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高宗、武则天是如何处置违法“官二代”的?

lixiaolan 收藏 0 359
导读:近读《资治通鉴》,发现了两则唐高宗、武则天处理违法的“官二代”的故事,现摘录如下,也许对我们有所启示。 “左相许圉师之子奉辇直长自然,游猎犯人田,田主怒,自然以鸣镝射之。圉师杖自然一百而不以闻。田主诣司宪讼之,司宪大夫杨德裔不为治。西台舍人袁公瑜遣人易姓名上封事告之,上曰:‘圉师为宰相,侵陵百姓,匿而不言,岂非作威作福!’圉师谢曰:‘臣备位枢轴,以直道事陛下,不能悉允众心,故为人所攻讦。至于作威福者,或手握强兵,或身居重镇;臣以文吏,奉事圣明,惟知闭门自守,何敢作威福!’上怒曰:‘汝恨无兵邪!’许敬宗曰:

近读《资治通鉴》,发现了两则唐高宗、武则天处理违法的“官二代”的故事,现摘录如下,也许对我们有所启示。

“左相许圉师之子奉辇直长自然,游猎犯人田,田主怒,自然以鸣镝射之。圉师杖自然一百而不以闻。田主诣司宪讼之,司宪大夫杨德裔不为治。西台舍人袁公瑜遣人易姓名上封事告之,上曰:‘圉师为宰相,侵陵百姓,匿而不言,岂非作威作福!’圉师谢曰:‘臣备位枢轴,以直道事陛下,不能悉允众心,故为人所攻讦。至于作威福者,或手握强兵,或身居重镇;臣以文吏,奉事圣明,惟知闭门自守,何敢作威福!’上怒曰:‘汝恨无兵邪!’许敬宗曰:‘人臣如此,罪不容诛。’遽令引出。诏特免官。”(《资治通鉴》卷201 龙朔二年十月)《新唐书》也有记载:“俄坐其子猎犯人田,有辞,怒而射之,圉师掩不奏,为人告擿。帝让曰:‘宰相而暴百姓,非作威福乎?’圉师谢,且言:‘作威福者,强兵重镇,嫚天子法。臣文吏,何敢然!’帝曰:‘慊无兵邪?’敬宗因是劾抵,遂免官。久之,为虔州刺史,稍迁相州。”(《新唐书·许绍传》)两者记录差不多。

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说:许圉师的儿子许自然,是一个七品奉辇直长的殿内司事官。一次出外游猎践踏了别人的庄稼,愤怒的田主和他吵了起来。许自然是个仰仗父亲是宰相的纨袴子弟,他不但不向人家赔礼道歉,反而还放响箭相威胁。许圉师很生气,但又不想把事情闹大,只想打儿子一顿给田主出气,遮掩了事。岂知田主不依不饶,竟直达司宽台告状。司宪大夫杨德裔因许官高,怕得罪他,也不敢治其罪。而西台舍人袁公瑜却派人用假名字写了一封信,直接向皇帝告状。武则天知道了这件事,建议高宗下旨治罪。高宗便召见许圉师,批评他身为宰相,侵害百姓,又隐瞒不报,不是在作威作福吗?许圉师竟然回答:“臣身为宰相,以忠直事陛下,不能讨得众人的欢心,所以有人背后攻击我。至于作威作福者,是那些手握兵权,或身居重镇的人。臣本是一个文吏,奉事皇上皇后,只知闭门自守,哪敢作威作福啊!”高宗和武后听他这番言外有意的话都生了气,高宗说:“你还恨无兵权吗!”许敬宗也说:“这样官员,罪不容诛啊!”

另一则见《资治通鉴·卷202·咸亨二年四月》:“初,武元庆等既死,皇后奏以其姊子贺兰敏之为士之嗣,袭爵周公,改姓武氏,累迁弘文馆学士、左散骑常侍。魏国夫人之死也,上见敏之,悲泣曰:‘吾出视朝犹无恙,退朝已不救,何苍猝如此!’敏之号哭不对。后闻之,曰:‘此儿疑我。’由是恶之。敏之貌美,蒸于太原王妃;及居妃丧,释哀,奏妓。司卫少卿杨思俭女,有殊色,上及后自选以为太子妃,婚有日矣,敏之逼而淫之。后于是表言敏之前后罪恶,请加窜逐。六月,丙子,敕流雷州,复其本姓。至韶州,以马缰绞死。朝士坐与敏之交游,流岭南者甚众。”

