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6.html

井上松次郎牙咬的咯吱直响,双目冒火,眼睁睁地望着杨天龙消失黑夜尽头,气的肺如爆炸一般,血涌攻心。

突然,哗啦一下子,井上松次郎张开大嘴,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感觉脑袋一阵眩晕,双眼发黑,差点一下子栽倒在地。

杨天龙他们火力掩护时,活着的村民也撤出了八一村,心里深埋着对鬼子的憎恨,一触即发。

天地间一片黑暗,村庄里一片死寂,还充满着硝烟和血腥味道。

“收兵,回据点。”井上松次郎颤音说道。

蝎子岭。日军第44旅团井上松次郎陆战队驻军地点。

据点门口,赫然站着两个荷枪实弹凶神恶煞的鬼子哨兵,肩上肩着三八大盖步枪,刺刀雪亮、寒光闪闪。

军部里站立着井上松次郎,岗村君、山本君等日军军官,他们正在召开此次扫荡总结会议。

个个面容狰狞,双眼凶残、一脸杀气。

“各位,此次我军扫荡金山村和龙河村,一路所向霹雳,战无不胜,大日本帝国取得空前辉煌胜利战果,可喜可贺啊!然而,八一村村民如此顽抗,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令我军简直束手无策,就像我喉咙里卡的一块鱼刺,不吐不痛快。请问你们有何高见?”井上松次郎一脸阴沉,狼眼缓缓扫过众日军军官,若有所思地说道。

“井上君,我认为八一村村民没什么了不起,区区小小的游击队而已,我愿率领一支步兵联队,牢牢包围八一村,定将其全部歼灭。”山本君双眼一转,一脸杀气,胸有成竹地说道。

“山本君,在下敬佩你的勇气,精神可嘉,请别大意轻敌,别忘了,八一村村民大多是猎户出身,个个骁勇善战,枪法百步穿杨,弹无虚发。”岗村君感到不寒而栗,直言不谓地说道。

“岗村君,你在长小小游击队志气,灭我大日本帝国军人的威风。”山本君不屑地望了岗村君一眼,不服气地吼道。

“几十个猎户没有什么,是无法抵挡住我大日本帝国猛烈的炮火。令我头疼的是那个飞檐走壁的杨天龙,他曾经在东京陆军学院留学,和武士道世家传人长谷一郎也交过手,往年也和我数次交战……此人能活到今天,功夫不一般呀!”井上松次郎满脸愤怒,忧心忡忡地说道。

“井上君,稍安勿躁、请勿担心。杨天龙飞的再快,能比子弹快嘛!只要我们找准机会,一枪就能干掉他。”岗村君脸庞闪过一丝冷笑。

“岗村君,你的意思是利用狙击手阵地狙杀,暗杀行动。”井上松次郎心头一动,阴笑地说道。

“正合我意!”岗村君双眼凶残,恭恭敬敬地说道。

“哈哈!不愧是我大日本帝国的军师。快快的训练狙击手。”井上松次郎拍了拍岗村君肩头大笑起来,瞬间脸色一沉,冷声道。

蝎子岭有一道峡谷,百里之长。峡谷中央有一座日军监狱,名叫灭锋监狱,里面关押着数十名中国国军勇士,被日本鬼子折磨凌辱的生不如死,称之为“国军战俘”。阴森恐怖。

清晨,薄雾环绕山腰间,一片朦胧,仿佛宁静中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监狱大门数十米开外的空地上,赫然站立着一排全副武装的日本士兵,他们双手端着一把德国98K狙击枪,面容狰狞、双眼凶残、杀气十足。

岗村君立在一旁,腰上别着短枪,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哗啦一下子,大门被两个日本士兵拉开,从里面涌出十几名中国国军勇士,他们全身伤痕累累,遍体鳞伤,双手被捆绑住,但每一双眼睛如刀子一样锐利,暗藏杀气。他们被日本鬼子吼叫着驱赶过来,站立在那一排日本士兵对面,百米之内,个个身体挺立如山,高昂着头,宁死不屈。

井上松次郎大摇大摆走过来,站在日本士兵和国军勇士中间,双眼凶狠,厉声吼道:“我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们,今天训练运动目标射击课目,从中挑取最优秀的狙击手。站在你们面前的不是中国军人,不是战俘,是你们眼中的唯一目标……”

井上松次郎一口气说完,缓缓转过身,面对着国军勇士,冷笑一声,吼道:“中国军人,你们听着,大日本帝国优待俘虏,你们身后是一片树林,只要你们有勇气跑过去,就可以活命。”

突然,一个国军勇士猛地一用力,挣断捆绑的绳子,一声怒吼,杀气腾腾地冲过来。

“小鬼子!老子和你们拼了。”

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呼啸而来,一下子穿过国军勇士的眉心,一团血雾散开,如绚烂绽放的花朵。

岗村君抬起短枪,轻轻地吹了吹冒烟的枪口,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望着那个国军勇士身体铁塔一般倒下,额头鲜血喷涌,一个日本士兵感觉一阵恶心,嗓子一阵干呕,喷出一大口异物出来。

“八嘎!没有的东西。”井上松次郎走过去,狠狠地扇了日本士兵一记响亮耳光,怒骂道。

“嗨!”日本士兵猛地一立正,一低头,吼道。

“预备-----举枪。”岗村君双目阴冷,命令道。

哗啦一下子,所有日本士兵举起枪指向国军勇士,杀气十足。

“兄弟们!妈的,和小日本儿拼了。”突然,一个国军勇士奋力挣断双手上的绳子,一声怒吼,大义凛然。

“妈的,和小日本儿拼了。”所有的国军勇士山呼海啸般怒吼,毫不畏惧地冲向日本士兵。

“死亡,是灵魂的舞蹈,开放的是别一种样式的鲜花。”井上松次郎冷笑地念道。

“射击!”岗村君狡猾地双眼一瞪,厉声命令道。

砰砰!数十把狙击枪全开了火,罪恶如流星一样的子弹呼啸而来,纷纷钻入国军勇士身体,鲜血喷洒、血流成河。

一个又一个国军勇士英勇倒下,瞬间全部悲壮牺牲,尸积如山。

如割草般残忍宰杀无数个手无寸铁的国军勇士,日军中有一个叫船越一夫的狙击手脱颖而出,令井上松次郎皆大欢喜。

船越一夫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他的人,他的血,他的心,如刀子一样冰冷,他眼里只有唯一的目标,没有别物。遇到目标唯一的目的就是一个字,杀!

“队长阁下,我愿孤身秘密潜入八一村,干掉杨天龙。”船越一夫双目冰冷如刀,急切请战。

“船越君,我十分敬佩你杀敌勇气,中国有句俗话,叫放长线钓大鱼,请不要着急,机会是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井上松次郎双眼乱转,狡猾地说道。

“嗨!”船越一夫一脸冰冷,低下头,绝对服从地吼道。

井上松次郎嘴角露出一丝狰狞冷笑,他仿佛看到杨天龙高大身影倒下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