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樱满陌上

辽东道行军大总管 收藏 1 1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小姐,你就吃一口吧。”一个年似五十多岁的老侍女满脸愁容,好言好语地对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说。

这少女身形婀娜,容色甚丽,长发飘逸,肌肤白如玉般。只是眉毛紧蹙,倒有几分西子容貌。

只见这小姐樱口一张,说道:“桂妈,您且先拿去,我不饿,不想吃。”

“小姐,这都两天了,您不吃不喝,这怎么能行呢?”桂妈语气甚是担忧,可是小姐还是不吃。

“桂妈,你先下去罢。”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走了进来,他服饰华美,发髻规整,料想定是这府上的夫人。

“是,夫人。”桂妈对夫人很有礼,缓缓退下了。

“妈。”小姐低声问候道。

“樱儿,这都两天了,你到底为了什么?如此不吃不喝,可当真要饿坏了身子。我跟老爷可就你这一个女儿啊。”夫人渐渐说不出话了,泪水也跟着滴了下来。

这名唤樱儿的小姐也落下泪来,她用衣袖拂拭着泪水,这样子着实让人心怜。

“樱儿,”夫人开口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不是为了那个长孙彦?”

小姐含泪点了点头。

夫人便又说道:“现下花府里头人人都在为你的身子担忧,枉你爹还是当朝的户部尚书,竟连自己的女儿也保护不了。我也不明白,长孙彦不过是一个江湖人士,你怎么会为他茶饭不思呢?”

花夫人见花小姐并不回答,于是又道:“你爹听说之后,实是很生气,如今正四下安排人手,把那长孙——”花夫人突然不说了,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

“他要把彦••••••长孙彦怎样?”花小姐本想说“彦郎”,却顿时改口,只呼是“长孙彦”。

“樱儿,”花夫人道,“这事儿老爷不叫我跟你说••••••”

“妈,您就说了吧。”花小姐求道。

“好女儿,你把饭吃了,妈便告诉你。”花夫人心下一计。花小姐便不假思索地吃了起来,不一会儿,饭便吃完了。

“妈,您快说吧!”花小姐很着急。

“我听你爹说,他已安排了许多人手,要把长孙彦捉来,然后永远关起来。估计这会儿,长孙彦已被逮来了。”花夫人道。

花小姐听罢,心下着急起来,娇嫩的面容霎时间泪水纵横,忍不住哭出声来了。

花夫人却也止不住,这时,门口走进一位姑娘,她十六七岁的样子,容貌甚是娇丽,只听她叫道:“夫人,小姐,我是新来的侍女,我叫晓茹。夫人,这么晚了,您先回吧,我来照顾小姐吧。”

花夫人点了点头,不加细问,对晓茹道:“好好照顾小姐。”晓茹欠身施礼道:“是,夫人。”花夫人便点头离开了。

晓茹回到屋中,见花小姐一直哭泣,却也不详问,竟坐在花小姐身旁,吃起了水果,还悠悠地问道:“你哭什么?”声音、形态甚是无礼。她见花小姐并不回答,便道:“你是哭你的彦郎吧。”

花小姐还是哭泣。晓茹看不下去了,道:“他没被你爹捉了去,他好好的呢!”

花小姐听后一惊,忙问道:“是真的吗?他现在哪里?”晓茹笑了笑,依旧吃着水果,毫不理睬。

花小姐一怔,心想:“她刚来便知此事,想来定不是什么侍女。”于是花小姐道:“你是什么人?怎知这些事?”

晓茹笑了笑,道:“我叫做长孙晓茹。你可知我是什么人了。”

“你是彦郎的妹子?!”花小姐又惊又喜。

“没错,我便是他的亲妹妹,而且还是他师妹。”长孙晓茹笑道。

“长孙姑娘,你能带我去见彦郎么?”花小姐问道。只见长孙姑娘微微一笑,道:“这个容易,只要你愿意随我去,我即刻便能引你见我哥。”话音刚落,只见四五个人冲进房来,其中四人举刀,而中间空手之人则是花小姐的父亲,户部尚书花柄林大人。

“爹!”花小姐尖叫一声。

“好哇,你竟想和那姓长孙的小子私奔了!”花大人一声大喝,响彻屋内,显得内力极深。

只听长孙姑娘问花小姐道:“你走是不走?”花小姐虽见父亲在此,但思郎心切,便狠下心来,点了点头。

长孙姑娘笑了一下,随手向花大人方向掷去六枚飞镖,只听得四声惨叫,四名卫士当场倒地,而花大人却接住了两镖。这时两个姑娘已逃到门外,却见十多名卫士围了上来,欲向长孙姑娘袭去。

只见长孙姑娘稍纵其身,立时点了两名卫士的膻中穴,随后左脚向后一伸,又点了另一名卫士的大包穴。其余人见这姑娘如此厉害,便都不敢再向前一步。

此刻花大人走了过来,双手作揖道:“敢问姑娘姓名?”

