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48.html


上海某出租屋内。

“哇——哇——哇——”让人心惊肉跳的警笛声,由远而近,从窗子传入。

莫非从梦中惊醒。

“是来抓我的吗?”

顾不得穿衣,蹑手蹑脚的走窗边,挑开帘子朝外看,外面的世界仍处在一片黑暗之中,只有昏黄的路灯还亮着,照见空荡荡的大街。

警笛声慢慢的远去了,莫非松了一口气,走到门边,弯腰下去,打开一个脏兮兮的鞋盒,看到里面装着的珠宝和现金,这才放心的再度盖好。

莫非偷了饭岛的东西,并不是一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的。她是一位聪明的女人,又善于交际,与孟亢龙交往仅一周就打听到孟总是情场浪子,不会娶她的,所以她提出了结婚,作为试探,果然如此。

然后她毅然的投入到了饭岛的怀抱。然而饭岛又是什么样的人呢?她没几天,又弄清楚了,原来是只人面兽心的狼啊,比孟总更可怕。

人最怕的就是绝望。

莫非从小就有一个愿望,要做一位成功的女人,要拥有让人羡慕的爱情和财富。她反思自己的条件,既聪明又漂亮,只要能嫁个钻石王老五,就能一步到位。然而现实如此的残酷,年轻多金的男子太难找了。好不容易遇到了孟亢龙,以为梦想可以实现了,然而……

既然不能走捷径,那么就靠自己打拼吧。然而想要赚钱,得有广泛的人脉和启动资金。通过孟亢龙进入到了三井物产,又忍着强烈的恶心感,傍上了可以当她爷爷的饭岛,本以为可以拿到,她起步所需要的东西。然而……

梦想全部破灭了,再看看自己,心灵已经是伤痕累累。

最可怕的就是梦想破灭。

人在绝望之中,大多数人会选择消沉,而莫非不甘于失败,于是挺而走险。她知道饭岛很有钱,保险柜里的珠宝更是让她痴迷。然而这一切,还不是最值钱的,最值钱的是掌握在饭岛手中的公司机密文件。如果偷出来,卖上几千万是没问题的。

她精心做了计划。用橡皮泥印了钥匙模,花一百元,请锁匠做了钥匙。保险柜虽然有密码,但饭岛是个怕麻烦的人,密码和他在电脑上常用的密码一致。

拿到东西后,分成二份,现金和珠宝带在身上,文件用防水袋装着,埋在郊外。回来时,她又换了多种交通工具。

租住之处,早就准备了三处。三处都是用三百元一张的假身份证,办下来的。这样,她可以随时挪窝。至于住宾馆,她才不会那么傻呢!现在的宾馆全都有监控,而且还需要身份证登记。如果饭岛报了警,警察第一个排查的就是宾馆。

当然,最安全的办法,还是离开上海。但那些文件,需要在上海才能出手,换到别的城市,谁买呀。

手机她也换了,卡号买的不记名的神州卡。

藏珠宝的方式,她也颇费心思,就装在鞋盒中!摆在门口!既便有小偷进来,谁会想到主人将贵重的珠宝,就摆放在门口呢?

现在摆在她面前的仅一个大问题了,这些文件要如何才能卖个好价钱。

她的方式就是广种薄收,通过互联网给各大公司发邮件,特别是美国的公司。为了取信于这些公司,她将绝密资料上的内容扫描进去,截取了一部份,当作邮件的附件。

邮件发出去的第一天,便有公司回信了,表示购买意向,然而她不急着出手,而是找人去各公司打探,凡是自案发之日起,有警察来过的公司,她都不接触。价格开得最高的,也不接触。

如此这番谨小慎微,总算平安过到了现在。

她知道自己所犯的罪有多重,一但进去了就别想再出来了。那些日本人是绝不会放过她的。毕竟是作贼心虚啊。成天做恶梦,睡不着,一听到警笛声,就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没几天人便瘦了下去。一照镜子,那焦悴的样子,自己都看得心痛。

挨到天亮,出了门,用假身份证找了间网吧上网,收邮件,抄录下来几家有购买意向的公司的联系方式。她今天决心出手了。本来,她是打算先等半个月,让那些警察冷却下来,再出手的。然而,文件是有时效性的,时间拖得越久,就越不值钱。

她受够这样的日子了,早点拿到钱,早点安心。

只要东西出手,以后天高任鸟飞,那才是真正的神仙日子啊

为了确保安全,她又换了一张卡,而且是坐在出租车里打的,一边移动,一边打电话,谁也别想追踪到她的位子。等谈妥了价格,便约了付款方式。她要求的付款方式很特别,分作五次,每次将钱放在不同的地方等她来取,而她当然不会亲自去取的,而是在附近找路人去拿钱,拿到钱之后,她就将五分之一资料邮寄给对方。

一切都如她预想的那么顺利。

只不过,第四次的时候,发现了点状况,那个给她帮忙的路人,竟然打开了包,发现是钱之后,拎着跑了。这让她损失了五十万。但这是她为了安全而付须付出的代价。她并不心痛,因为那资料是复印件,而不是原件。

