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风起云涌斩巨蛇 第十二章 兵不血刃

一枝秃笔 收藏 0 1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size][/URL] 荥阳城里秦军,有半数乃是李由从崤函以西带来的土生土长的秦人,前日和吴广交战兵败,便有不少俘虏落入反贼手中。那秦人多不愿意从贼,一直关押羁留于吴广的大营之中。 李由心里虽恐有诈,但又不愿放过这等好事,便道:“用吊篮将那人和俘虏,还有美酒肥牛一一吊进来,千万不得打开城门,让贼兵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9.html


荥阳城里秦军,有半数乃是李由从崤函以西带来的土生土长的秦人,前日和吴广交战兵败,便有不少俘虏落入反贼手中。那秦人多不愿意从贼,一直关押羁留于吴广的大营之中。

李由心里虽恐有诈,但又不愿放过这等好事,便道:“用吊篮将那人和俘虏,还有美酒肥牛一一吊进来,千万不得打开城门,让贼兵乘机攻入。末了让那使者到此见我,且看他有什么话说。”

城中虽说粮草丰富,可坚守一年,囤积的肉食却日渐消耗。有此美酒肥牛,众将士可打打牙祭,慰劳慰劳他们连番恶战的辛苦了。


来人穿着儒衫,风姿俊雅,正是韩淮楚。

李由得了美酒肥牛,又被义军归还了俘虏,此番也不得不客套起来。便问道:“来者何人?”韩淮楚对道:“假王帐下参将,淮阴韩信。”

李由闻韩信之名,不由耸然动容,“原来你便是龙武坡大败我秦廷上将军蒙毅的韩信!”

那蒙毅乃是秦国本土派的首脑,而李由之父李斯,却是外来户的领袖,李由虽身为李斯之子,对那战无不胜的蒙毅心底里却十分钦敬。蒙毅兵败龙武坡,消息传入李由耳中,他犹不能相信。而今日,这传闻中的击败蒙毅的义军统帅,就站在自己眼前。

韩淮楚淡淡道:“正是在下。”

李由说道:“以将军之才,那逆贼陈胜只授了你一个小小的参将。何如归顺我大秦,李某保奏你在我们秦廷为官,胜于在贼兵中做一个小小参将。”

韩淮楚心里暗笑,你自己都不知道护不护得了身家性命,还要保奏小生!脸上却不露声色,说道:“人各有志,多谢将军好意,韩某志在铲取暴秦,岂会入仕秦廷,助纣为虐?”

李由见说服不了韩信,遂罢,便问道:“现你我两军势同水火,你军为何肯纳还我俘虏,又赠以美酒肥牛?”韩淮楚不紧不慢道:“假王虽与将军决战沙场,却对将军甚是钦敬。念到这般俘虏也是穷苦百姓,既然不愿降我义军,留之无益,不如送还将军。”他顿了一顿,又道:“假王念及守城军士辛苦,特赠美酒肥牛,犒劳城中将士。”

李由狐疑道:“犒劳我军军士?呵呵,这美酒里面莫不是下了毒?”韩淮楚淡笑道:“将军如不相信,可否让韩某品尝美酒一试?”李由哈哈一笑,说道:“本座多虑了。”韩淮楚叹道:“假王一片善心,想不到却遭人猜忌。”

李由说道:“假王的好意,本座心领了,不知吴广还有什么话说?”

韩淮楚便道:“假王闻得将军文采出人,写得一手好字,赋得一手好辞,想恳求将军赐墨宝一帧。”

李由心道原来如此,不由面现得色道:“泥腿子也知本座之名?”韩淮楚满脸笑容,恭唯道:“将军之名,世人哪有不知?只因听说将军墨宝,千金难求,还不知将军能否赏脸?”

李由心想,吴广这泥腿子费如此周折,原来是想得我的墨宝。问道:“你们假王也附庸风雅,喜爱辞赋么?”韩淮楚答道:“假王以前只是一个佃农,自是无须学文。如今身为统率十万大军的王爷,便喜好文章起来,正请了几个儒士教他学文呢。”

李由“哦”了一声,不由放下心来,不再怀疑,说道:“如此听来,甚是有理。”

他被韩淮楚一番恭唯,说得心情大爽,又蒙吴广赠酒馈牛,纳还战俘,只有以墨宝来还这个人情。便拿起一帛,挥毫泼墨,写下一帧辞赋。

韩淮楚接过帛,朗声诵读,连道:“妙文!妙文!将军果真是文韬武略,不可多得的将才。”李由飘飘然道:“代我向你们假王问好,恕本座在沙场上不能相让啊,哈哈。”

韩淮楚遂告辞,返回吴广营中。

吴广得到李由墨宝,立即用那李由赠给的辞赋,让儒门高手利苍临摩李由的笔迹,伪造了一封李由和义军往来的书信,派细作送往咸阳,上下打点,直递到郎中令赵高手中。

可怜那李由若知他精心挥毫书写的辞赋,不是被吴广拿作欣赏,而是派于如此用处,恐怕会气得吐血三升。


吴广攻城之举,并未因派出细作入咸阳行反间之计而停歇。有大将田藏献计,令人在地底挖掘隧道,直通城内,乘敌不备攻入荥阳。吴广遂纳其计。

那隧道从吴广营中起,众士卒轮番连日赶工,挖了半个月,终于通达城下。

这一日,田藏亲领部属乘夜潜入隧道,一路匍伏前进,来到隧道末端。

而吴广大军,早已埋伏在城外,藏身草丛之中,直等田藏钻入城中,夺了城门,大军一拥而进,杀他个落花流水。

夜幕之中,一双双眼睛紧盯着城门。

蓦然间听见城内一阵呐喊:“杀!”四下里火光烛天,照得城墙内一片透亮。

吴广暗道:“不好!秦军早有防备,田将军恐怕有失!”