长孙晓茹轻哼一声,道:“我跟长孙彦是同门是兄妹,姓名嘛,就免了。”

花大人一惊,心想:“没想到长孙彦竟和她是同门。”于是花大人又道:“请问姑娘如何会使此镖?”

长孙姑娘哈哈一笑,道:“老头儿,你也是的我这‘寒光镖’么?”

花大人又是一惊,问道:“莫非尊师便是••••••便是人称‘江南一剑’的韶韵南,韶前辈么?”

“你这老头儿倒是见多识广啊。”长孙姑娘又是一笑,“怎么,还不放我们走么?”

花大人心想:“她师傅既是韶韵南,我自当给他面子,料他长孙彦也不会对我女儿做出什么,莫如让樱儿且随她去,‘江南一剑’是个君子定会再将女儿送回。况且若是得罪了他,那文剑派定饶我不过,不如放樱儿去吧。”

于是花大人道:“既然是韶掌门亲自相请,花某人也当给个面子,樱儿,记住,别贪玩,早去早回啊。”

花小姐见父亲答允,甚是高兴,这时长孙姑娘微笑道:“早听我师父说过,花大人年轻之时便单凭一口擎光宝剑威震江湖,门下弟子五剑甚盛,且有君子之风。今日一见,果真不凡。刚刚有所得罪,望花前辈见谅,今带令爱去五日便回,告辞。”说罢便揽起花小姐的纤腰,尔后脚一蹬地,霎时飞过墙头,望东北去了。

两人走后,花大人解开三人穴道,又见被镖刺中四人伤并不重,微微叹了口气。

“老爷,老爷,”花夫人来了,“听说女儿被劫了?”随夫人而来的还有五人,一人年近三十,长相颇似花大人,他便是花大人的独子,也是花大人的开山大弟子,名唤花萧廷,手中一把混元剑,外号“混元子”。随后四人年纪相仿,都二十五六岁,分别是花大人的二弟子康品吟,手中一把浏元剑,号“浏元子”,三弟子古长云,手中一把沄元剑,号“沄元子”,四弟子水宁,手中一把汉元剑,号“汉元子”,五弟子安晋之,手中一把清元剑,号“清元子”。五人各个剑法超群,皆属江湖一流好手,追随花大人皆有近二十年,自从花大人高中进士,淡出武林后,五人便在花复中充当侍卫,人赠外号“君子五剑”。

当下花大人见花夫人及五个弟子来了,便笑道:“不是什么大事,没事儿,没事儿。”

“还说没事儿,这女儿都被劫走了。”花夫人哭了起来。

花萧廷走近道:“爹,是何人把妹劫走的?想来能在您面前劫人,这人武功定不在我等之下。”

“不是劫,是请走的,”花大人道,“此人是个十六七岁的姑娘,武功未见多高,不过轻功以及点穴功夫却是一流,她和那长孙彦是同门师兄妹,他们师傅便是人称‘江南一剑’的文剑派掌门人韶韵南。”

花萧廷道:“孩儿可没听说韶掌门徒弟中有长孙彦。”

花大人道:“我也明白。当年我淡出江湖之时,只知韶掌门共有三个师弟,五个弟子,而且三个师弟如今都不在人世,这五个徒弟如今也和你们差不多大。他们分别是大弟子‘定远剑’万子云,二弟子‘平远剑’英子常,三弟子‘镇远剑’汉子昀,四弟子‘威远剑’鲁子清,五弟子‘赫远剑’易子勍,五人合称‘文剑五侠’,与你们‘君子五剑’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长孙彦是他的六弟子的话,手中定是一把辅远剑。今晚这姑娘腰中似有软剑,想必是韶掌门的第七口宝剑‘柔远剑’了。这姑娘定是韶掌门的关门弟子。看来是称‘文剑七侠’的时候了。唉,我若早知长孙彦是韶掌门的弟子,便也不会万般阻拦了。”

“既然是韶前辈的门人,料想也不会危害樱妹了。”花萧廷道,“后妈,没事了。”这花夫人并非花大人元配,花大人膝下有一子一女,儿子花萧廷是原配夫人所生,这夫人后在花萧廷十岁时去世了,花大人便又续弦,过了不久便得女儿花樱。

当下众人见花小姐并无危险,便各自回房去了。



此刻花樱正和长孙晓茹向长安远郊的山林走去,进了泰安山,忽听剑声,花小姐登时抓紧了长孙姑娘的手。长孙姑娘笑道:“这是我文剑派弟子在练剑。”

