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家鑫死了,但制造罪恶的背景纹丝不动。广东东莞拆迁户喝农药后砍下强拆者人头前去投案自首;无钱治病的五十二岁重庆女人吴远碧,挥刀剖腹取水而亡……整个社会充满了暴力血腥,施暴者无所顾忌,受害者孤注一掷,“予及汝偕亡”!死亡的气息浓烈呛人,生存凶险异常,谁也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事!恐慌弥漫,耳濡目染的年轻人又如何会珍惜自己的生命?尊重别人的生命岂非奢谈?

“药家鑫”三个字自此成为中国人的一个痛点,埋在每个人的记忆里,一遇刺激便迅即发作。这个暗含沉重社会现实的名字,会和马加爵、杨佳、邓玉娇、夏俊峰、钱明奇、李庄等一起,一遍遍描摹这个时代的风情。这个末世符号,让人心惊肉跳。在人性时代来临之前,药家鑫注定活在我们心里。他以这种方式赢得了不朽。

附记:写作此稿之夜,我的专栏“剃刀边缘”获得今年亚洲出版人协会Opinion Writing大奖,在此向FT中文网总编辑张力奋先生以及魏城、田毅、李岩、刘波诸位编辑致以最诚挚的感谢!也向长期以来支持我,给予我力量和信心的读者致谢!我还要感谢那些校正我的读者。我的写作既为知音,也为暗中审视者。


本文内容于 2011/6/11 11:57:05 被小编a1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