只听城内哀嚎连天,显是从隧道里先爬出的义军,已被秦军狙杀。

吴广急忙回营,未几,有狼狈逃回的士卒从义军营中的地洞口爬出。吴广急问道:“田将军现下如何?”

浑身浴血的田藏从隧道口钻了出来,骂道:“奸诈李由,已获悉我军军机,埋伏在城墙之下。若不是我军士卒的尸首塞满地道,末将这条命恐怕不保。”

吴广叹道:“想是我军连日大动干戈地挖地道,走漏了消息,被秦军察觉了,致有今日之败。只是可惜折了这帮兄弟的性命,唉!”遂罢兵不提。


话分两头,再说吴广送往咸阳城中的那封书信,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咸阳秦廷的一场****。

郎中令赵高得到书信,大喜,如获至宝,也不辨别真伪,便向秦二世胡亥奏报:“当日在博浪沙丘密谋,丞相李斯和臣均拥立有功。陛下如今坐上龙椅贵为天子,臣也平步青云升任郎中令,只有丞相李斯未有加封,想必他盼陛下与他裂地封王,而陛下不能满足他的要求,故而心生怨恨。今有物证证明其子三川郡守李由和反贼暗有文书往来,欲与反贼勾结,想共取关中,瓜分我大秦江山。陛下须速速将他拿下治以重罪。”

胡亥闻说龙颜大怒,便将李斯下狱。使吏审其罪。李斯在狱中不服,上书胡亥,自表功绩,让胡亥查明李由谋反之事真伪。赵高却暗令狱吏弃其书不能禀奉,并严斥云,“阶下之囚有何资格上书天子?”

唯恐夜长梦多,赵高遣门客数名,假扮作御史、侍中及皇帝特使,轮流提审李斯,李斯若以实情答之,且立遭杖击。直把这文弱书生打得皮肉开裂,体无完肤。久而久之,李斯耐刑不过,只得依言招供。此时赵高认为时机成熟,鼓动胡亥派人提审李斯。李斯还以为和以前审讯相同,来人仍是赵高所派,不敢再讲真话,只是伏罪。

特使将李斯供词呈报胡亥,胡亥居然大喜,说道:“朕若非赵爱卿,几乎为丞相所卖。”遂定李斯受五刑,腰劫于咸阳街头,并夷李斯三族。

李斯与其次子俱被捆绑,押至曹市。李斯和儿子报头痛哭道:“我想和你再牵狗到上蔡东门打猎,都不可能做到了。”

和李斯一案受牵连的,还有右丞相冯去疾,将军冯劫。赵高诬告他们和李斯合谋反叛,胡亥便将二位重臣拿于狱中。二人不愿受辱,在狱中自杀而亡。

李斯既亡,胡亥便以赵高为丞相,事无大小均决于赵高,可谓只手遮天。


这荥阳城中,李由正在坚守城池和吴广苦战。李斯被斩,三族被夷的消息不迳而走,传入荥阳城里。

李由西望咸阳,泣血叩拜,谓诸将道:“秦廷无道,我父为他秦国呕心沥血,劳苦功高,这胡亥小儿竟听信赵高谗言,致使我父无端被杀。不久朝廷便会派人来拿我李由,李由不愿等死,只有潜身逃亡。现反贼围困此城甚紧,我今一去,诸将或战或降,可自拿主意吧。”遂将印绶悬于堂中,不知去向。

诸将多跟随李由多年,见主将家中无端遭劫,均凉了心。有的便学李由,弃印而去,有的便动了投降义军之心,还有的身受秦廷禄爵,不愿从贼,但见大事已去,只得弃军而去。

留下的众将便商议停当,派遣使者去吴广营中,告投降之意。

吴广闻之大喜,转头对韩淮楚说道:“韩将军,你这‘攻心为上’真是高明,只略施小计,便不费一兵一卒,拿下了荥阳。”

韩淮楚笑道:“今日功成,末将可回陈城向陈王复命了。”吴广道:“我会亲上奏疏,表呈将军功绩,让陈王重用将军。”

翌日,荥阳城头竖起白旗,城门大开,诸将列队跪于门前,恭迎假王入城,城中百姓,连日苦于战火,均惊惶失措。但闻得假王执坚披锐,欲伐无道诛除暴秦,均夹道欢迎。

吴广便骑了高头大马,率领义军,进驻荥阳,城中百姓燃起爆竹,敲锣打鼓庆祝义军进城,不提。

荥阳城里,本有守卒五万,便有三万愿归降义军,再加吴广本部十万,吴广一部,声威大振。

韩淮楚便和吴广辞别,欲返回陈城向陈胜复命。而利苍被吴广授封,便继续留于军中效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