一份复印件卖250万,这样的生意,想不发财都难。

第一次成功后,她的胆子大了起来,继续卖第二份……这一次,她怕麻烦,只分作二次交易。得手200万。

第三个买家,她只用一次就完成了交易。钱货都装在车上,东西一扔,开车就走。得手180万。

三天下来,她总计拿到了580万的现金。

580万够做什么呢?在上海这地界,买套房就没了。与她的目标还相差太远,欲望不可抑制的突破了她给自己设下的心理防线,她联络起出价最高的买家来。

那是家日资公司,名叫三菱。它们看到网上有三井物产的绝密资料出售,吃了一惊,再一打听,果然是三井物产出事了。于是他开出了一千万的高价,条件是必须是原件。

莫非虽然聪明,但毕竟太年轻,她以为日本的大集团之间,像中国那样,都是互相竞争的,却没有想到所有的日本企业之间,是交叉持股的,同气连枝。再加上,莫非胆子越来越大,先前的谨慎小心丢到爪哇国去了,竟然亲自跑去交易,结果一网成擒。

当然更没有想到的是,三菱集团有孟亢龙的人,其副总裁松下正一,就是铁血军的王不认。由于这13人,现在还装不像,所以借故留在上海,天天接受孟亢龙给他们找来的老师的培训。

公司收到如此重大的情报,分部总裁自然会报告给松下正一,而松下正一(王不认),则报告给了孟亢龙。

………………

一周过去了,孟亢龙都没有任何的进展,布下的眼线,连莫非的影子都没有逮到。这让他很失落。他原本以为,这件不难呢,没想到那狐狸如此的狡猾。看来,让武警办这事,不行啊。应该找刑侦才对。

好在从王不认那得到了好消息。于是给出了一千万高价。不怕莫非不上钩。

终于钓到鱼了。

………………

当莫非看到孟亢龙出现的时候,一切都晚了。想跑?除非她有孙悟空的本领。

孟亢龙这次出动的人,都是自己人,莫非一被押上车,用略带同情的声音问道。

“何苦来着?”

“呸,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莫非知道自己一辈子到此算是完了。索性豁了出去,一口唾沫吐在孟亢龙的脸上。

孟亢龙没有恼,相反还有些自责,莫非走到这一步,也是他始乱终弃的结果。当然,同时也是她性格使然。不甘于寂莫的女人,又没足够的耐心,最容易犯这样的错误。既便她遇到的不是孟亢龙,换成别的男人,结局都差不多。

这年头,稍有点姿色的美女,便梦想着嫁入豪门,她们也不想想,豪门会缺美女吗?豪门子弟,有哪个不是娶的才色俱佳门当户对的名女人?像莫非这样的,往往成为玩弄的对像。等到人老珠黄了,就没人要了,而女人又不愿面对现实,往往会死得很悲凉。所谓的红颜薄命,正是基于此。

“在想给你一次重生的机会,我甚至还能让你得到你梦想的一切。”

“呸!”又是一口唾沫。

孟亢龙甚至没有去擦。由着唾面自干。

境界啊!

“你不相信,我可以帮你?”

“我从前就是太相信你,才上了你的当!我今后再也不会上任何男人的当了!”

“想要上当,也得有机会才行啊!”孟亢龙摇着头,“你想过没有,只要我将你往派出所一送,你一辈子都别想出来了。今天你连上男人当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真的想帮我?”莫非眼中燃起了希望,“怎么帮?需要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想要我的身体么?哈哈哈,早给你了。我一无所有……”

“我要你的灵魂!”

“你以为你是魔鬼啊!?”

传说中,人类是可以用灵魂为代价与魔鬼签订契约的,可那是神话啊,莫非这个无神论者,才不相信呢。她觉得孟亢龙那严肃的表情太可笑了。

“你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应该能明白我所说的灵魂是什么东西。”孟亢龙的语调平缓而富有磁性。

“真能救我?”莫非跪了下去,哭道,“我不想坐牢。我才23岁啊,主人您救救我吧。从今以后,我就是您的奴仆,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口头上的诺言谁信?我要你证明给我看。”

“主人,您说……”

“自杀吧!”孟亢龙从衣袋里中摸出一把水果刀,扔到地上。

“自杀?!”莫非眼中透出绝望的死灰色,“你就是这样救我的吗?”

“你只有自杀了,才能表明你的忠心;你也只有死了,你才能逃避牢狱!你放心的走吧,万一我不能让你复活,你也算是我的人,至少你的父母我会照顾到底。”

“复活?人死了还能复活?”莫非眼中又闪动出希望的灵动。

“信不信由你,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后,我如果还看到你活着,就算你放弃了。”说完,孟亢龙就想下车。

“给我电话,我想给我爸妈打个决别电话。”

“不必!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你是不会自杀的,以后在牢中有得是机会打。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更不必,等复活后,有得是时间孝敬你的父母……”

说完,孟亢龙下了车,抬手看表,等着时间一秒秒的过去。

莫非捡起水果刀,放到脖子边,感受到一丝冰冷,然后又放了下去。不久,她又重新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