花小姐一惊,问道:“夜间还练剑么?”长孙姑娘笑了一下,说道:“这是我派一大秘技,称为‘幕夜剑法’。”花小姐道:“我只听彦郎说起过,却没想到能亲眼见见。”长孙姑娘又是一笑,说道:“估计你现下心里只有你的彦郎,瞧,前面便是‘文剑山庄’,也就是我文剑派的驻地。”

“彦郎也是在那里么?”花小姐急问。长孙姑娘微笑着点了点头。说话间二人便进了文剑山庄。

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位老者,身形消瘦,长须及胸,看样子已是五六十岁,右手中拿着一把剑。他见长孙姑娘走来,便道:“看来你已把花大人的千金接来了。”

话音刚落,只见老者身后闪出一人,此人二十三四岁年龄,相貌英俊,他见到花小姐时双目立刻放光,此人便是长孙彦。花小姐旋即扑了上去,与长孙彦拥在了一起。

“师父。”长孙姑娘向那老者道。原来这老者便是“江南一剑”韶韵南。他曾威震武林,当今皇后武则天曾下旨要请韶韵南在宫中任职,结果被婉拒了。武后知道此人厉害,便不再加以要挟。

当下韶掌门见彦樱二人如此情深,便对晓茹道:“且让你师兄在此,咱俩先回去罢。”说完抖一抖衣袖便与晓茹同进大堂去了。

五日之后,韶掌门便催长孙彦将花小姐送回,两人甚是不舍,便于下午之时,长孙彦与花小姐结伴向长安城而去。待翻过一座山时,只听林中一声惨叫,长孙彦立时揽住花小姐,并拔剑出鞘,手中一把辅远剑甚是锋利。两人漫步前行,忽见三四个人围住一人,那被围之人受了伤,手中一把震龙青天戟苦撑在地。周围三人执不同兵器,有狼牙棒、七星刀、三环大刀,另有一人则两手空空,看那架势,似是其他三人的头儿。

那空手之人忽听林间动静,喝道:“什么人?出来!”长孙彦料知自己被发现,当即还剑入鞘,走出来,双手作揖道:“晚辈长孙彦,不知前辈大名?”

那人哼了一声,道:“长孙彦?没听说过。料你也是个无名小卒,来这里作甚?”

长孙彦放下双手,道:“前辈问我干什么,我却要问前辈为何以多欺少!”

这时,那手执七星刀的汉子大怒,喝道:“小子竟来多管闲事,吃我一刀!看我不把你砍成肉酱!”

花小姐见那人径自冲来,心下大惊,忙拉住长孙彦,如此一来,长孙彦竟无法抽剑,却听执戟之人道:“你们要杀的是我,与这位公子何干?干么动手!”

那拿七星刀的汉子毫不理会,一刀劈将下来,但闻这汉子一声惨叫,摔倒在地。原来,长孙彦见无法把剑,便用右脚将地上的石子飞踢上来,正中那汉子脸部,登时晕倒在地。

众人大惊,那空手之人看在眼里,便知长孙彦厉害,于是拱手道:“在下神教玄武堂长老俞齐满,前来领教公子剑法!”长孙彦略一还礼,对花小姐道:“樱妹,你且到一边去,我救完那人便带你走。”花樱见长孙彦方才之举甚是厉害,便放下心来,走到了数丈之外。

长孙彦举起剑来,却不出鞘。只见俞长老飞来一掌,长孙彦便用手格开了去。俞长老见长孙彦并未拔剑,于是大怒道:“小子瞧不起我么!”话音刚落便急来一掌重重地击在了长孙彦的腹部,长孙彦吃痛,一口血喷了出来,花小姐见状,急忙过来搀扶长孙彦,此时俞长老哈哈一笑,便又挥掌而来,却听得花小姐道:“你别过来!你若过来我就叫我爹爹来让你好看!”

俞长老一顿,道:“哦?你爹又是谁?”

花小姐道:“我爹爹便是户部尚书,花柄林花大人。”俞长老一惊,却听得那持戟之人惊诧道:“你就是花小姐了?”花小姐点了点头。这持戟之人道:“快去逃命!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话音刚落,两个围在持戟之人旁边的汉子已向花小姐冲来,俞长老道:“捉不住花老头儿,捉到他女儿也是甚好!”说罢便抓起花小姐,与三名汉子一起,向东去了。长孙彦见他们虏了花小姐,甚是愤怒,却也站立不稳,只听那持戟之人道:“兄台,你不该救我的,如今花小姐被擒,我们须救她,可是你我都已受伤,这••••••”

长孙彦虽有怒气,却也不便发作,道:“你且扶我去文剑山庄,到那再议!”

那人道:“您是文剑派的弟子?”

