门外的山坡上坠去。短短五分钟不到的空战之中,紧随着那架坠落日机的P-40E战斗机的六挺12.7毫米机枪一共发射了180多发机枪弹,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那架刚刚还耀武扬威,嚣张至极的日本僚机坠落在了城东的山岗之上,腾起了一阵烟尘。


P-40E战斗机的性能比这三架“一式二型战斗机”略有落后,这种战斗机配备6 挺 12.7 毫米机翼机枪,备弹 281 发子弹,装有1台水冷活塞式发动机,流线型机身和机头下方硕大的散热器,构成该机优美的外形,梯形下单翼装有武器,可收放后三点起落架。它的最大速度为552千米/小时。二战期间,P-40主要对手是日本零式和一式战斗机。对比而言,P-40机动性不如日本零式和一式战斗机,但具有较高的俯冲速度。因此中美飞行员往往采用高速俯冲,打了就跑的战术,避免与日军战斗机纠缠。


这三架P-40E战斗机的长机飞行驾驶员,副中队长赵耿明在舷窗里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僚机,由美国援华飞行员雷蒙德-史密斯驾驶的P-40E战斗机凶狠地扑向一架试图逃窜的日军“一式战斗机”,并成功将其击落。他兴奋地叫了一声“好!”虽然他指挥的这个三机小队已经成功击落了一架日军战斗机,其余两架正在对大南码头攻击的日军战斗机也已经落荒而逃。但是他始终想驾驶P-40E这种较为先进的战斗机外加使用自己经过不断训练而变得优异娴熟的空中技术与敌人进行一场缠斗,彻底的击垮敌人。平心而论,赵耿明很喜欢P-40E这种战斗机,他正是驾驶这种战斗机跟美国援华飞行队(即是大名鼎鼎的飞虎队)一起重新迎战日军战斗机并屡立战功,升到了副中队长的职务,保卫了祖国的神圣领空。但他永远忘不了民国三十年(公元1941年)3月14日那次发生在成都上空的激战,那次激烈的空战之中,自己身边许多优秀的战友牺牲了,而当时还是中国空军第三军区的新晋飞行员的自己驾驶着老旧的苏制伊-15双翼战斗机被日军零式战斗机打得落荒而逃,迫降在农田里,自己几乎丧命的事迹更是被赵耿明视作奇耻大辱,至此之后自己一直都很想再和日军飞行员一较高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