以上一段话的意思是:当初,皇后武则天的哥哥武元庆等已死,皇后便上奏唐高宗,以她姐姐的儿子贺兰敏之作为她父亲武士彟的后代,承袭周国公爵位,改姓武氏。武敏之连续升官,此时任弘文馆学士、左散骑常侍。魏国夫人被武则天毒死时,唐高宗遇见武敏之,悲痛哭泣,说:“早上我外出临朝听政时,她还安然无恙,退朝时就无法抢救了,为何死得如此匆促?”武敏之只是大哭,并不答话。武则天听到这个情况后,说:“这小子怀疑我。”于是开始憎恨他。武敏之相貌漂亮,与他外祖母太原王妃杨氏淫乱;在为杨氏守丧期间,他又脱去丧服,命歌妓奏乐歌舞。武则天母家的亲戚,司卫少卿杨思俭的女儿美貌出众,唐高宗和武则天亲自选她为太子妃,婚期已定,武敏之竟强奸了她。武则天于是给唐高宗上书,揭露他前后的罪恶,请求将他放逐到边远地区。六月丙子(十一日),唐高宗命令把武敏之流放到雷州,恢复他的本姓,走到韶州,被用马缰绳绞死。朝廷官吏中不少人因曾与他交游,被流放岭南。只有“以许州判佐直弘文馆”的李嗣真逃掉。据记载:“时敏之恃宠骄盈,嗣真审其必败,谓所亲曰:‘久荫大树,或有颠坠,吾属无赖矣!’因饥年,讽执政,求出为义乌令。敏之,则天姊子也,无何果败。”(《大唐新语》卷八中华书局 1984年6月第1版第121页)算小子聪明,事发前就借故逃出了京城,断绝了与敏之的联系。

从这两则故事中,我们应有以下启示:

一是不管“官二代”父亲的官有多大,只要违法就毫不留情地处置。许自然的父亲是左丞相,算是总理级的大官。据记载:“圉师有器干,研涉艺文,擢进士第。累迁给事中、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龙朔中,为左相。”(《新唐书·许绍传》)许圉师是新提拔的干部,在打垮关陇集团的斗争中立下汗马功劳,应该是唐高宗、武则天的亲信。儿子犯了错误,想隐瞒了事也是人之常情,何况舔犊之情人皆有之,法外开恩也说得过去。“二圣”就是要依法办事,不仅免了许自然兄弟二人的官,而且还下令免了许圉师的宰相之职,贬为虔州(今江西赣州)刺史。

二是不管“官二代”是否是至亲骨肉,只要违法就痛下决心处置。贺兰敏之是武则天的亲外甥,他的母亲和妹妹魏国夫人都死了。更何况武则天和他们的母亲从小相依为命?一般来讲,小姨就是母亲。从骨肉亲情这个角度来讲,是不会处死贺兰敏之的。但是,武则天大义灭亲、痛下决心,亲自上表高宗处置敏之。有人会讲,武则天毒死了他的妹妹,她怕敏之害死她。如果是这样,何必还要杀死他,赶出京城了事,也为他姐姐留一个根。

三是“二圣”对“官二代”违法处置严厉无情。许自然不就是打猎踏坏农民的庄稼吗?能值几个钱?赔俩个钱不就了事了,何必那么当回事?更何况他的父亲还打了她100杖,也够狠的了。搁现在无非就是领导谈谈话,口头批评,下不为例就算了。下次再犯,再谈呗。年轻人哪有不犯错误的,不要一棍子打死嘛。最不能理解的就是儿子犯错牵连父亲。现在处理就比较人性化,儿子犯法父母包庇,情有可原。夫妻犯罪离婚,一人可照样升官。还有像敏之这样的帅哥,那是皇亲国戚,何必处死,找一个替死鬼了事。也可改个名字,照样幸福生活。这多好呀,执法也严,死人也活。

四是群众有怨,与领导沟通管道畅通。对田主来讲,许圉师那么大的官,他的儿子也是京官,按说在他家的地盘打打猎,应该诚惶诚恐才是,正是一个巴结大官的好机会,毁坏了一些庄稼,老子又打了儿子,就不应该讲什么了。可是这个田主,也就是像现在的暴发户,有点钱财而已。他为什么那么牛?不就是仗着他的意见可以反映出去,能上达天听。他要是生活在现在,你再有钱,不断上访,谁人管你?也就会像前几天制造三起爆炸案的那位恐怖分子一样,追随拉登去了。仅此案例,我就看好“二圣”时期的群众与领导的沟通管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