长孙彦道:“我是文剑派六弟子,辅远剑长孙彦。我给你指路,你快扶我去!”那人应了一声,强自站起,走到长孙彦身边,按其指挥并于傍晚到了文剑山庄。

却在这时,花大人及其五个弟子早已来到文剑山庄,见女儿迟迟未归,后又听得长孙彦也是未回山庄,心想二人莫非私奔了。于是对韶掌门措辞激烈,并道:“我若不得女儿,便要将这小丫头拿了。”他说着就指向了长孙晓茹。长孙姑娘大怒,道:“老头儿,你可识得大唐开国元勋长孙无忌?他便是我爷爷,前朝皇后是我姑姑,你若拿了我,我爷爷那帮后生像狄仁杰、张柬之定是饶你不过的!”

花大人一惊,因他实在没有想到这柔远剑竟会是长孙无忌的孙女,虽其是长孙大人的孙女韶掌门仍叱道:“晓茹,对前辈休得无礼!”一时间厅堂陷入尴尬。花大人的五名弟子也不敢轻举妄动。这是却听得韶掌门五弟子赫远剑易子勍道:“六师弟!你怎么了六师弟?”

厅堂众人都吃一惊,花大人与韶掌门先冲了出来,见长孙彦由一人扶着,口吐鲜血不止。随即二人又同时倒地。花韶二人便忙给他二人运功疗伤,两人皆内伤,然而花韶二人内力雄厚,不多时便将二人治愈大半。

持戟之人一见花大人,忙跪道:“花大人,我终于见到您了!”花大人不解,问道:“你怎知老夫便是花柄林?”那人道:“您忘了我了吗?家师便是楚雕寒,我是他三弟子。”花大人道:“你是尉迟师侄?十年没见我都认不出你了。”原来花大人有一师弟,名号东海戟,其弟子有异于花大人,皆以戟作战,手下三弟子蓝文阁、夏旺书、尉迟茂,分别持神鬼方天戟、机铁寒天戟、震龙青天戟。这三人合称“东海三天戟”。而其师父楚雕寒则以一柄东海戟威震江湖,虽比不上韶掌门,却在三百招内不落下风。

当下只听花大人道:“楚师弟还好吧?”尉迟茂道:“家师身子甚好。”

这时,长孙彦也醒了过来,花大人忙问道:“彦儿,樱儿呢?”长孙彦忙躬身道:“伯父,樱妹被••••••被魔教人捉走了。”

花韶二人大惊,却只听得尉迟茂道:“师伯不必担心,那些人不敢动花小姐的。”

花韶二人不明,问道:“却是为何?”尉迟茂缓缓道:“因为他们想要诱师伯出来。”众人更是不解,尉迟茂便道:“如今魔教势大,意欲破坏李唐神器,加之今上渐不理政,武后大有代之之势,且魔教已暗插人手植入宫中,加之如今上官大人又已下狱,所以武后定是受魔教牵制。前些日子我师父潜入安阳分舵之中,探知三省六部的长官已有几个大人被控制了,而他们下一个目标便是师伯,然我奉师命前来时,恰遇魔教俞长老和三名香主,便欲截住,可是被俞长老打中一掌,随后便见长孙兄带花小姐前来,长孙兄出手将一名香主打晕后,却也中了一掌,稍后花小姐便被擒住,向东去了。”

“向东?”韶掌门道,“魔教总舵是在甘凉道,而这几人却反而向东,这定是去了洛阳分舵!”

“这么说来,洛阳分舵定会有许多魔教好手在那,我们当有所准备才行。”花大人道,“明日我向圣上请十日沐期,然后上洛阳救人。”

“花兄,”韶掌门道,“既然令爱是在我派所丢,我派必当尽力相助,明日还请花兄前来,共谋对策,然后敝人定当率领我七名弟子,前去营救。”

花大人一听,心中更喜,也道救女有望,于是说道:“韶掌门麻烦了。”当下便带五名弟子与尉迟茂望长安城而去。

花大人走后,韶掌门便唤晓茹到身边,对他说道:“你是我韶韵南的关门弟子,也是我唯一的女徒弟,机灵倒先不说,功夫却深得我真传,尤以飞镖、点穴为著,你今晚便去洛阳,先去打探消息,我们明日便去。”

“是!”长孙晓茹正要离开,韶掌门却拉住了晓茹,道:“戴上斗篷,别教人••••••别教人看见你的容貌。”韶掌门稍有停顿,晓茹一怔,问道:“这是为何?”韶掌门道:“因为你容貌甚丽,我怕你路上遇到采花淫贼,倒不是说你打不过他们,却是怕你在路上耽搁时间。”

长孙姑娘脸上一红,娇声道:“是,师父,弟子知道了。”韶掌门轻轻拍了两下长孙姑娘的肩膀,道:“去吧。”于是长孙姑娘戴上斗篷,跨上一匹黑马,径自往东去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